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logue 

 

日本的東京,在昨夜降下了今年的第一場雪。

早晨的低溫讓剛從被窩離開的真嗣忍不住直打哆嗦,儘管換衣的速度比平時還要快上許多,卻還是因為

接觸到寒冷的空氣而連打好幾個噴嚏。真嗣離開房間便習慣性的往客廳走去,拉開窗前緊閉的門簾之後

,陰暗的客廳頓時明亮了幾分,抬頭往窗外一看,平時自己所熟悉的建築物,被一片雪白色給覆蓋的景

象映入眼簾。

真嗣走進廚房替自己弄了份簡單的早餐後回到客廳,坐在沙發上一面吃著早餐一面打開電視轉了晨間新

聞的頻道,享受悠閒的早餐時光。

今天的課是早上十點鐘,即使是九點過後才出門也還綽綽有餘,真嗣在心裡這般計算著。

 

分神思考其它事情的同時,沒由來的,真嗣突然想起了關於幾天前隔壁搬來的新鄰居。

「初次見面,碇真嗣君。我是今天剛搬到附近的渚薰,請多多指教」

 

 

迎接第二十個冬季的來到,第二十次的初雪。以及、在罕見的季節裡,隔壁搬來的新鄰居。

 

 

01

 

就在幾天以前,一直空著許久的隔壁戶終於搬來了新的房客。

在搬來的第一天,隔壁的新鄰居按了門鈴,非常有禮貌的來打了聲招呼,手裡還提著作為見面禮的喬遷

蕎麥麵,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

整體來說,對方給自己的第一印象還不錯,真嗣在心裡默默評價著對方。

隔壁的新鄰居有雙非常漂亮的手,和自己的手不同,骨節分明、修長的手指,指甲也像是特別修剪過的

圓弧狀。至於自己為什麼會知道呢?理由很簡單,在接過對方遞來的見面禮時看見的。

自己並沒有奇怪的癖好,認真要說也只是習慣觀察人罷了。

新鄰居有副好聽的嗓子,說話時語調不快不慢的,是那種即使閉上眼也能夠讓人沉醉其中的聲音。

新鄰居連名字也很特別,叫做渚薰。

總結:隔壁搬來的新鄰居,是個很難讓人不去注意的一個人。雖說如此,但……總覺得是自己不太擅長

應付的那種類型。對方渾身上下散發出強烈的「友善」氛圍,讓自己有些無法招架,是個非常熱情的

人,從第一次見面後真嗣就這麼覺得。

 

 

眼看時間也差不多,真嗣開始收拾碗盤拿到廚房的水槽裡浸水。拿起掛在衣架上的厚外套穿上,隨手抓

了條圍巾繞上脖子,為了以防萬一還特地將手套塞進口袋裡,匆忙地準備出門。

在轉開門把的瞬間,一道身影正好從大門前走過,待真嗣看清眼前的人後才發現,那是隔壁剛搬來的新

鄰居。

 

對方也像是注意到了自己的目光,停下腳步,偏過頭笑了笑:「這不是真嗣君嗎、早上好。正要出門?」

 

「是的,薰……君呢?」叫出對方名字時,真嗣顯得有些口吃。老實說自己還不太習慣這般親暱的稱呼方式,只是礙於渚薰的名字有些特殊,加上當天見面時對方還特地向自己說:『叫我薰就可以了,我也叫你「真嗣」吧?』結果就這麼拍板定案了。

 

「今天沒課呢,剛從早餐店外帶早餐回來。」渚薰在解釋的同時向著真嗣晃了晃手裡的紙袋。

 

真嗣認得紙袋上的商標,那是距離住家不到五分鐘路程的早餐店。位於市區、鄰近學校的關係,生意非常的好,平時經過店門口時早已是大排長龍的場面,若不事先打電話點餐的話,每每都得等個十來分才買的到早餐。

 

聊上幾句之後,渚薰低頭看了眼手腕上的錶,好意的提醒眼前的人:「先這樣吧,真嗣君,已經快九點了喔?」

 

「糟糕、那我先走了!」聞言,真嗣下意識看了眼手腕上的錶確認時間,連忙將門帶上並且上鎖。

「路上小心。」渚薰笑了笑,向真嗣揮手道別。

 

真嗣在搭上電車後才鬆了口氣,找了個位置坐下。

對於隔壁的新鄰居渚薰,自己並不是很了解,但對方的生活作息似乎挺規律的,基本上隔不到幾天就能

碰上一次面。

有幾次真嗣起了大早,拎著資源回收的垃圾袋,準備拿到大樓設置的垃圾集中處。才剛打開門,就撞上

正好要出門的渚薰,揹著包看起來似乎是要去上課的樣子。

兩人因為住得近的關係,碰面時通常會聊上幾句,熟了之後自然也得知渚薰和自己同齡,和自己就讀不

同的大學,音樂系主修鋼琴。怪不得有雙漂亮的手,當時在心裡這麼想著。

在沒有課堂的日子,真嗣會去圖書館借幾本厚重的原文書回家閱讀,一方面是因為興趣,一方面則是可

以打發時間。

有回抱著一疊書回到公寓前,視線遭到阻礙讓自己的步伐有些緩慢,後方的渚薰見自己似乎很吃力的樣

子,順勢接過幾本。

重量減輕不少後真嗣吐了口長氣,向身後的渚薰道謝。

之後這種情況反覆上演了幾次。

最後因為渚薰的提議,前往圖書館的日子都會約上對方同行。

一來是自己也能夠多帶幾本書回家,二來是渚薰也想借些和音樂有關的書籍回家。

 

 

『──站已經到了,下一站是──』電車上的廣播將真嗣拉回現實,急忙地站起身往車門外跑去。

 

總覺得自從新鄰居搬來之後,自己一成不變的生活似乎正在逐漸的改變著……

 

 

《試閱結束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