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對於教練的第一個感覺──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憧憬倒比較貼切。

只是究竟要到哪一天,那個人的眼中才會映照出自己的身影呢……?

 

 

「好了,今天的練習就到此結束!」練習許久後鬼道監督從椅凳上站起對著大家喊著,大家聽到了監督的指令後便迅速的收拾場上的東西,接著整齊的排列好站在場上。

 

鬼道監督向大家宣佈完事情後大家便紛紛離去──

看著大家接著一個一個離去,自己還是佇立在場上並未選擇一起離去。

 

「繼續練習吧……」想起與雷門的比賽時自己沒接住的那幾球感到不甘心,他曾經以為可以輕鬆的接下的……看來自己一定是疏於練習了,他得繼續努力才可以。

 

這樣才可以得到那個人的稱讚──所以,得繼續努力才行。

 

「呼、呼呼……」練習了好一會後果然喘的不得了,果然在龐大的練習量後再進行自主訓練實在有些勉強,於是自己決定先停下來喝口水稍微喘口氣休息一下。

 

「雅野,能夠留下來練習是件好事,但練習過頭了可是不好的。」佐久間教練抱著一疊資料在手中走到自己的身後,嘆了口氣露出擔心的表情看著自己說。

 

「佐久間教練我知道了,但是請容許我在留下來練習一下!因為我不想拖累隊伍。」盯著露出擔憂表情的佐久間教練我沉默了許久才再度開口,上次的比賽雖然監督與教練沒有多說什麼,但是讓雷門進了三球是事實。

 

「咳……那我正好手邊也有點工作要處理,你應該不介意多一個人待在這裡吧?」佐久間教練作勢乾咳了兩聲後,晃了晃手中的資料眨了眨眼詢問著自己的意見。

 

「咦、咦!我當然不介意教練留下來,只是我怕會吵到教練處理事情而已……」自己睜大著雙眼看著露出笑容詢問著自己的佐久間教練,因為自己實在沒想到教練會說要留下來處理事情這個舉動。

 

但其實自己是有點高興的,可以和佐久間教練在一起……

 

「怎麼會!我還怕自己打擾到雅野呢……那我就先處理資料了。」見狀佐久間教練笑了笑回答自己的話,然後便轉過身走到椅凳旁坐下開始專注的處理手邊的資料,看起來似乎很忙碌。

 

「是。」朝向佐久間教練的方向回答後,自己便收起水以及毛巾繼續回到場上進行練習的動作。

 

不知道自己又練習了多久後,佐久間教練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雅野、雅野──!」專注於練習中的自己回過神才聽見了佐久間教練不停喊著自己的名字,於是停下了接球的動作別過頭看了過去。

 

「佐久間教練?」利用停下來的時間喘了口氣調整自己的呼吸後,露出疑惑的表情往聲音的源頭看去。

 

「我想時間有點晚了,該把足球社大門鎖起來了。讓我送你回去吧?」佐久間教練抬起右手看著上頭手錶的時間略微皺起眉頭提醒著自己,接著收拾著方才的資料拿在手上回頭往自己的方向提議著。

 

「咦、好……是的,請教練稍等我一下!」聽到佐久間教練要送自己回家的這件事情自己比什麼都還要來得高興,然後將練習的足球放回原位後便跑去休息室將球衣換下。其實偶爾勉強自己留下來練習也會遇到好事的吧……

 

在佐久間教練的車上他們雖然有一邊聊著,但是自己的內心是非常的緊張。

 

「雅野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心事?比如說課業或是足球方面什麼的……」在回去的路上佐久間教練雖然盡量用著像是不經意的樣子提起,但自己卻注意到他的眼神不斷飄移著。

 

「教練怎麼這麼說?我沒事的,我很好。」眨了眨眼疑惑不懂教練為什麼會問自己這種問題,雖然心思上是有些感到煩躁的,但是自己內心深處所想的事情,是無法和教練一起討論的,因為有很多的理由。

 

「是嗎……那大概是我想太多了,沒事就好。」佐久間教練在等紅燈的時間別過頭露出放心的表情看著自己,對於佐久間教練的善意關心的眼神自己感到不自在的移開視線。

 

佐久間教練果然是個很細心的人,連自己的心思都看的出來──

 

「謝謝教練的……關心。」像是放心的垂下眼小小的嘆了口氣說著,對於教練敏銳的直覺實在有些吃不消,因為自己並不擅長掩飾心思什麼的。

 

「到了,那我們就明天見了!」終於抵達了自己的家門前,佐久間教練停下車後別過頭向自己道別。

 

「是,也請教練回去路上小心。」走出車門外後慎重的朝向佐久間教練的方向敬禮道謝,畢竟自己的身份是個學生……嗯,所以。

 

佐久間則是露出笑容看著雅野匆忙的跑回家中的背影──

對於這個可愛的學生,實在會讓他憶起以前在帝國的時光。

 

他總覺得在這孩子身上能夠看見自己以前的身影……

像是不知道在追逐著誰的目光,最近那孩子的臉上總露出很焦躁的表情。

 

不過看起來大致上應該是沒事的吧?或許他得在關心雅野一點。

 

 

「唉……今天練習上感覺也沒什麼進展。」洗澡後幾乎接近大字型的仰躺在床上嘆了口長氣說著,或許是因為教練在一旁盯著自己吧……反而覺得很緊張。

 

突然瞥見自己貼滿在牆壁上的報導,都是屬於『佐久間次郎』的報導。

 

「自己第一次看見那個人的時候,是在還小的時候呢……佐久間教練在世界盃上出賽的畫面至今自己不曾忘記。」是的,雖然那個時候自己也不過是個小孩子,但是自從在電視上看見的那個名叫佐久間的球員的身影在場上奔馳著,總能夠吸引著自己的目光追逐著他的身影。

 

一直到了閃電日本得到世界冠軍後他還是不斷的注意著有他的報導。

因為他自己也開始踢足球,但是對於控球的能力他顯然是不太在行……

於是選擇了當守門員,而自己也因為比較喜歡接球最後就選擇了這個位置。

 

某天自己得到消息佐久間次郎擔任鬼道有人的助手在帝國學園任職。

那時候自己也正在畢業的前夕,自己當然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帝國學園。

 

其實有時候會覺得只是因為憧憬某個人而選擇帝國學園有點好笑──

但他只要想到,到了那裡就可以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就感到開心不已。

 

對了,那個時候自己初次遇見他的那天……

也是在類似這種的情況下發生的呢,在帝國學園的足球場上。

 

那個時候因為太過於興奮而在帝國的球場上發楞著──

 

「你是新生吧?開學典禮就快要開始了喔!要是繼續待在這可是會遲到的。」突然某個腳步聲以及感覺熟悉的聲音傳入自己的耳中,他幾乎是反射性的將頭身看向聲音的源頭,穿著制式西裝的佐久間就站在自己的身後,他瞧了下手上的錶後提醒著自己。

 

「咦、好的……謝謝。」當整個人反應過來後才感到了不好意思的將頭低下回答著,然後準備繞過他跑去舉行開學典禮的地方。

 

「對了、歡迎你來加入足球部喔!」在自己小跑步繞過他的身旁的瞬間,他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抬起頭露出笑容對著自己說。

 

「是!我一定會來的!」沒想到只是來到足球部看看就遇見了佐久間教練,看來今天自己的運氣不錯。

 

 

隔天宣佈練習完後自己向隊長報告了聲,又選擇留了下來。

 

「可惡、可惡……」因為無法完全將心思專注於練習上,自己瞥開頭抓了抓頭髮煩躁的吼著。

 

繼續練習的結果就是某一球沒有接好,往臉上筆直的飛了過來。

因為球的速度算是非常的快,所以被打到的瞬間實在疼痛不已。

 

「唔、痛死人了……」跪坐在地上脫掉手套後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觸碰著被打到的地方吃痛的說著。

 

「這不是雅野嗎?雅野、你怎麼了?」佐久間教練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看到自己跪坐在地上,他焦急的從後方跑來自己的身旁詢問著。

 

「抱歉教練……我因為球沒接好打到臉。」抿著嘴沮喪的垂下肩回答佐久間教練的問題,實在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沒有用……總是被佐久間教練撞見自己這麼狼狽的樣子。

 

接著佐久間教練什麼也沒問的將自己攙扶到椅凳上幫自己擦藥。

 

「雅野,教練真的很擔心你……」擦完藥後佐久間教練熟練的將東西收回醫藥箱裡頭,他沉默了許久後猶豫的開口問著。

 

「教練,我……真的沒事。」佐久間教練的話讓還陷入沮喪中的自己立即回過神,他真的很想和教練說的!但是……

 

「最近的你,實在不像你,你到底在急什麼?雅野……」佐久間教練雖然露出了很想相信自己的表情看著自己,但卻放下了醫藥箱坐在自己的身旁柔聲的詢問著,似乎真的很擔心自己。

 

「教練……我……」對於佐久間教練的態度自己猶豫著,但是他怎麼可能說出自己是因為教練的關係……這種像是藉口般的話。

 

「如果是足球上的問題教練我或許……」佐久間教練將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打斷了自己說到一半的話。

 

接著他想起了佐久間教練總是看著鬼道監督的眼神──

以及總是伸出手露出寵溺的笑容對著自己說『做的好!雅野。』

 

煩燥感就這麼全部湧上,他不斷的努力的理由!對,理由只有一個。

 

「那麼教練,有沒有方法可以拉近我和教練之間的距離呢?」自己將頭緩緩的抬起用著幾乎快要哭出來的哽咽聲音問著教練,教練應該不知道、教練並沒有錯!只不過是自己單方面的一廂情願罷了。 

 

「咦、雅野你在……說什麼啊?」佐久間教練露出錯愕的表情看著自己,連說話都遲疑了上好幾秒。

 

不行了,如果繼續待在這裡的話,自己一定會……

 

「我一直以來都是只看著佐久間教練的……所以,請佐久間教練別把我當成是小孩一樣來敷衍我!那麼我告辭了。」既然都已經說出口了,那他還能怎麼辦呢?於是自己抬起頭來緊咬著嘴唇停頓上了好幾秒後將自己心中翻攪在一起的文字胡亂的拼湊成一句話,語畢後感到不好意思的垂下肩朝向教練的位置鞠躬後便往休息室跑了過去,當然自己也沒有再度回頭看向教練的勇氣。

 

「雅野……?」被遺留在原地的佐久間一時之間還無法反應過來,他對於雅野這個學生的第一印象就是非常的勤勞,就連對鬼道的想法也是和自己如出一轍般的相信著,但是他現在……

 

 

有的時候,他真的很討厭自己是個小孩子──

如果自己是大人的話,是不是就可以理所當然的站在教練的身旁?

 

 

【 TBC 】

 

 

作者的話:

 

其實這篇我個人的感覺是偏向佐久←雅的,但最後想了想還是打上佐久雅。

這篇本來被我擬了挺歡樂的大綱,結果重新想了一次之後就變成這樣了,

總覺得有點沉重(倒地)

 

其實佐佐要當完全的攻的話果然還是需要一點劇情還有設定──

雅雅攻的話好像又有點怪詭異的(抹臉)於是還是打上了佐久雅。

 

我自己是覺得雅雅是吹雪+哭哭+敦也和是摻雜點鬱金香的綜合體。

不知道有沒有人和我一樣這麼認為就是(笑)

 

總之我又替自己挖了一個新坑(捶地板)希望大家也能喜歡這組合就好了。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子子●´Д`●
  • 雅野小小隻的看起來好好吃o3o(?

    苦苦的暗戀阿,讓我想到源佐久
    雅野就像源田那癡情漢在暗戀著阿阿阿 QAO!!!!
    不過雅也好像不木頭(摁(?

    食用完畢o3o

  • 等等第一句是怎樣=口=!!!!!

    憧憬就讓我想搞癡癡的(妳)
    雅雅是害羞的小可愛(到底)

    小花✿ 於 2011/09/05 18:32 回覆

  • Sour柚子
  • 去查了查雅野的圖片,總覺得很像某人(?)
    個人認為他有用髮膠(舉(艮)

    灑哭馬--!(飛撲(艮)
    其實I壓根兒沒看過GOw
    所以也不知道雅野的個性是怎樣的o___o
    可是聽花花說是那幾個人的個性加起來大概就瞭解了(?)

    他是個--天然呆很愛哭很倔強有傲嬌成份的人對吧(咦)
    然後涼野君的髮色ovo
    這篇I整個重點放在雅野身上(跪)
    佐久間第一次當攻呢好稀奇OwO

    以上心得報告完畢(?

  • 哈哈哈髮膠啊(笑)不過可愛就好了啦(妳)

    等等你居然飛撲殺哭馬XDDD(抓住)
    居然沒看過GO啊ˊAˋ可以考慮去追?
    其實雅野也才剛出現不到三集而已個性上大概是妄想吧(何)

    哈哈哈你有掌握到精髓你成功了!!(拇指)

    其實上集真的比較偏雅野路線,就大概敘述對於殺哭馬的愛(到底)

    佐久間當攻很稀奇的(挑眉)


    小花✿ 於 2011/09/05 19:46 回覆

  • 羽翅
  • 雅野苦苦暗戀著佐久間押~
    學生跟教練的關係嗎....

  • 也沒說到苦苦吧XDDDD
    學生和教練沒什麼不行,只要有愛(到底

    小花✿ 於 2011/09/05 21:16 回覆

  • 傅豬
  • 這樣源田會吃醋喔佐久間(偷笑(走錯棚了你
    原來雅野野一直暗戀佐久間(捂嘴(並不是這樣!!

  • ˊAˋ源田再見了(什
    雅雅暗戀是我自己設定的啦030(到底)

    小花✿ 於 2011/09/06 07:3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