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現PARO

 

 

據媽媽所說,艾瑪(我)──是在某個冬日的夜裡,以四方形的薄棉被包裹住全身,連同竹籃被放置在恩典育幼院的大門外的。

 

 

臨近午夜時分,屋外安靜得只剩下樹葉被風吹動時窸窸窣窣的聲響。

 

忽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並夾雜著女性喃喃低語聲。

她將懷裡抱著的竹籃擺在「恩典育幼院」的招牌下,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夜晚的涼意喚醒了熟睡的嬰兒,她緩緩的睜開眼睛,發現四周全是一片漆黑以後,開始不安地哭了起來。

 

幾分鐘過去,夜裡斷斷續續的哭鬧聲終於引起屋內人注意,當屋內的女人打開木門後,注意力一下子就被籃中嚎啕大哭的小嬰兒給吸引住。

女嬰有雙翡翠般通透的眼眸,但此刻卻因為哭鬧而紅得像隻兔子,臉頰也被風吹得紅撲撲的。

 

伊莎貝拉拾起那張被遺留在籃中的紙條,並覆誦紙上的留言。

“這個孩子叫做艾瑪。”

 

 

因為當時還小的緣故,艾瑪對此一點印象也沒有。

即使被家人遺棄,卻也沒有太過於放在心上。因為對現在的她來說……恩典育幼院裡的所有人與媽媽便是她的家人。

即使沒有血緣關係,他們卻擁有更重要的羈絆。

 

艾瑪相當珍惜與大家的回憶,拍下的合照也會好好收藏在相簿,時不時就拿出來翻閱。

 

有好幾次被惡夢纏身而睡不著的夜晚,媽媽總會坐在床邊唱著搖籃曲。

媽媽的手指輕撫髮絲時的觸感,以及透過指尖傳遞而來的熱度,那雙溫柔的手──也都清楚的記得。

 

「不用擔心,艾瑪。這裡是妳的「家」,很安全沒有任何人可以傷害妳。」伊莎貝拉雙眼微微瞇起眼睛,唇角噙著淺淺的笑,並將艾瑪身上滑落的棉被拉高了些。

 

媽媽溫柔的聲音傳進耳裡,就像某種特效藥或是在故事書裡魔法師施展的咒語一樣,不安在一瞬間裡煙消雲散,緊接著濃濃的睡意席捲而來。

 

不到幾分鐘,艾瑪的眼皮已經沉重得睜不開。

 

輕微的呼吸聲傳來,伊莎貝拉靜靜地注視著床上熟睡的女孩:「祝妳有個好夢,艾瑪。」

 

 

一般來說在育幼院長大的孩子,多半除了被領養或是長大後選擇離開的都有。

以目前來說,艾瑪的年紀在育幼院裡相當於是個大姐姐,而她也認為年長的自己必須肩負起照顧弟妹們的責任。

 

 

艾瑪的生物時鐘向來準時,每天在早晨六點鐘起床,換下睡衣仔細盥洗打理一番後,回到房間將熟睡的弟妹們一一叫醒。

 

「大家──起床啦!」

 

這之中往往會有些突發狀況發生,例如:剛起床的柯尼因為找不到她的布偶娃娃(小兔子),而開始哭鬧起來。好不容易清醒的菲爾呆坐在床上沒幾分鐘,又倒頭睡了回去。至於熬夜偷看漫畫的冬,完全沒有半點清醒的徵兆……等等。

 

但這些一點也難不倒艾瑪,不如說她已經相當擅長應付了。

 

她一邊捲起袖子走到柯尼床邊並跪下,將臉貼在床沿邊並一邊伸長手撈了幾下,果然在某個角落碰到了東西,艾瑪將沾上灰塵的布偶拍了拍後交還到柯尼手中。

 

隨後艾瑪拍了拍膝蓋站起身,看向一旁停止哭泣並用臉頰蹭著布偶的柯尼問:「柯尼可以自己換下睡衣,到飯廳幫忙一起準備早餐嗎?」

 

「嗯……!」柯尼手裡抱著布偶,小步伐地走到艾瑪面前,仰起臉來露出大大的笑容後點頭回應。

 

看著柯尼離去的身影好一會,艾瑪才繞到菲爾的床邊,輕輕搖醒熟睡的人。

 

「菲爾、菲爾──起床了。」

 

「唔、艾瑪……」菲爾緩緩地睜開眼睛,看向眼前模糊的身影,半睡半醒地揉了揉眼喊道。

 

艾瑪一面將更換的衣服放在床邊,一面出聲催促:「再繼續睡下去就要錯過早餐了,來、……把手舉起來!」

 

連打了好幾個呵欠的菲爾在聽到對方話後,聽話地舉起雙手。

 

艾瑪看準時機將菲爾的睡衣脫了下來,動作飛快地將上衣套了進去,並撐開袖口部分讓對方的手能順利穿過袖子。

 

換好衣服的菲爾多少也有了精神,他將床上的棉被仔細摺好後說:「謝謝艾瑪,我也去幫忙準備早餐!」

 

好不容易將剩下的弟妹們叫醒後,艾瑪小跑步跑向飯廳。

 

「早上好──雷、諾曼!」艾瑪遠遠就看見在飯廳進出的諾曼與雷,她加快腳步並高舉雙手喊道。

 

稍早起床的菲爾與柯尼,正在幫忙擺放碗盤、餐具的動作。

 

今天輪到較為年長的他們負責準備早餐,而其他人也照著制定的工作日程表忙碌著。

 

從飯廳窗邊的位置,還能清楚看見忙著澆花的吉爾達,以及拿著掃帚一邊嬉戲打掃的拉尼恩和托馬……等人。

 

育幼院每天的早晨都相當熱鬧。

 

雖說三人被指派準備早餐的工作,但實際負責製作料理的人往往都是雷與諾曼兩人。

至於其中的原因,大概所有人都不願意去回想……艾瑪第一次煮的奶油蔬菜濃湯的味道。

外表乍看之下是道普通的湯品,但送進嘴裡之後卻不是那麼回事,濃郁的奶油混雜著苦味,用湯匙撈還能看見幾塊沒有削去外皮的馬鈴薯,實在讓人完全無法想像調理的過程。

 

最終艾瑪極具破壞性的料理,也因此在眾人的腦中留下深刻的記憶。

 

「早上好,艾瑪。今天似乎比平常還快?」諾曼捧著剛出爐熱騰騰的麵包,將籃子放在餐桌正中央的位置後,轉身看向站在門邊的艾瑪。

 

走在諾曼後頭,雷端著裝滿沙拉的盆碗走進飯廳,他抬頭看了眼牆上的時鐘後說:「不是你的錯覺。現在是七點整,比平常快了五分鐘左右。」

 

「雷你還真清楚啊!」艾瑪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她伸手撓了撓睡翹的頭髮,咧嘴笑道:「我想──大概是今天賴床人比較少的關係吧?」

 

艾瑪的話讓雷先是一愣,隨即他繞過對方將沙拉擺在餐桌,一副理所當然地說:「這點小事誰都會注意到吧。」

 

「雷──你這是在生氣嗎?」艾瑪一臉費解地歪著頭,她實在摸不清雷的心思,接著又別過頭看向站在身後的諾曼。

 

「我沒有。」對於艾瑪的提問,雷只是板著張面無表情的臉回應。

 

面對雷不坦率的反應,諾曼忍不住輕笑。在他接收到艾瑪困惑的視線後,一臉無奈地聳了聳肩:「明明就有吧。」

 

「啊、時間差不多了!我去把大家叫來。」正當艾瑪開口準備說點什麼時,視線恰巧停留在牆上的掛鐘,她急忙跑出飯廳外並向裡頭的人喊。

 

「艾瑪還真是精力旺盛啊……明明還沒吃早餐呢。」諾曼嘴角露出了淺淺的笑意,他往艾瑪離去的方向看了好一會後,轉身開始確認餐點及碗盤數量。

 

「她這是太有精力了吧。」雷的視線沒有停留在艾瑪消失方向太久,他很快就將注意力放在最後的準備工作上。

 

雷說話向來直言不諱,即便是同住屋簷下相處已久的家人,對他來說也是如此。畢竟……就連雷實在無法想像,自己像諾曼一樣迎合他人的模樣。

 

諾曼的聲音從一旁傳來:「不過這樣子才是艾瑪吧。」

 

這回雷沒有再開口回應諾曼的話。

 

 

育幼院的生活每天都過得充實又忙碌,一早艾瑪得負責叫醒那些年紀較小的弟妹們。

同時為了不讓媽媽的負擔過重,大家會共同分擔家務,吃完早餐後艾瑪他們必須趕在遲到前抵達學校。

 

恩典育幼院的成員,除了媽媽以外共有三十八名,這些成員對艾瑪來說都是重要的弟弟與妹妹們。

 

曾聽媽媽提及,育幼院的資助者相當富有,所以營運上並沒有太大的問題。媽媽並未聘請員工照料弟妹們,基本院裡上大小事都是由媽媽自己一手打理。

 

育幼院的占地相當廣,只要走出屋外就能看見不遠的方向長著棵高聳的大樹。

 

不用上學的週末,艾瑪會和弟妹們在屋外玩捉迷藏、鬼抓人……等遊戲。

 

通常這種時候,雷為了躲避弟妹的糾纏,會悄悄躲在樹下悠閒的閱讀書籍打發時間,天氣好的時候甚至會不小心讀到睡著。

 

偶爾被弟妹們發現,他們就會趁著雷熟睡時,調皮地在臉上亂塗亂畫,等到雷醒來發現以後,就會氣得追著他們跑。

 

每到這種時候,艾瑪和諾曼就會在一旁捧著肚子笑到流淚。

 

 

開始享用早餐以前,媽媽會和大家一起禱告,感謝祂讓我們吃到美味的食物。

儘管年幼的弟妹們並不明白祈禱的意義,還是相當虔誠地雙手合十相當用力地默想。

 

「感謝主,賜給我們食物──」

 

伊莎貝拉放下雙手,輕輕拿起一旁的湯匙說:「大家,開動吧。」

 

一開始弟妹們還相當安靜的咀嚼著麵包,但幾分鐘過去他們終於按耐不住地開始交頭接耳聊了起來。

 

「吶、吶,艾瑪……今天能念睡前故事給我聽嗎?」

「睡前故事、我也要!」

「我要聽白雪公主!」

「太狡猾了,我也要聽艾瑪說故事!」

 

眼看場面一度面臨失控,艾瑪連忙停下進食動作並出聲緩頰:「好、好……不用擔心大家都可以一起聽。」

 

「既然大家這麼期待,今天我去圖書館挑幾本書借回來吧!」不敵弟妹們充滿期待的目光包圍,艾瑪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臉笑著說。

 

「耶──」得到滿意的回答後,小朋友們一窩蜂地坐回椅子上安分的進食。

 

這樣的場景幾乎每天都要上演幾次,雷早已見怪不怪,卻還是忍不住嘀咕了聲:「妳太寵他們了。」

 

「雷總是這麼說,不過每次你都幫我選了非常有意思的故事書呢。」

 

「那是因為妳每次都選些奇怪的書。」想起艾瑪挑選的恐怖精選故事,雷不免皺起眉頭。

 

「會嗎?我倒是覺得挺不錯的。」雖然每回挑選的書都被雷駁回是有些可惜,艾瑪在心裡這麼想著。

 

「到底誰會給小孩子睡前讀恐怖故事啊?要是因為妳害得他們怕得睡不著,不就很麻煩嗎。」雷一臉嫌棄地說。

 

不論是幫艾瑪挑選弟妹的睡前讀物,或是弟妹們因為聽了恐怖故事而睡不著吵鬧整夜,對雷來說都是相當麻煩的情況。

 

聽著艾瑪與雷的對話,讓一旁的諾曼忍不住笑出聲來。

 

同一時間裡兩人都停住了對話,艾瑪眨了眨眼,一臉困惑地看著諾曼:「諾曼?你在笑什麼?」

 

「沒什麼,嘴邊沾到東西了。」諾曼用紙巾輕輕擦去艾瑪嘴邊沾上的沙拉醬,接著若無其事地坐回椅子上。

 

諾曼的舉動讓艾瑪與雷同時愣住了,過了半晌才開口:「啊……謝謝。」

 

一旁的雷微微蹙起眉頭,發出嘖的一聲。

 

雷的態度讓艾瑪相當疑惑,她轉頭看向噙著笑意的諾曼一眼,又轉向默默吃起沙拉的雷。

 

「對了諾曼,你有什麼推薦的書嗎?」見雷沒有要討論的意思,艾瑪也沒有不識趣地繼續搭話,她偏過頭向諾曼問。

 

諾曼將食指抵在下巴,認真思考了一會:「前幾天我讀到幾本有意思的書,如果需要的話我陪妳一起去圖書館借吧。」

 

「真的嗎?謝謝啦諾曼,幫了大忙!」

「你確定那些書小鬼們聽得懂嗎?」

「雷你──」

 

談話間,艾瑪雙手插腰站起身來,正準備要開口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至近傳來,引起了飯廳眾人的注意,紛紛停下手邊動作看向門外。

 

「我說、你們……太過分了吧!怎麼沒叫我起來?」站在門邊的冬大口喘著氣,一句話說得有些斷斷續續,還能看出因為慌亂的關係,連拖鞋都落下一隻。

 

「出現了,忘掉的東西。」雷抬頭看了眼站在門邊的冬後,用用手指向呆站在門邊的人。

 

「哈哈──抱歉、冬!我還真的把你給忘了。」等到艾瑪慢半拍地意會到雷的意思後,她忍不住大笑出聲,並用手擦拭眼角流下的淚水。

 

「噗、哈哈──」

「笨蛋,誰叫你昨天晚上要偷看漫畫。」床鋪位於冬隔壁的吉爾達將眼鏡推上鼻樑,沒好氣的別過臉說。

 

「我吃飽了。」

「我也吃飽了!」

 

「等等我還沒吃早餐,你們……怎麼能拋下我先去學校啊!」

 

「再二十分鐘就要八點了,我可不想因為某個人被記上遲到。」吉爾達快速收拾好桌上的碗盤,並繞過冬理所當然地說。

 

 

「祝你好運啦──冬──」

「可別遲到了,冬哥哥!」

「哈哈──」

 

 

在眾人的笑聲中,艾瑪的一天展開了序幕──

 

 

FIN

 

距離八月還很久,趁著機會多寫著一些練習一下吧……

原作向太難下手了,感覺怎麼樣都好想寫B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