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我不停努力地踩著踏板,好像只要這樣我就能夠到達任何地方,爬上一座又一座山坡。

第一次騎上自行車時是這麼想,現在也是。

究竟這條蜿蜒的道路能夠通往何處呢?光是想像就覺得讓人興奮不已。

 

初學者的自己選了座山作為目標後,花上大半天的時間才登上山頂,那時雀躍的心情至今也仍然清晰烙印在記憶裡。

爾後的每一天,不論是晴天、陰天、甚至是下著雨的日子,自己都不曾間斷的騎上那條坡道。

自行車啊──真的是很厲害的一項發明,只要騎上它就好像什麼山都能夠征服。

好開心,爬坡真的是一件讓人感到開心的事情啊!

 

會選擇加入自行車部的理由很簡單,只是為了更加自由的享受爬坡的樂趣,況且部裡的前輩們都相當的有趣、總是熱鬧哄哄的,雖然練習是辛苦了點,但很開心。

 

「喂真波你這傢伙太慢了!看你滿身大汗八成又跑去爬坡了對吧!快點去做準備隊長有事情要宣布。」

「嘖,麻煩死了這種差事老落到我身上。」

站在校門口等著自己的是自行車部三年級的荒北前輩,平時老擺出一副兇狠、不耐煩的模樣,但只要一扯上比賽他可是比誰都還要執著於勝利。是個非常讓人尊敬的人。

啊,順便一提,荒北前輩還是個『前不良少年』呢。

雖然是在某個契機下聽到的往事,事後還被叮嚀別四處亂說。想到這裡沒由來的覺得驕傲了起來,因為那是別人所不知曉的前輩的另外一面。

 

「是、是!我馬上去準備──」真波用手拭去額際的汗水,跳下腳踏車後拉著長音回應。

 

「是說一次就夠了,不要慢吞吞的腳快點跑起來!」走在真波身後的人明顯不耐煩的出聲催促了句。

 

真波將手搭在腳踏車的扶手上、撐著下巴露出無辜的表情說:「荒北前輩,再怎麼說我也是剛做完激烈運動,不要這樣虐待可愛的學弟啦。」

 

「我可看不出來你哪裡可愛了,都叫你別擅自忘記練習的事,每次都派我來門口等你真是麻煩死了,東堂那傢伙就只顧著打電話、其他人也是,一群人實在太不像話了!」途中荒北忍不住又抱怨了幾句。

 

「嘿嘿,大概因為荒北前輩是個好人吧?」

「就算拍我馬屁也沒有用的死心吧。」

「啊──啊──真是可惜。荒北前輩偶爾就通融個幾回嘛?爬坡很有趣的。」

「駁回。」

 

 

『我總是在思考著爬坡的事。』

不管是睡著或是醒著的時候,吃飯的時候也是。有這樣心情還是第一次,除了爬坡以外思考著某人的事。

 

那個時候在比賽上,眼裡只有勝利、筆直注視著前方的荒北前輩的身影,非常帥氣,閃閃發光的。

讓我不禁產生了想要更加了解這個人的念頭。

 

「吶、聽我說嘛荒北前輩──」

「真波你吵死了。」

 

如果是和前輩一起爬坡,快樂一定是雙倍的吧。

 

FIN

 


 

 

其實腳踏車裡面大家都是翅膀嗚嗚!

進度只到台版的二十一卷。然後CP什麼的略糾結^q^ 

對於真波和荒北這對如果沒有扯到肉體以上關係(喂)應該都是屬於真荒真吧……應該說我只打的出這種假文青的東西了T.T

希望哪天回頭再來看這篇能夠不要太黑歷史XDD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