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我討厭站在你的身旁的人不是我,討厭你對不是我的人露出笑容,
看著我!看著我啊……不要移開你的目光,風介。

 

 


01.

 

「Gazeru,你知道嗎?你現在的模樣還真是惹人憐愛啊。」我繞富興味的看著一旁和雷門打成平手而感到挫敗感的風介說著,並且輕輕抬起他的下顎讓他正視著自己。

 

「……Vearn,如果你只是來嘲笑我的話那你目的已經達到了,你可以走了。」風介甩開我的手,不悅的悶哼了一聲冷淡的回應著我的話。

 

「喂……Gazeru你這是什麼態度啊?我可是正在關心著你喔。」我用著戲謔的口吻的對著他說,並且從他的背後繞過他的身體,伸出手一把抓住他接著往後攬進懷中。

 

「你這傢伙,不要太過分了!」被擁在懷中的人皺起眉頭明顯表達著內心的不滿,他用著幾乎接近吼叫的音量說著。

 

「別叫的那麼生疏啊!Gazeru……不,風介。」他開始不停的在我身上扭動著身軀,試圖想要從我的懷中掙脫。

 

「你這個混蛋!我命令你快點放手!還有,我不是涼野風介!涼野風介已經死了,他不存在了。我現在是Diamond Dust的隊長Gazeru。」發現自己怎麼都無法從我的懷中掙脫他終於放棄了,接著移開了視線完全不想正視著我不悅的回應著。

 

「你沒有資格命令我喔,你應該沒有忘了Alien學園不需要失敗者吧?即使是打成平手也算是失敗喔?」輕輕的側附在他的耳旁我喃喃地說著,只見懷中的人聽見自己的話後似乎有一瞬間身體抖動了一下。

 

「是我去向父親大人求情再給你一次機會的喔。所以親愛的Gazeru,你是知道的吧?應該做點什麼。」語末後我緩緩的將緊抱著他的雙手放開並且看著懷中的人的反應,很好……他並沒有逃走。

 

「……我知道。」他緊緊的抿著嘴回應著自己,接著緩緩轉過身正對著自己。

 

「這才是我的乖孩子,Gazeru……如果表現的好的話我可能會給你一點獎勵喔。」我滿意的看著他的反應,接著伸出手撥弄著方才在掙扎中所弄亂的髮絲。

 

 

02.

 

「喂,起來!Vearn我叫你起來!」感覺有種懷念的感覺呢……好像在很久以前也發生過這種事情。不過到底是誰在叫我?

 

「唔……Gazeru?」因為才剛醒所以還半瞇著眼無法看清楚四周,但是這個聲音的確是風介沒有錯。

 

「混蛋,我叫你給我起來你壓在我身上我要怎麼爬起來?」終於被我壓在身下的風介爆發了,他奮力的伸出腳把我踹到床底下。

 

「原來Gazeru早上都這麼的熱情嗎?」我慵懶的伸出手撥弄著瀏海的部份,打了個哈欠對著床上的人說。

 

「Vearn你還真是惡趣味啊,你忘記是誰把我壓在身下不讓我起來的嗎?」風介開始整理起自己的儀容,一邊露出不悅的嘴臉嘲諷著自己。啊啊……風介不管什麼時候看都很漂亮呢,像是藝術品一樣,令我想要把他藏起來不給任何人觀賞。

 

 

03.

 

「為什麼,CHOAS輸了?不可能……明明我們,我們應該是最完美、最強的孩子不是嗎?」風介回憶著方才比數板上的數字激動的喊叫著,不斷的左右搖晃著頭不願相信。

 

「Gazeru,這世界上才沒有所謂的最強。而我們也不過是剛好得到了異型之石力量的普通人類罷了。」望著風介的背影我喃喃地開口,不管是父親或是我們亦或是異行之石的強大力量還是副作用,對我而言都不具有任何意義,因為我早就知道了那個人根本不愛我們。

 

「Vearn,為什麼?你還說得出口這種話!我們已經變成失敗者了,我們會被父親大人給捨棄掉啊!」風介突然轉過身來看著我大力的搖晃著我的肩,用著不能理解為什麼我會如此不在乎的這麼說的表情看著我。

 

「Gazeru,你什麼都不知道真好。」我只是淺淺露出一個笑容回應著他。還深信著父親還會愛著自己的人真好,就像隻怕被丟棄的小狗一樣等待著主人的垂憐,嗯……真可笑。

 

『父親,我不夠努力嗎?為什麼我這麼努力父親還是沒有回頭多看我一眼呢?』啊啊……對了呢,那個時候的自己還深信著只要靠著努力的話父親就一定會回頭看著自己,想起來還真是──愚蠢至極。

 

『我不需要沒有力量的孩子,如果你無法爬到最高的頂點,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懂嗎?晴矢。』父親只是回過頭來用著制式的笑容回答著我說的話,是的……用著那副我曾經認為是十分慈祥的笑容。

 

『啊──我忘了和你說,你們都只是為了取代我所失去的廣才會在這裡的。如果你們無法達到我的期望的話,就跟垃圾沒兩樣了。所以晴矢,不要讓我失望了啊。』最後離去前父親停下了移動的腳步回首補說一句話,接著不待我回答就逕自離去。我只是呆愣著望著一如往常慈祥笑著的父親,那個被自己稱作父親的人真的和現在站在眼前的人是同一個人嗎?

 

『我絕對不會奢望你回頭看我一眼了,我已經不需要父親的存在了……大騙子。』就跟那個男人一樣給了我歸屬的家,卻又親手扼殺掉那個存在的人一樣,你們都只是在利用我、任意的把我貼上標籤罷了!

 

「Vearn不要說的你好像什麼都懂一樣!你根本什麼都不懂!」風介看著我的笑容後似乎又更加的憤怒了,他對著我歇斯底里的大吼著。

 

「不對,什麼都不知道的是Gazeru。你一定不懂吧?我是用著什麼樣的心情和你一起組成CHOAS的。」我輕輕伸出手撫上風介的臉龐上,像是害怕在施加點力氣的話就會碎裂般的小心翼翼。

 

「你到底在……說什麼啊?」他只是征了征後回問著我,並沒有伸手撥去撫在他臉龐上的手。

 

「沒什麼的喔,Gazeru只要乖乖待在這裡等我回來就好了。」我伸出手輕輕的推了他一把,他一時反應不過來的踉蹌了一下跌入後方的柔軟的床鋪上。

 

「什麼……?喂!Vearn你不準走!」他似乎還因為自己方才的舉動以及輸了比賽的事情思緒還未平復,腦袋還沒反應過來的呆坐在床上不斷喚著我的名字。

 

「這是為了保護Gazeru喔,所以不能讓你離開這裡。」離開房間前我再度回頭看了一眼風介說著,接著關上門並且從外頭反鎖,離去前還可以聽到風介在房間裡頭怒罵的聲音不斷迴盪著。

 

 

04.

 

「Vearn怎麼只有你來?Gazeru呢?」進到父親大人的房內後凝重的氣氛籠罩著整個房內,他只是稍微瞥了自己一眼後又立即移開視線,接著用著質問的語氣問著自己。

 


「父親大人,Gazeru不會來,只有我。」父親露出和藹的笑容看著自己,但是自己知道他現在的心情與臉上所表露的情緒絕對呈反比。

 

「Vearn你知道你和Gazeru到底做了什麼事情嗎?」父親拿起拐杖移動著年老的身軀,走到我的面前站定後詢問著自己。

 

「是的,我違背了父親大人對我的期待,輸了。」略微皺起眉頭的回應著父親的問題,自己當然知道他根本打從一開始就對自己不抱任何期待了。

 

「你知道輸了代表什麼嗎?所以Vearn,我已經不需要你和Gazeru了,Alien學園的人都是菁英,我不需要失敗者。」父親還是和那時候一樣如此的殘酷,如果風介要是聽到自己最敬愛的父親說出這種話的話,一定會很難過的吧?

 

「我懂了。」向父親禮貌上的敬禮後我回應著他的話。為什麼自己的心情上感覺非常的平靜呢?大概是自己早就有預感這一天的到來了吧。

 

「Vearn,還沒結束喔……不聽話的壞孩子,要接受懲罰。」在我準備轉身離去時,父親的聲音突然從後頭傳來。

 

「父親大人,您這是什麼意思?」就在我轉頭往父親的瞬間,我突然看到一旁的小門裡頭出現了很多的黑衣人。

 

「字面上的意思啊!Vearn看來我得好好的再次教育你才行呢。對父親講話怎麼可以用這種態度呢?給我帶走。」父親只是露出一附無辜的樣子回答著我的疑問,接著無情的命令著一旁的黑衣人把我帶離房間。

 

 

05.

 

「該死……那些人下手難道不會輕點嗎?果然違抗父親的命令下場果然很慘呢。呵……」努力擠出一個笑容想藉此遺忘掉身體上被不斷鞭打過的疼痛感,但它卻很不給面子的還隱隱作痛著。雖然傷口已經做過包紮了,但有些傷口還是不斷滲出鮮紅色的血,不斷的宣染著米黃色的襯衫。

 

「唉……本來回房間的路有這麼漫長嗎?」我幾乎把整個身體的重量貼在牆壁上緩緩前進著。

 

「得快點回去才行呢!Gazeru還在等著我,要是不快點回去幫他開門的話……他一定看到我之後一定會狠狠的踹我一腳吧?」好想早點看到風介啊……不過被自己反鎖在房間他一定會生氣的吧?走之前應該跟他說冰箱冷凍庫有他最愛的冰棒才對。

 

 

06.

 

。』勉強的移動手從口袋中掏出鑰匙接著打開門鎖,我小心翼翼的轉動著門把。

 

「你可終於肯回來了啊!咦?Vearn你怎麼了!怎麼滿身是傷?」打開房門後映入眼簾的是坐在床上表情看起來十分不悅的風介,就在他開口準備好好的罵自己的時候,發現了我身上的傷口之後大叫著。

 

「咦?沒事的,只是剛剛去找父親的時候發生了一點事情。」把房門關上後我虛心的移開了來自於風介的視線,雖然把大概的過程告訴了他,但已經被放逐了的話卻梗塞在喉中說不出口。

 

「才怪!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對不對?父親到底說了什麼!」他用著完全不相信自己露出無關緊要的笑臉說的話,不斷的逼問著自己。

 

「沒事。」我別過頭繼續忽略著來自於他的視線及不滿的質問聲。

 

「不要什麼事情都自己承擔,晴矢!我討厭這樣。」啊啊……到底有多久風介不曾在叫過自己這個名字呢?一年?二年?不、也許更久,久到我已經忘記上一次他叫自己的名字是什麼時候了。

 

「我才沒有逞強。」或許有那麼一點點吧?我自私的想保護風介,不讓任何人傷害到他。


「喂,晴矢──父親已經不要我了……對吧?」風介的雙手緊緊抓著床單,用著幾乎接近嗚咽的聲音問著我。

 

「嗯,我們被放逐了。」這個時候如果選擇轉移話題的話也是沒有用的,因為風介很清楚、我也是。

 

「我……一直以來不斷的努力想得到The Genesis的稱號,想要得到父親的認同。結果到頭來還是什麼都沒有啊!晴矢,涼野風介的已經死了,我也已經不再是Gazeru了。那麼、我到底是誰?」風介的世界彷彿正在一點一點崩壞著,他用著毫無焦距的眼神彷彿無聲在詢問著自己。

 

「你……是涼野風介啊!我是南雲晴矢,就只是這樣就夠了!難道不行嗎?」我明明只要有風介就好了,父親什麼的我才不需要……大人永遠說一套做一套任意的替孩子們貼上標籤,並且自行任意的決定著我們的未來!

 

「晴……矢,我沒辦法。我一直以來所追求的東西,我無法輕易的放棄啊!」風介輕輕的搖晃著頭,眼淚自眼眶中不斷滴落著。

 

「那麼,這一次就為了我吧?為了我南雲晴矢努力的活下去,好嗎?」這一次,不會在有父親還有異形之石、不會有任何人來打擾我們。就我們兩個,永遠的在一起吧。

 

「答案不是早就確定了嗎?我早就已經離不開你了。」風介征了幾秒後伸出手擦拭著眼角的眼淚,緩緩從床上爬起伸出雙手輕擁住我。

 

「風介,不要再次移開你的目光了,有你在的地方才是我應該待的地方。」這是自己所一直以來尋求的東西,待在風介的身邊……就僅僅只是這樣而已。

 

 

 

 

 

【 Fin. 】

 

 

 

作者的話+後記:

這次文章名字一開始本來是較束縛的…想寫個鬱金香囚禁涼野又虐他的XDDD

結果事實很明顯的完全偏題了(眼神死)

結果到後來臨時改了名字,不過還挺適合的(驚)

我只能說這篇給我的感觸蠻大的,大概是餘音這篇之後讓我再次印象深刻的文。

前面本來計畫要讓他R下去的Orz 結果最後作罷(笑)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 ` 腐 魂 菈 比
  • 只有南雲被虐啊 = 口 =

    不對..涼野也被南雲虐 xDD
  • =3=沒辦法 越寫越偏就這樣

    小花✿ 於 2011/06/24 17:06 回覆

  • //*逸 _ 離 ~
  • 愛虐人的花花QAQ<指
    <躲到拉比背後= 口=
  • =口=誰愛虐人了 這是為了文!!
    (揪出

    小花✿ 於 2011/06/24 17:06 回覆

  • 阿智
  • 大家都被虐啊~
    風介被被壓了~XD
  • 不這個還不算大虐..(正色)
    對啊小涼不算被壓吧 是被騷擾..?(欸) OWOˊ

    小花✿ 於 2011/06/27 14:06 回覆

  • 微空§空澪
  • 阿~花花你怎麼可以虐晴史QAQ
    嗚.......((躲到角落畫圈圈

  • 咦咦我明明是讓他耍帥啊XDDDDDDD
    虐只有一點點啦別在意=w=..(喂)

    這是劇情需要麻 只好讓鬱金香被虐一下(不是吧XDDD)
    不要哭啦=口=!!!!!!!!!(揪回來)

    你可以看另一篇的習慣 很歡樂的(?) (欸

    小花✿ 於 2011/06/28 11:27 回覆

  • 橘子
  • 晴矢.......嗚哇~~呼呼不痛喔~
    怎麼每次來到這個小花這都在哭...

  • 啊啊啊!!!不要哭啦XDD(拿出手帕)
    不知道耶 難道我寫太悲劇了嗎=口=+
    可惡我有寫惡搞的你可以去看然後笑XDD

    小花✿ 於 2011/07/05 19:12 回覆

  • 橘子
  • 謝謝你~小花~你真是好人(擤鼻涕)
    ((喂!別拿別人的手帕擤鼻涕~很髒ㄟ...

  • 我表示我一直都是好人啊XDDDD(燦)
    所以以後看到我請說我超好(喂不是吧)

    小花✿ 於 2011/07/06 09:01 回覆

  • 葉犽
  • 南雲也這麼會替別人著想啊~不過應該也只有對涼野吧~

  • 對啊 www(笑)
    畢竟CP南涼麻(喂)

    小花✿ 於 2011/07/20 14: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