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有很多事情只是選擇等待是沒有結果的,其實自己一直明白……

但是試問,除了等待之外我還能夠做些什麼呢?答案是無解的。

 

 

01.

 

拆開一包新的Liggett & Myers香菸,隨手拿了一根點燃它。

吸了一口之後從口中吐出一圈又一圈的白煙,想起不久前才發生的事情──

 

「……」因為感到疲憊不已而將手放在眉心前不斷的揉捏著,這時才將視線停留在桌上那張鮮豔到刺眼的紅色帖子不語。

 

今天特別撥了空去參加了雷門朋友們的聚會,見到了許久不見的大家。

更重要的是圓堂也有去,他和以前一樣並沒有著太顯著的改變,

但這次他身邊這次多了一個人,是雷門夏未……見似親暱的舉動早已讓自己明白。

 

一直到他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拿著鮮豔信封的紅色喜帖遞給自己的時候,

總覺得自己的世界裡頭有某種東西逐漸崩壞的聲音不斷在腦中響起。

 

「請風丸一定要來參加喔!我和夏未都會很期待的。」圓堂一手緊牽著夏未的手一邊轉過身來對著自己露出幸福的笑容說著,那個笑容一如以往般的燦爛……讓自己有種無法直視的感覺。

 

「圓堂的結婚典禮,我有不到場的理由嗎?」伸手接過圓堂手中的喜帖,自己露出一抹苦笑自嘲的回答。圓堂的、結婚典禮嗎……

 

自己該用著什麼樣的表情去參加圓堂的結婚典禮呢?回到家中後不斷這麼想著。

抬起臉看著鏡中自己憔悴不已的臉龐,總覺得現在的自己很可笑……

 

伸手撥了撥額頭前的瀏海,現在這頭長髮反而變得礙事。

 

「明天就去剪短吧?已經不需要了呢。」將髮圈拆下後伸手摸了摸已經長到腰際的頭髮我喃喃開口說著,因為會稱讚這頭長髮美麗的人……

 

也已經不需要這頭長髮了,也有了另一個取代這頭長髮的人存在了。

捻熄手中的香煙「對,這樣就好了……。」

 

02.

 

孩提時代記得有次因為別人的一句話而把長髮剪掉的事情。

 

「咦、風丸,你怎麼把頭髮剪短了?」圓堂伸手拉起剪短頭髮後自己的頭髮疑惑的問著,這時自己才轉過身看著他。

 

「有人說我的頭髮很長像女生一樣……所以就剪掉了。」將放置在桌下的手又握緊了些,抿了抿嘴過了許久後才回答圓堂的問題,自己實在是不喜歡因為頭髮長而變認成女生這件事情,接著便有些尷尬似的笑著。

 

「咦!這樣好可惜,風丸的頭髮很長、很漂亮呢……」圓堂這時才將抓著自己頭髮的手鬆開,看著自己略短的髮絲露出一副可惜的模樣對著自己說。

 

「圓堂很喜歡我的頭髮嗎?」下意識的想要伸手拉頭髮,但這時自己才注意到長髮早就被剪掉了,所以伸出的手當然是落空了。

 

「很喜歡喔!」圓堂露出認真思考的模樣頓了頓幾秒後才露出笑容回答著自己。

 

圓堂很喜歡自己的頭髮,曾經那麼討厭的長髮似乎也變得有意義了。

於是自那時候起開始留長了頭髮,只為了聽到那句「很喜歡風丸的頭髮」。

 

已經夠了,到此為止吧……

 

「這位先生,你是要把頭髮剪掉嗎?」走進理髮廳內坐下後設計的小姐站在自己的身後問著,她輕輕拉起自己的一搓髮絲輕聲詢問著。

 

「是的,麻煩幫我剪短。」盯著鏡中的自己的長髮我頓了頓幾秒後才回答,其實也有想過並不一定要剪短的,但果然還是剪掉比較好吧?就很多種意義上都是。

 

接著就看著她拉起一搓又一搓的頭髮將它剪短。

看著她將自己的長髮一點一滴的剪掉自己彷彿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可是自己可以捨棄嗎?頭髮長了可以剪掉,但這幾十年來的感情呢。

 

「咦?先生、先生?請問你怎麼了嗎?」這時候一旁的小姐停下了剪頭髮的動作,她焦急的搖晃著自己的肩膀喚著我問。

 

「咦?」這時自己卻覺得眼前的視線一片模糊,下意識的伸出手拭去眼角的淚水。

 

「不,只是頭髮弄到眼睛罷了……沒什麼,請繼續。」露出歉意的微笑並告知身後的人自己並沒事。啊啊、原來自己哭了嗎……

 

等到剪完頭髮後走出理髮廳內,看著外頭的景色嘆了口長氣。

伸出手摸了摸剪短後的頭髮「果然還是會不太習慣啊。」

但是不習慣也不行,換了一個新的髮型也得換個新的心情才行。

 

03.

 

「其實自己並不會感到憤怒,也不曾後悔付出的感情。」回到家中後累癱在床上喃喃開口說著,這時自己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拿起床頭一旁的木製相框,照片雖然用著透明玻璃給隔開來了但還是明顯的看的出來照片有些年代了,那張是世界盃FFI拿到冠軍後所拍的紀念照。

 

伸出手輕撫上照片,其實那個時候就隱約的看的出來了……

只是自己選擇漠視罷了,要將那些小細節都收進眼底也太痛苦了。

 

一路上走來認識圓堂的這幾十年間自己不曾後悔過,

或許正因為自己認識了圓堂守,才有了現在的風丸一郎太吧。

 

如果是那個人的話或許能夠理解自己此刻現在的心情吧……

因為那個人和自己一樣,也有過同樣的心情。

 

「而且那個傢伙居然還發現了自己的習慣,明明一直以來是沒有人注意到的。」將視線停在照片上有著一頭偏深桃紅色頭髮的男孩身上,自從上次聚會之後就沒看過他了,基山廣。

 

FFI時期總在吃飯的時候自己會留下右手邊的位置给圓堂坐,

總是會認真的埋首在練習到差點忘記吃飯,每次來的時候大家都坐滿了。

圓堂總是看見自己右邊的空位走過來說「是風丸特地幫我佔位置嗎?」

 

然候某天練習的時候,基山停在自己的一旁看著自己欲言又止的。

 

「風丸……總是會留下右邊的位置給圓堂君呢,不管任何時候。」手中拿著足球經過自己身旁的時候像是不經意的提起說著,這時自己反射性的瞪大雙眼轉頭看著他,訝異、害怕、不敢置信?自己不清楚為什麼他會知道,但相較於他率直的眼神,自己顯得心虛的轉過身看著他。

 

「……你怎麼知道?」這時的自己大概只擠的出這個問題吧?或許是自己的心思被人知道所以顯得特別慌張吧……

 

「風丸非常的溫柔哦,但是有的時候選擇等待是不會有結果的。」說完之後基山便轉過身繼續和其他人進行練習。那個時候的自己或許還不懂這句話的涵義吧?可是有很多東西並不是只是靠極力爭取就可以得到的。

 

因為是朋友、因為自己的性別以及很多理由──

明明圓堂就在自己的身旁,卻無法緊緊抱住他傾訴自己的感情。

 

「嗯,睡吧……」望著天花板發了個好長的楞後自己便決定準備睡覺了,在床上翻了個身之後挪了一個舒適的位置蓋上被子後便沉沉睡去。

 

或許明天會更好的,對吧?

 

04.

 

之後的日子過的還挺快的,圓堂的結婚典禮馬上就到了──

 

「要是上次聚會沒有去的話都快認不出誰是誰了呢……」走進會場內看了看四周都是自己所熟悉的人,但是和十年前還是顯得有些落差的,這是便會慶幸還好上次聚會沒有用有事情來推託掉。

 

被來自於身後的豪炎寺給叫住「嗨!風丸,好久不見了。」

他還帶了自家的妹妹夕香一起來參加結婚典禮,好久沒見到他了。

於是露出笑容「是啊!豪炎寺還有夕香,好久不見了。」

 

「那我們先去座位上了。」聊了好一陣子後豪炎寺看了下時間後便牽著夕香回到一旁的位置上,自己也朝向他們揮手看了下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也趕緊找個位置坐了下來。

 

這桌沒什麼認識的人,除了綱海以及立向居外就沒有其他人了。

他們也像豪炎寺一樣問起頭髮的事情,自己則是笑了笑說想換個髮型。

隨著開始的時間接近會場內也開始擠滿了人群,位置也差不多坐滿了。

 

「那個人不是……」正當自己的目光在四處游移著的時候注意到了剛走進會場內穿著一襲黑色西裝的基山廣,他正在四處張望著似乎是在找位置吧?不過自己剛剛瞧了下似乎位置都坐滿了,自己的右邊是有位置,但……

 

看著他不斷在會場內走動尋找位置,我露出猶豫的表情遲疑著。

 

「喂!廣,這裡有位置。」抿了抿嘴最後還是站起身來朝向他的方向招手稍微大聲的喊著,他則是馬上就看見了自己露出訝異的表情一邊往自己的方向走來。

 

「咦?可是右邊不是……」基山走到自己的一旁後露出猶豫的表情看著自己說,自己也當然知道他指的是什麼意思,右邊是圓堂的專屬位置。

 

「沒關係的,反正也沒位置坐了不是嗎?難不成你想站著?」嘆了口氣之後拉出椅子示意要他趕快坐下,這時會場內的燈光從明亮轉為黑暗,意味著結婚典禮也差不多要開始了,於是基山只好說了聲「謝謝」便稍微猶豫的坐下了。

 

「反正圓堂也和我們不同桌,所以不需要留位置。」當基山坐下後我用著只有我們兩個人才聽的見的音量說著,雖然覺得自己大概放下了,但當自己來到會場後才明白其實還是很在乎的。

 

「所以風丸是因為圓堂君才把頭髮剪掉了?真的沒關係嗎?」似乎因為自己的話而感到訝異的頓了好幾秒後才回過神回問著自己,從他的口氣中我可以知道那不是個疑問句,是篤定的口吻。

 

「沒關係的,因為留長髮的理由已經不存在了、而右邊的位置也不再需要了,這樣就好了。」伸出手輕撫上不如從前的短髮撥弄著,用著彷彿不像是在說自己事情的口吻,努力的壓抑從心底湧上的鼻酸感說著。

 

因為那個會稱讚自己美麗長髮的人,已經──

 

接著結婚典禮開始,門口的地方突然打了燈光,

圓堂和夏未從門內走出,一襲白色婚紗的模樣十分的美麗。

他們露出幸福的表情走進會場,而眾人也紛紛站起鼓掌歡呼著。

 

過了好一陣子後圓堂和夏未便開始進行敬酒的動作而來到我們這桌。

 

「風丸,歡迎你來。」圓堂瞥見自己的短髮後先是怔了好幾秒才擠出一句完整的話,接著露出有些愧疚的模樣看著自己,而一旁的夏未則是微微領首的朝自己露出一個笑靨。

 

其實,他們兩個人非常的相配,只是稱讚的話語卻梗塞在喉中。

 

「恭喜你了!圓堂。」將放在桌底下的雙手用力的緊握著,抿著嘴許久才終於脫口而出。

 

「謝謝,如果哪天風丸結婚的話,一定不要忘記邀請我去喔!」接著圓堂才像是放心似的露出燦爛的笑靨開玩笑似的說著。結婚嗎……

 

「那當然,到時候我一定會找一個不輸給經理的好老婆給圓堂你看。」努力扯起一抹笑容朝著圓堂的方向說著,只見圓堂聽到自己的話起初先是頓了幾秒後才笑著回答自己說「我很期待喔,風丸」。

 

接著圓堂像是還想講什麼的,但卻被一旁喚著圓堂的人給打斷。

只好露出歉意的表情雙手合十「抱歉,風丸我先去那邊隨後再來找你們」

 

「風丸……」把一切看進眼底的基山忍不住出聲喚了自己,我想其實基山也是很難過的吧?因為我們曾經都喜歡過那個人。

 

看著圓堂和夏未甜蜜的挽著手在會場內走動著──

 

「基山,其實我啊……非常的討厭那頭長髮還有自己的模樣而被認成女生。」看著圓堂逐漸遠去的背影,我忍不住開口對基山說著自己對於被認成女孩子的感受。

 

「咦……」基山露出訝異的表情看著自己,雖然自己偶爾是會表現出來討厭長髮的模樣,但他或許不知道自己其實不是那麼喜愛留長頭髮的吧?而且及腰的長髮總是讓自己得把它綁成馬尾不會妨礙到自己。

 

「但是,我是說如果的話!如果我是個女孩子的話,那麼現在緊緊挽著圓堂手臂笑得如此幸福的人有可能會是我嗎?」眼眶裡些許的泛起一陣霧氣視線變得稍微模糊,我將身軀微微向後仰好讓淚水不從眼眶中落下,用著接近無聲的音量和一旁的基山詢問著。

 

「不知道呢……畢竟這種事情是不太可能的。」基山聽到自己的話後先是怔上了好幾秒才露出複雜的表情回答著自己,其實自己知道機率根本是零,但他卻選擇了不想傷害自己的方式來回應自己。

 

「說的也是呢……」朝向圓堂所在的地方遠遠的瞥去我喃喃的說著。

 

 

我想要適應的話,一定需要挺長的一段時間吧。

 

 

 

【 Fin. 】

 

 

 

作者的話:

 

首先這是閃電十一人的祭典文ww

 

然後轟丸對不起我讓你悲劇了(錯字自重)

可是這種文讓我有種說不出的感觸,其實本來很怕爆字的

而且廣廣的出現也是文章中的一個重點,為了最後的對話麻(欸)

但預期內的大概只接近四千大關,總而言之又是個Bad End了。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子子●´Д`●
  • 花你速度超快o_o
    頭髮那段我有看過類似的漫畫呢XDD
    那個梗有夠酸看完心好痛o_o

    風丸後面那個、近乎妄想的想法好讓人難過QAQ
    適應吧!

  • 其實我有先偷打(掩嘴笑)
    頭髮只是附屬啦XDDD(喂)
    這個就悲劇啊ˊwˋ轟丸我對不起你(滾地)

    其實廣廣只是為了那段幾乎接近妄想的話才出現的w
    (抹臉)

    小花✿ 於 2011/08/19 21:37 回覆

  • 阿智
  • 風丸竟然把頭髮剪掉了QAQ
    他的長髮很漂亮的說
    結果基山出現只是為了對話!?

  • 對啊剪了QAQ
    其實轟丸短髮野蠻新奇的ww
    對啊 廣廣出現是為了劇情Orz(欸)

    小花✿ 於 2011/08/19 21:39 回覆

  • タコ燒
  • 轟丸崩壞了 QˇQ
    居、居然在抽菸...!? (欸

    小花寫的好bb
    看完文章其實心裡有很多感觸
    我也需要適應一下...(?

  • 沒辦法+10了我就忍不住寫了抽煙www(欸)

    適應什麼QAQ?

    小花✿ 於 2011/08/20 10:10 回覆

  • 董以晴
  • 我是柴ˊAˋ

    喔 煩ˊˋ 我最喜歡悲文了(ㄍ
    因為悲文總是能讓我感觸很深..(你變態?

    花醬 我一半就哭了
    我不知道我等下要用什麼臉看風丸(掩面(你ㄎㄅ

    風丸的頭髮很美說 竟然剪掉了(yay無限)
    圓堂壞壞(不
    剪頭髮的風丸的心情
    讓我跟著落淚了.......(默)

  • 柴柴(飛奔)

    居然喜歡悲文XDDDDDD(遞手帕)
    妳幹麻這樣啦=口=(猛搖)請繼續燃燒(不要強人所難)

    可是剪掉感覺挺稀奇的?www
    不要哭QAQ(拍)

    小花✿ 於 2011/08/20 10:09 回覆

  • LaBi菈 比 ♥
  • 風丸抽菸雷!這不是風丸!!這是轟玩!!!

    是說我覺得我有掉基風坑的可能性(望

  • 雷屁啊ˋAˊ他跟鬱金香抽同牌耶(意味不明)

    居然要掉進去,我是妳的開發人就對了嗎(吐血)

    小花✿ 於 2011/08/20 14:42 回覆

  • [["薄荷*琉
  • 看完眼睛糊...(啥意思
    好悲喔
    可是就是喜歡悲阿(矛盾
    風丸短髮無法想像欸欸欸

  • 是很悲劇啊啊啊──所以轟丸被我悲劇了(抹臉)
    短髮其實挺新奇的(?

    小花✿ 於 2011/08/20 19:05 回覆

  • Sour柚子
  • 嗚嗚、都是花花害I有點心痛Q_Q(喂)
    風丸君,抽煙是不大好的行為(指)

    剪短髮嗎w說不定意外的好看(什麼叫意外的?)
    這句話就代表著-I不覺得轟丸君短髮好看xD(錯字請無視)

    圓糖君你這個大笨蛋QAQQQ(二度錯字囉同協)
    都沒發現風丸君很傷心……不過圓堂君是天然呆沒辦法TAT

    要是抹茶君剪頭髮,I會心疼,因為這樣就不可愛了(轟走)
    希望風丸君的頭髮可以早點長回去(重點錯)

    抱歉這麼晚才來留言owo

  • 咦 抱歉害你心痛QAQ(跑走)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寫他抽煙了(攤)

    我一直覺得如果轟丸短髮的話說不定很好看(?)
    圓堂君是天然呆啦(滾)(欸)

    這集抹茶根本沒出現,悲劇(抹臉)

    不會啦 歡迎喔OU<

    小花✿ 於 2011/08/22 07:44 回覆

  • 闇♥剎那
  • 可惡阿!!好感人啦!!淚流不止阿!!!(狂擦)
    風丸怎麼這麼可愛...
    不過風丸會抽煙阿....(意外)
    還蠻帥的....

  • 咦 不要哭XDDDD(遞手帕)
    不知道怎麼的就設定他會抽煙了(摸下巴)

    小花✿ 於 2011/09/03 07:41 回覆

  • 闇♥剎那
  • 謝謝...(擦淚)
    不過抽煙這個設定好帥!!!!
    風丸抽煙的樣子真是太棒了...

  • 居然是這樣嗎XDDDD
    我只是覺得劇情上需要就設定一下了(欸)

    小花✿ 於 2011/09/04 09: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