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一松長期住院設定

‧虐的大概有

‧微數字松有

 

 

滴答、滴答──

懸掛在牆壁上擺鐘頻率走動的聲音傳入耳裡,莫名的讓人感到安心。

 

因為先天性疾病的關係,從小時候開始就是家裡和醫院兩頭跑,時常一住進去就是好幾個月。

情況順利好轉的話幾週就能出院,但也有剛出院沒多久就抱病而被強制住院觀察的時候。

 

 

長期住院並不是什麼好事。

偶爾還會被兄弟們揶揄,說是待在家裡和學校加總起來的時間,都還超越不了住在醫院的時間。

自己大概有一半的人生,都是在醫院裡度過的吧。

以後大概也會這麼如此。

 

 

幾天前,阿松趁著休假來醫院探病,手裡還提著一籃像是特地買來的水果。

「喲!身體還好吧?」

「剛好其他人都有事,所以今天就我來而已。」

阿松腳步輕快地走近病床前,一面將手裡的水果擺在桌子上,一面替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下。

注視著一松日益消瘦的臉龐,不免令他感到一陣鼻酸。

許久不見的弟弟,頭髮長長了不少,沒有變的是頭髮因為沒有梳理而到處亂翹的模樣。

 

「老樣子,沒什麼特別的。」答話的同時一松吐了口長氣。

 

「唉──老是這樣子幸福可是會溜走的喔?」

 

「啊啊對了,輕松那傢伙前陣子在公司提出的計畫得到成果,很跩的升職還加薪了,沒想到會被他給先搶先一步啊!」

「最近老擺著一副人生贏家的樣子,明明不久前還是個尼特!」

雖然嘴上老抱怨,心裡卻是感到高興的。

 

『很好啊?』

一松心裡是為了大家找到工作感到開心,但話卻不知怎麼的哽在喉中,怎麼也無法好好發出一個完整的音節。

以前老嚷著要永遠當個靠父母養的兄弟們,個個開始脫離無業遊民的身分。

或許內心的某部分是感到不甘心,就算少了自己大家的生活也沒有任何改變。

倏地,意識到自己黑暗的想法後,為了不繼續陷入胡思亂想,他用力地搖了搖頭。

 

「唐松前陣子開始新的兼職,不過我們都在賭他這次能撐多久。順便一提,我下注了兩萬日圓賭了一週哈哈!」

光是想起唐松上次兼職被炒魷魚的情景,阿松便忍不住捧腹大笑。

要是被本人給聽見肯定會哭吧。一面看著阿松大笑的行徑,一松一面在心裡這麼想。

 

即便是兄弟的關係,一松還是毫不留情地給予對方評價。

「如果被炒魷魚,一定是因為他的穿著過土。」

只要稍微想一下就能猜到,唐松大概會為了留下好印象而卯起來打扮,不過通常只會換來反效果。

 

「出院之後大家一起去吃豆丁太的關東煮吧?」

「作為慶祝你出院,說不定會給我們來個大放送全部免費之類的?哈哈!」

就算有了穩定的工作,尼特的根性還是不會因此改變,阿松一面在心裡打著如意算盤。

 

「對了!這個是椴松要我給你帶來探病的禮物。」

「我也選了幾個不錯的放進去了,果然待在醫院就是要看這種的啊……充滿禁慾感什麼的。」

 

順勢接過阿松遞來的禮物,一松低下頭翻了翻袋子,過了會因為嫌麻煩而將裡頭的東西倒了出來。

稍稍看了介紹後,一松沒勁地說:「偶爾也換點花樣,看膩了。」

 

原先還很有自信的,卻得到了一松這樣的反應,阿松一臉可惜地說:「哎──你這傢伙還真是挑剔。」

 

 

就算誰也沒有開口提起,一松還是察覺的到,大家開始認真找工作的理由。

 

反正也沒人期待自己出社會工作。

身體上的疾病,不擅長與人交談,這都只是無法融入社會其中一環原因罷了。

『結果我啊……只是在還沒開始就已經放棄而已。』

 

從出生以後,「我們」就一直在一起,然而現在大家已經朝著我所不知道的地方向前邁進,只剩下「我」獨自一人在後頭拼命追趕。

 

 

「因為練習賽快到了,十四松那傢伙最近練的很勤呢!最近是沒辦法來探病了。」見一松想事情想得出神的模樣,阿松才想起自己似乎是忘記提到十四松的事情,連忙補了句。

 

『我又沒特別在意。』見狀,一松不滿地撇了撇嘴。

 

「哈哈!一松想說『我又沒特別想問十四松的事情』對吧?」

「雖然沒辦法探病,不過十四松有要我帶話給你。說了:『真想也讓一松哥哥來看我的棒球比賽!』這樣子的話。」

 

一松將頭又縮進裡棉被一些,喃喃地說:「像個笨蛋一樣,我又不可能去看。」

若不是住院又被禁止外出的情況下,不然去幫十四松加油也不是不可以。

 

「又來了,老是喜歡說反話。」

「嘿咻──今天就到此為止,好好休息吧不要胡來了,改天再和大家來看你。」

 

注視著阿松離去的背影,一松沉默地不發一語。

 

 

從病房裡可以聽見外頭人們交談的聲音,休息時間護士總喜歡聚在走廊上聊天,一松多少可以從其中聽見醫院裡發生的趣事,但多半不是什麼重要的,女孩子聚在一起就喜歡講些八卦。

 

 

倏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在病房前停下,接著對方將病房門把轉開。

「一松哥哥,我來看你了!」

 

即使是被棉被阻擋住視線的情況下,一松也能從對方朝氣蓬勃的招呼聲判斷,來探望的人是十四松。

 

「喔。」對兩人來說,噓寒問暖的對話並不需要,一松扒了扒睡亂的頭髮後淡淡地應了聲。

 

「吶、吶,一松哥哥你聽我說!」

「大獲全勝喔比賽!再見全壘打太完美了!返壘的時候咻──滑壘得分!」

一松靜靜地坐在病床上,看著十四松誇張地比手畫腳的模樣,這才理解為什麼對方的棒球制服以及頭髮上會沾染著泥土。

 

似乎是站得累了,十四松替自己拉了張椅子坐下,繼續接著說:「對了、明天把小貓帶來吧!一松哥哥在病房一定悶壞了。」

 

本以為聽見大獲全勝的消息後,會從一松的臉上看見許久不見的笑容,但現實並非如此。

總覺得胸口有點緊緊的,這是自己不曾有過的感覺,十四松並不喜歡這樣子。

 

「不需要……」已經好些十日沒見到貓咪,一松實在沒有自信能夠若無其事的迎接牠的到來。

 

「就這麼決定了!」

十四松快一步的打斷一松說到一半的話,像是下定決心似的說。

「我就從那裡進來,沒有問題!」

 

一松試著想像那樣的情景,似乎可以預測到就算中途被人給抓住了,十四松八成也會把對方敲昏之後,一鼓作氣的跑到病房裡吧。

 

「反正下次回家的時候就可以看到了。」

雖然搞不懂十四松在執著什麼,但看見對方一臉樂在其中的模樣,一松嘴角微微揚起淺淺的笑意。

 

「哇、一松哥哥笑了!」許久沒見到一松的笑容,讓十四松開心地跳上床手舞足蹈。

 

明明已經是二十幾歲的大人了,卻老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天真的讓人發笑。但是,一松並不討厭這樣的十四松。

 

 

很快的十四松履行了承諾,將小貓藏在衣服裡就這麼順利的帶進病房。抱著貓咪爬窗戶似乎有些吃力,因此造成不小的聲響,讓自己從睡夢中驚醒。

 

「一松哥哥,我按照約定來了!」

「真的來了啊……」見十四松抱著貓咪氣喘吁吁的模樣,一松扒了扒頭髮後嘆了口氣。到底該佩服他的行動力,還是一股傻勁。

 

 

從以前就這個樣子,總是受到身為弟弟的十四松幫助。

 

父母出門旅遊期間,染上重感冒在家休息的時候,自告奮勇請假在家照顧自己的十四松。

照著簡易食譜煮了一鍋完全沒味道的稀飯,為了降低溫度甚至把整個冰塊貼在額頭上,卻完全造成了反效果導致高燒不退緊急送進醫院的情況。

儘管當時的意識不清楚,一松卻還記得記憶中十四松嚎啕大哭的聲音。

「一松哥哥要死了!哇──」

 

國中運動會的時候不知道誰先起的頭,說要代替身體虛弱的自己參加比賽。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莫名的樂在其中,原以為會順利的直到運動會結束,卻因為十四松在借物比賽上露出馬腳的緣故,被老師給訓斥了一頓。

 

每年一到生日十四松總是特別來勁,雖然如此送的禮物多半是些不能用的東西。雖說如此,和其他兄弟送的東西相比,也不過是半斤八兩的程度。

 

 

『一松哥哥!』

記憶中,十四松還小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總喜歡跟在自己身後跑。

照顧弟弟令一松覺得麻煩,但很多時候他還是會乖乖自己找事做來打發時間,除了老嚷著要打棒球這點讓人頭痛以外,相處上基本沒有太大的問題。

 

上了國中以後,十四松加入了棒球隊。每天一早總用著過盛的精力在家門前練習揮棒,假日的時候則是整天纏著自己陪他練習投接球。

一開始練習的時候,還不能準確將球投向十四松的方向,大約練習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也稍稍提高了準確率。

擅長的事情多了一項,一松心裡是有些高興的,即便他從來沒告訴過弟弟。

 

 

還記得第一次到場替十四松棒球比賽加油的日子,也是像今天一樣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一松哥哥,你看見了嗎!那顆球飛的好高!』

 

 

「今天累了。」丟下這麼一句話後,一松疲憊的闔上雙眼。

 

這時貓咪掙脫了十四松的懷抱跳到地板上,因為來到陌生的環境正不安地來回踱步。

見一松閉上眼後不再說話,十四松便沒趣地噘起嘴來:「啊、一松哥哥!難得我把貓咪帶來了!要睡覺的話也算我一份!」

 

 

究竟弟弟能夠理解多少,為什麼每一次回到醫院後,兄弟們努力露出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就連來探望的時候都特意將視線移向別處的意味。

 

 

好可憐啊」,是不是被這麼想著。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為了不讓其他人擔心,我連在他們面前也學會偽裝自己。

 

『不用擔心,我們會想辦法,你只要早點好起來就是。』

來探病時,比誰都還要有責任感的輕松這麼告訴自己。

 

『一定很快就能出院了。』

椴松安慰的話就像魔咒似的,在夢中也不斷迴盪在腦海裡。

 

『哼哼……如果很想念哥哥我的話,會每天來看你的。』

唐松撥弄著瀏海作勢耍帥的模樣,總覺得看了很火大,一松在下秒拿起病床上的枕頭砸了上去。

 

為了祈禱一松能儘早出院,十四松將他僅有的零用錢掏了出來,拿去文具店買了色紙,並向輕松、椴松學習紙鶴的摺法,最初摺出來的模樣慘不忍睹的還被嘲笑了一番。

為此減少練習棒球的時間,經過了長時間的累積以及輕松、椴松的幫忙,才終於得以提著兩大串紙鶴去醫院探病。

『要早點好起來喔一松哥哥,然後來看我的比賽!』

 

 

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一松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睜開眼後便被窗外照射進來的太陽光給逼得再次閉上眼。

 

『吶、吶,一松哥哥,打棒球、來打棒球吧!』

能夠像現在這樣和十四松相處的時間,已經剩下不久了吧。

 

 

對誰也說不出口,自己雙手逐漸使不上力這件事,連站立都開始覺得吃力。

下次和十四松練習投球的時候,還能順利的將球丟進對方手套裡嗎?

 

注視著著十四松一臉滿足的睡顏,一松想起被自己收在抽屜最底層的資料,下意識地握住對方的手。

 

謝謝。」為了這樣的我。

 

 

Fin

 

 


 

 

每回的第一次嘗試都是痛苦的Orz

十四松真的是個小天使啊T.T...

 

 

, , ,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幻夜殘月
  • 不...好想繼續看後續qwqq
    數字松(一松)真的是可甜可虐啊...

  • 後續嘛...再繼續寫會變成虐的wwwww
    TwT 虐一松我還挺開心的

    小花✿ 於 2016/01/28 19: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