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與你之物

 

兩人最初的相遇,即使現在回想起來,也會令人不由自主地捏把冷汗。

對彼此還不熟悉的時候,覺得尤里的個性讓人有些無法招架。大概是因為周遭並沒有像他這種類型的人吧。

 

畢竟,尤里可是拿過世界盃青少年組的冠軍,不論是前途還是技術上,都比自己來得更加優秀。

是個十分耀眼的存在。

多少也有些忌妒,那個與自己擁有相同名字的他吧。

是因為年紀小的緣故嗎?總能夠說出和他年齡相符的坦率話語。

 

尤里充滿自信的笑容裡,偶爾似乎有那麼一絲違和感。

 

◆ ◆ ◆

 

「哪個比較適合呢……」拿起物品同時,想像對方收到禮物的反應後,勇利嘆了口長氣又將其放回原位。

 

佇立在擺滿各式各樣物品的玻璃櫥窗前,勇利陷入猶豫不決已經持續好段時間了。

除了父母、優子等人以外,這還是自己第一次為誰挑選禮物。說實在……非常讓人苦惱。

 

畢竟送禮的對象可是那個『尤里』,一想到這裡就不自覺的謹慎起來。

同時也後悔起因為匆忙出門,沒有先向維克托打聽尤里的喜好。

重複幾次同樣的動作後,勇利再度認真地一一審視起木架上的物品。

 

第二次見面就被對方以激烈的迴旋踢攻擊,大概是只有在電視上才會出現的情節吧。

回想起來,當時那記踢擊力道還真是不小……。

一定完全沒思考過就行動了吧?再怎麼說我也是比他大上八歲的年長者呢。』

 

對尤里來說,我是個從他身邊奪走維克托的可惡之人。如果兩人的立場對調,我也會很生氣。但我……一定沒有像尤里那般有勇氣,追逐維克托到一個陌生的國度。

 

《試閱結束》

 


 

 

漸循漸進 ※ 時間點在(贈與你之物)之後

 

就算尤里本人不願意承認,但他臉上的表情完全出賣了自己。

站在一旁的優子忍不住覺得對方反應可愛極了,但要是說出口對方肯定又會發頓脾氣。

 

「尤里你能和勇利的關係變好,真是太好了。」

 

「妳這女人真的有在聽人說話嗎?」要是繼續和她對話下去,自己肯定會瘋掉。

 

 

「尤里的某部分和勇利很相像呢,特別是不服輸這點。」

 

「哈?莫名其妙。」

 

「要是尤里和勇利成為好朋友,我也會很開心的,要友好的相處下去喔。」

 

畢竟是青梅竹馬,優子也參與了勇利的成長,除了對滑冰的執著以外,他十分不擅長與人打交道。

朋友方面,除了自己以及丈夫豪以外,她幾乎不曾聽到勇利提及其他人名。

 

「妳是老媽子嗎?」見狀,尤里露出不敢置信的眼神。這還他第一次遇到這麼多事的人。

 

經優子一提,尤里才想起自己在俄羅斯那邊,也沒幾個同齡的朋友,除了滑冰的隊友以外就沒其他人了。要是被她給知道,不知道又會被當成什麼稀有動物對待。

 

「哈哈,我也的確是三個孩子的媽就是了。」優子本人當然沒有發現,尤里說的話並不是在誇獎自己,反倒不好了意思起來,用力拍了幾下對方的後背。

 

「唉……。」

 

◆ ◆ ◆

 

儘管向維克托誇下海口,但實際上尤里並沒有想到好的對策。

前幾天雖然把誤會給解開,不過之後兩個人就沒什麼交集,更別提之後的事了。

 

總之,搞好關係的第一步就從交談開始吧。「喂、豬排飯,這之後有預定嗎?」

 

「哎?沒有。」沒料到尤里會跑來向自己搭話,勇利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去泡澡吧、泡澡!」等不及勇利回答,尤里就開口催促著。

 

「可是……尤里你不喜歡和人一起泡澡吧?」

 

勇利還清楚記得,尤里最初來到自家旅館‧烏托邦勝生時,抗拒到露天澡堂泡澡的情形。畢竟俄羅斯沒有這類的店家,況且對方大概也沒有和陌生人共浴的習慣吧。

 

 

《試閱結束》

 

 

, ,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