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登格魯市熱鬧的十五街區,裡頭聚集著各式各樣別具特色的店舖──

收藏許多古老書籍的舊書店,若是喜愛古書的人絕對能在挖掘到不少好物。

其中也有充滿特色的手工藝品店,報章雜誌中大幅報導備受注目,受到女性歡迎的甜品店。

店外總是聚集不少貓咪休憩的貓咖啡館,遠遠就能聞到店裡飄出濃濃的咖啡香。

種植、培育及販售各國稀有花草的園藝店……等。

 

而在這些充滿特色的店舖之中,金是一家巧克力專賣店的服務生,店內主要販售巧克力及各式飲品、糕點……等。

平時工作職責除了打理維護店舖陳列、保持清潔,接待客人介紹商品,包裝禮品、收銀外,休息時間他會賴在廚房,向師傅學習簡易的巧克力製作技巧。

金習慣在店門口準備一盆貓飼料,為了偶爾會突然來訪的小客人。

 

──金的生活每天都過得十分充實又忙碌。

 

 

金的父母過世得早,從小他與姐姐兩人相依為命長大,大學畢業後金沒有選擇升學而是開始就業。

姐姐“秋”因為工作關係,今年開始轉調到凹凸市工作,為了不讓姐姐擔心,金時常透過電話、傳送照片訊息與對方聯繫。

最近一次金更嘗試將親手製作的巧克力快遞給給姐姐,巧克力也得到非常好的評價,令他非常開心。

 

店裡基本上都是以女性客人為主,加上從小與姐姐長久相處的關係,面對女性顧客時談吐間也能輕鬆應對,因此結識不少常客並成為朋友。

 

基本上店裡忙得時候很忙,比如遇上特殊節日,金可以從早接待客人,包裝紙盒,到代寫卡片……等,一路忙到晚上關門打烊為止。

空閒的時候,則會窩在櫃檯邊和同事紫堂幻、凱莉聊上整個下午。

 

好比說──現在。

 

在金拿著抹布來回走動、擦拭玻璃櫃第三次後,終於受不了無聊而癱坐在椅子上,他雙手托著下巴,十分哀怨注視著掛有鈴鐺擺飾的店門:「奇怪了,怎麼今天就特別安靜──」

 

「別說是人,連隻貓都沒出現呢。」坐在休息區的位置,凱莉動作俐落地為自己倒了杯熱茶,拿起茶杯輕啜一口,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嘖嘖,今天的營業額簡直堪稱慘淡。」

 

「今天是什麼特殊日子,大家都不出門了?還是附近開了新店?」金偏過頭微微蹙眉,少見地露出認真思考的表情。

 

雖說不至於到完全沒客人光顧的程度,但人潮明顯與之前相比大幅減少。

 

金的話讓紫堂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忽然站起身走近櫃台邊,在放滿雜物的底層像是在翻找什麼,過了會他小跑步回到兩人面前,手裡還抓了一張彩色的宣傳單,快速瀏覽內容一遍後,他用手輕輕把眼鏡推上鼻樑:「我想原因……應該和上週在十五區新開幕的巧克力專賣店有關……」

 

紫堂幻說話同時,金低頭往對方指著的位置圖仔細一看,發現傳單上做著星星記號的地方,正好在自己就職店鋪的巷口轉角處,兩家店距離的位置大概不到五分鐘的路程。

 

「我說你的情報網也更新太慢了吧?這區就這麼丁點大,誰會沒注意到?」凱莉沒好氣地哼了一聲,翻了個白眼給毫無警覺性的兩人,似乎一點也不意外。

 

金沉默了好幾秒鐘才開口說:「啊?我就沒注意到呀凱莉!」

 

「你根本是意外不能算進去。」

 

「哎……」

 

「總之咱們的競爭對手,不只是肯砸錢弄些小活動,特地請評論家和報章雜誌採訪外,連製作巧克力的師傅都是歸國而來拿過獎項的名人,更重要的──還是個大帥哥呢。」面對呆站在原地的兩人,凱莉忍不住直搖頭嘆氣,她從口袋拿出手機並搜索關鍵字後,將屏幕轉向兩個人後指向照片上的人。

 

金瞇著眼認真觀察凱莉手機畫面裡的男性,一頭俐落及間銀色短髮束成馬尾,一身白色為基底的西點服,領口繫了條深藍的領巾,拍攝鏡頭裡對方正專注低頭進行巧克力調溫的動作,透過照片金發現對方有雙白皙修長且骨節分明的手指。

不愧是連凱莉也認可讚賞的人,外表來說的確是無懈可擊,可想而知女孩們見到對方的反應了,金在心裡這般評價。

 

正當金還在心中一一列出對方的優點時,才驚覺不對勁地用力甩了甩頭:「不對、我們店裡也有安哥啊!」

 

「他嘛、要是少說幾句話乖乖做巧克力還行,但只要一開口就……嘖嘖。」提及店裡聘請的巧克力師傅:安迷修,凱莉頓時一臉嫌棄,連連搖頭。

 

巧克力專賣店之所以能夠立足在十五區,最大功臣是來自於安迷修的好手藝。除了曾在遠赴法國修業以外,更參加無數比賽奪得獎項,也因此吸引不少慕名而來採訪的報章雜誌。

其中唯一可惜同時也是最大敗筆之處,就是安迷修無聊的騎士精神──「女性至上主義」。

 

要說女人……多多少少就喜歡聽些好聽話。

性情溫柔且待人體貼的安迷修,時常引發不少女孩間爭風吃醋,甚至吵鬧且大打出手的情況,幾次下來事情也演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完全變成女性公敵。

而當事人安迷修則完全沒發現其中的原因。

 

金雙手抱胸露出認真表情思考,左思右想也沒有解決現況的辦法,但照目前這樣讓店裡唱空城計,絕對是下下之策,既然如此──只能由這邊主動出擊!

 

下定決心以後,金雙手在桌面用力一拍並站起身:「哎……總之這樣子下去不行啊凱莉,就讓我來去偵查吧!」

 

金將店鋪丟給紫堂幻和凱莉看照,飛快地換下工作用的圍裙,並戴上變裝用(沒有度數)的眼鏡,悄悄來到敵人經營的店門口。

 

等到大腦冷靜下來以後,金就後悔得想把幾十分鐘前的自己給敲暈。

雖說順著情勢發展,一股勁脫口而出的話……實際上金腦袋根本沒有一個完整的計畫。嘴巴上說是“偵查”,但現在也只是鬼鬼祟祟在敵對店門口徘徊而已。

 

「我就是管不住這張嘴……」金伸手輕撫臉頰,無奈的嘆了口長氣。

 

簡而言之“愛管閒事”這點,是金從小到大改不掉的一個壞習慣。

 

就算後悔莫及,但金也不可能摸了摸鼻子就這麼回去店裡。

先不提會被凱莉給取笑一番,他的自尊可不允許自己就這麼空手而歸,怎麼說也得帶上個有用的情報吧!

 

「怎麼說我一個大男人混進女人堆裡,不是超級顯眼的嗎……」金瞇著眼眺望遠處大排長龍的女性隊伍後,忍不住嘀咕。

如果不親自進去店裡查看,別說是行銷手法或是活動內容,連裝潢擺設到店裡的主打商品都無法得知,也等於是白跑一趟。

此刻躲藏在牆壁一側的金,正在心裡天人交戰著。

 

抱著“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金決定硬著頭皮上陣。

 

深呼吸一口氣後,金站在原地小聲地向自己精神喊話:「這一切都是為了店裡的存活,這點犧牲不算什麼,好──!」

 

藉著這股氣勢,金稍微加快步伐走進人群中。

 

等待著金的是漫長等待間,半小時過後才得以踏進大門,前腳才剛踩進店門口,甚至還沒時間端詳四周的擺設,就被一陣嘈雜的交談聲給吸引注意力。

 

「果然不枉費我花這麼久的時間排隊,就是為了看這個……」

「沒錯、沒錯!感覺上班的疲勞全部都被治癒了……」

「簡直太神奇了,就像是魔法一樣!」

「真是令人羨慕在他手下融化的巧克力……嗚嗚……」

「光是看著就覺得自己也要融化了……」

 

女孩們一來一往的對話,讓金忍不住豎起耳朵來仔細傾聽,心裡也好奇起話題人物。

 

金左右查看確認自己並沒有被當成可疑人士後,他在人群裡找到縫隙鑽了進去,費了一番功夫才終於擠到最前排。

 

「哇塞、這裡簡直比超市大促銷還可怕……」金呼了一口氣後,才狼狽地拍了拍褲管從地板站起身。

 

站定身後,金循著女孩交頭接耳的方向看了過去──

 

店內的某一處角落,一看就知道是特地設置出來的獨立空間,隔著一層玻璃也能清楚看見調理室內部景象。

不知道是隔音特別好的緣故,或是對方根本沒把女孩的尖叫聲聽進耳裡,那名身穿白色西點服的男子正專注進行巧克力裝飾步驟。

 

金眨了眨眼,呆站在原地喃喃地說:「那不是凱莉照片上的人嗎……」

 

金並非第一次見到製作巧克力的過程,平時在店裡他也時常參觀安迷修的製作過程,而兩人給自己的感覺卻截然不同。

 

若說安迷修是把巧克力當成“戀人”般細心呵護、傾心製作,那麼眼前的人──更像是把巧克力當成“藝術品”每一個動作都精準且分毫不差。

 

在那雙骨節分明的手指底下,巧克力就像是被施予魔法一般,被一一點綴裝飾得閃閃發亮的。

 

「真厲害……」注視對方一連串流暢動作,就連身為外行人的金都忍不住讚嘆。

 

巧克力製作完成後,男人端著鐵盤走出調理室。

 

盯著空蕩蕩的調理室足足有一分鐘之久,金才終於回過神來。

 

「糟糕……一不留神就忘記目的了。」

 

為了提起精神,金甩了甩頭髮並在雙頰上用力一拍,他握緊雙拳轉身回到商品陳列區。

 

從店門口延伸至櫃檯區,以粉色壁紙為基底,融合白、咖啡色為點綴,搭配各種緞帶及氣球裝飾,整間瀰漫著相當可愛的氣息。就連接待店員也打扮得像洋娃娃似的,蓬蓬短裙加上許多的荷葉邊、緞帶……等。

 

店內的巧克力琳瑯滿目,造型五花八門,口味及種類繁多,陳列架上更放有不少樣品、卡片及包裝袋,金走近玻璃櫃前忍不住驚呼:「太厲害了……這裡巧克力的種類大概是我們店的兩倍、不對……三倍吧?」

 

金的整張臉幾乎快要黏在玻璃窗上,他不自覺地噘起嘴來發出意義不明的奇怪音節。

 

殊不知金一連串的舉動,全被一旁的男人看在眼裡。

 

「這位客人,我做的巧克力有什麼問題嗎?」

 

伴隨著輕輕的腳步聲,身後突然傳來低沉且富有磁性的男聲。

 

「啊……?」完全沒想到會被人搭話,金正想著是不是自己行跡過於可疑的緣故,他有些僵硬地轉過身,沒想到身後先是傳來一陣騷動。

 

「呀──是格瑞先生!」

 

周圍此起彼落的女聲讓金愣了愣,一時間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反應。

尤其眼前站著一尊無視尖叫聲,板著張臉等待自己接話的人,讓他忍不住緊張得汗水直流。

 

金的目光停留在不久前還出現在調理室的男人,乾笑了幾聲後扒了扒頭髮答道:「呃、巧克力……沒有問題!只是每個都很好吃,所以很難下決定哈哈……」

 

要是現在眼前有個洞,金一定會死命鑽進去躲起來。

現在只想將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但無奈眼前卻是一個惹人注目的大地標,金想著此刻自己臉上的表情肯定非常奇怪!

 

出發前,凱莉曾打包票說:「別擔心──那個傢伙走出調理室出現在店裡的次數,大概比這週天氣預報的10%降雨率還低。」

 

但……那比10%還低的機率,怎麼就讓自己給遇上了呢?金忍不住在心裡欲哭無淚地大喊。

 

正當金心裡忙碌的上映各種小劇場時,對方卻忽然拉起他的手腕穿過人群。內心還處於混亂的狀態下,就被半拖半拉地帶走了。

 

「等、等等……你這是要帶我去哪裡!」走了一小段路程後,金終於逮住機會急踩煞車,硬是拖住那名一語不發拽著自己走的男人。

 

此刻內心的金正抱著腦袋瓜在地板上打滾──

 

「完蛋啦──這是要被抓去敵人大本營找最終頭目對決的節奏嗎?」

「我什麼都還沒做呢!到底是哪個環節開始出錯的?」

「辯詞什麼的也都完全沒準備,不對、根本沒有這種東西啊!」

「怎麼辦……我該打電話給凱莉跟紫堂求救嗎?」

「嗚嗚完蛋啦姐姐……」

 

打破一陣沉默的是男人的聲音,他看向眼裡寫滿了慌亂的金髮少年,隨後嘆口長氣:「調理室。」

 

「啊?」男人的聲音將金拉回現實,他一臉茫然地張大著嘴。

 

「回答你的提問,現在要去我個人的調理室。」男人耐心的向少年補充。

 

「調理室……不是要帶我去最終頭目的辦公室嗎?」金摸不著頭緒地撓了撓的臉,同時也因為感到心虛而將說話的聲音刻意壓低不少。

 

「……」

 

「為什麼我得帶你去老闆的辦公室?」

 

見男人眉頭微微蹙起,似乎相當不耐煩的模樣,讓金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總覺得好像問了很愚蠢的問題。

 

金緊咬著下唇視線不斷四處飄移,猶豫半晌才開口:「因為……」

 

在這種情況下,總不可能大方承認是來偵查敵營被抓包吧……。金忍不住在心裡嘀咕。

 

短暫的沉默後,男人沒轍地嘆了口氣。

看來要是不解釋清楚目的,眼前的人說不準真的會以為是要把他帶去賣了。

 

「我是這間店的巧克力師傅:格瑞。」男人簡單的向眼前的人介紹自己,並停頓了幾秒才接著說:「現在要去的地方是我的個人調理室,我想請你試吃我的新作。」

 

對方話說的輕巧,但在金內心卻宛如被投下一顆震撼彈。

 

處於當機狀態的金,花了點時間才找回自己的意識,反射性地左右張望查看四周,隨後伸手指向自己:「呃、……我?」

 

銀髮的男人點了點頭表示回答。

 

「什麼──巧克力試吃嗎?還是新品!」在耳朵聽見關鍵字後,金興沖沖地湊到她面前開口。

 

金圓溜溜的藍眸裡清楚映著男人的倒影,他眨了眨眼十分期待地握緊雙拳,早已將兩人碰面不到幾分鐘,甚至根本不認識這件事給完全拋在腦後。

 

「走吧。」見對方似乎沒有那麼抗拒後,男人便轉身徑直地邁開步伐。

 

「啊、好。」金停頓了幾秒鐘後,才連忙小跑步朝對方的背影追了上去。

 

行走間金踏著小小的步伐緊跟在格瑞身後,最後兩人來到一間以白色為基調裝飾的調理室。內部格局與金任職的店舖截然不同,甚至大上數倍,令他忍不住好奇地打量四周。

 

調理室整體來說十分乾淨,和格瑞給人的感覺十分相像。器具有條理的掛在置物架上,即使手指在檯面上輕輕一抹也很難沾上灰塵的程度。

 

就在金的注意力被調理室給吸引走時,一旁的人挽起衣袖並從冰箱取出稍早前的試作品,將外形小巧精緻的巧克力端到眼前。

 

一股淡淡的牛奶香飄入鼻中,金反射性地嗅了嗅,並好奇打量盤中的巧克力。「這個味道──是牛奶!」

 

「我在白巧克力裡加了牛奶。」格瑞用手指向其中幾塊黑白相間的巧克力解釋。

 

美味的巧克力當前,金實在忍不住想一口將它們塞進嘴裡好好品嘗一番,他吞了口口水後伸出了手,卻又在指尖即將碰觸到巧克力前止住了動作。

 

或許是察覺到金內心的猶豫不決,耳邊忽然響起一道聲音大聲斥責著:「笨蛋、這可是大好機會啊!」

 

「那個、我很高興你的邀請……可是……」

 

從一開始金就有著非常明確的目的,為了不讓店裡的客源繼續流失,他必須帶回有利的情報。而此刻敵店唯一製作巧克力的師傅,正打算邀請自己試吃他的新作,這可是比任何都更加有用的情報!

但是金卻不允許自己做出這麼趁人之危的事。

 

「可是?」格瑞先是挑了挑眉梢,雙手抱臂地等待一旁的人接話。

 

雖說踏進店門後就被巧克力和現場氣氛給沖昏頭,差點讓金忘記原本的目的。但也這麼誤打誤撞地被帶到調理室,此刻眼前還擺著一盤尚未上市的試作品,這麼好的機會絕對不會再出現第二次了。

 

一時間腦海中的思緒全攪成一團,金甩了甩頭想將多餘的想法甩趕出腦海。為了平息內心的緊張他閉起眼睛,並九十度彎腰鞠躬道歉:「抱歉!其實我是轉角巷口巧克力專賣店的員工……」

 

幾秒鐘過去,並未出現預料中生氣的反應,金偷偷地睜開半邊眼睛想查看對方的反應。

 

「我知道。」相較於金的反應,格瑞語氣平淡地回應。

 

沉默半晌才得到一句回答,金焦急的想開口繼續解釋,腦袋才慢半拍地回放對方幾秒鐘前的話。

 

「所以我……哎?你知道!」對於自己的身分,格瑞只是輕描淡寫的幾句帶過,這反讓金被搞得更加糊塗了,他一臉困惑地皺起眉頭。

 

眼前人一連串誇張的反應下來,讓格瑞嘴角不自覺揚起一個淺淺的弧度,他頓了頓幾秒才開口回答:「雖然你似乎不想讓人知道。」

 

這種拙劣的隱藏技巧,要讓人不發現也相當困難。格瑞在心裡這麼想著。

 

「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意見?」

 

這次格瑞沒有回答金的疑問,反倒伸手指了指盤中的試作品代替回答。

 

在僵持不下的狀況下,彼此乾瞪眼了好一會,最終先敗下陣的人是格瑞,他長長地嘆了口氣。

 

「身為巧克力專賣店員工,我想你應該具備最低程度的專業知識。」

「不需要任何恭維或奉承的話,我想知道你對這些巧克力的評價。」

 

與少年的相遇──要說湊巧也並非如此。

稍早前格瑞透過店內展示用的調理室內部玻璃,清楚看見佇立在人群中的少年。

那雙圓滾滾的藍色眼眸,閃閃發亮的模樣,讓人不由得想起整日埋首於製作巧克力時的自己。

 

金的目光看向站在一旁的人,過了會又將視線停留在巧克力上。

 

總之對方都不在意自己是敵對身分,吃個巧克力而已也沒什麼大不了吧?總不可能下了毒之類的!金在心裡這麼想。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就開動啦。」金拋下這麼一句話後,伸手抓起一塊巧克力塞進嘴裡。

 

葉子形狀的巧克力外層上,撒著細碎的杏仁果仁及可可粉作為裝飾,輕輕咬下一口後,濃郁的黑巧克力香在嘴裡慢慢化開。

 

「唔唔,這格巧扣里──」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金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他用力地擺弄雙手並猛點頭,即便說出來的話讓一旁的人聽得一頭霧水。

 

「……把巧克力吃完再說話。」格瑞沒輒的吐了口氣。

 

「這個巧克力超級──好吃的!」金用手指向葉子形狀的巧克力,語氣顯得相當激動。一連試了幾個巧克力後,他用手指向球形的巧克力,表情有些複雜地開口:「旁邊這個薄荷巧克力也不差,只是……我也說不上來,它的味道太重了,幾乎要把巧克力的味道都蓋過去了,太搶戲了。」

 

只要扯到巧克力,金就顯得興致勃勃,他一一吃完試作品後,滔滔不絕地說出感想。

 

途中格瑞並沒有開口打斷,而金難得有機會派上用場,一不小心就犯了壞習慣。等到意識到自己有些說多了,這才停下來乾笑了幾聲。

 

「抱歉我明明是個外行,這麼對你的作品指指點點的好像不大好呀……」

 

「沒事,這是很好的參考資訊。」格瑞一點也不在意,眼前的少年對自己作品品頭論足一番的行為。

 

似乎和想像中的有點不同?本以為格瑞是更加不近人情的感覺,但是──不就是個超級好人嗎!金在心裡這麼想。

 

金連忙拍掉手上的巧克力粉,並在褲子上抹了抹,他瞇著眼露出大大的笑容向對方伸出了手:「現在介紹好像有點晚了,我叫金!很高興認識你,格瑞。」

 

沒有等到格瑞做出反應,金飛快地湊上前抓起對方的手,在半空中來回擺動。

 

「很高興認識你,金。」金突如其來的舉動讓格瑞愣了愣,過幾秒才回握住對方的手。

 

有件事格瑞沒有告訴金,如同對方在雜誌上看到自己的報導,格瑞也在介紹巧克力店舖的特輯上見過金。

那名──總是朝氣蓬勃地接待客人,被人稱之為「Sun」(店名)的招牌少年。

 

金的餘光掃過牆上的時鐘,指針指向六點鐘的位置。心中暗想不妙,被留在店裡的凱莉大概早已等得不耐煩了吧。

 

「啊、糟了!已經這個時間……我得先走啦格瑞。」

 

「等等。」

 

「?」

 

正當金急忙準備拔腿狂奔離去前,聽見格瑞的叫喚後他急踩煞車停下腳步。

 

「你不知道怎麼走出去吧?」見著著急準備離去的人,格瑞無奈地輕嘆口氣。

 

經格瑞這麼一提,金才撓了撓臉有些尷尬地笑著說:「哈哈……好像也是,謝謝你啊格瑞。」

 

離開調理室後兩人沒有繼續交談,除了行走時的腳步聲外便沒有其它聲音,這讓金相當不適應。

 

格瑞領著金一路走到店舖後門,在金轉身離開前他將一個紙袋塞進對方手裡,並抬起手指了個方向。「從這扇門直走轉個彎就到我的調理室了,下次再來吧。」

 

「……我可以再來嗎?」金訝異地睜大雙眼,雖然談話間沒有告訴格瑞本人,但他對這名認識不到一天的陌生,有一定程度的好感。(畢竟幫他隱瞞了闖進去探查敵情的事,還請了他吃好吃的巧克力)

 

「當然可以。」格瑞看了金一眼,接著微微點頭示意。

 

臨走前,金不忘向站在門邊的格瑞高舉雙手喊道:「下次見啦──格瑞!」

 

 

等到金小跑步回到凱莉與紫堂幻所在的店時,等待他的是擠滿了人潮的店舖以及兩人忙碌走動的情景。就連平時待在調理室的安迷修,也跑到外場來支援,場面一度相當混亂,這也讓他沒有多餘的心思去胡思亂想。

 

金走進員工休息室將工作用的圍裙穿上,並向忙碌的三人喊道:「抱歉──我馬上就來!」

 

等到店裡人潮散去後,才終於得以坐下來喘口氣休息。

「你這終於知道要回來啦?」凱莉沒好氣地冷哼聲,說話時一邊將頭髮塞到耳後,一邊則從口袋拿出棒棒糖撕開包裝。

 

面對凱莉指責似的話,金只能露出了苦笑和無奈的表情:「哎呀凱莉,妳別說的我好像是去玩似的!」

 

「可不是嗎……不過就是去探查敵情,怎麼搞得這麼久?」

「要是你再慢個幾分鐘出現,本小姐就把你櫃子裡的寶貝全拿去扔了。」

 

「別、別……那些東西現在都買不到了呢凱莉!」金一下子從椅子上跳起來,驚慌地猛搖頭。

 

凱莉的玩笑向來讓人摸不著真偽,所以當金聽到凱莉笑盈盈地說出這番話時,他嚇得想拔腿跑回休息室檢查自己的置物櫃。

 

面對金的哀號,凱莉只是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一副「與我無關」的態度。

 

為了不讓眼前的人繼續在氣頭上,金雙手合十帶著歉意的口吻說:「明天我給妳買喜歡吃的泡芙,就消消氣吧!」

 

「算了,本小姐不和你計較。調查的結果怎麼樣?」凱莉換了個姿勢以單手撐著下巴,一臉無趣的輕哼了一聲。

 

其實凱莉沒有金想像中那麼生氣,多半只是裝出樣子想嚇嚇金。雖說店裡忙得人仰馬翻,但也只有紫堂幻和安迷修兩人而已,畢竟她向來不做粗活。

 

「唔……嗯……店裡的擺設挺好看,但我覺得我們也不差!」

「裡面的工作人員都穿著輕飄飄的衣服,巧克力櫃的種類也很多!」金雙手抱胸一面發出意義不明的音節,一面回想起稍早發生的事。

 

忽然金像是想到什麼似的,站起身語帶激動地補充:「不過巧克力超級好吃……還有凱莉我覺得那個雜誌說的不對,格瑞根本不是什麼冰山帥哥,是個超級──大好人!」

 

「…………」

 

金帶回的多半是些不怎樣的瑣碎情報,但這也在凱莉的預料之中,但她唯一沒猜到的就是眼前這個笨蛋,居然和敵對的巧克力師傅好上了。

 

一旁的紫堂幻正好將剛沖泡好,還冒著熱煙的紅茶端上桌。

 

「我錯過了什麼嗎?」被凱莉指派泡茶任務的紫堂幻,當然沒有聽見兩人的談話內容,他將被熱氣薰得起霧的鏡片取下擦拭並重新戴上,困惑地看向一語不發的兩人。

 

凱莉沒好氣地擺了擺手後說:「算了、算了……當本小姐沒問。」

 

「你們發生什麼事了嗎?」紫堂幻拉開金身旁的椅子,並小聲地在對方耳邊問。

 

「大概是沒帶回有用的情報惹得凱莉生氣了吧。」畢竟一開始自己信誓旦旦的誇下海口,金在心裡有些不好意思的想。

 

金將臨走前格瑞塞給自己的紙袋打開,裡面裝著一盒巧克力,沒多想他便將開封的巧克力推到紫堂幻面前詢問:「對了紫堂我這有好吃的巧克力你要吃不?」

 

「我看這事探查敵情不成,反倒被拐走的節奏了。」見著毫無警覺性的金與紫堂幻兩人,凱莉直搖頭嘆了口氣說。

 

 

Fin.

 

 

感謝C子為替我煩惱已久想了一個聳動的標題ww

其實只是想打潛入敵營結果反被拐走的金之類的片段……^q^

後續嘛……會不會有……不知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