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PARO,兩人已交往設定

  l   女裝要素有&自爽用,毫無邏輯!

  l   @宅貓生日賀文 & 萬聖節賀文

  l   配圖感謝C子

 

 

卡米爾才剛走進教室,就聽見金響亮的招呼聲傳來。「卡米爾──早上好!」

 

「……早上好。」卡米爾緩緩從後門走向座位,他抬起頭微微頷首應了聲。

 

卡米爾看了眼手腕上的錶,時間是早上七點十五分。

難得見到他的鄰座的同學金,這麼準時出現在教室裡,平常要不是老師點名時偷偷從後門鑽進來,就是在走廊上拔腿狂奔,為了趕在鐘響結束前進到教室。

 

教室裡學生寥寥無幾,幾乎沒幾個人坐在位置上。

 

卡米爾走近座位才發現到,他的桌面上堆滿一座跟小山一樣高的零食,而金手裡也拿著不少零食,他將書包放在書桌一側掛好,拉開椅子坐下。

 

卡米爾挑了挑眉,掃了眼桌上各式各樣包裝的糖果,偏過頭向一旁忙碌低頭撕開包裝咀嚼巧克力的人問:「……這是怎麼回事?」

 

「唔也不諸道挨(我也不知道哎)……」金正忙著和巧克力包裝奮鬥,他嘴裡一邊咀嚼著零食,一邊歪著頭露出認真思考的表情。

 

見狀,卡米爾忍不住嘆了口氣,他耐著性子向對方說:「把嘴裡的東西吃完再說話。」

 

「唔嗯嗯──卡米爾我吃完啦!」金將最後一口巧克力吞進肚子後,滿足地吸了口鋁箔包裝的飲料,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其實我一早來就發現我們桌上放了一堆糖果啦!不過那時候教室只有我,也不知道是誰放的……」被卡米爾盯著看了一會,金才慢半拍地想起對方剛才問過的話。

 

「你就這樣把來路不明的糖果吃下肚了?」聽見金的回答,卡米爾感到不可置信。

 

正常來說,一般人會隨便吃路上的東西嗎?光想像過了一會兒金要是開始鬧肚子疼,真不知道在隔壁班那位金的青梅竹馬兼資優生:格瑞,會有什麼反應,越想卡米爾越是感到心累。

 

「等等、你先聽我說呀、卡米爾!」金急忙開口想替自己解釋,他努力陳述今天早上走進教室之後的情境,「那啥……我後來想到,今天不是萬聖節嗎?說不定這些就是送給咱們的糖果呢!」

 

「總之糖果我先收起來,別隨便吃掉比較保險。」金說法聽起來挺有道理的,但卡米爾實在不認為事情會這麼單純,他從書包裡拿出購物用的袋子,將桌面上的糖果收了起來。

 

「這糖果裡面沒放奇怪的東西,卡米爾你真的不吃嗎?」少根筋的金當然不會知道卡米爾在顧慮什麼,他拆開糖果包裝又將一塊巧克力塞進嘴裡。

 

到了上午第二堂下課時間,卡米爾終於得知桌面上的糖果出自於誰之手。

 

下課時間卡米爾將課本收進抽屜,正要離開座位之際,他突然被班上的女性同學給趕回位置上,並以他桌子為中心圍成一個圈。

 

卡米爾一臉困惑地看著包圍自己的人群。

 

在他與金的桌上擺滿像供品一樣的人,正是美術部的部長,同時也是班上的學務股長,兩人的關係只有偶爾碰上會打過招呼的程度。

 

「求求你卡米爾同學、我們只能拜託你了──!」為首的人雙手合十拜託道。

 

經過調查得知自己喜歡吃甜食,所以大費周章的在桌上放滿糖果,這都是為了說服自己答應成為美術部的模特兒。

 

老實說卡米爾並不喜歡成為眾人目光的焦點,若只是單純坐著讓人畫圖他或許還不會這麼抗拒,但對方的請求明顯不是這麼回事。

 

「萬聖節企劃」的模特兒,言下之意就是要穿著應景角色扮演的服裝,而他負責的角色竟然還得穿上女裝,光是這點怎麼說卡米爾都不會選擇妥協。

 

「我拒絕。」卡米爾拉高繫在頸部的圍巾,冷著一張臉回應。

 

被眾人圍著猛瞧讓卡米爾渾身感到不自在,他移開目光後又補了句:「……妳們還有其他人可以找吧。」

 

卡米爾認為在路上隨便找個女生當模特兒,都比讓他穿上女裝還來得好。

 

「不、不……你這麼說就錯了,卡米爾同學,你可是我們的不二人選!」

「你的這張臉絕對──非常──適合我們萬聖節主題,它簡直是為了你量身打造的!」

 

之後剩餘的下課時間,卡米爾被迫待在座位上,聽美術部長和其他人大肆誇讚他的臉。

 

「卡米爾同學,你不用擔心穿裙子不適合的問題,我們都替你準備萬全了!」

「對、對……假髮,化妝什麼的都不用擔心!」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附和道,聽得卡米爾自己都害臊起來。

 

好不容易上課鐘響人群才一哄而散,卡米爾才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口氣。

 

終於找到機會回到座位上,金一邊小心翼翼拉開椅子,一邊打量對方臉上表情問:「卡米爾,你不答應她們嗎?」

 

「不答應。」卡米爾沒多想就回了句。

 

「可是卡米爾,她們都說你臉長得很好看欸!」見狀,金張大嘴、相當吃驚的說。

 

「……就算被這麼誇獎,也一點都讓人高興不起來好嗎。」見金一臉無憂無慮的的模樣,卡米爾就忍不住又嘆了口氣,他有些無奈的瞥了眼鄰座的人,「難道你會想看格瑞穿女裝?就因為他長得很好看?」

 

如果照著這番言論,那麼整座凹凸中學大半的男生,可能都得面臨被逼著穿上裙子的窘境了,卡米爾在心裡這麼想。

 

卡米爾有些疲憊地擰了擰眉心的位置,打算將注意力放回課堂。

 

這瞬間卡米爾才有些後知後覺的發現不對勁,他停下手中的筆:「我說你不會是答應她們了?」

 

「……哈哈。」回應卡米爾的只有金尷尬的笑聲,以及因為心虛而不感正視對方四處飄移的視線。

 

下課時間一到,果不其然大仗陣的人群又湧入教室,以美術部長為首包圍住卡米爾。「卡米爾同學,金同學已經答應我們了,現在只剩下你!」

 

對於金背叛的行為,卡米爾只覺得對方真是最佳豬隊友的代表。

 

「……」

 

「看來這下非得搬出我們最終的手段了──」

 

難不成要把自己綁去換上女裝不成?卡米爾在心裡這麼想,看著對方充滿自信的表情,越是感到不妙。

 

「卡米爾你一定知道,小賣部販售的夢幻甜點──『天使布丁』吧?」

 

「…………」

 

身為甜食控的卡米爾怎麼可能不知道,每天在小賣部限量販售的甜點,從入學以來吃到它的次數用上雙手就數得完,甚至有幾次還是他的大哥:雷獅,在小賣部威嚇學生搶來的。

 

「一個禮拜、不一個月份的天使布丁!怎麼樣這個條件?」

 

「我……」儘管內心抗拒穿上女裝,但卡米爾實在抵抗不了甜點帶來的誘惑,天人交戰一番後他才支支吾吾地回了句,「……我答應妳。」

 

「太棒啦!那麼今天放學後跟金同學在美術部見──」得到想要的回答後,美術部員們紛紛高興高舉雙手歡呼,一臉滿足的離開教室。

 

「等等、要是別人問起,絕對不要提到我的名字。」卡米爾趕在美術部長離開前叫住對方。

 

「沒問題,這活動只有我們美術部知道而已。」美術部長回到座位前,向自己比了“OK”的手勢。

 

之後的幾堂課,卡米爾根本無心聽講。

他的心裡有兩道聲音在對話,一道在譴責自己拒絕不了誘惑,一道則是認為收下甜點接受提議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空堂時間,卡米爾撥空傳了訊息給雷獅。

「今天臨時有要事,大哥先回家吧,別等我了。」

 

當然卡米爾不會知道,隔著幾棟大樓的高中部,雷獅收到這封訊息時表情有多嚇人。

 

「我去,卡米爾能有什麼事情那麼重要?」雷獅挑了挑眉,顯然對於他的弟弟臨時放自己鴿子這件事頗為不滿。

 

「我看你是平時壞事做多了,連弟弟都看不下去了吧!惡黨。」雷獅的鄰座安迷修終於逮到機會損人,他手撐著下巴一臉無關緊要的說了句。儘管現在雷獅臭著一張臉,也一點不影響他此刻的好心情。

 

「安迷修,你這是欠嘴了是不?」

「哈?我這只不過是在陳述事實。」

「顯然你的雙眼被髒東西蒙蔽了。」

 

「那肯定是我眼前這個。」見狀,安迷修睨了眼鄰座的雷獅,又補了一句,「不過我說就是被放了次鴿子,有必要反應這麼大?肚量還真是小啊雷獅。」

 

每當雷獅與安迷修吵嘴時,班上同學們完全沒有要上前勸阻的意思。

還記得上回兩人在教室大打出手時,還是找來國中部的學弟妹才硬是把兩人給拉開來,更別提書桌椅被搞得面目全非……。

識相的人,會在他們吵架時離開教室避難。

 

整天下來雷獅怎麼也問不出卡米爾的「要緊事」究竟是什麼,心裡越想越是火大,轉眼便來到放學時間──

 

不像一般放學後還得留下參加社團活動的學生,歸屬回家部的雷獅、佩利、帕洛斯一行人,正停在販賣機挑選飲料。

 

帕洛斯站在佩利一側,看向渾身散發出“本大爺今天心情不美麗”氛圍男人的背影,笑意頓時加深不少。

 

帕洛斯走上販賣機前投入硬幣,裝作不經意似的開口:「我說老大,聽說卡米爾今天去當美術部的模特兒──你──」

 

「哈?模特兒?」雷獅一開始以為聽錯了,但他試著冷靜下來回憶剛才的對話,臉上的表情瞬間沉了下來。

 

「哎、老大你不知道這件事情?」見雷獅怒不可遏的模樣,帕洛斯故作吃驚地反問。

 

先不提帕洛斯在打什麼歪主意,但那欲言又止的模樣讓人看著就火大。

其中最讓雷獅感到不滿的是──關於卡米爾的事情,他居然是透過第三人的口中才知道?

 

「我說帕洛斯,你什麼時候講話變得這麼拐彎抹角的?」雷獅將最後一口飲料一飲而盡後,將手中的鋁罐掐扁,他走近至帕洛斯眼前挑了挑眉說,「你剛才說卡米爾去美術部當模特兒,然後又怎麼了?」

 

「嘛──老大你的表情有些嚇人啊。」見狀,帕洛斯舉起雙手有些無辜的後退半步,等到身後傳來喀啦聲響,他彎下身取出飲料並擰開瓶蓋,「我只是聽說卡米爾去當美術部的模特兒,而且還是萬聖節……什麼企劃的,好像還得扮女裝?」

 

「嘖。」這回雷獅沒了剛才的脾氣,他發出簡短且充分表達此刻壞心情的聲音,眉頭深鎖的模樣像極在盤算著什麼。

 

最後一堂的體育課讓佩利費了不少精力,他從販賣機取出礦泉水仰起臉就是一大口。壓根沒注意聽身後兩人對話的他,只記得幾個模糊的關鍵字,他好奇的湊向前開口:「模特兒?什麼東西能吃嗎?」

 

「佩利,吵死了。」雷獅皺起眉頭一把將佩利的頭給推開,他將丟在販賣機一側的背包拎起便揮了揮手離去,「今天就到這,我撤了。」

 

 

難得可以見到雷獅動搖的模樣,帕洛斯忍著笑意,並往那道背影的方向喊道:「老大,美術部的教室是在B棟──你可別走錯了。」

 

「囉嗦。」見狀雷獅止住了步伐,在轉角轉了另外一個方向。

 

根本沒有進入狀況的佩利歪著頭,抓了抓後腦勺的頭髮,一臉困惑地向一旁的帕洛斯問:「我說、老大這麼著急是要去哪?打架嗎?要不要去幫忙啊?」

 

「你還是少說兩句吧,佩利。」帕洛斯瞥了一眼佩利後,無奈的搖了搖頭回應。

 

 

另外一方面的卡米爾和金兩人──

一到放學時間,就被兩團人馬趕往美術部的方向。

 

「要換的衣服已經準備好了,更衣室往這邊走!」

 

就在美術部長拋下這句話後,時間已經五分鐘過去了。卡米爾正死盯著掛在更衣室衣架上的衣服,心裡天人交戰一番。

 

金的聲音從更衣室外傳來,「卡米爾──你換好了嗎?」

 

「……再等等。」卡米爾十分不情願地張了張嘴回應。

 

卡米爾第三次嘆了口氣後,終於決定面對現實。他快速脫下制服、換上美術部準備的衣服,皺著眉頭將過膝長裙拉起,並一一將配件戴上、穿上襪子,鞋子……等。

 

等到卡米爾戴上假髮、帽子準備就緒後,更衣室外傳來不耐煩的聲音。

 

「我說卡米爾,你換的好慢呀。」換完衣服的金,早已在更衣室外無聊的發慌,他坐在椅子上雙手托著下巴嘀咕。

 

深呼吸一口氣後,卡米爾拉開更衣室的門簾走出。「好了。」

 

卡米爾走出更衣室後,瞥了眼坐在椅子上無聊踢著推腳的金,而對方也正好抬頭看了眼自己。

 

金戴著金色的假髮,上半身穿著一件紅色連帽披肩,帽子兩側伸出的麻花辮垂掛在胸前,白色的襯衫上繫著藍色緞帶,配上黑色及膝蓬蓬裙,帽子及裙襬的部分帶有滾邊蕾絲,及膝長襪配上一雙醒目的紅鞋。

 

卡米爾戴著黑色過腰長假髮及沉甸甸的魔女帽,帽子上的裝飾物隨著走動喀拉作響,他的全身以暗紫、黑色為基底配色,七分袖口上帶著透明飄逸的薄紗邊,胸前的位置別上黑色蝴蝶結及過膝長裙,搭配一雙深色短靴。

 

「…………」

 

兩人互相凝視對方後,換來一陣漫長的寂靜,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是“小紅帽“跟“魔女”──啊。兩人各自在心裡這麼想。

 

「你們兩個動作真慢──!」

 

在教室外等得不耐煩的美術部長,拉開兩間獨立更衣室外的大門,雙手插腰正準備開始叨唸,才注意到站在門邊著裝完發愣的兩人。

 

「哎呀、這不是換好了嗎?快快、進來幫他們上妝!」她嘴角上揚滿意地不停點頭,隨即轉身向教室外的部員催促。

 

之後卡米爾和金兩人被壓著坐上椅子,任由女孩們拿著他們從未見過的道具在臉上拍上白粉,刷刷抹抹的。

幾分鐘過去以後,才終於大功告成準備就緒。

 

美術部長帶著兩人來到社團專門使用教室,前腳才剛踩進大門,教室內就開始交頭接耳、躁動聲四起。

 

將兩人帶入教室後,她指著中心的位置開始講解:「模特兒只要坐在這裡,維持指定動作不動就可以了。」

 

卡米爾半瞇著眼環顧擺滿畫架的教室,最後視線落在中心點的兩個椅子上忍不住皺起眉頭。

 

「姿勢的話……倒沒什麼要求,只是要麻煩你們提著這個裝著糖果的竹籃就好!」她伸手摸了摸下巴露出認真思考的表情,沒一會兒得出結論後,轉身不知道從哪摸出兩個裝滿糖果的竹籃,笑得十分燦爛的塞進兩人手裡。

 

「哇、又是糖果!」接過提籃後,金兩眼目不轉晴地盯著裡頭的糖果說。

 

「……知道了。」比起金熱情的反應,卡米爾則有些冷淡。

 

卡米爾走得有些僵硬,他不適應地扯了扯裙襬。走到模特兒的椅子前,調整了一個比較舒服並且能夠久坐的姿勢後,他一語不發地盯著教室前方的黑板發愣。

 

比起早上被包圍的情況相比,現在穿成這樣子坐在中央才是真正的酷刑。

 

相較於異常安靜的卡米爾,金則是坐沒多久就忍不住開始亂動,讓部員忍不住叫苦連天。

 

「金──你就不能好好坐著不動十分鐘嗎!」

「部長,妳這要求有點強人所難啊……我不能換個更輕鬆一點的姿勢嗎?」聞言,金顯得有些無辜地撓了撓後腦勺的頭髮。

「你要是乖乖坐好不動讓我們畫完,籃子裡的糖果就給你帶回去吧。」

「哎──真的嗎?」

 

卡米爾一邊凝視黑板上的塗鴉試圖分散注意力,一邊分神聽著金與其他人的對話。

此時此刻卡米爾心裡想著,“現在這副樣子,說什麼也不想讓認識的人看到,尤其是大哥。”

 

 

──喀拉。

 

倏地傳來一陣拉門打開的聲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瞬間被奪走,站在門邊意外的來訪者,正一派輕鬆地倚在牆邊,雙手抱胸。

 

在卡米爾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以前,雷獅就已經逕自走到對方面前,毫不費力地將人給一把扛在肩上。

 

「人我就接走了。」話裡盡是充滿不容拒絕的意味。

 

雷獅就在美術部員眾目睽睽之下,強行將卡米爾給帶走。

 

金愣了好一會後才回過神,他焦急地站起身朝向雷獅的背影大喊:「欸──雷獅學長,等等呀!你把卡米爾帶走那我怎麼辦?」

 

「自己找人領去。」拋下這麼一句話後,雷獅甩上拉門轉身離去。

 

接著美術部活動教室裡一陣寂靜──

 

雖說放學時間校內的學生稀少,但也不代表雷獅可以這麼目中無人扛著自己在走廊大搖大擺行走。

再者,自己身上的衣服顯然也不合乎校規。

卡米爾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什麼叫做「想挖個地洞鑽」的心情。

 

 

一路上雷獅一語不發地走著,卡米爾明顯感受到對方身上傳來的怒意,他正思考著該怎麼安撫在氣頭上的人時,對方卻先開了口。

 

「我說卡米爾,這就是你口中的『要緊事』?」

 

卡米爾冷不防地打了個冷顫,他咬了咬下唇,猶豫許久才開口:「……大哥,請把我放下來。」

 

「為什麼?」雷獅偏過頭裝作思考,卻又不答反問。

 

「這樣子走在路上很顯眼。」

 

先不提身著奇裝異服,胯下涼颼颼的感覺實在不怎麼好受,何況還被一個人以扛米袋的方式帶著走。卡米爾感覺自己的羞恥心,大概在這瞬間已經全部用盡了。

 

雷獅故意似的拖著尾音,似笑非笑地回答:「如果我說不要──?」

 

──簡直就像個孩子似的。卡米爾在心裡這麼評價起自家大哥。

 

趴在雷獅背後的卡米爾,顯然沒有任何抵抗能力,他只能沒轍地嘆了口氣,「大哥,拜託你放我下來,我想把衣服換回去。」

 

「嘖,你以為來這套還有用?」

 

“不然你還想怎麼樣?”卡米爾忍不住在心裡這麼想。

 

「大哥,您不會想就這樣把我扛回家吧?」

 

書包放在教室還不要緊,但他的制服和金的一起放在美術部旁的更衣室裡,想起這件事卡米爾就覺得頭疼。

 

首先要緊之事是安撫眼前人的情緒。

 

「沒錯。」雷獅沒多想便回了句。

 

又像是想到什麼的停住腳步,他將肩膀上的人輕輕放下,並將身上的外套脫下,彎下身在卡米爾的腰部將外套綁上。

 

「不過──得先這樣子才行。」雷獅轉了一圈確認沒問題後,換了個方向將人扛起。

 

卡米爾哀怨地喊了句,「大哥……」

 

「我還沒和你算帳呢卡米爾。」

 

雷獅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從身後飄來,卡米爾下意識別過頭,想看清對方臉上的表情。

 

「你膽子倒是挺大的,沒經過我的允許穿成這個樣子?當模特兒?」雷獅不悅地挑了挑眉,說話時更像是故意似的抬起手撩起卡米爾的裙襬。

 

「──!」雷獅的動作引來卡米爾一陣驚呼。

 

「裙子底下還是四角褲,明顯的扣分了啊卡米爾。」見狀,雷獅一臉可惜地搖了搖頭,絲毫沒有任何悔過之心。

 

“我裙子底下穿四角褲不是正常的嗎……”要是自己穿著女性內褲才會被當成變態吧?卡米爾感覺有些無噢,並在心裡這麼想。

 

「大哥,抱歉……我拒絕不了。」左思右想許久,卡米爾認為這是最適合的開場白。

 

「不會是因為那個金毛的小矮子吧?」

 

卡米爾知道雷獅指的人是金,但他怎麼也說不出口拒絕不了的主因,正是因為自己抵抗不了誘惑。

 

「不是。」卡米爾搖了搖頭。

 

「喔?所以那就是你拒絕不了?還是其實你也有興趣?」

「你大哥我還真不知道你有這種嗜好,早說的話我就備著點在家裡了。

 

倏地,卡米爾心中的警鈴大響,他當然知道雷獅口中的“備著”是什麼意思。這學期請假次數,已經超出好學生的卡米爾的接受範圍,他可不想在因為無故曠課而加上一筆。

 

「抱歉……大哥,其實是被收買了。」最終卡米爾舉雙手投降向雷獅攤牌,面對自家大哥,他從來一次也沒有在嘴上贏過。

 

「我家弟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收買了?價碼是什麼?」

 

「天使布丁一個月。」

 

「嘖嘖,又是這種甜膩的東西。」

「不是告訴過你,想吃什麼告訴大哥給你買去!」

 

“那還不都是因為您每次都用搶的……”

不只一次有人跑來向卡米爾投訴雷獅的惡性,身為弟弟的他只能尷尬的向對方賠不是,雖然最後那些甜點還是進了自己的肚子。

 

「算了。」

 

這麼簡單就算了?正當卡米爾感到意外的同時──

 

「既然今天是萬聖節,卡米爾你不問我──Trick or Treat?」雷獅停下步伐,將卡米爾給輕放在地。

 

雷獅衝著卡米爾笑了笑,他走上前將卡米爾逼到牆邊,俯下身將嘴湊到對方耳邊低聲問道:「或是其實你希望我問你?」

 

沒想到雷獅會有這般舉動,卡米爾足足愣了幾秒鐘後,小臉驀地漲紅,他害臊地掩面低下頭。

 

“大哥太犯規了──!”卡米爾幾乎快要因為羞憤而尖叫出聲。

 

卡米爾用力抓緊裙襬努力思考著該怎麼回答時,才想起稍早前金偷偷塞給自己幾顆糖吃的事,他伸向口袋果然摸到東西。

 

卡米爾急忙地將包裝撕開,踮起腳尖一把將糖果塞進雷獅嘴裡。

 

「給你糖果了,大哥。請讓我回去把衣服換回來。」

 

「口袋居然還藏著糖果?」

 

「才不是藏,剛好有的。」卡米爾嘀咕。

 

雷獅扒了扒頭髮,見卡米爾鐵了心似的,他將手伸向對方:「嘖,走吧──去把衣服換回來。」

 

卡米爾平安換回制服以後,事情才終於告一段落。

當然,事隔一個禮拜後,相同的一套衣服又出現在家裡的衣櫃,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Fin

 

 

天啊完全一個自爽的文,感謝C子還幫我配圖!

我是最不會寫雷卡的女人……(失職的卡粉)

雖然有點瑞金但是因為沒有很明顯……(っ・Д・)っ(っ・Д・)っ!!

我還在失神時候就答應了要寫瑞金的分歧線天啊Σ(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