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如果只是單純的喜歡的話,那麼此刻我一定不會不會如此的痛苦。

對吧?霧野學長。但是我知道,你聽不見……我一直呼喚你的聲音。

 

 

※ 

 

在只剩下一盞小燈的房間內,狩屋坐在書桌前寫著像是信之類的東西。

信紙上頭工整的字跡就如同他給人的感覺般,他全神貫注在寫信上頭。

 

但是信紙上總是一再反覆的出現:

『我過的很好、還再踢足球、很快樂、別擔心我』諸此之類的字眼。

 

狩屋有些無奈的撐著下巴嘆了口氣,他實在說不出口現在自己在雷門國中的事情。

其實他……。

不過因為不想讓以前的朋友們擔心,自己在信紙上畫上許多俏皮可愛的表情。

 

但是最後一句,真的只是突然想到而增加上去的。

『足球部裡頭有個明明長的很像女生的學長,但個性卻一點也不可愛。』

 

寫到這裡狩屋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

其實這件事情大概是加入足球部中唯一可以讓自己感到開心的事情。

 

『雖然是這樣說,其實我想……我應該是比自己所想的還要在乎學長吧。』

寫完最後一行字後加上了狩屋正樹的名字後,將它塞進一個水藍色的信封袋內。

 

 

隔天社團活動結束後,狩屋拖著有些疲憊的身體回到了家中──

一如往常的當然不會有人來應門,脫下鞋、洗了澡後準備出門投遞信件。

 

漫無目的的走在街道上,擁擠的人潮總是讓狩屋有著一絲厭惡。

走了許久後終於停下腳步佇立在郵筒前,有些遲疑的將信封投入郵筒內。

轉過身邁開了新的步伐,眼角的餘光卻看見了熟悉不已的人。

 

『神童拓人』隊長和『霧野蘭丸』學長,其實兩人走在一起並不稀奇。

只是兩人那聊的開心不已的模樣卻讓自己有種……煩燥感湧上。

 

「咦、這不是狩屋學弟嗎?」正當狩屋『嘖』的一聲準備轉身往反方向離去時,不遠處眼尖的神童便注意到了狩屋的身影,於是開口喚住了他。

 

神童的叫喚讓一旁的霧野也注意到了狩屋的身影,前者當然停下了離去的舉動。

 

「啊、真巧……是隊長還有霧野學長啊!」狩屋雖然有些不爽的在心裡罵上了幾句不文雅的話,卻還是馬上用笑容迎向身後的兩人,裝做是不經意的遇上,對、若無其事的樣子。

 

「狩屋這時間怎麼還會在這裡呢?」神童舉起了右手看著手錶上的時間露出了有些擔憂的表情問著狩屋,現在的時間是晚上七點多的時間……距離放學時間也有好一段時間了。

 

「呃……出來寄信,學長們才是、這時間還在街上閒晃。」狩屋遲疑了幾秒後才回答了神童的話,心裡總覺得這個隊長很愛多管閒事什麼的,導致最後語末的話有些挑釁的意味存在著。

 

「啊、還真的沒資格說你……因為我們剛好去買東西結果買的太晚了。」神童聽了狩屋的話之後乾笑了幾聲回答,忍不住伸出手抓了抓頭。

 

「這種事情的確常常發生……」狩屋有些陪笑的笑了笑後回答,其實他對於神童還有霧野做了什麼事情壓根沒有興趣,但表面上還是不能表態的太過於明顯。

 

於是三人稍微的閒聊了一下後就分別離去了。

臨走前還不忘別過頭瞥了眼兩人離去的身影「嘖,就是這樣才不想出門。」

 

就像是現在一樣,那個人的眼中也依然映照不出自己的身影。

其實他不是沒想過,如果、自己可以再早出生個一年的話……

如果、可以更早認識學長的話……。

 

「煩死了。」狩屋一路上不停的想起方才回頭時的景象,學長就算偶爾會對自己露出笑容……但和神童在一起時的笑容比較之後卻是有落差的。

 

其實那和年齡是無關的……

因為『狩屋正樹』永遠不可能成為『神童拓人』,這才是真正的理由。

 

回到家中的狩屋根本不想管自己是不是餓了還是怎樣──

倒在床上將頭埋首於枕頭裡,他現在什麼都不想再想了。

 

 

隔天早晨的練習狩屋請了個假,下午的練習也向監督報備一聲就在社辦休息。

不太舒服是理由之一,但其實自己可以忍耐的、只是,有點想逃避的心態罷了。

 

社辦內只剩下狩屋一個人獨自待在裡頭,所以十分的安靜。

 

「好累……」狩屋將雙手趴在桌上把臉埋至手臂裡頭大口的吐了口氣,他覺得不管是身體或是心靈上的疲勞都已經超載了。

 

反正都請假在社辦裡頭休息了,就睡一下吧──

 

『喀──』突然間從一旁傳來拉門聲讓本來闔上眼的狩屋又再次的睜開了眼睛,他有些遲疑的往聲音源頭看去。

 

「霧野學長,東西忘了拿嗎?」頓了頓好一會後狩屋才緩緩開口,這大概是他唯一想的到練習時間霧野會來社辦的理由了。

 

「不、不是。今天早上晨練沒看到你,剛才練習也是……所以就問了監督,他說你身體不舒服、有些擔心就來看看了。」霧野露出遲疑的模樣好一會後才回答狩屋的問題,有些尷尬的關上了拉門往狩屋的方向走近。

 

「咦、擔心我?」狩屋聽完霧野的話有些不敢相信的又重複了一次霧野的話,彷彿深怕自己聽錯似的帶著不確定的口吻問。

 

「是有點擔心沒有錯,不過看來應該不是感冒……」霧野走到了狩屋面前後伸出了手覆蓋上狩屋的額頭,似乎想確定有沒有感冒的摸了自己的額頭又摸了狩屋的,過了一會後才露出了放心的表情笑著說。

 

狩屋就這麼呆愣在原地,任由霧野伸出手確認體溫和拍了拍自己的頭笑著說。

 

「那、就不打擾你休息了,我要回去練習了。」霧野用著放下了不少心的表情朝向狩屋的方向笑著說,他想他離開練習場地已經有好一會了,要是不趕快回去的話會被念的。

 

狩屋盯著霧野準備轉身離去的背影,想要伸出手阻止他的離去──

『他可以期待嗎?期待學長有那麼……一絲絲的喜歡著自己。』

 

腦海內不斷重複著一道聲音『如果,什麼都不做的話、是改變不了些什麼的。』

 

「等一下!學長,我……有話想對學長說。」狩屋抿了抿嘴往霧野的方向豁出去似的大喊著,接著他站起身伸出雙手緊緊的從後頭緊抓著霧野的手阻止他的離去。

 

他是知道的,那個人其實和自己很像……

因為他們喜歡的人的眼裡,總是映照不出自己的身影。

 

試著,什麼都不要去多想……

只要想著『讓學長聽見自己的聲音』這樣就好了,然後、朝向他踏出第一步。

 

 

【 Fin 】

 

 

作者的話:

 

總而言之結局什麼的不要殺我Orz 因為我就是想停在這裡(立馬跑走)

今天本來應該是要打一秋的啊啊──結果莫名的狩蘭又蹦出來了。

 

然後後續的故事什麼的有機會一定會補上ww 我只是想寫狩屋悲悲ˊuˋ

寫黑狩的話我就會忍不住想要虐蘭丸Orz 所以我要慎重的思考(煩)

 

然後其實我很喜歡這種未完待續的感覺ww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腐★夜☆
  • 我又自挖坑亂跳了=A=
    狩蘭大萌WWWW<別花癡
    花好厲害=ˇ=b

  • 咦 自挖坑亂跳W?
    狩蘭超萌www!!!!咦我沒有很厲害啦QAQ

    小花✿ 於 2011/09/27 18:25 回覆

  • Sour柚子
  • 之前在維基看了看狩屋君的資料,不過沒想到上面居然這樣寫--
    假裝失誤衝撞霧野,並且在撞倒他後,做出故意大力踩他腳的殘忍行為。
    上面這段光用看的I就好心疼霧野 QAQQQ看到這段話整個嚇到 QAQQ
    原本以為狩屋是個外表內心都很可愛的孩子(淚目)
    聽說狩屋君是因為之前霧野君指責他才會這樣o__o

    這篇悲悲(指)狩屋君不要難過唷w
    然後他在心裡暗罵不文雅的話是(?)行為好可愛owo
    所以這篇的狩屋君是--嫉妒隊長大人?

    原本以為信是要寄給蘭丸君的(咦)想說明明就在身邊為什麼要寄 xDD
    原來是要寄給以前的同學(噴)
    這次很快就詞窮(飄走)
    -題外話
    表示不是很喜歡狩屋君的個性(拖走)怎麼可以欺負蘭丸君 QAQ
    好暴力(畫圈圈)
    然後花花如果要虐蘭丸君就快虐吧!!!!!!(激動(艮)

    蘭丸君不要狩屋可以讓給I喔(眨(你滾開)
    I很想嘗嘗看那邊的糖果w
    最近要開始忙自創的文了(被花花槓掉)


  • 柚子沒去找狩屋的圖嗎WW?
    差不多就是那樣沒有錯,狩屋很腹黑的ˊWˋ
    他整個HOLD住了,一秒變腹黑狩屋(煩)

    這篇算是描述狩屋追逐著蘭蘭的身影吧(摸下巴)
    罵不文雅的話很可愛嗎XDD(噴)

    信是寄給以前童鞋的啦ˊUˋ蘭丸直接說就好了XD



    竟然不喜歡狩屋個性(噴)
    總之狩屋一定是因為想吸引蘭蘭注意才這樣的(別煩!!!!
    你竟然想慫恿我虐蘭蘭XDD 蘭蘭會悲劇(倒地

    ˊWˋ你是指劍湖山的糖果嗎?
    自創文居然XDDDD

    小花✿ 於 2011/09/30 07:43 回覆

  • 傅豬
  • 小蘭!!!!!!!!!!!!!!!!!!!!!!!!!!!!!!!!(表亂叫
    喔呵呵 我怎麼覺得有腹黑的味道在這(聞(並沒有
    小狩你.....(捂嘴(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