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學長的話語和踢足球時所擁有的想法不成正比,

我總是不停的思考,到底該如何才能更接近學長一步。

 

 

 

01.

 

雖然下定決心卻還是迷網不已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總覺得雖然想要做,但實際上確切的想法卻不知該從何做起。

 

「總覺得被天馬稱呼為隊長意外的沉重。」躺在房間的床上我將雙手覆蓋在眼皮上感到疲憊不已,對於新入的社員松風天馬自己總覺得他其實和自己很相像,但自己卻不願承認。他和那時候的自己很像……

 

自己是知道這樣的足球是不對的,但卻又無力反抗。

 

「什麼小孩子,那只是自己不敢反抗而找的藉口罷了。」翻過身將頭埋至一旁的枕頭內,其實自己很迷惘、對於足球又或著是……

 

「這個時候,如果換作是學長的話……學長會怎麼做呢?」在自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前嘴裡喃喃的唸著。如果自己是學長的話,那麼自己又會選擇怎麼做呢?

 

02.

 

「學長也會有遇到自己不得不接受的情況嗎?」下課的時間自已跑來頂樓果然又看見了學長躺在一旁休息著,這時自己找了個離學長最近的位置坐下後問著一旁的學長。

 

「我想每個人一定都會遇到一兩件這種事情吧?」學長斜著眼漫看著自己不經心的開口,看著這樣的學長總覺得學長現在的心情……一定是十分的痛苦吧?

 

「那麼學長為什麼不和我們一起反抗第五部門?」如果、如果是學長的話,一定可以的……至少我是這麼的相信著。

 

「神童,不是不要,而是做不到。」學長緩緩將身體撐起用著我無法形用文字來敘述的複雜表情看著自己,這是第一次學長喊著我的名字而不是“隊長”,自己是感到高興的……

 

「為什麼?學長我不懂,做不到的意思。」因為以前的學長是曾經和自己試圖想要反抗過的,雖然最後的結果大家還是不得以的選擇接受了,為了想要繼續踢足球、不想放棄自己所堅信的理念。

 

「我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基於為了升學評價,這樣你懂嗎?不管是足球還是第五部門什麼的,只要能幫助自己的成績報告上能加分的我都會做。」學長無奈的撥了撥瀏海對著我說,像是怕自己不懂似的特別加上很多重音的字眼。

 

「學長……我不懂,你嘴上說著是為了升學評價,但其實學長是……喜愛著足球的吧?」我抿了抿嘴不相信的輕搖頭說著,雖然學長說一直到現在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升學評價,可是學長看著足球的眼神,明明就是……深愛著足球的表情啊!

 

接著學長站起身來把雙手插在口袋裡頭準備離開頂樓,

他離去前還不忘了要回頭看著自己一眼,接著便什麼也不說的就離開了。

 

03.

 

最後自己和天馬他們違抗了第五部門的指令,

足球部的學長們當然都非常的無法接受自己的作法。

 

「如果反抗的話,會被廢部的……難道你忘了嗎?神童!」一旁的倉間不滿的對著我大吼,伴隨著他的怒吼聲一旁的其他三年級的學長臉色也變得更加的難看。

 

「我並沒有忘記。」那個時候的自己也曾經試圖想和學長們一起反抗的,自己不是不知道以前曾經有人不接受第五部門的指示而導致被廢部的足球部。但是我想要試著相信監督以及天馬……相信只要和他們在一起一定可以奪回我所喜愛的足球的。

 

「既然這樣為什麼要和他們一起瞎起鬨!」倉間不滿的指責著自己,雖然自已不是無法理解倉間的想法,因為自己在不久前也是像他一樣的。

 

已經不想再壓抑的踢著足球,因為踢足球是快樂的!

這是天馬和監督讓自己體會到的想法,所以為了我最愛的足球── 

 

「這是為了拯救現在足球,所以我們必須贏。」將本來低頭看著地上的視線轉移到倉間身上,我緊握著手中的拳頭對著他說,正因為深愛著足球才不可以放棄。

 

接著就在自己和倉間與其他眾人討論的時候──

 

「圓堂監督,我要退隊、已經無法繼續下去了。」此時學長邁開一個步伐走到圓堂監督身旁站直身說,用非常平靜的口吻說著彷彿不像是在說自己的事情般的淡然。

 

接著圓堂監督只是頓了頓幾秒後才問他「你能放棄嗎?」。

學長一副無所謂的說「是,那我告辭了。」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南澤學長……」看著學長離去的背影我喃喃的唸著學長的名字,自己知道該上前阻止的!但是自己應該用什麼樣的身分阻止學長離隊?隊長的身分……還是?

 

老實說自己真的不知道除了學長和學弟以及隊長和隊員這兩樣關係之外,

自己和學長還有什麼關聯,其實自己本來和學長本來就是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線。

 

04

.

「神童,你最近老是心不在焉的。」在練習完畢的休息時間裡霧野走向自己的身旁說著,不愧是從小就熟識的朋友果然看的出來自己的不對勁。

 

但其實自己很擔心南澤學長的話語就像是梗塞在喉中說不出口。

 

「不,我沒事。」露出一抹淺笑試圖要讓霧野不要再擔心自己了,但實際上這反而讓一旁的霧野更露出了擔憂不已的表情。

 

接著休息時間結束大家也紛紛往球場上走去練習,這時──

 

「神童!小心後面!」自己先是注意到的是霧野緊張的叫聲,接著似乎有什麼東西撞擊到自己的頭部的聲音響亮的迴盪在足球場上。

 

視線變得越來模糊接著轉為黑暗,還不斷聽到眾人在一旁喊著自己的名字。

到底在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並不知道,醒來後也已經躺在家中的床上了。

 

醒來之後的頭還發疼著,大概是被足球給打到了吧?這是第一個想法。

母親拿著冰塊走進房間,看見自己醒來便焦急的走向床邊詢問著自己的狀況,

雖然頭還微微發疼著,但不想讓母親太過擔心就隨口說上好很多了。

 

「對了,你要感謝霧野同學才行呢!是他把你從學校背回來的喔。」母親細心的在冰敷袋裡頭裝進冰塊遞給自己,接著像是想起什麼事情的說。原來是霧野將自己從足球社帶回來的啊……真是辛苦他了。

 

「明天我一定會好好向他道謝的。」接過母親的冰敷袋我小心翼翼的放在被球打到的位置上頭,接著輕點著頭表示理解的回答。

 

「對了,剛剛有位媽媽沒看過學長來探望你喔!可是因為你還沒醒他就說那他要先走了。」母親再準備離開房間時又轉過身補上一段話。

 

「母親,請問學長的名字是?」學長會來探望自己是沒什麼好稀奇的,但總覺得會在這時候來探望自己的人……有可能是他嗎?

 

「是有著一頭紫色頭髮的學長喔!媽媽以前沒有看過他,記得他好像說他是、南澤篤志……?」母親露出努力思考的表情,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似的驚呼著。

 

「您是說是南澤學長嗎?」這時自己本來還仰躺著的身體立即撐了起來,如果說學長是剛剛走的話……追上去一定還來得急!

 

「咦、拓人!怎麼了?你身體現在這個樣子要去哪?」母親看見自己把冰敷袋扔向一旁的桌上,整個人從床上一躍而起跳下床的舉動給嚇到。

 

「母親!我出門一下馬上就回來了,請妳不要擔心。」接著自己也不管就這麼穿著睡衣一路往大門的方向跑去。一定要……趕上才行!如果是學長的話,那麼自己……

 

穿上拖鞋後自己拔腿往外跑,雖然已經沒有看見學長的身影了,

但是自己知道學長家的方向的確是在附近沒錯,記得是右轉的方向──

 

「可惡!果然太慢跑出來了嗎?」拐了幾個彎之後我焦急的看著四周說,就在自己已經準備放棄要轉身離開的時候,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自己的眼中。

 

「南澤學長!」那個人一定是學長的,那個紫色的頭髮還有那個背影、以及走路的方式和會將手插在口袋的習慣性動作都只有可能是學長。我不顧形象的大聲的在後頭叫著學長的名字以及用力的揮著手。

 

接著不遠處的人像是注意到自己的聲音似的停下腳步回頭看著自己。

 

「神童?」學長只是用著“你怎麼會在這裡”的表情看著自己,接著略為挑高眉頭的問著自己。

 

「學長有來探望我吧?謝謝你。」禮貌性的微微敬禮,我露出開心的笑容看著學長。因為自從學長退部後自己就鮮少有機會可以看見他,就連在頂樓遇見學長的機會也隨之減少。

 

「所以你就為了那點小事而追上來?」學長似乎不能理解自己的舉動,話語裡似乎還帶著有點無奈的口吻,但是自己知道那只是他不希望自己太勉強。

 

「學長,這不是小事!我很高興你來探望我。」接著我拼命的搖晃著頭,伸出手拉起學長的手說。

 

接著學長像是還沒反應過來的怔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

在夕陽的照射下學長的臉似乎也微微泛起一陣紅潮。

看到學長的反應,這時才注意到了自己的舉動似乎有點……不妥?

 

「呃、抱歉……」見狀自己才鬆開了學長的手,剛剛自己太過於激動了才回拉著學長的手。

 

「不會,我剛好在回來路上聽說你頭被足球打到了就順道過來看。」我想學長的意思大概是想解釋“我才不是特地來看你的”這種意思吧?不過挺像是學長的作風的話呢。

 

「我知道,謝謝學長關心我好很多了。」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又往方才還發疼的頭伸出手觸碰了一下,這次似乎比上次好些不再那麼疼痛不已。

 

接著學長看著我不發一語,而自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的陷入沉默。

兩個人就這麼站在轉角處不動,不過自己穿著睡衣其實還挺有違和感的。

 

「回去吧?」學長換了個方向往我家的方向對著我說,大概是要送自己回家的舉動吧?於是自己點了點頭就跟在學長後頭走去。

 

一直到走到自家門口學長才停下腳步,自己知道如果現在不開口的話──

那麼自己會選擇穿著睡衣追學長的理由就不具任何意義了!自己是知道的!

只是見到學長之後想要開口說出的話,就這麼梗塞在喉中攪成一團。

 

「學長……」終於在學長準備轉身離開之際,自己鼓起勇氣抿著嘴開口喚住學長。

 

「什麼事?」學長轉過身來對著自己問。

 

「請你回到足球部來,好嗎?」其實自己很怕這句話說出口被拒絕的下場,就好比像是告白害怕慘遭拒絕般的緊張感似的。

 

「為什麼?」不是不要,學長反而問了自己“為什麼”?其實自己並不知道學長到底想要聽見什麼樣的理由,但是──

 

「我希望學長回來,如果學長不在的話、那麼雷門足球部就不是個完整的雷門足球部了。」因為自己希望可以看見那抹紫色身影在足球場上奔跑著,自己可以把承載著希望的球傳到學長的腳上,接著看到學長射門得分打從心底喜悅的樣子。

 

「就算沒有我,雷門足球部還是一樣的,劍城不是代替了我的位置了嗎?」學長輕輕撥弄著額頭前的瀏海蠻不在乎對著自己說。

 

「對我而言,學長是不可或缺的!雷門足球部一定需要學長,所以這次、請讓我成為學長的力量,讓我們一起追求學長的足球。」雖然自己不夠堅強,或許有時候還會自怨自艾、但是這次我想和學長再一次的反抗!並且奪回我們所熱愛的足球。

 

「成為我的力量嗎?哈哈……或許其實我自己打從一開始就希望有人對著我這麼說呢。」沒想到學長聽到之後的反應先是怔了怔幾秒才開口大笑,自己並不懂有說什麼令學長發笑的話嗎?學長話一說完之後便轉過身準備離去,這時自己準備追上前。

 

「不用追了,明天……我會去足球部的。」學長伸長手向自己示意道別,並對自己說不用追上來了。聽到這句話的自己非常的開心,因為從明天開始自己又可以見到學長了,那抹紫色的身影總是在自己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所謂的界線這道距離只不過是加諸在別人身上的想法罷了,

如果學長和自己的距離是兩步的話──

只要自己邁開第一步的話,那麼學長一定也會朝向自己踏出第二步的。

 

 

 

【 Fin. 】

 

 

 

作者的話:

 

唔喔喔喔!我最後還是終於將這個坑填平了(拭淚)

結果總共爆了三千五百多字將近要四千(汗)

 

自從在第十一集看見學長退部讓我一度不想把這坑填平(怒)

日野這個笨蛋居然讓我最愛的學長走了──!(翻桌)

連板凳的機會都不給人家我無法接受啊啊啊QAQQ(住手)

 

結果界線的下集就在充滿怨念以及腦補狀態下結束了(妳夠)

這禮拜還有好多文債啊啊啊──!不過有些已經想好大綱就是了(笑)

 

 

,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mile★秋夜☆
  • 對阿~XDDDD
    本來就不討厭
    只是沒很喜歡而以
    現在超喜歡XDDDD((你好善變

  • =U= 嘿嘿 那快愛上南拓吧(一秒)

    小花✿ 於 2011/08/02 20:34 回覆

  • 星
  • 嗚ㄜㄜ睡衣這梗也太萌了(重點錯
    我也真的真的好想看到學長回來,學長其實並不是只為了升學成績的啊啊啊~ ~
    總之我最近開始喜歡看花姊很久以前的文文w
    學長的個性抓得太好了花姊(拍手

  • 以前的文有時候很恥啊www
    謝謝喜歡 :)


    小花✿ 於 2012/04/04 19:51 回覆

  • 錦葵
  • 南澤學長果然無法拒絕拓拓的請求呢~~

  • 因為拓人很可愛wwwwwww


    小花✿ 於 2012/05/28 14: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