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開維克托將約定忘得一乾二淨,莫名其妙跑到日本說要成為那傢伙的教練以外,似乎也沒有什麼

火大的理由。

為什麼會對勝生勇利感到惱火?其實自己也不是那麼明白。

總而言之,不管怎麼樣那傢伙的一舉一動都讓人覺得火大!

 

最初只是在瀏覽比賽選手名單上看過而已,那個與自己擁有相同『名字』的傢伙。

「到底是怎麼樣的傢伙……這個勇利。」

出於好奇心作祟,偷偷借來了有他出場的比賽錄像。

倒楣的是被雅科夫給撞見這幕,感慨的以為自己難得有了上進心,硬是塞了不少比賽錄像到手裡。

 

雖然不認識那傢伙,暫且將這筆帳記在勝生勇利頭上吧。

 

錄像裡出現的『勇利』,和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論溜冰技術來說,絕對是維克托還有自己更勝一籌,拿來比大概是剛出生的小貓咪和成年獅子那種程度的差距。

非常的──普通,就連選曲也是和自己相反的類型。

 

◆  ◆  ◆  ◆

 

「尤里你啊、不管是溜冰的時候還是平時也好,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小貓咪呢。」某天在練習時,維克托不經意地這麼說。

 

「哈?不要開玩笑了,怎麼說都是像老虎那種威風的感覺吧!」

停下腳邊的動作後,尤里反射性地皺起眉頭。

這種話怎麼說都算不上是稱讚吧?被對方給這麼說完全不覺得起來,反倒覺得莫名其妙。

 

「哈哈,就是這樣子。還是個特別容易生氣的小貓咪呢。」兩人相識也有段時間了,早已習慣與尤里的相處模式,維克托眨了眨眼後不以為然地笑著說。

 

「囉嗦!趕快幫我編舞!」自從認識維克托以來,自己可是一次都沒有在嘴上勝過他,更別提是現在。與其浪費時間在爭論上,不如拿來練習還比較實際。

 

◆  ◆  ◆  ◆

 

 

以那次為契機,開始不經意地注意起與自己擁有相同名字的勇利。

雖說滑冰技巧還差得遠,倒還不算差就是。

可以在賽場上親眼目睹他滑冰的身姿,也讓無趣的國際滑冰大賽增添了點樂趣。

 

青少年組冠軍,理所當然到手了。

只是那個傢伙!

勝生勇利。

真是讓人失望透頂。

 

開場第一個失誤之後,完全失了水準。

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後半段也完全沒有要把分數拉回來的意思。

直到比賽結束為止,尤里都緊握著雙手,忍住想到溜冰場揪住對方痛打一頓的衝動。

 

「這是什麼不像樣的東西?」

「在國際滑冰大賽這種表現?平常的水準呢!」

 

不知怎麼搞的,他突然想起錄像裡勝生勇利投入時專注的表情。

 

「啊啊……煩死了。」理想和現實,大概就是這樣子來著。

 

參加維克托的頒獎典禮時,正巧看見勝生勇利垂頭喪氣地離開的情景。

尤里抬頭看了眼電子屏幕上的選手名次。

這時候不管是播報員或是教練的話,大概半句也沒有進到那傢伙的耳裡吧。

 

「切。」隨即,尤里煩躁地扒了扒頭髮後轉身離去。

 

前方的人走路步調十分緩慢,只要加快腳步一下就能追上的程度。

見對方拐進廁所後,停頓了會才邁開步伐跟進。

空無一人的廁所間裡,勝生勇利說話的聲音格外清晰。

 

「果然還是不行。」勝生勇利哽咽地說。

 

就這麼乾脆的放棄了?這傢伙?想引退了?

心中一股無名火油然升起。

沒多想就用力地踹上廁所門一腳,待在裡頭的勝生勇利也嚇得趕緊把門打開。

 

仔細想想這還是第一次和勝生勇利面對面交談。

正常這種情況下應該要安慰他?

不過那種像笨蛋才會做的事,自己才不會做。

能夠佇立在滑冰場上的人,永遠都只有一個。

 

「給我早點引退!」在這種情況下,或許維克托還能處理的圓滑點。

 

丟下這句話後,就這樣把對方給扔在廁所不管。

以第一次見面來說,這大概是最糟糕不過的情況。

 

◆  ◆  ◆  ◆

 

 

「去哪裡玩了?頒獎典禮也沒見到你。」

「雅科夫找你可急了。」

拐了彎後,尤里回到選手的休息室外,便看見被人群及記者們包圍的維克托。

 

「沒事。」一想到等會雅科夫又會碎念上陣子,尤里不耐煩地扒了扒頭髮。

 

「有在意的人?」一到比賽會場後,尤里便四處張望像是在尋找著誰,要說不明顯實在有些困難。

 

「才不是。」真希望這傢伙別再繼續追問下去,尤里在心裡這麼想。

 

「呵呵。」

「下次介紹給我?」

 

「都說不是了!你真囉嗦。」拿起行李袋後,尤里繞過維克托走出選手休息室。

 

維克托看人的眼光,向來很準。

仔細想想,大概只是不想讓那傢伙被維克托給發現吧。

 

下一次見面,就是在滑冰場上。

 

Fin

 

QwQ 覺得小貓咪炸毛很可愛!

不管是七歲差還是10cm的身高差都好!!!

 

 

 

,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