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其實我都知道的──你比任何人都還要來得痛苦,正因為深信著那個人。

 

 

 

 

結束了,父親的野心以及計畫還有我們那些不切實際的夢──

原本『異形之石』就不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了,那是並非人類可以觸碰的領域。

 

隨著石頭的碎裂以及崩塌、毀壞的據點,警察帶走了父親以及剩下的所有人。

從外星人的身分恢復了以往普通的人類,回到了陽光育幼院內。

 

 

「……。」睜開雙眼後習慣性的瞥了一眼床頭旁的時鐘,上頭的時間顯示著五點整,是平常自己的訓練時間,只是不在當外星人後踢足球的理由似乎也少了那麼一點。

 

翻了翻身後還是決定起身換上運動服去準備晨跑,反正跑步也可以鍛鍊體能。

 

「唉……」自己就在育幼院附近的街道上慢跑上好幾圈,雖然想要集中注意力在跑步上頭,因為在多想也只是會讓自己感到更煩躁而已,但卻還是會不自覺的懊惱起來。

 

足球──對自己而言是什麼?證明自己是最強的工具嗎?

他、是滿足於以前的現況嗎?宇宙最強什麼的……總覺得遺忘了初衷。

 

「嘖嘖……」發現怎麼想都不對的晃了晃頭嘖了一聲伸出手感到煩躁的抓了抓頭髮,算了再繼續跑上幾圈在回去好了。

 

等到自己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滿身大汗,撐著幾乎接近虛脫的身體走回育幼院內。

 

「累死人了。」終於好不容易走回育幼院內拿起掛在脖子上頭的毛巾擦拭著,大口大口的喘了口氣後晃動著脖子。

 

前腳才剛走進育幼院內就看見基山那傢伙,他露出欲言又止的模樣看著自己。

 

「咦、晴矢,一大早的你是去哪了?怎麼滿身大汗的?」基山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露出擔憂的表情問著,雖然自己知道他是出於關心的問著自己的,但只要想到不久前的Alien學園時期的Guran令人厭惡的嘴臉將它重疊在一起,就讓人感到不是滋味。

 

他已經不是Guran了──

他是自己最重要的朋友、家人?不、他是基山廣,就只是基山廣而已!

他是知道的……可是他無法馬上轉換過來這些思考模式。

 

「呃……我……沒事,我只是去晨跑罷了。」想解釋些什麼自己剛才稍微向後退的步伐的意思,但喉中卻怎麼也發不出廣的這個音節,他……叫不出廣的名字。

 

「別把自己太累了呢……等等就要吃早飯了,別忘了。」廣盯著自己持續了好一會後才緩緩轉過身準備要走進育幼院內,他露出以前的廣才有溫柔笑容提醒著自己,但這抹笑容卻讓自己覺得有些勉強。

 

「嗯、好……。」抿了抿嘴下意識抓緊了脖子兩側的毛巾,想將目光給偏移了些,因為他害怕看見那顯得落寞的背影。

 

「晴矢,希望你別討厭足球了……」打開門後廣別過頭用著自己無法形容的表情看著自己,只是對於他的話自己真的不知道該用著什麼樣的表情回答他的話。

 

「什麼啊……」討厭足球什麼的,如果可以這麼容易就辦到就好了……那他就不會如此的感到迷惘。

 

「踢足球是很快樂的,對吧?」他不死心的露出一絲期待的表情看著自己,睜大的他雙眼瞧著自己。

 

「抱歉……現在的我,真的不知道。」嘆了口氣垂下肩膀悄悄避開了來自於他的視線,現在的自己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重新定義足球在自己眼中的地位以及代表了什麼。

 

「是嗎……那就不強迫晴矢想了,我去一起準備早飯了。」廣露出歉意的表情稍微尷尬的朝向自己說著,這次他就頭也沒回的走進屋內了。

 

嘆了口氣望著早已關上門消失在自己視線內的地方,於是又邁開步伐。

走到了自己的樓層打開門鎖走進,一走進去就看到了躺在客廳看電視的風介。

 

「喂,想踢就繼續踢啊……做什麼逞強?」風介露出事不關己的模樣蹙眉對著自己開口說,嘴中還是咬著一慣的蘇打冰棒,早上就吃這種沒營養的東西。

 

「我只是閒不下來罷了,別管我!」對於來自於風介的話語感到更加的煩躁的搔了搔頭,接著頭也不回的跑回房內脫掉了一身都是汗的衣服沖了個澡,沖澡完後終於完全累癱在床上。

 

連風介踹了自己叫自己『快滾去吃早餐』這類的話語都沒聽見。

 

 

即使自己迷惘不已也必須該繼續向前邁進才行,因為自己還活著──。

 

「搞什麼身體完全習慣在這時間醒來了啊……」睜開雙眼後又瞥向一旁的鬧鐘果然又是五點整,看來以前強迫自己五點整起床自主訓練的習慣已經根深蒂固了,迫於無奈的從床上爬起換下一身睡衣。

 

雖然五點起來,但是今天的他實在壓根沒有心情去晨跑。

外頭早晨的空氣清新無比,他忍不住打了個呵欠並伸上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雖然五點醒來,但是不知道怎麼的好像又想睡了……」揉了揉雙眼忍不住又打上了第二個呵欠,他又懶的繞回房間內去睡覺,四處的張望了一下決定走到以前自己喜歡避暑的樹下小歇一會。

 

不過當自己挪好舒適的位置坐下後,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特異功能……

才剛坐定沒幾秒眼睛就開始的瞇了下去,等到自己意識到時已經沉沉睡去了。

 

那天的早晨裡,他作了一個很長的夢──

 

「晴矢、這邊、這邊!快點父親要過來了!」廣跑在自己身旁的一側不斷對著自己招著手示意快把球傳給他,自己也往後方看去父親果然追逐在自己的身後準備搶球。

 

「廣、接好!」躲過了父親搶球的路徑後,自己馬上把球踢高往廣的方向踢了過去,廣也馬上向前一跑接住了那記傳球。

 

啊啊……這個是小時候的事情,真令人感到懷念。

那個時候的父親總是時常來探望著我們,偶爾也會和我們一起踢足球。

 

那時父親慈祥的笑容自己到現在都還沒有忘記,那個人也曾經那麼的……

 

「晴矢、晴矢!睡在這裡會著涼的──」熟悉的聲音在自己耳旁不斷重複著,他在還沒睜開雙眼的時候就感覺到了有人不斷搖著自己的肩膀。

 

「唔……」微皺著眉頭緩緩睜開半瞇的雙眼,睜開後一道透明的淚水從眼眶中流下滴至自己的手上,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哭了……?

 

「晴矢……?」廣似乎對於自己哭出來的舉動有些嚇到,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望著自己彷彿是在詢問般的。

 

啊啊、搞什麼啊!為什麼自己非得要迷惘不已呢?答案不是早就有了嗎?

 

盯著眼前的人不語,接著緊緊向前撲去抱住他──

他怔在原地「咦、咦咦……?」前者則是嚇到似的發出疑惑的聲音。

 

「我,果然還是很喜歡足球……還有想和廣一起繼續踢足球。」不停的在廣的懷抱中磨蹭著,什麼嘛……為什麼要感到煩惱呢?他只是想待在離他最近的位置踢著足球罷了,就像小時候他們時常和父親一起嬉戲的時候一樣,只要能夠看見廣的笑容就好了。

 

即使他們沒有專用的足球場地,但只要大家在一起就可以很快樂了……

 

「我也非常喜歡和晴矢一起踢足球哦,所以我們要一起繼續踢足球才行!」廣在聽完自己的話之後雖然沉默了好一會,但還是伸出手緊緊回擁住自己,接著露出自己熟悉不已的那抹笑容說著。

 

 

對了,他已經不是Prominence的隊長Vearn了……

他現在是南雲晴矢,一個普通人罷了……這樣就好了。

現在的自己……只想待在他的身旁繼續踢著他所深愛的足球。

 

 

【 Fin 】

 

 

作者的話:

 

其實每次寫到基南我都特別有感觸的說──

這篇試閱被我丟在試閱區擱置PLAY好久了,今天終於把它寫完。

 

其實我很喜歡這篇的走向XDD

尤其是最後晴矢那種終於意識到自己已經不是Vearn的那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傅豬
  • 浩人(跳來跳去
    (推開南雲 跑到浩人懷裡(這人
    浩人的笑容(倒地 抽蓄(夠人你
    恭喜南雲終於恍然大悟自己不是Vean了(啥鬼?

  • 等等你XDDDDDDD
    妳還拼錯了我還以為是我拼錯(噴)

    小花✿ 於 2011/09/10 16:45 回覆

  • 超感動(誤)的Sour柚子
  • 可以把超感動這三個字無視(噴)
    因為剛剛在聽歌,然後它的意境害I好感動QwQ
    歌名也曲的超讚,整首歌爆好聽。
    花花聽不聽韓文歌(?)如果聽的話講一下,I把歌名打上來(轟)

    這篇是淡淡的甜w
    基山君總攻(正色)
    南雲君這篇裡面哭了(茫樣)用想的感覺好可愛w
    傲嬌!(誤)

    基山不等於Guran跟南雲不等於Vearn是一樣的道理,晴矢君怎麼那麼久以後才發現呢(遭原子爆彈)
    然後有沒有把南雲君哭的照片拍下來--

    *以下題外話(轟)
    很想用歌來打文--好喜歡第二人稱可是不會(擺手)
    然後因為聽了那首歌太感動了,所以打算就用那首歌來打w
    可是它很難用閃十一打啊QwQ!先打個試用篇(飄遠)

    雅野給I帶回去謝謝。(滾)

  • 等等要我無視為什麼又打上去啦(噴)

    居然聽哥XDD韓文歌的話還好的說WWW之前有聽過幾首而已

    這篇很淡的WW起伏並沒有很大(望)
    等等廣廣為什麼依然總攻XDD他也可以受啊ˊAˋ(妳)
    哭了是其次我喜歡那種感覺說WWW
    哈哈因為鬱金香很呆麻呆麻WWW

    我表示請出價(被打)

    -

    第二人稱是XDD(忘記了(妳)
    歡迎試閱打完我看看www

    雅野是佐久間的030(妳)

    小花✿ 於 2011/09/10 21:07 回覆

  • 小亞
  • 南雲抱到浩人ㄉ懷裡...用想ㄉ好...像...有點曖昧ㄉ感覺!!(南雲,你不要在我ㄉ面前,和浩人抱在一起痛哭流涕好ㄇ?等會涼野看到你們這樣..會以為你們有曖昧關係!! 南:沒差啦!(無所謂ㄉ表情)
    不過..南雲醒悟ㄉ也真慢..他還以為他是潘恩!

    對ㄌ!你文章中打ㄉ父親是誰啊?南雲ㄉ爸爸嗎?

  • 父親就是吉良啊O_O

    小花✿ 於 2011/09/11 10:37 回覆

  • 小亞
  • 是喔..那我可以確定,涼+南是孤兒!!和浩人一樣!

  • 大概吧(望)我也不清楚www

    小花✿ 於 2011/09/11 20: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