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所謂的足球,到底是什麼?

自己所熱愛的足球到底什麼時候變了調?

隊長這個名詞,什麼時候變得令自己感到沉重了……

明明自己應該很高興的啊?

 

但是那個人,明明是喜愛著足球的吧?

那又為什麼要擺出毫不在乎的神情說出那種話呢?

 

這大概就是我和那個人最相似也最不一樣的地方吧?

他選擇接受,而我選擇停滯在原地不斷掙扎著。

 

 

 

01.

 

「隊長從今天開始就託付給你了喔!神童。」那時候的三國隊長一面露出笑容,交付著代表隊長紅色的臂章給自己。那個時候的自己的確是,打從心底的熱愛著足球而感到很快樂的呢,也被選為成為隊長而感到雀躍。

 

「是!我一定不會辜負學長期待的。」低頭看著手中的臂章我緊緊的握住,回應著學長的話。是的,自己一定要更加的……努力才行。

 

「雷門有你的帶領的話,一定會變得更加的強大的。」三國學長伸出雙手朝著我的肩膀輕拍了幾下後說著。

 

「我……,不、學長我一定會更加的努力的。」說到一半的話卻像是梗塞在喉嚨中一樣久久說不出口。不過自己一定不可以說出這種喪氣話,如果說出來的話學長他們一定會擔心的。

 

「隊長大人,可別太勉強了啊。」將身體撐在牆壁上在一旁的南澤學長露出意味深長笑容對著自己說。那個笑並不是友善的笑容,語氣也算不上是嘲諷的意味,但自己知道那絕對稱不上是和善。

 

「是的,謝謝南澤學長的關心。」怔了幾秒後我才意識到學長是在和自己說話。眼前這位南澤學長給人的感覺,總是給自己一種生疏感。

 

02.

 

「這次的比賽,是要輸嗎……。」在休息室裡我看著手中早已被自己揉捏到幾乎成了一團廢紙的紙條,接著在口中的喃喃的重複一次。

 

「神童……」一旁的霧野用著擔心的表情看著自己,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的並沒有說出口。

 

「不用擔心!我沒有事的。」沉默的盯著鐵櫃發楞了幾秒後我逕自的把紙條塞入口袋,接著轉過身對一旁的霧野示意要他別擔心自己,他總是覺得自己太過於勉強。

 

03.

 

「唉……」比賽結束後已經過了好一陣子了,隊員們也一個接著一個先行離開,我隨口找了個藉口一個人呆站在場上回憶著方才的比賽。

 

「果然反抗也沒有用呢。」露出自嘲的笑容我一個人喃喃地開口,不管自己再怎麼努力想要和第五部門對抗也只不過是空想罷了。第五部門是個龐大的組織,而自己只不過是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國中生,僅僅只是這樣而已。

 

「這樣的自己真的有資格,擁有這個臂章嗎?如果是三國學長的話,他會怎麼辦呢?」這樣的自己真是沒有用啊……明明自己已經答應學長了會好好努力的!可是怎麼到了這種時候卻還想回頭仰賴學長呢?

 

「怎麼,一個人在球場上發呆嗎?還是想留下來做自主訓練?」後方傳來一陣富有磁性且低沉男聲對著自己問。自己並不需要回頭就幾乎可以確定是誰了,那種戲謔的口吻以及聲調只有可能來自於一個人。

 

「南澤學長,你不也是還沒走嗎?」勉強的撐起一個苦笑回應著後方人的話。自己對南澤篤志這位學長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了解,他總是給人一種毫不在意的感覺,像是什麼事情都與自己無關似的……總覺得,他像是能看透自己似的。

 

「我只是正好有東西沒拿回頭來拿罷了。」學長舉起一旁的背包輕輕晃動著,接用著輕挑的語氣對著自己說。

 

「是嗎……那我就先告辭了。」我向學長輕輕的點了頭之後準備要離去時,後方傳來了一段話讓自己準備轉身離去的步伐就硬生生的停住。

 

「我說你啊……難道不知道你現在的表情有多麼難看嗎?」學長說的話每一字一句都重重的在打壞自己建築起的保護層,這句話語就像是某種咒語般的不斷在我腦海迴盪著。

 

「啊、抱歉……學長我不懂你的意思。」怔了好幾秒後我才回過神來,回答著站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南澤學長。

 

「既然無力去改變那些事實,那就什麼都別做就好了。」南澤學長彷彿看穿自己所有的心思一般的說著。

 

「南澤學長,我是隊長……既然是隊長就要帶領隊員們贏球才對。」我……一直想要扮演好一個好隊長,不想讓把隊長託付給自己的三國學長失望!但是每當看著三國學長用著十分掙扎的表情讓那些人一次又一次的進球的時候,卻感覺世界正在逐漸一點一滴的崩壞著。

 

「我說啊……隊長,足球對你來說是什麼?」南澤學長將手插入口袋中後,不以為意的挑高眉頭詢問著自己。

 

「我……」足球對自己到底是什麼?我一直以來所熱愛的足球現在只不過變成利益的工具!變成了升學報告上頭增減的文字罷了。自己在足球場上開心的踢著足球的時候,到底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所以,對你而言足球也不過是這樣的東西而已,可有可無、對吧?」南澤學長看了說不出話的我一眼後開口說著,不待我回答就自顧自的逕自離去,離去前還把手從口袋中抽出揮了揮手向自己道別。

 

「學長,我不懂……那對你而言足球又是什麼?」但是自己知道這句話學長並不會聽到,因為學長的人影早就從自己的視線中消失了。

 

04.

 

「監督,這是退部申請書,我告辭了。」向圓堂監督遞上退部申請書之後,我隨即轉頭離開社辦不理會後頭監督的叫喚聲,用著接近奔跑的速度逃離著社辦,連停下腳步猶豫的時間都不給自己。

 

「這已經是幾乎接近極限了。」這是自己頭一次翹了課跑到頂樓來,我仰躺在空曠的頂樓一個人喃喃自語著。

 

「我還真是沒想到──我們的隊長大人也會翹課啊?」這聲音似乎是從更上層的水塔的方向傳來的……?我循著聲音的方向看見了樓梯,接著抬頭便看到紫色的髮絲在微風中晃動的樣子。

 

「南澤……學長?」幾乎用著不確定的口吻說著,雖然自己並沒有看到臉但是那紫色的頭髮以及低沉的聲音的確只有可能是他。

 

「老是當個乖學生的你,怎麼突然改性翹起課來了?」雖然沒有看到學長的表情,但是從口氣中卻聽的出來有種諷刺的意味,原來自己再學長的眼中是這樣的一個人啊。

 

「原來我在學長的眼中是這樣子的人嗎?」我並沒有起身,只是繼續筆直的凝視著蔚藍無比的天空,享受著微風輕輕吹彿過臉龐那種溫暖的感覺。

 

「你一直都只是在扮演著這樣子的角色,不是嗎?」學長總是這樣,彷彿可以看透自己的心思般的犀利的說著,但自己對於學長的了解卻十分的少。

 

「我已經不是隊長了。」這件事情連霧野都還並不知情,但自己為什麼會選擇和學長說呢?或許是覺得學長多多少少能夠理解自己吧?那種像是想找誰傾訴的感覺。

 

「是嗎……你已經放棄了?」放棄?不,這是為了不讓自己再繼續的更加的厭惡足球這個存在所做出的選擇。

 

「不、這是個選擇,為了不讓自己更加的繼續厭惡足球下去。」但其實自己知道,這不過是個藉口……因為自己太過於軟弱。

 

「我本來還以為你可以堅持更久的呢,真是沒用。」南澤學長的話語就像是利刃一樣,刺入自己最深的痛處。

 

「那還是抱歉,辜負學長的期望了。」感覺鼻頭酸酸的,眼眶中似乎也泛起一陣淚意,視線中的天空變得越來越模糊不已。

 

「我就是討厭你這樣!你可不可以不要為了討好別人而露出這種笑臉!你是為了別人而活的嗎?試著為自己而活吧。」突然間南澤學長奮力的仰起身來往自己的方向大吼著。這樣子的學長自己並不曾看過,因為學長總是用著遊刃有餘的樣子做著其他的事情,或是擺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和人交談著。

 

「我只是……」我只是不想讓其他人失望罷了,不想讓學長們失望、也不想讓期待著自己的監督感到困擾,我一直以來都只是忍耐著。

 

「所謂的隊長的存在,並不是那麼沉重的東西。」南澤學長突然移開了直視著自己的目光,接著用著十分無奈的表情說著,其實自己知道的……並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承受著這些痛苦,學長他們和自己也是一樣的。

 

「謝謝學長,我想我大概懂了,學長話中的意思。」所以現在的自己並不能這麼沮喪才是,得振作才行……因為自己是隊長,但這一次並不是自己一個人承擔那些痛苦,而是想和學長在一起。

 

「。」學長並沒有回應著我的話。也許是睡著了?雖然這個念頭在腦中竄出但馬上就被自己給駁回了,但這就是南澤學長,屬於學長的那份溫柔。

 

「那麼,學長和我的界線是否有變得稍微短了一點呢。」我緩緩伸出手擋住刺眼的太陽光,用著十分輕柔的音量喃喃的說著。

 

 

 

 

 

 

 

《To be continued》
 

 

作者的話:

 

不要問我下集什麼時候會生出來我盡快(眼神死)
本來打算寫全的可是蠢派說好像不太夠,隊長線很重
而且最後和學長相處模式也只是好些而已(喂)
所以預計下集大概是學長線吧www
哈哈終於受不了手癢先選了試閱裡頭的這篇南拓
我只能說學長在我記憶中就是這麼樣子的一個人
而且學長話整個很少Orz … 寫起來超痛苦的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流星♥
  • 我都不會寫文章((作文白痴..

    你們好過份

    都那麼厲害((用力指XD
  • 我也不會畫圖啊XDDD 我畫圖無能像是國小程度塗鴉..

    我哪有好過份QAQQ我是無辜的啊(趴地板

    小花✿ 於 2011/06/27 19:31 回覆

  • [[ ` 腐 魂 菈 比
  • 你的南澤太溫柔了 = 口=ˊ

    他應該再更壞一點啊(?
  • =口=ˊ可是他在動畫沒講幾句你要我怎麼壞啦(翻桌)

    我覺得這已經是極限了(?) (認真望

    小花✿ 於 2011/06/27 19:35 回覆

  • [[ ` 腐 魂 菈 比
  • 動畫的才沒那麼溫柔(撇頭
  • 妳不知道有種東西叫腦補嘛=w=(打頭)
    學長就是這樣啦ˋ口ˊ!

    小花✿ 於 2011/06/28 13:20 回覆

  • 阿智
  • 學長他的個性很難捉到感覺?
    因為他每次說話都說什麼升學成績之類的東西

  • 有點難抓很穩的感覺啊ˊAˋ~~

    他的確每次開口都是升學成績 加上話又少
    劇情會不知道怎麼扯Orz

    小花✿ 於 2011/06/30 13: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