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道士格瑞X(男扮女裝)聖女金

 

 

 

登格魯是個以礦業聞名的城鎮,有不少在市面被高價競標的水晶、寶石及天然礦物都出自於此,因此吸引不少寶石商人及商隊遠道而來。

 

除了盛產礦石出名外,登格魯之所以出名的理由還有一個,這座城鎮有金色聖女守護著。傳聞中──她能淨化魔物、消災解厄……各種事蹟廣為流傳。

 

從半透明的頭巾能清楚看見,聖女金有一頭人如其名的璀璨金髮,蔚藍如天空般清澈的藍眸,紅潤通透的肌膚,他總是面帶微笑傾聽來訪教會人的煩惱。

 

聖女居住位於登格魯北方的教會,在那裡除了他以外、還有名負責照顧她生活起居的修道士。金的保護者:格瑞。

 

冷漠寡言的修道士格瑞,有一頭銀色俐落的短髮,深邃而通透的紫眸,不論季節交替總是一身漆黑的修道士裝,若不是衣服上特殊的紋樣、加上胸前垂掛的十字架項鍊,恐怕很難將他與修道士聯想在一塊。

 

據時常造訪教會的居民所說,修道士除了與聖女交談時,偶爾流露出淺淺笑意外,幾乎沒人在他臉上見過更多的情緒。

儘管修道士格瑞不擅長與人交際,但長著張俊俏的容貌還是吸引不少姑娘爭相前往教堂,只為了一睹她的風采,因此每天早晨禱告時間裡教會總聚集不少人潮。

 

 

「願主與你們同在。」

結束漫長的禱告以前,金雙手合十虔誠地祈禱,並給予在場的居民們屬於他的加護。

 

例行早晨禱告結束後,陪同父母參加的孩子終於得到解放,他們從椅凳上跳下聚在一起嘰嘰喳喳地熱烈交談,沒一會兒便成群結隊地往金所在位置跑去。

 

「聖女姐姐──今天我們也來了!」

「聖女姐姐、姐姐!妳今天也好漂亮!」

「聽我們說!今天有東西要送給聖女姐姐哦。」

「對對,這是大家一起送妳的禮物!」

 

例行將混濁的氣息淨化完畢後,金向不停點頭道謝的居民揮手道別,突然感覺到裙角被什麼東西扯了一下,正當他拉起裙擺緩緩轉過身的瞬間,孩子們接二連三熱情地撲了上來,好在反應夠快及時站住腳才免於跌坐在地的窘境。

 

金連忙伸出手護住迎面撲來的孩子們,站穩身子後才鬆了口氣,他好奇地眨了眨眼打量起眼前的人群。

 

「嗯……讓我猜猜,是……烤餅乾?」金半瞇著眼,露出認真思考的模樣。

 

金清楚記得幾天從孩子們手裡收到的餅乾,雖然形狀烤得歪七扭八甚至還有些焦黑,但其中乘載的心意卻讓他十分感動。

 

「嘿嘿……妳猜錯了,這次是花環喔!」

「媽媽告訴我,我們能平安、健康長大都是因為聖女姐姐的關係!」

「所以為了感謝聖女姐姐,我們一起準備了禮物!」

「聖女姐姐,妳能彎下來點嗎?」

 

聽聞金的回答後,孩子們臉上紛紛露出天真的笑容,而一旁手裡拿著花環的女孩,輕扯金的裙角有些害羞地向他招了招手。

 

「這樣子嗎?」金照著孩子的要求蹲下身,視線與孩子們平行。

 

見金蹲下身後,女孩高舉花環小心地將它輕放在對方頭頂,隨即露出滿意的表情說:「哇──和鈴說的一樣,聖女姐姐果然很適合這個花環!」

 

 

「──聖女姐姐,這個花是我摘的喔!」

「花環是我們大家一起編的!」

 

頓時間,孩子們圍著金爭先恐後邀功,面對混亂得不知該如何安撫的局面,金顯得有些束手無策,連忙向安靜站在身後的格瑞投以無助求救的目光。

 

接收到金的求救信息後,格瑞無奈地嘆口氣後開口:「禱告時間結束了。」

 

金知道格瑞並不擅長與人交際,若在絕非必要的情況下,對方肯定寧願安靜在一邊什麼也不做。

而金則與格瑞相反,他時常與鎮上的居民、小孩,偶爾行經於此的旅人交談,聽他們說些旅途中發生的趣事。

通常這種時候,格瑞會站在與自己相隔三步距離的地方待著。

 

以往只要格瑞板著張面無表情的臉,大部分的孩子都會因為害怕知難而退,但這對時常造訪教會的孩子們並沒有太大嚇阻作用,倒不如說轉移了小傢伙們的注意力。

 

孩子們踏著輕快的步伐,一跳一跳的跑到格瑞面前停下。

 

「欸──修道士大哥哥,我們不能留下來跟聖女姐姐玩嗎?」

「今天不行。」

「我們可以一起幫忙打掃教會!」

「……謝謝。但是今天不行。」

 

格瑞被孩子們熱情的一人拽著一邊胳膊,陷入動彈不得的窘境,這時背後傳來金的竊笑聲,才注意到對方正露出興災樂禍的表情看著。

 

金拉起裙擺蹲低身與孩子們視線平行,隨即揚起淺淺的笑容開口:「修道士哥哥今天跟我有重要的事要出門,雖然很可惜……但是我知道大家都是聽話的乖孩子對吧?」

 

「嗯嗯,我很聽話的!」

「雖然不能跟聖女姐姐玩,可是我會忍耐……」

「那我們約好了,下次要教我編花圈!」

「好,聖女姐姐,我們打勾勾!」

 

金的話讓原先沮喪的小傢伙們紛紛抬起臉,表情各個充滿著期待,天真的他們當然不知道金在想些什麼,輕易的就被牽著鼻子走。

 

「那我們約好啦!」見狀,金晃了晃右手的小拇指笑著說。

 

等到金耐心一個個與他們拉勾約定後,孩子們臉上才露出放心的表情,互相交頭接耳幾句便一哄而散,各自回到父母身邊。

 

最後只留下滿臉疲憊的金一人,他伸手捏了捏長時間維持蹲姿而痠痛的小腿,正當準備起身整理衣著時,餘光瞥見一名小女孩站在身後。

 

「吶、吶,聖女姐姐……媽媽她最近生病不能來教會了。如果我當個乖孩子,每天都來幫她祈禱,她的病會好起來嗎?」小女孩說話時緊抓著裙角下擺,抿著嘴唇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一定可以的!」

為了不讓小女孩繼續露出愁眉苦惱的表情,金揚起淺淺的笑容並牽起女孩的手,輕輕將它抵在眉心的位置,隨即閉起眼睛虔誠地祈禱。

「來、和我一起祈禱,希望──她能趕快恢復健康,這樣子妳們就能一起來教會啦。」

 

 

倏地,金與女孩的身上被一道光芒包覆。不過,除了金與格瑞以外,其他人並看不見這道暖亮的光芒。

 

「謝謝聖女姐姐!我會努力照顧媽媽,讓她趕快恢復健康。」

 

「好、好,改天見。」看著小女孩不停向自己招手歡欣雀躍的身影,金的嘴角止不住上揚並向她揮手道別。

 

等到晨間禱告結束、人群散去以後,金才終於得到解脫似地癱坐在椅凳上,稍早前刻意塑造出來的形象早已不見蹤影。

 

「終於結束了──累死我啦!」金貼著椅背往右側傾斜,直到半邊臉完全貼在椅凳上才停下動作。

 

「金,下次別再亂用力量了。」將教會大門關上後,格瑞用餘光看了眼側躺在椅凳上的人開口。

 

「今天還能用上幾次呢,不用擔心了格瑞!」

「雖然無法作為戰鬥使用,但是我的『加護』可是非常有效呢!連安哥都這麼說,一定沒有錯。」

 

金用雙手計算晨間禱告期間使用力量的次數,發現沒有超過與格瑞約定的範圍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回了句。

一早就過度使用力量的緣故,讓他感到有些疲倦忍不住打了個呵欠。

 

「在這個時代裡,聖女是相當罕見的存在。」面對金得意忘形的態度,格瑞早已習以為常,忍不住嘆口氣後接了句,「……所以金,我希望你能有點自覺。」

 

「啊?我這不是很努力保護登格魯的大家嗎?」金從椅凳上坐起身來,一臉困惑地歪著頭問。

 

金在心裡思索格瑞話裡的意思。

難道……格瑞是覺得自己沒有身為聖女的自覺?

雖然聽從格瑞的話打扮成女孩子,但其實他並不喜歡老穿著輕飄飄的裙子,留著一頭過肩的長髮,每天早晨醒來那些不受控制亂翹的頭髮總令人苦惱不已。

格瑞說過自己擁有特別的力量,從那時候開始……他就暗自下定決心,這份力量要為了保護他人而用。

儘管現在的身分有許多不便之處,但──想要守護這座城鎮的心情並非虛假。

 

格瑞掃了金一眼後,隨即收回:「……當我沒說。」

 

「不用擔心格瑞!我一定可以成為能獨當一面的聖女,到時候就能把保護屏障的範圍擴大,這樣子……大家就不用為了被魔物侵襲而擔憂了。」

「如此一來,登格魯一定能夠成為更加繁榮的一座城鎮。」

 

憶起孩提時代的記憶,金的思緒飄向遠方。

 

老實說自己的童年並不像同齡般孩子美好,從懂事起金就知道自己是個孤兒,他沒有父母、甚至連個能遮風避雨的住所都沒有。

 

還小的金曾四處尋找能雇用自己工作的店家,但礙於年齡關係並沒有人願意錄用他。

 

每天早晨睜開眼,金就到處尋找食物,偶爾運氣好的時候,麵包店的阿姨會塞給自己幾個剛出爐的麵包。

運氣不好的時候,那些麵包則會被居無定所的流浪者強行奪走,

力氣加上身高的差距讓自己根本無法阻止他們,儘管全力抗爭因此被打得滿身是傷,也守不住得來不易的食物。

到了夜晚,金踏著疲憊沉重的步伐找尋過夜地點,公園的長椅或是陰暗的巷子都是選擇之一,對他來說只要能夠安穩睡上一覺便已足夠。

遇上下著大雨的日子,只能尋找無人居住的巷弄,在屋簷底下抱著冰冷的身軀發抖,或是往森林的方向走去,蒐集樹枝在洞穴裡升火取暖。

──年幼的他曾經想憎恨這個世界,但卻怎麼樣也無法狠下心這麼做。

 

與格瑞相遇的那一天。

三天沒有進食的肚子餓得咕嚕作響,但金實在沒有餘力去顧及它,他累得走不動半步,只能倚靠在市集不起眼的角落裡休憩。

失去意識以前,好像聽見有人在耳邊說話的聲音。

……好累,讓我好好睡覺啊。

 

下秒感覺到被攬入一個溫暖的懷抱,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耳邊低語,金聽不清對方說了些什麼,只是反射性地在對方懷裡蹭了蹭。

好溫暖,是心臟跳動的聲音,令人安心。

 

──遇見格瑞一定是金這輩子最為幸運的一件事。

 

 

格瑞注視心思不知神遊到哪去的金一眼後說:「不用著急。」

 

格瑞說話的聲音將金的思緒拉回現實,他抬起臉看了眼對方微微蹙起眉頭的表情,撓了撓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著說:「我啊、希望大家的臉上都能夠永遠帶著笑容。」

 

……

 

直到現在金偶爾還是會夢見小時候的事。

 

「格瑞,我睡不著……」金揉了揉發紅的眼眶,手裡抱著枕頭敲響格瑞的房門說。

 

「……」

 

沒有等到房裡人的回應,金在門口站了好一會,正當他抬起手準備敲響第二次房門時──

 

「回房間等,我準備一下就過去。」格瑞的聲音從房內傳出。

 

金眨了眨眼,乖巧的回了句:「好。」

 

身穿單薄睡衣的關係,一股涼意竄上背脊讓金忍不住直哆嗦,沒一會他爬上床鋪躲進被窩裡,只探出一顆小腦袋瓜望著木門的方向等待格瑞出現。

 

睡不著的夜晚,格瑞都會替自己準備熱牛奶,然後安靜坐在床邊注視著自己直到進入夢鄉為止。

 

木門被喀地一聲推開來,格瑞果然端著牛奶進入房裡。

 

格瑞將牛奶遞往金的面前:「把它喝了吧。」

 

金小心翼翼接過牛奶,聽從格瑞的話將冒著白煙的牛奶喝下肚,身體一下子就變得暖呼呼的,嘴巴一張一合的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在與格瑞視線對上的瞬間吞回肚子裡。

金躺回床上有些緊張的閉起雙眼,他以為自己會因為不安而失眠,不可思議的是……躺上床沒多久後一陣睡意湧上。

 

格瑞伸手將手心覆蓋在金的眼皮上。「睡吧。」

 

即使看不見的情況下,金也能感覺到格瑞的視線。輾轉難眠的夜裡,只要格瑞陪在自己身邊,他總能很快的進入夢鄉,一覺睡得安穩。

 

「……這裡沒有人會傷害你,你很安全,金。」

 

睡夢中金隱約聽見格瑞說話的聲音,他想睜開眼察看,但眼皮卻沉重地撐不開。

 

 

隔天早晨,金是被窗外的鳥鳴聲給喚醒的。

 

「唔、格瑞……」

 

金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視線還有些朦朧不清,等到視線聚焦終於看清眼前的景象──格瑞維持雙手抱胸的姿勢,端坐在椅子上熟睡的畫面。

 

後知後覺的金才意識到,原來格瑞一整晚沒回自己的房裡。

 

「睡在椅子上一定很不舒服吧……」

 

以格瑞的身高來說,坐在椅子上睡覺絕對不是件舒服的事,金曾經有過在椅子上打瞌睡的慘痛經驗,所以可以理解。

 

以往來說格瑞會比自己早醒,今天則是相反,這讓金猶豫該不該出聲叫醒眼前的人,就這麼跪坐在床上盯著對方發愣。

 

 

──格瑞真是溫柔的人呀。金在心裡這麼想。

明明送完牛奶就可以回房裡繼續睡覺,對方卻選擇坐在床邊守了自己一夜。

 

「不知道我能為了格瑞做點什麼。」金小聲地咕噥。

 

下秒,金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摀著嘴得意地笑。

金將蓋在腳上的棉被推到一旁,正襟危坐並雙手合十開始例行的禱告,而對象正是坐在椅子上熟睡的男人。

 

金用力握緊手心虔誠地祈禱。

金有個小小的秘密至今為止沒告訴任何人,其實他每天第一個施以加護的對象,一直以來都是格瑞。

 

安迷修曾經說過,加護的方式有很多種,最為直接又有效的方法是肢體上的接觸,但格瑞並不喜歡。

雖說透過物品效果會減低不少,但只要它能夠代替自己在看不到的地方保護格瑞便已足夠。

 

嗯嗯……作為一個聖女來說,今天也非常努力呢。

結束祈禱後金倒回柔軟的床鋪,金注視著格瑞熟睡的側臉好一會,像是被傳染到睡意似的,眼皮越來越沉重。

 

「金,快起來。」

「趕快換衣服準備,今天有客人。」

 

「……啊?什麼、今天不是不用禱告嗎?」半睡半醒間,金聽見了格瑞說話的聲音,他嚇得從床上一躍而起。

 

「你還剩下一個小時可以準備。」見狀格瑞忍不住嘆息,確定金完全清醒後,他便轉身離開著手進行接待訪客的準備。

 

「啊?等、等等呀格瑞──!」見到格瑞離去的背影,金搖晃腦袋並眨了眨眼,如大夢初醒般地張大嘴哀號。

 

「一個小時根本不夠啊!」

 

金的慘叫聲伴隨木門關上的聲音重疊在一起。

 

居民勤奮的採收農作物,有的則在洞窟挖掘礦石,市集攤販熱鬧哄哄的一早就聚集人潮,小朋友嬉鬧的聲音在街道穿梭,隨著整點時間一到教會的鐘聲敲響。

今天的登格魯一如以往的和平──而他們的金色聖女,此刻正忙碌的和亂翹的頭髮戰鬥著。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