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獅16歲X安迷修(???)歲。

‧是個系列文

 

 

初遇

 

在這片大陸某個遙遠的一角,曾經有個被稱之為「失落一族」傳說的存在。

他們的居所沒有人知曉,除了沒有人親眼見過以外,更特別是來自於他們一族擁有的特殊能力。

他們與大自然、動物為伍,愛好和平、喜歡唱歌、跳舞,當他們一齊歌唱時,連風的精靈都會忍不住現身與他們一同合唱。

 

他們一族也經歷過滅族的危機,那一切源自於人類的貪婪。

失落一族曾被人類大肆追捕,為的不是金銀財寶,而是他們身上永恆生命的秘密。

為了逃離人類的魔掌,他們四處流浪尋找新的居所,歷經數百年的旅程終於在遙遠大陸的彼方,找到適合他們藏身的場所。

對於失落一族而言,這個漫長得令人感到煩悶的生命,就像是個永遠無法脫身的巨大牢籠。

 


 

他們族人也像普通人類一樣,因為相愛而結婚、生子。

對安迷修而言,愛情是這個世界上最神聖且美好的事物,但是直到最後終究沒能牽起誰的手。

他曾想過,或許自己要的並不是家庭或是孩子,而是在這彷彿像是被詛咒的命運裡,能夠一直陪伴在自己的人,是更加深刻的羈絆。

 

 

將安迷修帶大的長老告訴他,在漫長的生命裡,總會遇見一個特別的人。

 

「長老,要怎麼樣才能知道對方是那個『特別的人』呢?」年幼的安迷修並不懂話中的涵義,有些一知半解地歪著頭。

「呵呵,不用擔心孩子,只需要一眼……你就能知道。」對上安迷修目不轉晴注視著自己、滿臉期盼的表情,被喚為長老的青年忍不住失笑,他彎下身在年幼的孩子頭上揉了揉。

 

數千年、數億年,他們的族人在這片遼闊的大陸上,經歷各式各樣歷史的演變,見證過無數的生命的新生與死亡。

 

族裡的人到達一定年紀就會停止成長,每個人停止的時間點都各不相同,以安迷修來說──他的外貌停留在十九歲時的模樣就沒再變過。

就連一族最為年長的長老,外貌上來說也不過看來像是二十歲出頭的青年。

 

█ 

 

若不是生理上的需求,安迷修並不喜歡闔上雙眼進入漫長的睡眠。

 

族裡的人都擁有一項特別的能力,有的人只要開口唱歌就能治癒傷口,能操控水流、呼風喚雨、與動物交談、控制巨型魔物、甚至是在空中飄浮的能力。

長老曾向自己交代,自己擁有的能力十分特殊,絕對不能輕易透漏給他人知道。

 

他可以預知部分的未來,但卻不能憑藉意志選擇預見未來的時間點。

 

幾天前安迷修做了一個夢。

夢境斷斷續續的,他像個迷失方向的人一樣呆站在原地,隨著場景變化發現正佇立在一座巨大的黑色棺木前,莊嚴的場面上族人們紛紛難過地掩面哭泣,不知何時安迷修才發現手裡的花。

嘴巴一張一合地,卻怎麼也無法發出一個音節,下意識握緊手裡的花束,視野逐漸被一片水霧給佔據變得模糊不已。

 

那是長老的葬禮。

巨大的棺木裡躺著的人,正是養育自己長大成人,宛如父親存在的男子。

 

年幼的安迷修再得到父母死訊後受到不小打擊,緊接出現在眼前自稱為長老的陌生男子,更讓他內心大為警戒。

 

「孩子,你父母的事情,我感到抱歉……。」

「我不能代替他們,但從今天起你便跟著我,我會教導你所需的知識,你不再是孤獨一人了。」

安迷修還清楚記得,長老彎下身用那雙大上自己許多的手掌握住手心時,從另外一頭傳遞而來的溫度……十分溫暖。

 

雖說失落一族擁有比人類更加長、幾近永恆的生命,但是他們也和普通人一樣會生病、會受傷,流出來的血也是鮮紅色的,只是恢復能力比一般人強上許多罷了。

長老是一族中活的最久、也是學識最淵博的人,族裡所有人活著的時間加總起來都不及長老一人。

安迷修時常在思考,究竟長老是怎麼獨自度過這些漫長、孤獨的歲月。

 

 

「在漫長的旅程裡,我的故事已經迎向終點。」

「我的孩子,安迷修。記住我的話,死亡並非終結,而是新的開始。」

面容慈祥的長者在闔上雙眼之前,露出十分滿足的笑容。

 

經歷無法用數字換算、長久的生命裡,長老迎接他所期望的──死亡。

 

「祝您有個好夢,長老。」

長老的葬禮上,安迷修捧著一束對方最喜歡的白花出席,他彎下身將它小心翼翼供奉在彷彿只是睡著的人身旁。

出席前他百般提醒自己絕對不能哭,直到他看見長老平緩的眉間及嘴角的笑意,他終於忍不住像個孩子般跪在棺木前嚎啕大哭。

他知道,長老已經不可能再醒過來,更不可能像以前一樣牽起自己的手,告訴自己所不知道這片大陸上發生的各種趣事。

 

 

彷彿追隨著長老死亡的腳步般,接下來數百年間,安迷修經歷無數的葬禮,猶如自己長兄般的摯友,十分照顧自己的鄰居阿姨。最後──終於剩下自己。

安迷修並沒有像其他族人一樣成家,更沒有留下自己的子嗣,再怎麼說他也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經歷這麼孤獨又漫長的歲月。

失落的一族,即將自己這代畫上終結。

 

 

如今,時光流逝,失落一族已經只剩下安修一個人,他還是像數千年前一樣,一個人在那遼闊、無邊無際的草原上唱著族裡流傳的歌謠,儘管已經不會有人與他一同歌唱。

直到某天,他在那片草原上遠遠的瞧見,一個滿身是血身受重傷倒臥在樹下的青年。

 

「……」

安迷修一點也不意外這個人的到來,他知道這個人。更正確來說……自己曾在夢裡見過他。

那個人──是即將為他帶來死亡的人,名叫「雷獅」的黑色死神。

 

█ 

 

安迷修走近一看才發現,對方身上的傷口比想像中來得嚴重,要是繼續放任不管,肯定會因為出血過多而死吧。

 

低頭注視昏迷的少年,正因為傷口出血不斷而不適地蹙起眉頭,安迷修扒了扒頭髮有些無奈地開口:「唉……」

 

要說同情心氾濫也好,就這麼放任一個瀕死的人不管,有違自己做事原則。

以單膝下跪的姿勢蹲在受傷的人一側觀察,估計少年是在旅行途中遭受到攻擊,估計是遇見森林附近兇猛的魔獸,在逃亡時身受重傷吧?衣服都被弄得破破爛爛的,即便如此還是能看出來是挺好的布料。

手邊沒有能作為止血的物品,安迷修沒多想就脫下身上的衣服、用嘴咬開撕成好幾條,動作格外輕柔地替對方做初步處理及止血後,將少年一肩扛起。

 

長老生前與族人訂定一條規定,在部族附近即使遇見人類也不能任意交談,更不可以將他們帶進住所,為了防止歷史悲劇重演。

內心對長老過意不去,但倖存下來的族人只有自己而已……應該沒關係吧?

 

將少年帶回家的那晚,他幾乎徹夜未眠。

先不提費盡多少力氣才將少年身上的傷口包紮到處理好,以為可以安心的休息一會時,才發現對方臉色有些發紅、體溫也霎時升高好幾度,估計是來自傷口感染而引起的發燒症狀。

匆忙地捧著一盆冷水和毛巾回到屋裡,安迷修小心地撥開瀏海、用毛巾擦拭少年額際的汗水。

 

「好像……不太一樣?」安迷修一時也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同,夢裡那名被喚為雷獅的人,似乎比眼前的人年紀更長些,衣著打扮也和現在差異極大,周圍景色圍繞著一座富麗堂皇的建築,是他從未見過的景象。

 

安迷修閉起眼睛試圖回憶起夢境的內容。

夢裡的雷獅似乎被人喚作「三皇子」,是某個國家的王子吧?安迷修不大確定,但從身上穿著打扮及住所至少可以推斷,對方肯定是有特別地位的人。

雷獅的身邊總圍繞著三個人,其中有著湛藍色眼眸的少年與他有幾分相像,頭上戴著一頂插著白色羽毛的綠色帽子,圍著一條鮮豔的紅色圍巾,另外一個高大的男子頂著一頭醒目金髮,說話時不時咧著嘴大笑看起來活力十足,安靜站在三人一測偶爾加入話題的男子顯得有些特別,難以用自己所知道的文字形容,總覺得給人一種不懷好意的感覺。

 

「總算是降回正常的溫度了……」安迷修將手輕輕覆蓋在少年的額際打量,確定狀態穩定後才放鬆地一屁股坐在木製的椅凳上。

 

等到太陽光透過玻璃窗緩緩照亮屋內,倦意才在此刻慢半拍地湧現,安迷修止不住地打了個呵欠,他以雙手抵住下巴開始觀察起在床上昏睡的少年。

 

預知未來的能力對安迷修造成過不少麻煩,但都沒有這名只在夢裡看過的少年,突然間跳脫到現實來得困擾。

他開始認真思考起,為什麼自己會不顧與長老的約定,就這麼將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撿回家了?

就算是老好人個性驅使也好,絕對不是這麼簡單可以概括全部的原因。

 

 

是因為在夢裡見過嗎?

乍聽之下好像很浪漫的話,如今套在自己身上似乎有些好笑。先不提彼此甚至不認識,要是跟對方照實說肯定會被當成奇怪的人……。

 

好奇心也好,私心也罷,大概實際就是如此。

 

看著少年躺在自己床鋪上的感覺有些新鮮,畢竟這棟房子有很久不曾有人造訪過。

安迷修不是沒有考慮過離開部族獨自旅行,環顧了眼自己居住百年以上的住所良久,廚房裡有他第一次下廚時不小心失手著火而留下的痕跡,屋裡老舊斑駁的牆壁上布滿大大小小奇怪的塗鴉、是村裡的孩子玩耍時畫上的塗鴉,還有被小心擺在木櫃裡的乾燥花圈,是他特地向部落裡的女孩詢問並親手編織的,成品雖然有些差強人意,卻還是捨不得將它丟棄。

不論是這個家,還是居住百年以上的部族,都有太多回憶,到底他還是捨不得離開這裡。

 

景物依舊但人已不在,這個部族不像以前那般熱鬧哄哄的,安迷修只能偶爾從夢裡或是回憶裡懷念那些時光。

 

自從倖存者剩下自己以後,安迷修就減少在家睡覺的次數,比起獨自躺在過分柔軟的床鋪,他更喜歡和森林的動物依偎在一起取暖,過分熱情的牠們總會興奮地一湧而上,有時候甚至差點被壓得喘不過氣,但他也不會因此不高興,反而覺得受到動物們的歡迎是件好事。

隨著四季交替,日復一日地重複同樣的生活。

 

倏地,細小的低喃聲將安迷修拉回現實。才發現本該熟睡的人臉上正露出不適的表情,更一腳將蓋在身上的被子給踢下床。

 

安迷修以手背抵在對方額際,確認體溫正常後緩緩開口:「燒已經退了,難道是做惡夢了嗎……」

 

先不提完全沒有與人類交流過的經驗,加上對方又是比自己年幼的小孩,安迷修著實慌了手腳、開始在床邊來回踱步碎唸。

還記得小時候做惡夢時,長老總會坐在床邊,並用那雙厚實的大手來回溫柔地輕撫。

 

抱著試試的心態,安迷修猶豫許久才遲遲伸出手,少年的髮絲比他想像中來得柔軟,不由得讓他貪戀地多摸了幾下。

 

少年好看的面容糾結在一起的表情太過壯烈,讓安迷修忍不住失笑。

「真不知道是在做什麼樣的夢。」

 

 

失落一族流傳許多歌謠,長老說過唱歌能表達各種不同的心情。

豐年祭時,部族的人會聚在一起跳舞、唱歌,為了感謝大地帶來的恩惠。當有新生命誕生時,為了迎接這個孩子的到來,大家會一邊祈禱能平安順利成長而一邊歌唱。

其中也有讓受傷、生病的族人緩解痛苦的存在,絕大部分是擁有能撫平人心能力的族人。

 

安迷修聽過那首特別的歌,腦海自然而然地浮現旋律,雖說由他來唱似乎沒有太大意義,他既無法安撫人心、也沒有治癒傷口的能力。

不過也沒其他方法可試,他左思右想好一會才緩緩開口。

 

比起更加擅長歌唱的族人來說,安迷修的聲音並非特別出眾,偏低帶有磁性的嗓音是他的個人特色,曾經有人誇讚過他的歌聲。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的關係,原先還一臉痛苦表情的人臉部表情緩和不少,像是收到鼓勵似的,安迷修將音調提高了些繼續接著唱。

自從族人相繼離世,安迷修為了不讓自己忘記歌唱方法,時常仰躺在滿天星斗的夜空底下,一遍遍重複唱著長老教導過的歌曲。

仔細回想起來,他已經很久不曾為了誰而歌唱。

 

僅僅一瞬產生的不協調感,讓安迷修停下歌唱。

 

雷獅在睜開眼的瞬間、反射性以單手撐著床鋪想坐起身,下秒被腹部席捲而來劇烈的痛楚逼得倒回床鋪,他極度不滿地開口:「一直在耳邊嘰嘰喳喳,吵死人了。」

 

先不提被打斷唱歌讓安迷修覺得可惜,但上秒睡顏還像極天使般的的少年,怎麼突然間就像變個畫風似的?安迷修忍不住懷疑眼前的人是被誰給調包了。

對陌生人有警戒心是正常的行為,但怎麼也不是用這種相當不客氣、帶有質問的語氣吧!

 

對上少年那雙猶如紫水晶般眼眸的瞬間,腦海變得一片空白,想說的話全數都吞回肚子裡。

安迷修很確定,自己認識這個人。

 

「總之,你先冷靜下來聽我說!」僅管對方沒有開口,卻在某種程度上給安迷修造成不小的壓迫,視線也因為尷尬不知道該往哪看,只能飄忽不定地四處亂看,「我發現你受傷倒在路上,所以呃……」

 

「所以?就這麼把我撿回家了?」

快速掃了眼四周後,雷獅很快就掌握現狀。

他不是被魔物追殺才變成現在這副悲慘的樣子,而是某個想置他於死地的人設下的陷阱,所幸他逃過一劫命大不死,還被看起來像個傻子一樣的傢伙給撿回家。

渾身髒兮兮的狀態讓他十分不高興,比起緩解腹部的疼痛感,他更恨不得去沖個澡。

礙於傷勢的緣故,雷獅只能稍微挪動身體、並用手指輕撫纏滿繃帶的傷口處。

「嗯?雖然包紮技術很差,不過算了。」

 

「……」安迷修內心受到不小的文化衝擊,就算活了數千年也沒有跟人類交流的經驗,甚至常被揶揄是個老好人,但是他也不是那種完全沒有脾氣的人。

 

「小弟弟,一般來說這種時候不應該先說聲謝謝嗎?」安迷修作勢乾咳兩聲,似乎想引起對方的注意,他努力想維持臉上的笑容。

 

「名字,你叫什麼?」索性無視對方的話後,雷獅好奇地打量站在床邊、試圖想展現善意的人。

 

擅長與人相處的安迷修,第一次對與人交流這件事情感到挫折,不是為了誰,而是這個曾經出現在未來的夢裡無數次的人。

 

「安迷修,我的名字。」忙於照顧受傷人整夜的緣故,別提說是進食、安迷修連半滴水都沒沾到,剛才還興沖沖地唱起歌來,他抿了抿有些乾澀的嘴唇緩緩開口。

 

正當安迷修在內心咒罵床上自大的小鬼沒禮貌時,對方卻像是讀出自己心思般地吐出兩個字。

 

「雷獅。」

 

僅僅兩個字組織而成的名字,卻讓安迷修感到無比懷念,他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此刻從內心深處湧現的某種心情起伏。

他認識這個叫做雷獅的人,這個答案肯定的。

在更加遙遠的未來裡,他看見的人是比現在年長的雷獅,而站在他身旁微笑的青年──正是自己。

 

TBC (?)

 

不重要的補充設定

 

雷獅(16)

雷王國的三皇子,對繼承皇位沒有興趣,不喜歡受到拘束的生活。

在雷王國裡,滿十六歲就相當於是成年人,於是他選擇離開雷王國四處遊歷。

遊歷途中與同伴(佩利、帕洛斯)弟弟(卡米爾)失聯,實際上是二皇子為了剷除掉雷獅而暗中謀劃一切的陰謀。

瀕死的時候被安迷修給撿回家去。

 

安迷修(實際年齡2000+)

父母在小時候的意外去世,被失落一族的長老收養。

至今失落一族最後的倖存者,一族所擁有的特殊能力是預知未來,不能憑藉意志選擇想預見的未來,大部分預知的片段都出現在夢裡居多。

相當受到森林動物的歡迎,是個老好人。

 

-

 

其實原本只是個小小的腦洞,最後寫一寫怎麼就蹦的這麼長……

更新的話就是隨機掉落,其實這個失落物語系列,可以把每個部分當作一個獨立篇章來閱讀。

每篇的故事有接續,有的沒有。

嘛……更新就當作是隨機掉落的東西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