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請注意此文是『廣玲前提下的基←綠』(單方面意味),雷者請慎入。

 

 

小時候父親和母親會拋下自己離去,一定是因為自己還不夠乖吧……?

那麼廣呢?他又為什麼會離去?為什麼……廣會留下我獨自一人?

他們是朋友、是家人……但卻不是廣最重要的人,這就是最大的理由。

 

 

他還清楚的記得,那天他和廣在頂樓吃著午餐的時候──

 

「綠川,那個啊……玲名的生日快要到了你知道吧?我很猶豫不知道該送什麼給她呢……綠川有什麼建議嗎?」廣突然停下了咀嚼口中三明治的舉動,別過頭有些尷尬似的抓了抓額頭前的瀏海問著自己。

 

「玲名的生日禮物啊……」聽了廣的話之後自己也認真的思考起什麼比較適合玲名這個問題,玲名在眾人的眼中是那種很能幹的女生的形象,但是他則是認為玲名其實也會有女孩子的一面吧?

 

為什麼現在的自己還可以如此輕鬆的和廣討論著她呢……他不願去多想。

 

「我認真的想了很久,只是想到的感覺都不太行……」廣又將手中的三明治咬了一大口一邊咀嚼著嘆了口氣露出十分懊惱的模樣,難怪這幾天看他都心不在焉的原來是在想玲名的生日禮物啊……

 

「那麼廣覺得送髮飾那些的怎麼樣?我看玲名頭髮算長吧?只是都沒看過她戴過什麼髮飾或是髮夾什麼的……」自己從記憶中搜尋著玲名的身影,她的頭髮應該已經不能算短了已經是過肩膀個長度了,但是自己又幾乎完全沒有印象看過她帶過髮飾那類的東西。應該說自己連看玲名綁馬尾的次數都少的可憐才對……

 

他想,如果玲名從廣的手中收到髮飾類的禮物應該會很開心的才是……

 

「這真是個好主意!那綠川我們這個星期六就一起去挑吧?」廣聽完自己的意見後想了好一會,接著露出贊成的模樣用力的猛點頭滿意的看著自己,然後站起身來興奮的轉過身打算約自己假日和他去挑選禮物。

 

「咦、我嗎?可是玲名應該會比較喜歡……廣親手幫她挑選的吧?」稍微將抓住便當盒子的左手力道加大了些,他努力想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些,露出遲疑的表情回應著廣。

 

「可是我怕我到時候無法做出選擇……拜託你了,陪我一起去逛提供一些意見就好了!」廣雙手合十露出認真的表情央求的模樣實在讓自己不好拒絕,於是嘆了口氣輕點頭答應了廣的要約。

 

星期六那天,廣在店裡頭挑了很久……最後選了綁頭髮用的髮帶以及夾子。

在準備包裝的時候,還興高采烈的對著店員小姐說──

『麻煩妳幫我包的可愛一點,這是要送女朋友的生日禮物。』笑著說。

 

很快的玲名生日的那天來臨了,大家替玲名辦了一個很棒的生日派對。

自己送完禮物後靜靜的站在角落旁,默默的看著廣和玲名的一舉一動。

他想他永遠也忘不了吧?玲名拆開禮物後那感動的模樣,接著緊緊的抱住廣。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接著在廣推出生日蛋糕後彷彿像是說好似的房間內的燈突然熄滅了,站在一旁的眾人一起合唱了生日快樂歌。

 

「啊、南雲!你幫我和廣說聲我要出去一下,臨時想到有東西忘了買。」糟糕、感覺視線內的週遭逐漸開始越來越模糊,要是繼續待在這裡的話,他一定會崩潰的……一定。於是搖了搖站在前方不甘願的唱著生日歌的南雲,向他說了一聲就拔腿從門外的方向奔去。

 

他還記得離去前南雲口中嚷著「記得快點回來啊!蛋糕被吃掉可不管你。」

他沒有停下來也沒有回應南雲的話,他一直跑、一直跑……。

 

「呼、呼……」輕拍著公園內的草皮後坐下,他將頭埋至膝蓋內不停的大口喘著氣,他到底跑了多久?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想趕快逃離那個地方。

 

其實自己一直想打破這個現況,他想去破壞自己習以為常的這一切!

但讓自己無法接受的,是無法繼續待在廣身邊這件事情。

 

他不討厭玲名,反而很喜歡像是大姐姐般照顧著自己的玲名。

她是個好女孩,一切都只是自己單方面的在瞎吃醋罷了……

 

彷彿有個低沉的聲音在自己耳邊不斷重複著『真是可憐啊──』的話語。

 

「我連對著她說聲『拜託妳,別從我身邊搶走他』的資格都沒有哪……」是啊……他和廣若是硬要說有什麼關係的話,大概也只能定義在『家人』或是『好朋友』上頭,什麼喜歡或是愛的只能在腦中妄想而已。

 

最後向後仰了些試圖想止住淚水,伸出手不停用著袖口想擦乾眼角旁的淚水。

踏著沉重的腳步往陽光育幼院的方向走去,第一次他覺得回家的路是這麼漫長。

 

回到陽光育幼院後慶祝玲名生日派對的節目還正在持續著──

 

「綠川,你終於回來了啊、我有幫你留塊蛋糕喔!」細心的玲名在自己走回客廳內的時候就注意到了自己,她輕拉起自己的手示意要自己和她一起走,她拿起放在桌上的一小塊蛋糕遞給了自己笑著說。

 

「我們還很擔心你呢!還好你回來了。」廣這時也走了過來搭上自己的肩膀露出笑容說著,看著他們兩人的臉上都露出愉悅的笑容自己也只好努力扯起了一抹淺笑回應他們。

 

「嗯、抱歉……讓你們擔心了。」將手中甜膩的蛋糕叉起一小口塞入嘴中咀嚼著,他實在食不知味……唯一感受到的只有蛋糕無比的甜膩感,奇怪……他平常應該是很愛吃甜食的才對啊。

 

那年生日派對後緊接著國三的畢業來臨了,他亦然決然選擇出國留學。

這個消息很快就傳到廣以及眾人的耳中,每個人除了錯愕還是震驚。

 

「真的打算出國留學嗎?」在自己準備離開前的前幾天廣來找了自己談心,他並沒有阻止自己出國,只是用著想確定著自己的選擇似的問著。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總是替每個人著想的溫柔的人。

 

「是啊……那裡有我很感興趣的科系,我才決定選擇出國的。」但這只是其中一個理由罷了,最大的原因是自己想和他們分開一段時間,讓自以冷靜一下也給自己一段緩衝期吧……

 

自己並不喜歡從別人的手中奪取東西……也不擅長應付。

因為那樣叫做『佔有』而不是『擁有』,它始終不屬於自己。

 

※ 時間軸跳轉至十年後,綠川出國是十五歲(所以現在是二十五歲)。

 

久違回到日本後他注意到了機場內和當初離開日本時的模樣相較之下改變了不少。

在人潮洶湧中的機場內,他一個人拖著行李箱反而更顯得落寞。

 

為什麼十年內不曾回來過的自己會回國呢?或許有人會這樣問自己。

理由很簡單,他望著手中在幾個禮拜前所收到的『邀請函』。

 

今天,是基山廣與八神玲名的大喜之日,而他被廣邀請擔任伴郎的位置。

 

「十年不見了……」下了計程車後停在廣所訂下的婚禮會場走了進去,裡面的每個人都忙進忙出的走著,他小心翼翼的不擋到他們的去路向前邁進著。

 

過沒多久他便看到還未換上西裝的廣在認真的指揮著會場的擺設。

 

「好久不見了,廣!抱歉我來晚了……這是結婚賀禮。」猶豫了許久後才上前喚了聲他的名字,雖然十年來他們還是偶爾會通通電話的,但是十年沒有正常的對話反而讓自己有股不自在的感覺。

 

「謝謝……麻煩你了,現在還很忙嗎?」廣露出訝異的表情看著自己好一會後才收下了賀禮,他露出了和十年前一樣溫柔的笑容迎接著自己。

 

「這不是綠川嗎?好久不見了!你看你有沒有好好吃飯啊?感覺和以前比起來沒有胖多少嘛……」此時後方傳來了熟悉的女聲,她提高了些音量帶著不確定的口吻喚著自己的名字,等到走到自己的一旁停下後她左看右看的盯著自己手插著腰說著。

 

玲名也還是和十年前一樣,唯一不同的是身高上的落差吧……

 

「玲名,妳這樣綠川會被妳給嚇到啦!」廣將玲名往他的方向拉了過去,帶著半開玩笑的口吻輕聲的責備著她,但在自己眼裡看起來實在是十足的親暱的舉動。

 

最後敘舊了好一會後玲名和其他女生準備去換上新娘裝為婚禮做準備了。

自己也和廣走向了新郎準備室放下了行李,佇立在門旁附近的位置上看著廣。

 

「我很高興綠川能夠回來擔任伴郎呢!其實自己也想過要找南雲或是涼野,可是這兩個傢伙感覺只要走在紅毯上面就會打架……所以果然還是綠川最適合了,況且我會和玲名在一起有一半的功勞都是因為你。」廣一面看著鏡子一邊拉著領口以及調整著領帶的位置,他對著鏡子中的自己露出了笑容說著。

 

「南雲和涼野感覺是挺像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你會和玲名在一起一切都是因為廣很努力,我只是提出建議罷了。」接著試著想像了南雲以及涼野兩個人走在紅毯上吵架的畫面忍不住笑了幾聲,等會見到他們可不能笑出來要不然可是會被逼著追問在笑什麼呢。

 

最後廣在整理好自己的儀容後,向自己說聲想先去偷看玲名就準備離開準備室。

 

「我喜歡你哦,廣……但是那只是十年前的自己曾經深深的喜歡過廣而已。」看著他準備轉開門把離開準備室的時候,他鼓起勇氣幾乎接近反射性的看著他的背影一股腦的說了出口,如果現在不說的話……一定沒有機會了。

 

「咦?」廣準備轉開門把的動作就這麼停在半空中,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看著自己。

 

「所以,我希望廣能夠幸福,不、請你一定要幸福!」看著剛才廣與玲名的互動他想他們一定可以的,本來想忍住淚水從眼眶中流下的,但越說越哽咽……淚水還是從眼角旁不停的落下。

 

「謝謝你……願意告訴我,我一定會的。」廣露出了“你終於肯說了”的表情看著自己,他還是一如往常的露出那個自己所熟悉的笑容,喊著自己的名字……。

 

最後廣離開了房間,自己則是待在房間裡頭緩和情緒了一段時間。

隨著司儀喊著『歡迎新郎及新娘進場!』結婚典禮正在進行著。

 

跟在廣的後方踏著緩慢的步伐行走著,他突然憶起剛才廣對自己說的話。

 

「等到哪天綠川結婚的時候,別忘了找我還有玲名一起去當伴郎跟伴娘喔!」廣緊摟著玲名兩人朝向自己的方向相視而笑說著,那幸福的模樣他想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

 

「到時候一定找你,你可要準備好一包大包的給我哦!」釋懷的自己露出一抹淺笑開玩笑似的朝向廣以及玲名的方向回答著。

 

 

如果有那麼一天的話,他希望自己也可以像廣和玲名一樣……如此幸福的笑著。

再見了,我曾經痛苦也不願意放棄的初戀。

 

 

【 Fin 】

 

 

作者的話:

 

這篇是月月點的生日賀文,總之我提早趕出來了快給我感動落淚!!

然後綠綠抱歉又悲劇了,其實他實在很適合扮演爛好人(妳)

 

其實綠川打從一開始就無法討厭玲名或著是廣……

因為對於綠川來說廣和玲名都是自己最重要的家人,況且玲名是個好女孩ww

總而言之綠川在離開陽光育幼院後就沒有再回去了(十年)

最後回來日本是因為廣邀請他參加了自己的婚禮,而綠川也想要結束這場單戀

或許他沒辦法馬上就放棄,但他已經決定釋懷以及接受了。

 

最後的一段話我自己爆喜歡的(倒地)。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傅豬
  • 龍二阿(掩面狂哭 你真的是......(狂哭(不!!!!
    討厭啦 玲名姐接不是說鼻要跟我搶廣了嗎(含淚望(不你別
    龍二 鼻要傷心 還有我(互擁(不!!!!!!!!!!!
    喔哇 最後的結尾好讚喔><bbb(討厭 狂按推推

  • 別哭啊XDDD(遞手帕) 玲名姐姐表示無力(攤手)
    結局我自己也挺愛了ww

    小花✿ 於 2011/09/15 18:26 回覆

  • ~Peggyㄚ珮~
  • 月月點生日賀文?!

    意思是可以索取生日賀圖呦><?????

  • 呃(?) 月月是朋友.

    然後我不會畫圖O_O

    小花✿ 於 2011/09/15 18:27 回覆

  • 子子●´Д`●
  • 嗚嗚嗚嗚嗚嗚小發嗚嗚推推不夠我按嗚嗚嗚
    人家的綠川這麼濫好人啦可惡哀喪嗚嗚(摀臉
    溫柔的廣廣和玲名嗚嗚雖然標題很清楚但我還是私心基綠嗚嗚
    明明悲劇綠川也很萌的阿嗚嗚(欸
    家人或好朋友身分好萌!!!!(ㄍ
    嗚嗚嗚自己推走這種劇情實在嗚嗚嗚嗚嗚
    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綠川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小發嗚嗚
    好想把他抱走(望
    我要當綠川伴娘嗚嗚嗚嗚嗚嗚嗚
    還有小發你也太早就打完了(看
    謝謝嗚嗚嗚嗚生日賀文嗚嗚
    嗚嗚小發發發發發發發嗚嗚嗚嗚嗚嗚

  • 妳在暴動什麼而且妳是想按幾次啦XDDD

    沒辦法抹茶就是爛好一隻(倒地) 私心屁啊這是妳指定的耶混帳!!!!!!!!

    家人和朋友哪裡萌了啦XDDD (翻桌) 可是這篇我就沒這麼仔細描述推走(?

    不要發廚(拍打) 不給你抱(揪走抹茶) 抹茶不知道哪時候才能結婚(望)

    沒辦法我就寫完大綱就打了,而且我後面還有一堆(遠目)

    哭啥啦XDDD

    小花✿ 於 2011/09/15 19:07 回覆

  • [[&quot;薄荷*琉
  • 子子好激動(指
    受到九把刀『那些年』的影響?

  • 她超激動的啊XDDD
    我知道那些年可是我沒看過030
    九把刀我只看過殺手系列www

    小花✿ 於 2011/09/16 07:32 回覆

  • Souru柚子
  • 綠川君又悲劇了(淚目)
    嗚嗚、為什麼綠川君你一定要當這種角色啦(心痛)
    明明就……那麼喜歡廣,在吃醋可是卻沒辦法討厭他們兩個,真的是個好棒的人QwQ(滾)
    可是看了還是好心痛心痛痛痛痛痛痛痛QwQQQQQ(尼奏凱)

    基山君依然大傻蛋QwQ
    綠川君在那裡注視了他那麼久……居然都沒發現QwQ
    而且而且跟玲名的舉動都超親密QwQ
    還害綠川君因為沒辦法面對他們,跑到國外QwQ
    一去就是十年真的好漫長啊混帳QwQ
    可惡啊--可惡可惡可惡QwQ
    話說回來我是要QwQ多久啊(揍)

    --題外話
    討厭(抹臉)看了這篇文之後,私心又馬上發作(抿嘴)
    CP決定了要打基綠(果然)然後閃十一祭一個字都沒打(艮)
    馬上去趕稿(滾)好期待畢旅OvO

    閃十一祭兩篇文,I都打算要給涼野君和綠川君悲劇(居然)


  • 因為這是朋友點的所以抹茶就又悲劇了XDD
    因為抹茶是好人所以沒辦法討厭啊啊啊(倒地)


    因為這是朋友點的所以抹茶就又悲劇了XDD
    因為抹茶是好人所以沒辦法討厭啊啊啊(倒地)

    廣廣表示無力XDD 親密是我故意的(妳)

    十年很棒啊ˊAˋ(喂)十年可以改變很多人(別亂用文章裡的話)



    你居然想打基綠XDD你兩個都想悲劇啊啊(噴)


    廣廣表示無力XDD 親密是我故意的(妳)

    十年很棒啊ˊAˋ(喂)十年可以改變很多人(別亂用文章裡的話)



    你居然想打基綠XDD你兩個都想悲劇啊啊(噴)

    小花✿ 於 2011/09/16 21:40 回覆

  • Sour柚子
  • 等等、花花的回覆是怎樣(噴)
    為什麼有那麼多話都重覆啊啊 A____A(不解樣)
    就連標點符號也是一樣的!!(嚇)
    重點是一字不漏,怎麼三段回I的話都有重覆(噴)

    拜託--I不是柚子(不然呢)
    是人類啦O_______<(廢話)
    所以這話面完全不會獵奇喔w

    兩個都悲這就是最棒的一點(艮)
    雖然不想讓綠川君悲劇這麼多次,但是虐他真的好好玩OvO(變態)
    涼野君嘛……理由同上 xDDD
    然後黎明那篇會選基綠是因為最近都沒看基綠,整個沒精神 /____\
    所以自行腦補(艮)也只是打給自己看爽的啦 xDDDD

    最近好多生日賀文啊 OUO(別學人家表情符號)

  • 啊啊啊我打字記事本回覆的大概複製錯了吧哈哈哈
    重複就無視他吧(懶惰改意味)

    你不是柚子是什麼啊啊啊---!!(吵)
    很獵奇啊柚子在啃食自己。(欸)

    我只是比較偏愛悲劇而已(笑)(被打)
    黎明那篇會選基綠阿(遠望)腦補是怎樣XDD

    小花✿ 於 2011/09/17 15:54 回覆

  • Tam
  • 綠川好可怜啊!!!(哭奔~)
    基山知道了还要去欺负綠川>~<
    害綠川伤心T^T
    不过南云真的好温柔>v<(风介:敢碰晴矢的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