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 Romance(浪漫)之衍生文──同居設定有。

 

 

 

她的笑容,每次都總有種救贖自己了的感覺。

將自己從那痛苦的、黑暗的最深處拉回現實裡──

她的一舉一動都讓自己感覺到了真正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但是他到底能為了她做點什麼呢……?

 

 

「不、動……不動!」淺意識裡聽到了有人不斷搖晃著自己喚著自己的名字,雖然是想搖醒自己但卻反而讓自己更有種想繼續賴床不起來的念頭。

 

「唔……怎麼了?」和意志力搏鬥了許久後終於能夠睜開雙眼了,稍微模糊的視線裡映照出妳的身影,於是自己伸出手揉弄著雙眼疑惑的問著。

 

「不動,你的電話在響了!」冬花拿著自己的手機在眼前不斷搖晃著,仔細看著上頭的來電寫著鬼道,於是應了聲好之後接過來自於她手上的手機按下通話鍵。

 

「喂。」接起電話後喂了一聲後便忍不住打了一個呵欠,總覺得好像忘記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不動明王,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你忘記今天是聚會的日子嗎!已經九點了,我們約的時間是九點半,限你十點半前給我到聚會地點。」接著電話另一頭便可以聽到鬼道用著高分貝的聲音吼著,聽他這麼一說好像有這麼回事……真糟糕又被自己忘了,果然應該叫冬花幫自己記起來才是,於是電話另一頭的人自顧自的吼完就掛掉電話了。

 

自己的反應當然是趕緊放下手機準備衝到衣櫃前挑衣服換下睡衣──

 

「喏、我幫你準備好了。」反應比自己快上一倍的冬花已經幫自己找好該換上的衣服放在床的一旁了,可能從剛才的大吼聲裡頭聽到自己要出門的事情吧……

 

「嗯、謝謝,對不起啊……今天又得要出去了。」煩躁的抓了抓頭髮後一把抓起衣服換著,鬼道那個囉唆的傢伙……竟然還敢限我時間到!不過這樣又得讓冬花一個人待在家裡了,他實在不想把冬花帶去介紹給其他人認識,雖然他們也早就認識了。

 

簡單來講就是不想讓任何人看見冬花吧……

冬花是這麼的可愛,如果可以真想藏到自己看的見的地方就好了。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佔有慾吧……嗯。

 

「什麼時候回來?」冬花露出笑容溫柔的輕聲詢問著,但他總覺得她臉上的笑容似乎……哪裡怪怪的,但他卻說不上來哪裡怪怪的。

 

「嗯……大概傍晚前會回來吧?因為鬼道他們也會去太早走對他們不好意思。」換好衣服後接過來自於冬花的外套套上回答著,她總能夠了解自己想要什麼,而且他也不討厭她替自己挑選的衣服。

 

「沒關係,我今天也和春奈還有小秋約好了要出門去。」冬花搖晃著頭回答著自己,她總是這樣為了自己著想如此善解人意,但他偶爾卻希望她可以任性一點的……對於他。

 

其實想要撥出更多時間來好好陪伴她的,但總是忙得不停──

 

「你們要去哪裡聚會啊?」正當自己準備就緒要走去玄關的時候,後方傳來了冬花的聲音問著。

 

「在老地方,那我先出門了。」拿起手機看了一下上頭的時間如果自己在不出發的話一定會遲到,至於老地方的話是我和她都很熟悉的一間餐廳,他們也時常會去那裡吃飯。

 

「路上小心──」後方的冬花朝向自己揮了揮手笑著說。

 

就在自己準備離去的瞬間像是又想到什麼的往反方向跑去──

往冬花的臉頰上親啄了一下「這是充電,不然我會死掉。」

 

「真是的……」留下還一個人呆愣在玄關前的冬花自己便跑走了,實在很想窩在家裡頭和冬花度過整天啊……

 

 

一路上用跑的跑到聚會地方還真吃力,又不是體力用不用錢的──

 

「不動、在這裡!」一走到聚會地點後裡頭充斥著自己不熟悉以及熟悉的夾雜在一起的人群,正當自己四處張望想要尋找鬼道那個混帳的時候,後方傳來了一個熟悉又有活力的聲音。

 

於是循著聲音的源頭望去,便看到了佐久間以及源田朝向自己招手。

 

「不動,你差點就要遲到了。」待自己走到他們一旁拉開椅子坐下後,佐久間便看了眼手錶開口提醒自己。

 

「唉……別再提了,那個囉唆的傢伙居然還打電話來限我在十點半前來到這咧。」我拿起放在一旁的冰水就灌入喉中皺著眉頭抱怨的說,一大早的就要運動過度都是那傢伙害的。

 

佐久間先是說了鬼道有事情要先離開一下──

 

於是等待的時間內和佐久間以及源田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一直想要快點跑回去找冬花所以忍不住一直拿起手機看著上頭的時間。

 

自己一直感受到旁邊有種刺眼的……視線?才抬起頭看著一旁的兩人。

 

「你們幹嘛一直盯著我看?怪噁心的……有話想說就快說。」挑了挑眉看著佐久間頻頻露出猶豫的眼神看著自己,那種感覺令自己噁心一把的,於是用著不耐煩的語氣說。

 

「其實我從你來的時候就想問了……不動耳朵上的兔子還有花的耳環是你的新興趣嗎?」佐久間的雙眼飄移了許久後終於脫口而出,看他的臉從忍笑到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的舉動讓人感到不爽。

 

於是自己拿起鏡子將頭偏向另一邊終於知道了他們到底在笑什麼了──

 

「啊──可惡被擺了一道,冬花那傢伙一定是趁我還在睡的時候給我偷換的!」當自己看到右耳上所別的兔子還有小花形狀的耳環時自己差點沒吐血,所以早上她聽到自己要出門沒辦法陪她還露出笑盈盈的表情是因為這樣嗎?居然把她自己在戴的耳環和我的耳環偷換……但是自己實在無法對她發怒。

 

對著鏡中的耳環發吼了好一會後無力的放下鏡子嘆了口氣──

拿起手機看著被自己設成桌布的冬花的笑容,忍不住露出愉悅笑容蓋上手機。

 

「沒想到是經理的惡作劇啊、嘻嘻……」佐久間與源田都捧腹大笑的看著自己,語畢後還不停伸出手擦拭著眼角的淚水。

 

「你們兩個不準給我笑!」終於無法忍受一旁的兩人無視於自己的大笑行徑我朝向他們吼著。

 

「不過,經理真的改變了你不少呢。」笑了好一會後佐久間和源田像是笑夠了便停下來,佐久間盯著自己看了好一會後說著。

 

改變嗎……有的時候自己真的很慶幸能夠認識她。

 

「只可惜,愛鬧彆扭的個性還是沒變。」突然間一隻手不識趣的搭上自己的肩膀上頭挑釁的說著,自己連頭都不用抬就知道是誰了,想也知道一定是鬼道那個混帳……

 

「少囉唆!」伸出手將搭上自己肩膀的手給挪開後皺著眉頭不滿的回嘴。

 

「不過要好好對待人家啊……經理看起來可是很多人喜歡的呢。」鬼道拉起旁邊的位置坐下後露出意有所指的笑容說著,雖然是好意的話卻令人感到火大。

 

「我知道啦……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相較之下顯得不耐煩的回答著,冬花長的那麼可愛又溫柔體貼善解人意,會有人喜歡也是理所當然的。

 

鬼道到場後聚會才得以開始,隨著時間進行著終於到幾乎接近傍晚的時間。

推開餐廳的透明玻璃門走出門外後,便瞧見外頭已經開始飄著細小的雨滴──

 

「下雨了呢……還好出門前有帶雨傘。」佐久間拿起掛在門口旁的雨傘說著,這傢伙果然很細心,雖然出門前有看到有些烏雲密佈的卻懶的帶傘。

 

「我用跑的回去好了。」拿起手機看著上頭的時間,似乎有些晚了……他可不想讓冬花在家裡等他太久。

 

「還是我和源田一起用同一把雨傘我的這把借你?」佐久間似乎看著自己有些焦急的想趕回去於是開口提議著,正當自己在猶豫著該不該拿著他的傘趕回去的時候。

 

一個自己所熟悉的細小身影撐著雨傘映入自己的眼中──

 

「看來不用傘了呢。」鬼道和其他兩人相視而笑的說著,於是他們朝向不動揮了揮手後便各自分開離去。

 

於是自己轉過身向他們說聲「謝啦!」朝向他們離去的方向揮著手。

 

「妳怎麼會來?」當冬花停在自己的眼前後露出疑惑的表情問著,他以為這時間她已經在家了。

 

「我想你大概沒有帶傘又下雨了,所以我就來接你了。」冬花露出笑容回答著自己的問題,看她因為風有些大而讓有些雨水濺到自己的衣服上自己稍微的感到不捨,要是感冒就不太好了。

 

「我們快點回去吧?」我一把伸手拿起她抓著的雨傘然後朝向她伸出手說,他現在只想趕快和她回家窩在家中一起看著電視。

 

「好。」冬花起初先是怔了幾秒後才伸出手回握住露出笑容,跑到自己的身旁一邊挽著自己的手、另一隻手則是緊緊握著自己的手。

 

回家路上我們很安靜,只聽的到街道上人群走動的聲音──

 

憶起方才鬼道所說過的話……

『不過要好好對待人家啊……經理看起來可是很多人喜歡的呢。』

 

於是突然停下了行走的動作,一旁的冬花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自己。

 

「冬花……」將另一隻手抽回後伸進口袋中拿起一個黑色的小盒子放在手心上,雖然這個狀況自己已經練習上了好幾次卻還是感到緊張。

 

「嗯?怎麼了嗎?」冬花歪著頭露出疑惑的表情盯著自己手上的盒子問,似乎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突然停下來吧。

 

「我們交往也有好些時候了,我是想說……呃、嫁給我。」雖然覺得前段似乎有些多餘,但還是鼓起自己的勇氣開口說,但是越講到後面卻越來越小聲。

 

「什麼?」或許是因為太小聲了以及被一旁的雨水聲蓋過,所以她才沒聽見吧?但是要自己再說一次那麼丟人的話實在需要一些勇氣。

 

於是自己深呼吸了一下──

 

「我是說嫁給我!我會給妳幸福啦……」於是抓了抓頭不好意思的將盒子遞到她的眼前打開,一股作氣的將話說完後就像是用盡了所有的勇氣似的,緊張的閉上眼等待她的回答。

 

但是只是過了好一會她還是沒有反應,於是自己睜開雙眼看去──

 

「咦?」當自己露出疑惑的表情看向她,結果便看見她眼眶裡泛起淚水不停的落下。

 

「我願意、我當然願意……」她緩緩將頭垂下後又抬起露出笑容往自己的懷中撲了過來,嘴裡不停的重複著『我願意』她伸出微微顫抖的手接過戒指,像是寶物般的小心翼翼的緊握在手中。

 

「我們先回家吧?不然會感冒的。」雖然很想繼續緊抱著她啦……只是在馬路上一直有人盯著自己實在令人感到不好意思到極點,於是自己出聲詢問著懷中的人,她則是抬起頭來笑著回答自己「好,我們回去吧!」。

 

 

他不知道自己能夠為了她做些什麼,但是他知道──

讓冬花隨時都能夠露出笑容,那就是自己所應該做的事情。

 

 

【 Fin 】

 

 

作者的話:

 

耳環梗實在好用(?)(不要鬧了)

耳環梗是私心放上去的,求婚這個才是重點啊啊──

這篇與其說是閃光不如是走溫馨向的,還讓帝國組出場了www

標題實在讓自己想了很久(腦死)

本來想用『小小的幸福』或是『屬於我們的幸福』這兩個其一,

最後是因為冬花的小惡作劇才讓我改掉標題的ww(笑)

 

※ 然後昨天看了很可愛的短漫現在正陷在幻想裡頭ww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playkids
  • 寫的不錯喔

  • 咦 謝謝XDDD


    小花✿ 於 2011/09/02 21:25 回覆

  • Sour柚子
  • 頭香被搶了(你)

    唔喔、小情侶太閃了,說好的墨鏡呢@_@!(不人家沒跟你說好)
    當冬花撲向不動君懷裡的時候,路人甲幹嘛來湊熱鬧啦xD
    這就是閃光放太大造成的結果w
    說不定隔天去向不動君求償xD因為被閃瞎xDD

    然後不動君向冬花求婚了(嚇)
    什麼這聽起來好可怕(抖(不)

    冬發不是喜歡圓堂君嗎w(錯字自重)怎麼跟不動君在一起有點好奇(炸)
    雖然圓堂君有老婆了,但是可以把他搶過來啊ovo
    摁哼、拐走冬花大作戰真的很好玩,I發誓(?)

    讓我們一起向夕陽奔跑吧--!(?)


  • 小情侶閃閃棒棒(不要鬧)沒有墨鏡這種東西(嘿嘿)
    路人甲表示他也很無奈(根本沒有)

    講的那麼可怕是怎樣啦WWW(笑噴)

    其實比起圓冬我是覺得不冬比較好的(喂)
    他和方堂只是小時後認識而已(錯字自重)
    居然想拐走冬花啊啊啊──不動會暴動(夠了)

    朝向夕陽奔跑吧~~~~(妳)

    小花✿ 於 2011/09/02 21:27 回覆

  • 子子●´Д`●
  • 少蓋了還是很閃(欸你
    耳環梗實在可愛XDDDD竟然還多了小花耳環!(盯

    噢噢噢動動就守護好小冬的笑容
    天天做家事!!(ㄎ
    求婚了www!!!!!

    然後之後就是婚後情趣繼續放閃光嗎o3o?(欸
    食用完畢ww

  • 還好啦 閃是基本的(不)
    耳環梗超可愛啊──動動的耳環萌萌WWW

    對啊 他是妻命耶(妳這人)求婚根本神萌(高舉)

    居然繼續閃光(?)這是一定要的(被毆)

    小花✿ 於 2011/09/02 21:30 回覆

  • 章魚
  • 不動戴花耳環一定很可愛 xDD (欸
    求婚的不動好萌 www
    這篇非常閃亮 (墨鏡準備) (欸

  • 哈哈哈 超可愛的啊 本來還要補上星星(這人)
    求婚的不動根本神萌WW 墨鏡是一定要的(夠了)

    小花✿ 於 2011/09/02 21:31 回覆

  • 傅豬
  • 喔 好想看不動帶花耳環阿(狂扭(不!!
    最後竟然求婚了(捂嘴(到底?
    久遠教練會答應嗎(摸下巴

  • 居然想看XDDDD(噴)
    求婚根本棒棒WWW
    久遠會的啊 因為免費日傭(被打)

    小花✿ 於 2011/09/02 21:32 回覆

  • 闇♥剎那
  • 哇阿!!求婚那段好棒阿!!!(臉紅)

  • 求婚那段超棒www

    小花✿ 於 2011/09/03 07:40 回覆

  • 星羽x凌
  • 呀乎~~
    源田跟佐久間共撐一把傘
    (不過後來好像沒有撐了=3=)

  • 居然XDDDDDD

    小花✿ 於 2011/09/11 20: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