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聲》

 

 

每年一到春天,種植在箱根幼稚園裡的櫻花樹就會開滿嫣紅的花朵,路上的行人在經過大門時,總能看見活潑好動的小朋友們在櫻花樹下追逐嬉戲的身影。

 

「荒北前輩,今年的櫻花開得很漂亮呢!」

伴隨著小朋友遊玩的身影,櫻花樹也飄下了為數不少的櫻花花瓣,該怎麼說呢……那畫面看起來非常漂亮!真波這麼想著。

「說什麼『今年』?你這傢伙去年根本還沒來吧?」站在真波身邊的荒北忍不住吐槽。

 

「之前福富前輩拿過相簿給我看,照片上的櫻花開得很漂亮。」

「對了對了,還有以前的荒北前輩……」真波一邊說著一邊回憶照片上的景色,突然間想到了某張照片興奮的叫著對方的名字。

 

「停──!不准再給我繼續說下去!」不到兩秒鐘的時間,荒北使出手刀往真波的頭頂敲了下去,打斷對方準備繼續說下去的興致。

「我可是什麼都還沒說呢!」真波用手輕揉了幾下被敲到的地方,無辜地噘起嘴來。

 

「我用膝蓋想也知道你看到了什麼!福富那傢伙絕對沒把那時候的照片給扔了……」荒北當然知道真波看見了什麼,那可是被自己稱作黑歷史的過去啊。明明千交代萬交代過的,還是被那個真波給看見了,真是……太糟糕了!

 

「哈哈!說起來那時候的荒北前輩……和現在有些落差呢。」真波又不怕死的笑了幾聲,下秒便是伸手將眼角的淚水擦掉。

 

「少囉唆,禁止討論這話題,強制結束!」荒北毫不留情地在真波的頭頂又補上一下,結束了這個話題。

 

「哎唷、荒北前輩這麼暴力可是不行的啦。」雖然有馬上出手防禦,但還是被荒北給打得正著,真波忍不住抱怨。

 

 

「那是只針對你。對了,你把前幾天買的豆子收到哪去了?立春要用的那個。」完全沒將真波的抱怨給放在心上,荒北想起幾天前要對方跑腿的東西似乎沒看見。

「啊咧?沒有在櫃子裡面嗎?」雖然確定自己有去買,但真波當下並沒有馬上回答,反而是思考了一會。

 

「就是找過沒有才問你啊!我說你啊……該不會根本忘記要買節分用的豆子這回事了吧?」因為真波的前科累累,荒北當然認為這次對方又像以往一樣把這個差事給忘得一乾二淨。

 

「荒北前輩這樣懷疑人可不好喔?我有好好的去買啦!大概──是不小心忘記塞到哪了吧?嘿嘿……」雖然是這麼回答,但真波還是搔了搔臉,心虛的乾笑了幾聲。

 

「嘿什麼嘿啊!這跟沒有買有什麼不同?快點給我動你這顆腦袋,好好想一想究竟收到哪去了,找不到你就再去給我買一包!」荒北忍住想痛打眼前人的衝動,一邊說著一邊用手不停戳著真波的腦。心想著如果可以,真想在這傢伙的腦袋上戳出個洞!

 

「咦、怎麼這樣──」真波一邊用手護著額頭,抱怨似的拉長尾音。

 

「難不成要我親自去買嗎!快點動起來等等就要用了!」荒北雙手環胸,不耐煩地催促還呆站在一旁的真波。

 

「我這就去找,不過前輩你可別太常生氣啊!不是有人常說太愛生氣的話會長皺紋之類的說法嗎?」真波記取了上次的教訓,可以說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但臨走前還是不怕死的提醒了荒北。

 

「真──波──山──岳──」荒北被真波的話氣得牙癢癢,一字一字的喊著對方的名字。

 

END

 

 


 

 

《盛夏之日》

 

在炎熱的夏季,最好的消暑方式就是待在開著冷氣的房內,呈現大字型倒在木質地板上呼呼大睡。

但是……這種事情是不可能在總北幼稚園實行的。

當鳴子鬼鬼祟祟的爬到椅子上,把桌面上擺著的冷氣遙控拿走時,就被站在門口的田所給當場捉個正著。

目睹這一切的今泉看著鳴子計畫失敗,也只能任命的趴在木質地板上用手有一下沒一下的搧著風,儘管加上電風扇的輔助也明顯沒有改善,教室裡的溫度高得像是待在烤箱裡一樣。

 

「好……熱……」最終今泉憑著意志力躲到窗邊的陰影底下。

 

「我說啊──大叔!這種天氣不開冷氣會熱死人啦!」被一手拎起的鳴子不死心地想從田所手中逃脫,兩手用力地擺弄著,更是抱怨了幾句。

 

「是老師才對!」面對鳴子沒大沒小的稱呼,田所便馬上糾正,「現在還沒熱到要開冷氣的時候,小孩子就是要多流一點汗才對。」

 

「這才不是藉口!教職員室明明就開著冷氣,太狡猾了!」鳴子毫不客氣地用手指著田所的鼻子說著。想起幾天前為了找小野田跑到教職員室,門才剛打開就傳來陣陣涼風,現在想起來還真想待在教職員室不走。

 

『哎,被發現了。』田所心虛地將目光移開,正想著該用什麼理由打發眼前麻煩的小鬼時,對方卻咬了一口自己的手後一躍而下。

 

「痛──喂!你這傢伙不要給我逃跑!」田所收回被鳴子用牙齒咬了一口的手,仔細查看一番,之後準備動身將對方給抓起來訓話一頓。

 

「咧──笨蛋才會站在原地!」鳴子早已跑到離門口最近的位置,隨時準備好逃走。

 

之後又是鬧到整個幼稚園天翻地覆,鳴子和田所兩人最終都弄得滿身大汗躺在地板上喘著氣。

 

卷島手裡拿著扇子對著快中暑的兩人搧風。「都幾歲的人了,還和小孩子玩成這樣,搞成這樣不是更熱了嗎?」

 

被卷島拜拜託帶著裝著冷水的臉盆及冰塊來到休息室的小野田,狀況外地看著躺在地上的兩人,慌張地看向卷島:「哎、哎!田所前輩和鳴子?怎麼流汗流成這樣……怎、怎麼辦!」

 

「用不著擔心,只是有點脫水而已,先拿毛巾幫他們退熱一下吧。」卷島揮了揮手要對方別乾著急,接著站起身準備到一邊休息換小野田照顧兩人。

 

「啊……好!」小野田有些慌亂地將冰塊倒入水中,將毛巾浸泡在水裡擰乾後分別放在田所及鳴子的額頭上,接著拿起扇子繼續幫兩人搧風。

 

「話說回來今天的天氣的確是挺熱的……」卷島一邊說著一邊從抽屜拿出髮圈將貼在背上礙事的頭髮綁起。

 

還沒完全對冷氣死心的鳴子翻了身用腳輕踹了一旁的田所:「就是說啊!大叔、開冷氣啦……」

 

「吵死了……今天金城不在我可做不了主。」田所用腳將煩人的鳴子給推到一邊。

 

「啊、既然天氣這麼熱又不能開冷氣,不如去海邊……就去海邊如何!」小野田稍微回憶了自己以往暑假的消暑辦法,的確除了待在房間吹冷氣以外就是往游泳池或是海邊跑。果然夏天就該去海邊之類的。

「啊、但是沒有經過金城前輩的同意呢……」

 

「海邊啊……這主意不錯,正好今天有開車來,我來問問金城吧。」雖然開車去海邊挺麻煩的,但比起待在教室又熱又被鳴子等人給吵還要好上太多了,最後卷島決定打通電話詢問一下金城的意見。

 

「萬歲──可以去海邊啦!」原先還躺在地板上奄奄一息的鳴子,在聽見能去海邊玩之後便坐起來活蹦亂跳,興奮地喊著。

 

END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