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只要和她在一起,自己就會感到安心不已──

因為冬花她就在自己伸手就能夠觸及的地方,在那個只有我們的『家』。

 

 

 

 

外頭正刮著一陣陣冷颼颼的風,不動以及冬花兩人則是待在家中悠閒的看著電視。

其實說穿了只是不動怕冷懶的出門罷了,連平常的晨跑都隨口找個理由不跑了。

 

「今天不去晨跑嗎?」冬花整理完環境後看了眼掛在牆壁上的木製時鐘的指針指向九點整,她別過頭問著躺在沙發上蓋著毛毯的不動柔聲詢問。

 

平常大概只要接近清晨六點的時間內是都見不到他的身影的,

他總是嚷著「反正很閒沒事做就去跑步一下。」諸此之類的話。

 

其實冬花是知道的,他想多鍛鍊點身體上的體力以及適應跑步的步調。

但是她能做到的也只有準備好豐盛的早餐迎接他回來說聲「歡迎回來」罷了。

 

「這種天氣我需要放假一天……」不動將蓋在身上的毛毯捲的更緊了些,這舉動令在一旁看的冬花都忍不住笑出了聲音,不動將整個毛毯都包覆在自己的身上就已經讓她覺得很有趣了,但現在又連頭都一起縮到毛毯裡面這模樣實在逗趣的令她想發笑。

 

「嘻嘻……不動怕冷說就好了啊。」冬花忍了許久後終於笑出聲音來,看著不動那種明明很怕冷卻硬是表現出一副“我只是今天狀況不太好”的模樣說著。

 

「才、才沒有咧……是今天天氣真的很冷好不好!」不動一邊說著一邊又將頭埋入毛毯中,雖然想辯解還有反駁什麼但是這舉動根本讓冬花覺得幾乎是形同默認了。

 

「我要把不動現在的樣子拍起來,然後拿來當桌布……嘻……」冬花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從口袋中拿起手機,接著對準不動的方向準備將這逗趣的畫面拍下來當手機桌布。

 

「喂、給我放下妳的手機!上次兔子跟花耳環還不夠嗎?妳是要我的面子往哪擺啊!」不動聽到冬花想做什麼之後先是停頓了幾秒後,才立即甩開毛毯站起身將手機從冬花手上搶走。開什麼玩笑啊!上次因為耳環事件被人笑到翻掉了要是讓她把這張照片流出去那他的形象不就毀了?

 

重點是……自從那個耳環事件之後才是他痛苦的開端而已!

每次冬花只要看到了那副耳環就會硬要自己和她一人戴一邊,重點是還一起出門。

他每次都想拒絕戴上那可愛的耳環,但是該死的看到她的臉就拒絕不下去。

 

「咦、可是這樣的不動很有趣呢……」冬花看見自己的手機被搶走後露出無辜的表情噘著嘴說著。

 

「才不有趣!」不動將手機放在離冬花有些距離的桌上,才露出放心的表情走回自己的沙發上再度拿起毛毯捲成一團。

 

冬花就這麼雙眼盯著不動的行徑站在旁邊笑著──但卻引來了沙發上的人不滿的眼神。

 

「妳從剛才就一直在旁邊笑,有什麼好笑的?看我的──」不動鼓著臉不滿的看著在一旁笑著自己的冬花,他從沙發上站起身一把將還在在一旁看著自己的冬花拉進懷中。

 

「咦、咦咦──!不動,你在做什麼啊!你這樣抱著我我怎麼去準備午餐……」冬花還來不及反應就已經被不動給一把拉進他的懷中了,驚嚇似的提高了些音量問著始作俑者。

 

「不要──誰叫妳剛才要取笑我,而且冬花抱起來很舒服,午餐就不要吃了。」不動不理會懷中人的話硬是緊緊的抱著,還不停的磨蹭著冬花的臉頰,露出像小孩子在撒嬌的天真模樣說著。

 

冬花聽到不動的話之後反而更不好意思了起來──

但礙於不動緊抓著自己她也不好掙脫,於是她只好妥協似的任由他抱著。

 

「真像個小孩子一樣,愛撒嬌。」冬花雖然妥協似的乖乖給不動抱著,但還是忍不住噘起嘴抱怨似的說著。

 

「我就是愛撒嬌,但只對妳一個人。」不動絲毫不受影響的回答冬花的問題,然後挪了個舒服的位置後將毛毯蓋在兩人的身上繼續看起了電視。

 

見狀後冬花也因為害臊而沒再多說些什麼,兩人就這麼擠在沙發上取暖。

隨著時間流逝著冬花忍不住在不動溫暖的懷中打起盹來,最後止不住睡意便沉沉睡去。

 

「真是的……昨晚明明加班就很累,還硬要一大早醒來陪我。」不動看著趴在自己胸膛前不久前還稍微反抗的想掙脫自己懷抱的冬花,她正沉沉睡著見狀後忍不住嘴角上揚責備似的喃喃自語著,其實早上不出去晨跑有一半的理由是不想讓她太累準備早餐什麼的,昨晚她可是加班到幾乎半夜才回來家中,雖然她躡手躡腳的不想吵醒自己但他卻還是聽的一清二楚。

 

有的時候他總是希望她能為自己多著想一點,因為她總是只想到別人。

就算是偶爾鬧鬧彆扭或是任性都會讓他覺得可愛,他希望她多依賴自己一點。

 

過了三十分鐘後不動也相繼陣亡了,這麼放任電視節目轉播著──

就這樣躺在沙發上一同沉沉睡去,等到兩人醒來後已經是下午三點多的事情了。

 

「啊、糟糕!三點多了……」冬花醒來後先是打了個呵欠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慵懶的將視線移動到時鐘上頭,沒想到指針已經指向三的位置,她本來打算提早出門去採購晚餐的材料的……現在這時間在不趕快出門的話依定趕不上晚餐時間了。

 

她試圖想在不吵醒不動的情況下起身,但他的手根本怎麼挪也挪不開……

 

「不動、不動……你快醒醒啊!」迫於無奈下她只好不停的搖晃著不動的肩膀,在他耳邊不停的重複的喚著他的名字。

 

「唔……什麼事啊?」搖了好一會後才將熟睡中的不動給叫醒來,他緩緩鬆開手冬花才從他的懷抱中站起身來,不動打了個呵欠伸了個懶腰後一臉疑惑的看著冬花問。

 

「我現在得出門去買晚餐的材料才行了,不然會來不及……對了,不動要一起去嗎?」冬花好不容易才從不動的懷抱中起身晃動著,因為到剛才為止都維持著同一個姿勢讓她感到有些不適。當她準備轉往房間拿件外套準備趕去買材料的時候,突然間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後退了幾步,歪著頭望著不動詢問著他的意見。

 

「咦、可是……呃、算了……我也一起去。」不動又將剛才丟在一旁的毛毯給蓋在自己的身上,聽到冬花的話之後他幾乎是反射性的想回答不想出門,但是想了想如果她要提很多東西的話一定很辛苦……所以最後還是決定忍受外頭寒冷的天氣和她一起出門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這就去拿外套、等等我哦!」冬花聽到不動的話之後便露出愉悅的笑容,小跑步的跑回房內拿外套。跟在後頭的不動則是盯著透明窗戶外的景色感到懊惱,。

 

最後不動穿了一件厚外套以及圍著一條去年冬花為了不動織的圍巾在脖子上。

冬花則是沒有戴圍巾,但是選擇了戴了手套以及穿上了一件外套就準備出門了。

 

「喂、等等……妳這樣不會冷嗎?」不動看著拿起鑰匙準備鎖門的冬花一眼皺起眉頭問著,明明是個護士還不懂得不好好保暖就會感冒這個道理嗎?

 

「咦、可是我有戴手套所以沒問題的!」冬花鎖好門後將口袋中的手套舉起晃了晃示意著她有注意,接著將手套給戴了起來準備出發。

 

「等等、這樣不行……妳別動!」不動突然叫住眼前才剛踏出步伐準備走出自家門外的冬花,他拉了拉戴在脖子上的圍巾俯下身將一小段纏繞在她的脖子上後,再將另一半繞到自己的脖子上才露出滿意的笑容。

 

不動看了眼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冬花確定沒問題後,才牽起她的手準備出發。

 

「咦、這樣不動會冷吧……?」冬花就這麼被不動給拉著走在街道上,因為為了方便上班或是買東西兩人選擇住在離熱鬧的市區不遠的附近,人潮洶湧的街道上兩人親密似的行為舉止引來了不少路人的側目,平常生性害羞的冬花臉頓時泛起一陣紅暈。

 

「笨、蛋!要是妳著涼的話那才糟糕咧。」不動聽聞冬花的話之後先是笑了笑才接著說,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頭用著若無其事的樣子說著。

 

冬花當然知道不動是在不好意思,她便露出笑容緊握住來自於不動的手。

兩個人圍著同條圍巾還親暱的緊牽著手,街道上人群紛紛望著兩人不停竊竊私語著。

 

雖然有些人是因為覺得冬花很可愛而多看了幾眼──

但是眾人群才看沒幾秒後,一旁的不動就釋放出殺人目光瞪著路人了。

 

「呼……還好我們趕上了,真是好險。」買完材料後兩人的手上都多了好幾個印有超市商標的袋子,冬花看著手中提的袋子後露出安心表情的說著。

 

「是啊……還好趕上了,對了、還要我再幫妳在拿袋子嗎?」不動隨口敷衍的回答了聲,接著看了眼冬花後將目光放在她手上的袋子上頭。

 

不過剛才的限時搶購真是個可怕的東西,一堆大嬸還有阿婆都擠上前硬搶……

他死命的護住冬花不被她們給撞到,他實在不敢想像冬花要是被撞到會如何。

 

「不用了,我可以的!而且不動已經替我拿了很多了哦。」冬花瞥了眼不動手上提的袋子後輕搖頭回答,雖然她是提了不少袋子但是她提的都是裝著很輕的東西,很重的東西全都被不動強行拿走了。

 

最後兩個人便踏著緩慢的步伐在街道上往家的方向走去──

冬花這時才發現不動的手似乎從剛才就不停的抖著,她抬起頭盯著不動的臉。

免不了想著『他似乎真的很冷』,連鼻子都冷到發紅了起來。

 

「不動、不動……」冬花發出十分小的音量叫喚著不動,平常說話的聲音就已經很小聲了,現在又在街上完全被吵鬧的人群交談聲給蓋了過去,她喊了許久後一旁的不動才注意到。

 

「嗯?怎麼了?」過了好一陣子後發著愣的不動才將視線落在一旁的冬花身上疑惑的問著。

 

「你蹲下來一下……」冬花拉了拉不動的手示意要他停下腳步彎下身,不停的舉起雙手擺弄著。

 

「呵……到底要做什麼啊?」不動看著冬花不停的擺弄著雙手要求自己蹲低的舉動引來自己的一陣笑意,他一邊彎下身一邊笑著問她到底想做什麼。

 

等到不動蹲下了些視線與冬花平行的時候──

冬花將手上提的袋子掛在手腕上,然後將雙手的手套給脫了下來。

 

她的舉動引來一旁的不動露出疑惑的表情「做什麼把手套脫下?」問著。

接著冬花舉起雙手將它貼在不動的臉頰上說「這樣就暖活些了吧?」笑著。

 

「妳……」不動霎時間整個人愣在原地,對於冬花這般可愛的行徑他突然一時間無法立即反應過來。

 

「因為不動看起來很冷的樣子,我才想說這樣會不好一點……」冬花笑著解釋著自己的行徑的意圖,至於為什麼不動還沒開口就知道的話……她想這是默契吧?她與他之間無形的默契。

 

「有啦有啦……快點把手套戴上趕快回家去了,不是還要一起準備晚餐嗎?」雖然不動本人已經盡量不想去注意一旁路人的視線了,只是根本每個人都將視線落在他們身上,而他又不是臉皮很厚或是天然呆之類的!於是趕緊別過臉催促著還將柔軟的雙手還貼在自己臉頰上的人。

 

「嗯!回家吧。」冬花發現不動的臉色似乎紅潤了些,於是高興的點了點頭放下手,戴上手套後牽起不動的手回答著。

 

 

「喂、等等回家之後妳再把手放在我的臉上吧?感覺挺溫暖的……」走了好一會後已經幾乎要到家的附近的時候,不動別過頭努力不將視線放在冬花身上害臊的開口說著。

 

「咦?原來不動喜歡把手貼在臉頰上嗎?沒問題啊、可是要等吃完晚飯洗澡完之後了喔……」冬花聽到不動的話之後先是眨了眨眼停頓了幾秒才笑出聲音來回答著他的話,然後露出認真思考的表情、她發現她得把一些事情完成之後才能幫不動取暖。

 

 

接著便可以看到不動露出愉悅的表情,嘴中還哼著不知道是哪聽來的旋律──

冬花則是看著不動許久後露出笑容後,緊緊牽著他的手一同往家的方向前進。

 

 

【 Fin 】

 

 

作者的話:

 

對不起不動,你在我眼中已經是個妻命了(意指冬花意味)。

其實我一直想嘗試打四個季節的閃亮亮不冬,而且上次看到一個超萌的東西。

於是就製造出了這個冬季限定版閃亮亮不冬(別亂講)

至於春夏秋版的話等我想到再說吧哈哈──(臨時起意的傢伙)

總而言之不冬根本神萌啊啊啊──最後害臊的動動實在GJ!!!(暴動)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our柚子
  • 表示這次是第一隻w

    這篇的不冬太甜太閃了(墨鏡)
    不動君居然跟冬花經理的臉磨蹭(噴)
    嗚啊啊--用想的就超甜蜜的啦(羨慕樣(咦)
    好羨慕羨慕----

    冬花經理也把手貼在I臉上好嗎(艮)
    如果是綠川君會更好喔(閉嘴)
    整個超萌啊啊--!!

    沒看過不冬悲文ovo
    好想看(你滾開好嗎)可是如果真的悲下去……表示會大哭(艸)
    情侶倆每次都好甜蜜ovo

    *題外話(總覺得好像都比心得多(被花花槓掉)
    吃柚子ING(居然)表示柚子超好吃!!
    不代表I好吃喔O__<
    然後明天要上臺語好麻煩,不喜歡鄉土語言(你)
    今天國語90分TAT連襟什麼東西的誰會背啊!!(翻桌)
    扯遠了w花花聽歌了嗎w

    晚安w


  • 恭喜第一隻(欸)

    不冬根本是閃亮亮的存在!!(到底)
    不動表示冬發的臉只有他能蹭(喂)
    羨慕什麼啦你XDDD

    冬發表示她是可以啦,可是(?)(望向一旁怒視的不動)
    你居然還想要抹茶XDDDD

    不冬悲文好像沒什麼靈感的說(攤手)



    哈哈心得多很棒啊(欸)
    你居然吃自己好獵奇的畫面!!!(妳)
    竟然有台語課(噴)國文課加油WWW

    表示那首歌還沒空聽,嗯晚安。


    小花✿ 於 2011/09/15 07:37 回覆

  • 傅豬
  • 原來不動怕冷(筆記(遭香蕉砸
    不冬萌萌WWW

  • 那只是我設定的啦(噴)
    不冬神萌!!!!!

    小花✿ 於 2011/09/16 07: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