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早上醒來後,第一個看見的是你的睡顏,不再只是是空蕩蕩的房間。

在廚房煮飯的時候,會不自覺在腦海中想像你的各種反應,光是想到就讓人嘴角忍不住上揚。

兩人在餐桌上聊著無關緊要的話題,有時就算不說話對方也還是會自顧自地說下去,一點也沒有吃飯該有的樣子,儘管如此那人的聲音、那人的笑容,總是能讓自己一天的疲憊煙消雲散。

在為了趕報告而熬夜時,你總忍著睡意窩在沙發上硬撐,明明是一臉疲憊的想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模樣。

在他沒有賴床的週末,會兩個人一起久違的自主練習上大半天。

雖說是練習,但也只是在住家附近繞個幾圈,講白點就是騎上自行車兜兜風而已。

有的時候我們也會因為一些小事而吵架,礙於面子的關係自己總是拉不下臉道歉,通常這時候都是由你先低頭,就算錯的原因不在於你。

這些都是不同於以往只有一個人的時候,只要想到那個人,就覺得心裡面的某一處變得特別柔軟。

我從來沒有去細數兩人一起度過的日子,或是去思考四季交替幾許?

就算再過個幾十年,二十幾年,我們依然會繼續相戀。

 

──當然,這種肉麻的話,是絕對不會和那傢伙說的。

 


 

 

《荒北的受難日》

 

「荒北前輩,快點醒醒!」

「我有聽見,別在耳邊一直嚷嚷,吵死了。」過了一會,荒北才皺起眉頭回應。半睡半醒的還有人在耳邊一直說話,總覺得頭更痛了。

 

「你手上那個,就是花了老半天煮出來的東西?粥?」荒北緩慢地坐起身後,便注意到真波手中托盤裡的大碗。雖然不知道正確時間,但從對方離開房間算起,至少也超過一個小時以上了吧?

 

「嘿嘿……你看的出來這是粥?」沒想到荒北能看出碗裡的是粥,這下可讓真波得意了。

 

「畢竟碗裡的那坨白色物體,應該沒有可能是其他東西。」注意到身旁真波一臉期待的模樣,荒北皺起眉頭回應。

 

「賣相是不怎麼好,但是味道一定不會很糟的。來、吃吃看吧!」真波賣力地推銷花上大半天才完成的粥。

雖然自己是有嚐過味道,但要他說出個什麼來……這……不就是粥嗎!能有什麼感想。

 

見狀,荒北只好半信半疑地拿起湯匙,往嘴裡送了一口。

「怎麼樣?味道如何?」真波快速地湊到荒北身旁,等待對方的感想。

 

「嗯……這粥真不是普通的難吃。」面對一臉期待的真波,荒北好不容易才將嘴裡的粥給吞了下去。

先不說底部有點焦掉的問題,一小部分的粥還結成塊了,究竟要怎麼樣才能把粥煮成這樣?

 

「哎──這已經是比較成功的說。」失望的反應倒是沒有,真波只是一臉可惜地說。

 


 

 

《珍視的寶物》

 

「這些都是非常值得紀念的東西。」

距離上次打開盒子已經有段時間了,真波有些懷念地用手指輕撫木盒的邊緣。

雖然木盒本身的體積並不大,但裡面裝著大大小小的物品,裡頭都有著它們各自不同的回憶。

「是啊,隨便亂扔的紀念品。」

 

「啊哈哈……」雖然想解釋些什麼,但真波覺得現在怎麼說都像是在找藉口似的,只能選擇傻笑帶過。

「下次弄丟就不管你了。」荒北嘆了口氣,自己可不想幾天以後,又看見木盒在屋裡某個角落出現。

 

「既然這樣,這個木盒就由荒北前輩來代為保管吧!」

「哈?為什麼我非得要幫你保管不可!」荒北只覺得莫名其妙,完全沒料想到會變成這種發展。

再怎麼說自己為什麼非得要幫他保管這種東西啊!雖說知道對方是個厚臉皮的傢伙,但還真的不知道可以達到這種程度。

「因為、你看!我不是老忘記東西放哪,給荒北前輩保管就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啦!」

「……」

「懶得和你說,木盒就先擺在書櫃上吧。」荒北沒輒地嘆了口氣,隨手指向書櫃上頭的空位。心想要是因為這種程度就氣得半死,那自己和真波相處有一半的時間都會氣到腦充血吧。

「這麼說來那裡可是特等席呢。」聞言,真波露出得意的笑。畢竟同住了這麼長的時間,也漸漸熟知對方的習性,會擺在書櫃上通常都是荒北很珍惜的物品,知道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對方三不五時就會拿著抹布擦拭。

 

「少囉嗦,還不快把東西拿去放好。」被真波這麼直盯著讓荒北覺得渾身不對勁,趕緊開口催促對方。

「遵命!我這就去!」真波幾乎是立即從床鋪跳起,抱起木盒就往書櫃的方向跑去。

看著真波抱著木盒搖晃的背影,荒北忍不住嘴角上揚。

 

 

FIN(試閱結束)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