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logue

 

「太好了!是太一、太一耶!」

「我一直都在等你,我的名字是滾球獸!」

『就算我現在離開法伊路島,亞古獸牠也不會感到寂寞了吧。』

旅程結束那天,亞古獸寂寞的背影,一直到至今仍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隨著時間流逝,即使覺得不捨,眾人也在互相道別後紛紛往電車移動。

唯獨怎麼也找不到巴魯獸的美美,站在原地焦急的淚如雨下,雙手來回不停地拭去淚水,眼睛都哭得發紅。

眼看時間所剩無幾,美美只能忍住想再次尋找巴魯獸的衝動,與空兩人一起走上電車。

 

緊接著,無人駕駛的列車開始發動,目的地是──『光丘』。

它朝往與法伊路島完全相反的方向前進,岸邊的亞古獸們一面跟著電車行駛的方向奔跑,一面不斷地揮動雙手向我們道別。

 

在這裡經歷過各式各樣的冒險,其中有難過的、令人生氣的,也有開心的事。

這些是即使自己以後長大成人,也不會忘記的回憶,並且會永遠保存在心中。

大家也一定和我有相同的想法吧。

 

「再見了,亞古獸。」

再見是為了能夠再次相見所說的話,母親曾這麼向自己說過。

 

──然後,漫長的暑假,也終於宣告結束。

 


 

 

1.初夏

 

 

──嗶、嗶嗶!!

預先設定好的鬧鐘正盡責地執行它的任務,也就是將我吵醒。

 

還沒完全從睡夢中清醒的緣故,只覺得耳邊的鬧鈴嘈雜得很,斷斷續續的聲音由遠至近的,按掉吵鬧的源頭後,傳入耳中的便是妹妹的叫喚聲。

 

『做了一個讓人懷念的夢啊……』

 

 ▨▨  ▨▨

 

 

「已經……六年了啊。」餘光正巧對上擺在書桌上的團體照,照片上正是離開法伊路島當天和大家一起拍下來的紀念照,每一個人都有一張。

 

畢竟當時自己還小,無非沒有嚮往過那種冒險的情結,也覺得什麼都不用想、無憂無慮的生活在那座島上,和亞古獸一輩子在一起也不錯。

也許還不夠成熟,但有當時的冒險,才有了如今的『自己』。

 

為了能夠下次相遇時,也能夠抬頭挺胸的和亞古獸說:

「能夠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不好了、真的要遲到啦!」

注意到時間已經超過七點十分後,太一急忙的三步併作兩步跑到門口,打開房門便是看見站在門外、雙手環胸似乎等了有段時間的妹妹。

「啊哈哈……早安啊!小光。」

 

 


 

 

 

 《番外-贈與妳的事物》 光美

 

扒頭髮,是他感到困惑或是遇到煩惱時的慣性動作,這是聽太一描述的,自己倒是完全沒發覺。

若是困擾的話,倒是有件事。但這或許對其他人來說,是十分奢侈的煩惱也不一定。為此還曾經找太一商量過,結果卻是被對方給取笑了一番。

『光子郎,是個幸福的傢伙呢。』

 

不擅長與人交流的自己,就連在班級裡也是和同學保持最低限度的交談。

卻沒想到,高中入學的第一天,會在分班表上看到太刀川美美這個名字。也說不上排斥,但光想到被編在同班之後的每一天,就覺得頭痛不已。

要用什麼說法才不會讓人誤會,就『同班同學』來說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只是美美本人似乎沒注意到,因為長相、開朗個性的緣故,她在班級裡可以說是十分受到同學們的愛戴。加上與小學時相比,任性的部分改變了不少,相對的也成熟了許多。

自從發現兩人同班級後,一到下課時間就來自己座位旁報到。

每每接收到四面八方傳來的刺眼視線,讓自己實在想找個洞鑽進去躲起來。

 


 

 

 《番外-平凡的》 岳光

「你們兄妹感情還是一樣好。」

再更早以前,兩人並沒有像現在這般熟稔,八神光與自己的話題大多是繞著太一打轉。

 

「真是的,岳你是在取笑我嗎?」見對方像是拐著彎說自己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似的,八神光有些鬧彆扭地鼓起臉來。

 

「怎麼會?我很羨慕你們。」見狀,高石岳只是露出淺淺的笑。

 

「岳和哥哥的感情不也很好?」

在法伊路島冒險的時候,身為哥哥的石田大和總是處處為高石岳著想。雖然和自己與哥哥有些不同,但是本質一定是相同的吧。

『雖然總是板著張臉,但哥哥其實是個很溫柔的人。』

 

「不過也已經過了會拼命追著哥哥跑的年紀了。」

父母離異後,哥哥跟隨著父親同住,而自己則是和母親繼續住在一起。除了住的地方不同外,年紀還小的自己也不可能成天往哥哥家裡跑,縱使有母親的陪伴還是會覺得寂寞,以致於每到能夠與石田大和見面時總是特別期待。

 

 ▨▨  ▨▨

 


曾經用著相同高度看著的景色,也隨著時間的流逝開始變得不同,唯一不變的是,妳依然就在離我最近的地方,而我也不再是當時那個愛哭的孩子了。

 

 

試閱結束.

 

 

, , , , , , ,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