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不動永遠記得母親自小時候開始,就不斷在自己耳畔邊重複的話語──

她總是哽咽的緊抱住自己,不停的重複著『你要變成有用的人才行……一定!』。

 

母親根本不愛我、對吧?因為她總是只為了自己著想罷了,大騙子。

最後自己黯然的漠視著母親,他、選擇離開了那個家。

 

※ 不冬在一起設定有(年齡大概是高中設定ww)

 

那個人,有多久不曾出現在自己的夢中了──

她用著泛著淚的雙眼望著自己『你要成功,讓那些人看看、看你……』

 

「……!」不動幾乎反射性的從夢中驚醒心有餘悸的喘著氣,他憶起方才在夢中所看見的女人……他有多久不曾夢見她了?那個女人曾經像夢魘般的不停在夢中纏著自己,不動以為自己幾乎已經忘了她了……可是並沒有。

 

有些煩躁的撥弄著凌亂的髮絲,他拿起床頭旁的鬧鐘看著上頭的時間。

上頭的時間是九點零八分,他不發一語的凝視著時鐘發了好長的楞。

 

此時門外傳來了門鈴的聲音,幾乎是同一時間內手機的鈴聲也一同響起。

不動拿起手機看著來電是『冬花』,按下通話鍵便起身走向玄關準備應門。

 

「我在門口了哦,不動。」接起電話後另一頭傳來了冬花的聲音話一說完她就掛上了電話,因為同一時間內不動也轉開了門把將門給推開來。

 

當不動看見冬花的瞬間他才想起,今天約好了要和一起去她最愛的水族館的。

啊啊、都是那該死的夢打亂自己的心思……他完全忘記了這件事情。

 

「抱歉、我……睡過頭了。」不動垂下眼露出有些歉意的表情對冬花開口,最後又將目光移回她的身上。

 

「不、沒關係的……我只是很擔心你,所以就來了。」冬花輕搖頭後回答不動的話,她早了十五分鐘就到了約定地點赴約了,只是不動遲到了將近半個小時,她有些擔心他才跑來不動家看看的。

 

冬花凝視著不動有些憔悴的面容好一會,注意到了臉龐上的那兩道淚痕。

她遲疑了幾秒後踏出了步伐走到不動的眼前停下,用著仰望的角度直視著他。

 

「不動,你、怎麼了嗎……?」冬花舉起雙手輕撫上不動的臉龐上柔聲詢問,她是知道的……不動他,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動對於冬花的舉動感到錯愕,所以第一時間內還沒有反應過來。

他呆愣的看著比自己矮了一小截的冬花露出擔憂的模樣瞧著自己。

 

「呃、我沒事啦!妳先進來坐一下等我吧?我去換衣服。」不動有些尷尬的舉起手將她的手給握在手心裡,接著繞過冬花走到門的位置將它關上,又走回了屋內朝向冬花的位置說,加快步伐走回自己的房內。

 

冬花佇立在原地好一會盯著不動慌張離去的身影──

在不動離去前她試圖想伸出手抓住他的,但她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問起』。

 

過了幾分鐘後不動換好了衣服走到冬花身旁說了聲「抱歉讓妳久等了」。

冬花輕搖頭笑著回答「不會,一點都不久。」接著兩人出發前往水族館的路上。

 

 

抵達水族館之後大約是十點多的時間了,排了三分鐘的隊伍後兩人便走進水族館內。

不動對於魚類的東西其實是沒有研究的,但是冬花很喜歡……

所以他特地為了她買了本魚類大百科的書,研究那堆該死的魚。

 

當然他也不可能會告訴她,其實自己很討厭來『水族館』這件事情。

 

「人還真多……小心點別走散了。」不動蹙眉看著人來人往的人潮對著在一旁興奮的不停張望著的冬花提醒著,接著伸出右手將她的手給握緊,她這麼小一隻要是人再多些她就不知道會被擠到哪邊去了……

 

「別擔心、我可是有好好的抓著不動呢!」冬花聽見不動的話之後露出了燦爛的笑容,舉起了兩人十指交扣的手有些俏皮的說著。

 

「真是的、走路小心點啊……」不動幾乎整個人都被冬花給拉著走,沒想到那嬌小的身體裡面還有這種力量存在著,不過他實在很擔心等等她要是沒走好撞到人或是跌倒就不好了。

 

兩人終於走到位置圖以及節目介紹和主打的看板區的位置。

不動盯著位置圖審視了好一會,這間水族館還真不是普通的大。

一堆區還有商店街什麼的,這真的是水族館嗎……

 

「啊、十一點有海豚秀耶!」冬花盯著節目表看了好一陣子後驚呼著,她是知道常常會有些小動物可愛的表演秀,但是沒想到今天來竟然可以看到她最想看的海豚秀!

 

「走吧!妳想去看對吧?」不動盯著自家女友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幾乎祈求的模樣實在無法拒絕,不過海豚秀這種東西不就只是看一隻海豚在那裡表演什麼鬼而已嗎……

 

「嗯!我們快去佔好位置吧!」冬花點了點頭露出開心的表情挽著不動的手回答,她得和不動找個能近距離看到海豚的好位置才行呢……或許不動很喜歡海豚也不一定。

 

最後冬花與不動加快了步伐走到海豚秀的表演區──

一開始人潮並不明顯,距離表演還有一段時間,於是兩人找了最前排坐下。

 

「妳真的要坐這麼前面嗎?」不動手肘靠在鐵欄杆上將雙手撐在下巴上,有些無趣的盯著自己眼前的表演用的水池,餘光裡還可以看見表演的訓練師和海豚正在做著最後的測試。

 

「對啊、不動不覺得這個位置很好嗎?你看──海豚好可愛!」冬花別過頭看著不動問著,她覺得不動並沒有和自己預期中的一樣稍微露出開心的模樣,反倒是有些不耐煩的盯著水池發著愣。

 

「嗯、很可愛……。」不動並沒有將視線落在海豚上,反而是看著一旁的冬花笑著說。

 

「你為、為什麼要看著我說很可愛……」冬花對於不動那有些過於熱切的視線感到不好意思,垂下眼後臉上泛起一陣明顯的紅潮有些羞怯的問著。

 

「當然是因為冬花比海豚還要可愛啊、對不?」不動看著因為不好意思而顯得有些扭捏的冬花的舉動感到可愛,他露出了輕挑的笑容稍微俯下身在冬花的耳旁小聲的說著。

 

「啊──不動真是的!快點看、海豚秀要開始了……」冬花對於不動靠在自己身上的行徑感到羞赧,最後終於受不了小聲的叫了一下後,馬上伸出手指著海豚表演秀要開始轉移著話題。

 

不動見狀忍不住大笑了好幾聲,冬花的行徑以及舉動都讓他感到可愛。

 

海豚秀的表演結束後還開放了與觀眾的互動。

冬花聽到後就馬上舉起右手不停的擺弄著,最後當然也如願以償的摸到了海豚。

 

等到看完表演以及互動時間結束後也已經是過中午的時間了──

於是不動找了間離海豚區最近的露天型的簡餐咖啡廳走進去休息。

 

「不動剛才的海豚實在太可愛了,尤其是──」冬花在等餐點上來之前攪拌著杯中的冰塊後喝了一口杯中的紅茶,滔滔不絕的發表對於剛才海豚秀的感想,只是她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就瞥見了不動撐著下巴又再發呆的表情,於是她停下了說話的舉動。

 

「啊、抱歉……剛才講到哪了?」停了好陣子後不動才像是注意到自己又在發呆而露出歉意的表情朝向冬花的方向看了過去,他實在對於冬花感到抱歉……今早的夢實在讓他不由得多想。

 

這麼說來,自己有多久不曾去探望過母親了……?

 

「不、也沒什麼特別的事情。」冬花垂下眼有些沮喪的將視線往一旁的聊的很開心的情侶上頭瞥去,如果是平常的不動的話現在他們一定是聊的很開心的。

 

「那妳等等想去哪?趁休息的時間好好想想吧。」不動朝向冬花的方向詢問著,對於水族館他實在不知道她想去哪區,要是自己選的讓她感到無聊就失去了來這裡的意義了。

 

下午兩個人在水族館內逛了很久,也買了紀念吊飾之類的東西。

冬花開心的將吊飾掛在手機上開心的笑著,硬是把不動的手機也別上一樣的。

這舉動讓不動安心了不少,今天的冬花偶爾會露出沮喪的表情。

 

最後接近傍晚的時間,水族館內的人潮也明顯減少了許多。

 

他們走到了水族館外後,不動瞥見了不遠處的一家人嬉鬧的身影──

啊啊、他記得自己小時候父母也像那樣帶著自己來水族館玩吧?

 

「……」不動的視線突然一雙小手給覆蓋住,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了那雙手是來自於冬花的手,他沒有開口說話、或許是現在如果開口的話……

 

「不要再勉強自己了,不要看了……你到底在想著什麼,你知道嗎?你今天很反常。」站在不動身後的冬花有些吃力的墊起腳尖,畢竟她和不動差了一截的身高。她抿著嘴反覆的思考到底該怎麼開口,因為她不知道不動到底在煩惱著什麼……

 

「沒、沒有啊。」不動沉默了許久後才用著有些心虛的口吻回答,其實這種話連他自己本人都不相信了。

 

「騙人!你總是這樣,什麼都不肯說、我是你的女朋友!我是知道的、你總是獨自一個人承受著什麼……」冬花終於放開了遮住不動視線的雙手,她跑到不動的面前不斷捶打著他的胸膛嗚咽的說著,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才能讓不動理解到她很在乎他。

 

「偶爾一下下也好……多依賴我一點、好嗎?」冬花停下了捶打的動作,她一邊伸手擦拭著眼角的淚水一邊朝向不動的方向問著。

「對不起,讓妳擔心了。我沒事的、只是作了個夢罷了……」不動伸出雙手將趴在自己胸前的冬花緊抱著,露出有些愧疚的表情說。

 

他只顧想著自己的事情,反而忽略了她的感受──真是笨蛋。

 

「不要忘了,你還有我。」冬花努力的止住了啜泣的行徑,她緊緊的回擁住不動柔聲說著。

 

她知道不動是個很溫柔的人,也知道不動對水族館沒有太大的興趣。

她知道不動是為了自己……才勉強接受那些他根本沒興趣的東西。

 

「抱歉……讓妳擔心了。」不動不停在冬花的耳邊重複著『對不起』或是『抱歉』諸此之類的話語,對於她……一直都只有一份愧疚,因為她總是如此的貼心以及為了自己著想。

 

她總是能將自己從那無止盡的黑暗中指引著自己──

她就是自己的全部的『世界』,只要能夠看見她無憂無慮的笑著就行了。

 

 

【 Fin 】

 

 

作者的話:

 

啊啊──我發現我想寫有點悲悲的文可是最後還是發現悲不下去Orz

這對閃閃的小可愛我怎麼樣都下不了手啊啊啊!(夠了)

不過後面還是給他們閃下去了哈哈哈!(乾笑)下次再讓他們繼續甜蜜的閃閃ww

然後其實最後冬花講的話有點像是不動才該講的XDD 但是劇情上她講那些話是無違和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傅豬
  • (拿出蛋來 開始煎 (照他們的閃光很快就可以吃了(思
    魚!!!!!!(跳進水裡(拖出鯊魚 小花要吃嗎owo???(天真貌
    鯊魚表示: (掙扎

  • XDD等等他們的閃光哪有這麼大啦(拍桌)
    我跟鯊魚感情不好不能吃ˊUˋ(欸)

    小花✿ 於 2011/09/20 18:44 回覆

  • Sour柚子
  • 嗚嗚嗚、不動君真是個好男人(?)
    不知道為什麼想這樣講 xDDD

    什麼叫研究那堆該死的魚啊 xDDD原來不動君跟魚有仇(記錄)
    不可以亂罵小動物唷w(指)會遭天遣(噴)
    魚是一種很可愛的生物(?)會翻白眼又好吃(不你)

    然後、不動君對冬花說妳比海豚還要可愛的這句超有萌點!!(不)
    有誘拐之意w(不、人家只是單純稱讚而已)
    這篇是淡淡的閃跟甜這樣ovo
    海豚也很可愛啊!!!(重點錯)

    最後有點悲悲的QwQ冬花不要傷心好不好QwQ(心痛)
    不動君是大傻瓜!!!(哭奔(等等你奔什麼)
    不冬永遠是甜文確認w(?)好喜歡這個BG配對OwO

    下次要不要來個冬花反撲變成冬不!!!!(不可能)
    女生也是可以當攻的(誤)變成GB向!!!!

    -艮已經成習慣的題外話(被槓掉)
    可惡、最近聽到好多爆好聽的歌啊!!!!!!!(激動)
    移情別戀超快(艮)好多首都好喜歡怎麼辦qwq
    I真的沒有美術細胞(笑)畫了一隻像是變種的(?)圓堂熊(?)
    話說世界上好像沒有圓堂熊這種生物(望(本來就沒有)

    今天搬重物,結果回家寫功課的時候手一直抖啊 xDDD
    就是不穩 xDDD不過沒關係我字本來就很醜(噴)
    所以應該沒什麼差別(?)

    可惡,晚點打文去掰掰(你可惡個什麼勁)
    晚睡真的好煩QAQ今天剛剛好在鐘響的時候到 xDD
    結果要搬的東西,因為太晚到所以別人就幫忙搬了OTZ


  • 唔喔喔喔喔喔動動真的是個好男人啊啊啊──(一秒被打爆)

    不動表示他對那群魚沒興趣,但是冬發很愛所以他要研究(抹臉)

    然後那個比海豚還要可愛表示是突然想要放一下閃光而已(被眾人打爆)
    我表示煎魚很好吃……(口水)

    這篇本來是想寫悲悲的可是最後敵不過閃光(欸)
    冬花其實很懊惱的因為不動都把心事藏在心底她很在意(滾)
    不冬不閃就不是不冬了(爽樣)這對BG是繼一秋之後我很喜歡的www

    等等冬不居然XDD 冬發是攻嗎--(噴)GB向好詭異啦XDDD



    好聽的歌啊……常有的事情啦(欸妳)
    圓堂熊啊(搖尾)感覺是個很可愛的微生物(到底)

    沒關係啦能看就好了老師表示無所謂(被打爆)

    喔喔喔打文期待(滾) 今天真是有驚無險的SAFE啊啊(欸妳)

    小花✿ 於 2011/09/21 17:41 回覆

  • 殺~疾風之王~殺
  • 呀呀呀呀呀真的好好看
    本身就是南涼命&不冬命
    好看好看推推推!!
    (你真的......=0=

  • 南涼有陣子沒打了ww
    不冬很棒,謝謝喜歡OUO

    小花✿ 於 2011/11/20 16:0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