《將滿天繁星獻給妳》

 

夜晚的星空下,唯一可以看見的,僅僅只有你被月光照亮的側臉,因為難得一見的景象而綻露出笑容。

倘若──可以將世間靜止在這瞬間就好,第一次產生出這種想法。

『啊、是流星!都是顧著和你說話,得快點許願才行──!』

『美咲許了什麼願望?』

『笨蛋!這種事情如果說了就不靈驗了啦!』

 

在那無比絢爛的星空下,我將這片滿天繁星的夜晚,獻給你──。

 

◆  ◆  ◆

 

每天的早晨,身為學生的伏見換上制服來到學校上學,老師站在講台上認真的講課,底下少部分的學生

會交頭接耳的竊竊私語、傳紙條,有些則是低著頭專注於手中的終端機上。

凝視窗外的天空,是伏見在上課時最常做的事情。

倏地,後方的人伸出手指輕戳著伏見的背脊,於是轉過半邊身瞥了眼趴在桌上一臉閒得發慌的美咲,他

課本上依舊充斥著萬年塗鴉,仔細一看會發現課本上的偉人畫像都被畫上可笑的配件。

「怎麼?」

 

「今天的課實在有夠無趣的,等會要去福利社一趟嗎?肚子餓了……」美咲無力的扭動半邊臉,側望著前方的伏見,一手輕撫著因為睡過頭、為了趕時間而沒進食的肚子。

 

「看你今天早上匆忙進教室的樣子,八成又睡過頭了吧?老是為了將新發售的遊戲破關,搞得自己根本沒睡飽,像個笨蛋一樣。」看著美咲臉上醒目的黑眼圈,伏見大概也能略知一二,平時對方總是隨手不離身的拿著遊戲機,而兩人最近聊到的話題,不外乎也是圍繞著遊戲和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

 

「不準說我是笨蛋!總之等會下課把我叫醒,現在我要補眠。」

不顧伏見的意願如何,美咲強制結束兩人的對話。隨著講台上老師張著嘴不停吧啦吧啦地催眠,越加沉重的眼皮逼得美咲闔上雙眼,沒一會就讓自己陷入睡夢之中。

 

「知道了。」早料到美咲的反應會是如此,伏見回答。過不了多久,後方傳來了微弱且平穩的呼吸聲──每回都會因為對方不管在哪都很好睡這點感到訝異,該說他是神經太大條嗎?

 

下課時間一到,伏見用手背輕敲熟睡人的額際,終於吵醒對方。美咲露出痛苦的神情緩緩睜開雙眼,將

課本迅速塞進抽屜。兩人來到福利社前,不想人擠人的伏見自然站在門外等待,沒一會,美咲便抱著麵

包、零食、飲料等戰利品,一臉滿足的走出福利社。

返回教室的途中,聚集在走廊外的學生們交頭接耳的對話傳進美咲的耳裡。

「吶吶,你有聽說嗎?明天晚上會有難得一見的流星雨!」

「有聽說、有聽說!要不要明晚一起去看啊?難得有機會的說。」

「要去、要去!」

伏見擺出一臉沒興趣的表情靜靜聽著,而走在他身旁的美咲則是一副極為有興趣的模樣,不發一語。

 

因為實在耐不住饑餓感,美咲早在走廊上行走的途中,將手裡捧著麵包的透明塑膠袋給拆封,咬上一大口在嘴中咀嚼。「猴子,你聽見了嗎!」

「聽見了。」早在對上美咲一臉感興趣的臉時,伏見便知曉對方會說些什麼樣的話。

美咲繞到伏見面前阻擋住對方去路,一臉期待地問:「好像很有趣的樣子,要不要一起去?」

「啊?真麻煩。」伏見露出一臉嫌惡的臉,即便沒有太大的興趣,卻也沒有正面拒絕對方的邀約。

「沒有拒絕我就當你是答應啦!明天晚上我去你家接你,就約六點整。」完全無視伏見的反應,美咲將最後一口麵包塞入嘴中,隨手將包裝袋扔進鄰近的垃圾桶裡,自顧自的計畫起明天晚上的行程。

 

因為剛吃完麵包的關係,美咲不太喜歡喉中乾澀的感覺,用空著的手拆開鋁箔包裝吸上了一大口,將話題又帶回流星雨上:「說起來我長這麼大還真沒親眼看過流星雨欸。」

 

試閱END

 


 

 

《傘》

 

每當天空開始被一層厚厚的烏雲給籠罩,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下雨前特有的味道,伏見便會想起好似很久

以前發生過的事情。

因為自己沒有撐傘的習慣,所以就算下起雨來也只是不以為意的淋雨回家。但那矮上自己一截的身影,

總會氣喘吁吁的拿著雨傘追趕在後頭奔跑著。

嘴裡一面嫌麻煩的碎唸著,一面將那把醒目的大紅色雨傘撐開。

起初自己也很意外,對方的雨傘竟是那麼鮮豔的色系,忍不住揶揄了幾句,換來的是他的一陣連環怒

罵。

「如果不想撐就算啦!你這傢伙就被雨淋濕然後感冒吧!」

 

之後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即使是下著滂沱大雨的日子──那道身影也不會出現在自己面前了。

記憶裡那把在大雨之中的鮮紅色雨傘,逐漸消逝。

 

◆  ◆  ◆

 

眾人一如往常的聚集在HOMRA酒吧,狹窄的店裡因此吵鬧不少。因為情緒高漲的關係,八田美咲說著

要表演新的滑板特技,也不管人數關係造成場地的擁擠,就這麼踩著滑板逕自地溜了起來。

 

換來的下場可想而知,在轉換方向的途中用力地撞上吧檯。因此驚動了待在廚房的草薙出雲,走出門外便是看見八田倒在吧檯邊緣、鎌本激動的跑到對方身邊大喊:「八田哥!你沒事吧?」的景象。

看著摀著嘴死命撐著想笑衝動的眾人,草薙將目光移回吧檯上。

 

「我的吧檯啊啊啊!八田!」出雲好看的面容頓時露出非常悲慟的表情,顧不得手裡拿著海綿正在清洗餐具的途中,三步併成一步奔向吧檯前。「聽好了,八田。今天禁止你踏入酒吧裡,給我好好回家反省!還有給我好好向它道歉!」

 

 

結果就因為這樣的理由,八田美咲被趕出了HOMRA酒吧。撞上吧檯的身體隱隱作痛,也不可能像平時

一樣溜著滑板在街上到處遊蕩,鎌本則是因為要出任務的關係沒辦法陪著自己,將滑板塞在腰間一拐一

拐地行走著。

今天實在倒楣透了,還能有什麼事情會比現在更糟的?才剛這麼想的同時,天空開始莫名奇妙地打了個

響亮的雷聲,不一會兒天空開始降下幾滴斗大的雨水。

美咲也因此皺起眉頭來。「搞什麼真夠不走運!」

原先想要就這麼無視這場雨繼續行走,但在雨勢逐漸轉大的情況下,逼得自己不得不找個地方暫時避

雨。

 

試閱END

 


 

 

《從結束開始》

 

『喂、猴子,只要我們在一起,就是最強的對吧!』

偶爾,八田美咲會懷念起那段時光,那些似乎變得十分遙遠的無數日子。

 

如今,作為二十四歲的八田美咲,已經和當初十五歲的『我』,不一樣了。因為我做出了抉擇,選擇了改變。

人只要一旦開始選擇隨波逐流,就會不得不有所改變。

 

換作是以前的八田美咲,大概怎麼樣也無法想像自己會有穿著制服、打領帶,成為上班族一天吧?

自己現在過的是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重複著每天上班、下班,吃飯與睡覺的生活。

──成為一個普通人,過著普通的人生,是自己從未想過的。

 

◆  ◆  ◆

 

也算不上是什麼特別的習慣,只是當八田美咲從恍神狀態回過神來,就會發現自己又站在中學的大門前。

那種感覺很難形容,大概是沒想過自己原來是這麼念舊的人……吧?

一次、兩次,重複這樣的行為已經不知幾回。

 

「反正來都來了,今天也是休假日,進去繞一下也不會怎樣吧。」

美咲無奈的搔了搔頭髮、偏過頭思考了一會,做出結論後將雙手插在口袋,從正門大搖大擺的走進校內。

「每回來都沒見到警衛的影子,這年頭的工作還真是好混。」回想起中學時的警衛倒是挺稱職的,每回自己翹課都得偷偷摸摸的從後門溜出去,真是麻煩的要命。

 

才剛沉浸在中學的回憶裡時,美咲發現距離不到幾步的前方出現一抹藍色的身影。這時對方也像是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停下腳步轉身向後一看。

 

「還以為是誰……走路的方式偷偷摸摸的,這不是美咲嗎。」雖然美咲會出現在這種地方是預料之外的事,但伏見還是表現出臨危不亂的模樣,伸手調整眼鏡的位置。

 

「……喲。」一時之間美咲也組織不出什麼像樣的回答來,畢竟在那次之後,兩人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見過面了。姑且先打聲招呼吧?這麼想著。

 

 試閱END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