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C這個的妄想段子 ←

l   PARO的各種妄想  ←

 

 

最近格瑞有個小小的煩惱。

自從他和他的青梅竹馬心意相通成為戀人之後──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家住得近,每天一塊上學,放學一起回家,每逢周末金來家夜宿已經淪為常態。更別提他的父母,甚至比親生兒子的自己更歡迎對方。

 

 

「格瑞格瑞,我又卡關啦。」身穿藍色衣服的少年將遊戲機扔在一邊,在床上翻滾兩圈不滿地拉著長音。

 

「……我在忙。」見狀,格瑞只是挑了挑眉,沒有對金孩子氣的舉動有太大的反應。

 

「哎──好不容易周末,格瑞你就不能別老是盯著那些難懂的書嗎──」金鬧彆扭似的鼓起臉頰,他一屁股從床上坐起,蹦蹦跳跳地來到正在念書的格瑞背後,毫不客氣地將下巴擱在對方頭頂。

 

「……別胡鬧了。」格瑞放下手中的筆,試著想和妨礙自己念書的人理性溝通。

 

「可是格瑞,你答應過我周末要好好陪我的!」

金將雙手搭在對方肩上,輕輕踮起腳尖將自己的臉湊了過去。

「最近在學校老碰不到面,放學也是都在忙學生會的事情,我可是一直都在忍耐呢。」

 

「知道了。」見狀,格瑞輕嘆口氣,緩緩將課本蓋起。他知道,自己就是拿金賴皮的行徑沒轍。

 

「萬歲──格瑞最好啦!」得到滿意的答覆後金開心的手足舞蹈。

 

格瑞從抽屜翻出將近一個月沒啟動的電玩掌機,之後整整兩個小時都在陪金連線組隊刷任務材料。

 

一直到金打了第三次呵欠,開始犯睏打盹為止,他才終於放下遊戲機。

 

格瑞將金手上的遊戲機抽走說了句:「該睡了。」

 

「格瑞,最重要的材料還沒刷到呢!」再一秒額頭就要和遊戲機來個親密接觸的金,這才完全清醒過來,他甩了甩頭似乎還不想就此結束。

 

「明天再刷。」格瑞轉過身,沒有讓金有拒絕的機會,他將兩台遊戲機收回抽屜裡。

 

格瑞將金趕上床鋪,並從衣櫃拿出金慣用的枕頭扔上床。

 

「你洗過啦?」金接過格瑞丟來的枕頭後抱在懷裡嗅了嗅,上頭傳來和格瑞衣服上相同味道的洗衣劑,他忍不住用臉蹭了幾下。

 

「嗯,上頭都是口水味。」格瑞沒多想便回了句。

 

「真沒禮貌,我才不會流口水呢!」金一邊將枕頭放在格瑞枕邊的位置,一邊噘起嘴回道。

 

「趕快睡吧。」格瑞將棉被掀開爬上床,出聲催促一點也不打算乖乖躺上床睡覺的人。

 

「格瑞,你還沒給我晚安吻呢!」倏地,金不安分地翻過身湊近格瑞臉邊,似乎在等待對方的下一步動作。

 

「…………」又來了。

 

「格瑞,你以前每次都會做的!」金不滿地鼓起臉頰,不死心地又將臉湊近了些。

 

自從兩人確定關係成為戀人以後,除了牽手是偶爾由格瑞主動,以外的親吻都是自己主動,上次和凱莉說到這件事還因此被嘲笑一番。

明明是情侶了,牽牽手、親親小嘴也是很正常的吧──!

難道說……是自己太沒有魅力了嗎?金忍不住在心裡這麼想。

 

幾乎是再接近幾公分就能輕易觸碰到嘴唇的距離,格瑞甚至還能聽見金微弱的呼吸聲,他心中的警鈴頓時大響。

 

「…………」

 

「格瑞──」金眨了眨那雙無辜的大眼,用著甜膩的聲音又喊了句。

 

任誰被那雙明亮的大眼盯著猛瞧,也會感到不自在吧?何況這個人還是自己的戀人。這個毫無防備的笨蛋。

 

格瑞閉上眼,深呼吸一口氣。他坐起身,蜻蜓點水般飛快地在金的額頭落下一吻,並故作鎮定地說:「行了吧。趕快睡。」

 

得到格瑞的晚安吻,金心裡當然是高興的,但這不是和以前沒兩樣嗎!怎麼會有戀人在對方要晚安吻的時候親額頭嗎!再怎麼說不都在親在嘴上嗎?

 

「唔,格瑞──我們──」

 

沒給金說完話的機會,格瑞一手按住他的後腦勺吻住那張喋喋不休的嘴。

 

「這樣子行了吧。」等到格瑞鬆開手後,果然看見對方整張臉紅得跟蘋果似的反應。

 

「格瑞、你……我……」似乎沒想到格瑞會突然這麼做,金愣了一時半刻才回過神來,他支支吾吾半天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好。

 

「你說的,晚安吻。」這回反而是格瑞露出無辜的表情。

 

其實與其說是煩惱,倒不如說──

其實格瑞挺享受他的戀人露出懊惱時的表情。特別可愛。

 

Fin

 

格瑞的煩惱(翻譯)我的戀人太可愛了怎麼辦?

 

兩個小時左右的摸魚……天啊這個假日我到底做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