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松の一日》



不知怎麼,最近家裡的氛圍讓唐松覺得微妙。

除了被無視得更加厲害外,兄弟們像這樣聚在一起也總是故意和自己外出錯開,雖然這也只是自己的猜測而已。


從口袋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墨鏡,唐松用手順了順劉海後吸了口氣,便裝腔作勢地將拉門拉開:「哼,似乎在討論什麼有趣的事,也算上我……」


「啊?什麼、唔呃──」

在唐松反應過來前,漫畫書便這麼筆直地砸向臉部發出巨大的聲響。


「糟糕、不小心出手了。」見唐松痛苦的倒在榻榻米上來回翻滾,椴松眨了眨眼,似乎不完全覺得是自己的錯,一派輕鬆地吐了吐舌。


還處於搞不懂狀態的十四松,從角落一路滾到唐松身旁,似乎是覺得好玩還用手指戳了戳失去意識的人。

「啊、唐松哥哥不動了!」


以往唐松出門都是一整天,沒想到不到半天就回家了,是阿松預料外的事。


「啊啊──總之在唐松醒過來前先把他帶回房間吧。」

看了眼失去意識的弟弟,儘管覺得麻煩阿松還是拍了拍屁股然後起身,用毫不溫柔的方式捉住唐松的腳,以拖行的方式前進。

然而阿松掌控方向的能力十分差勁,唐松一下子撞上客廳的障礙物,一下子撞到木門旁的柱子。


「喂、這樣子唐松太可憐了吧!」除了臉上發紅的痕跡外,唐松的頭上也增加了不少新的腫包,這下輕松終於看不下去從客廳跑出去幫忙。


▨ ▨▨▨▨▨


「那、那個……你先聽我解釋!」

被臭罵了一頓並施以要脅,唐松整晚都被豆丁太使喚,收拾關東煮的攤車,並且幫忙準備明天開店的事宜。


「明明同為兄弟,為什麼落得這種下場的老是自己?」

要說唐松沒有感到心理不平衡絕對是騙人的,他不只一次這麼想過。


回憶近幾週來發生的事,唐松忍不住愁眉苦臉了起來。

難道是被其他人給討厭了嗎?

從小到大,不喜歡與人爭奪的自己,從沒搶過弟弟的玩具,甚至連哥哥惡意搶奪點心都沒有說過半句話。

唐松不想往壞處想,但大家最近奇怪的言行舉止,都讓他忍不住這麼想。

難道……是要自己有自知之明,好自動離開這個家嗎?


「啊、抱歉不小心把唐松忘了。」

「唐松哥哥換副眼鏡吧,老戴墨鏡出門太丟人了。」

「什麼、原來唐松也在啊?」

「屎松,擋到路了。」

面對兄弟的冷言冷語,唐松可以視而不見,但心裡卻是在意的不得了。



《五個聖誕老人》



松野一家六胞胎除了個性迴異外,喜歡的東西和興趣也是天差地遠。

但若是說到特別的節日,有四個人會一致認同「新年」是最讓人期待的日子。

畢竟,那是身為一個尼特,可以毫無顧忌和父母、親戚討零用錢的日子。

舉例來說:二男唐松,最期待的日子是二月的情人節。

為此,當天還特別精心打扮一番,甚至在前一週還到魚魚子家,迂迴暗示著巧克力的事。

結果每年的收穫,還是只有母親送的巧克力。


和其他人不同,對五男十四松而言,十二月的聖誕節是一年裡最期待的日子。

那是比起過年或是自己的生日,更加令他引頸期盼的一天。

「吶、吶,聖誕老人今年也會來嗎?」

「他會不會不知道我的襪子是哪個?是不是要留紙條告訴他我想要的禮物?」

每年一到這個日子,十四松總是靜不下心來。

在這段期間裡,一松的耳根子總是清靜不了,卻也沒抱怨過幾句話。

一部分是出於對弟弟寵溺的表現,但若換作是唐松做出相同的舉動,大概已經被毒打一頓了。

不過也是婉轉點的說詞,簡而言之只是覺得麻煩,而不去阻止對方。

椴松一手撐著下巴,百般無聊地說:「到底為什麼對聖誕老人這麼執著啊……?」


▨ ▨▨▨▨▨


「不錯嘛,聖誕老人。」雖說是每年慣例的情景,但看見弟弟歡欣鼓舞的模樣,連阿松也被這份心情給感染露出淺淺的笑。

成為十四松的聖誕老人,已經是一松用上雙手也數不完的程度。


本以為等到年紀長些,就會認清現實變得不再期待,對方卻仍舊用著清澈的雙眸深信不疑地說著關於聖誕老人的事。

「今年聖誕老人會來嗎?不知道把襪子換成大一號的,能不能塞下更多禮物!」

被迫成為十四松聖誕老人的日子,已經是用上雙手也數不完的程度了。

究竟這種麻煩的事,還要持續多久──

看著十四松十分期待的模樣,一松忍不住長嘆了一口氣在心裡這麼想。


正如椴松所說,算上今年十四松也已經是二十幾歲的大人了,到現在還在相信聖誕老人的傳說,說出去一定會被人笑話一番。

每一年,看見十四松收到禮物後歡欣鼓舞的模樣,總讓一松有股小小的罪惡感湧上心頭。

「究竟天真到什麼樣的程度……」


《完》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