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十二月的冬季窗外總是颳著一陣又一陣的冷風,窗戶也隨著冷風吹的喀喀作響。

相較於寒冷的窗外屋內反而瀰漫著一股溫暖的氛圍,床上的人還不時挪動著身軀。

 

 

「真討厭,頭好重、好暈、好不舒服……」雅野翻身了好幾次後伸出手覆蓋在額頭上,半瞇著眼有些不適的開口說著,雖然從昨晚就覺得有些不舒服了……只是沒想到睡了一晚後情況反而變的更糟。

 

總而言之先起來把睡衣換掉吧?想了想後雅野決定。

 

「不過身體好沉重……」雅野用盡許多力氣才將床單給掀了起來,緩慢的從床上移動到床下的位置,倚靠著牆壁有些虛弱無力的微喘著氣,光是要站在原地不動都讓他覺得有些困難。

 

幾秒後又無力的癱在床的一旁,雅野抓著床角試圖想利用它再次站起身來。

『感冒了吧』?一定是的,這種討厭的沉重感。

 

過了十幾分鐘後位在廚房的佐久間脫下了圍裙掛在椅背上──

嘴角微微上揚著往房間的方向走去,準備把還窩在房內的雅野給喚醒。

 

「雅野──起床了!不快一點就要來不急了。」佐久間走到房門口後像是在做準備似的乾咳了兩聲,接著一邊轉開門把一邊催促的說著。

 

打開門後映入眼簾的是凌亂的床鋪,還有地上散落的枕頭、企鵝娃娃等。

沒看見在床鋪上躺著的人,佐久間有些焦急的四處環顧尋找他的身影。

 

「雅、雅野──!?」佐久間看見倒在另一頭床畔邊的雅野後焦急似的跑了過去,踩著有些慌張的步伐跑到他的身旁不斷搖晃著沉沉睡著的雅野喚著他的名字。

 

但是發現身下的人卻完全沒有反應,雅野紅的不可思議的臉讓佐久間蹙眉。

於是他伸出手撫上身下人的額頭,果然不出所料的發燙著。

 

「果然是感冒嗎……」佐久間一把抱起癱軟在床畔邊的虛弱的雅野,將他輕放在床上後拉上了被子走往房門外的方向喃喃自語著。

 

走到客廳後的佐久間拿起市內電話,接著熟練的按下一組熟悉的號碼。

 

「今天我要請假、雅野也是,感冒了、就這樣。」接通後佐久間對著另一頭人說完後,不待另一頭的人回答並逕自掛上電話,他知道要是不趕快掛上一定會被問些有的沒的。

 

不過不要緊,他可愛的雅野比較『重要』──

他想電話另一頭的人此刻應該是在咒罵著自己吧?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著。

 

「這麼說來他從昨天似乎就有點怪怪的了……」佐久間拿著臉盆裝滿水後拿起掛在欄杆上的毛巾掛在手腕上,一邊走往房間的方向一邊思考有些懊惱的說著。

 

總是這樣勉強著自己……其實他可以多依賴自己一點的,但他卻沒有。

 

「如果能快點退燒就好了。」將退燒藥與裝了水的透明玻璃杯放在床頭前的桌上,有些擔憂的將毛巾覆蓋在熟睡的雅野的額頭上說著。

 

就這樣持續著換水的動作過了好幾個小時後,雅野終於有醒來的徵兆。

 

「水、水──好想喝水。」雅野用力的皺著眉頭有些不適的開口,不斷擺弄著手緊捉著被單重複的說著,他討厭喉嚨那種乾燥的感覺……

 

「給、水。」佐久間快速的拿起放在床頭桌上的白開水遞往雅野面前,雅野看見水後便搶了過去大口的灌入喉中「唔──哈!我又活過來了──」將空的水杯往佐久間的方向遞去。

 

「教練……咦、快要中午了!」佐久間雅野的手上拿走了空的水杯放在床頭旁後,雅野才想起了自己似乎好像睡上很久了……因為憶起早上那沉重的身體還有腦袋與現在舒緩些的疼痛感有些落差。

 

「好多了嗎?看來是退燒了。」佐久間露出淺笑伸出手輕撫上雅野的額頭許久後才滿意的將手放下,和早上那燙的嚇人的溫度相比的話已經降溫了不少。

 

「啊、對了我發燒了──抱歉,給教練添麻煩了。」雅野這時才想起了自己早上想下床換衣服時的事情,有些沮喪的垂下眼朝向佐久間的方向道著歉。

 

「笨、蛋──你什麼都不說才是給我添麻煩!下次身體如果不舒服一定要和我說,還有學校的事情別擔心我請假了。」佐久間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後伸出手指彈了下雅野的額頭說著,對自己而言雅野一點都不會麻煩也永遠不可能會麻煩。

 

「唔──人家才不是笨蛋!我下次一定會說的教練。」雅野呆愣了好一會後才鼓起臉來伸出手撫上剛才被佐久間用手指彈的額頭的位置,教練是笨蛋。

 

佐久間一邊笑著一邊往房外的地方走去,過沒多久後端著一碗粥回到了房內。

雅野死命的盯著佐久間端在手上的物體皺眉。

 

「我已經煮好了粥,快吃完好把藥吃掉。」佐久間連同盤子以及碗輕放在床畔邊對著雅野說,粥已經煮好放上了好一會的時間已經不怎麼燙了,溫溫的正適合吃。

 

「咦──我不要吃粥!我要吃火鍋、拉麵、烤肉、還有牛排──」雅野盯著那碗什麼都沒有的清粥噘著嘴別過頭對著佐久間說,他不停的晃動著雙手講著自己本來和教練預定要吃的東西。

 

教練是笨蛋,約好了今天要帶我去吃好料的──!

 

「不行!病人就是要吃粥才比較好。」佐久間望著微泛淚光的雅野盯著自己苦苦哀求的模樣,有些無奈的移開了來自於他的視線搖了搖頭回答。

 

「那我要教練餵我吃──!」雅野噘起嘴來盯著眼前的粥停頓了許久後,興奮的抓著佐久間說著,他怎麼可以忘了撒嬌是病人的特權。

 

而且,是專屬於他的特權。

 

「真拿你沒辦法!來、啊──」佐久間忍不住扶額搖頭搖頭後將盤子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拿起了放在盤子一旁的湯匙盛了一小口送到了雅野的面前。

 

「唔──是教練餵的話就像火鍋還有烤肉跟牛排一樣好吃!」雅野將粥一口吞進嘴裡稍微咀嚼了幾口後,露出笑容對著佐久間說著。

 

「真的嗎?那以後我就煮粥給你吃就好了。」聽完了雅野的話之後佐久間忍不住想捉弄他的說著,並且還露出認真思考的模樣。

 

「咦!不行、不可以──我會餓死的!」雅野聽到之後用著接近哀號的語調說著,然後從床上爬了起來不停的搖晃著佐久間的手臂重複著『不行、會餓死』等等的話。

 

「哈哈──開玩笑的、開玩笑的!作為你乖乖吃粥的獎勵,飯後甜點就多給你一個布丁。」佐久間看著雅野的舉動忍不住一陣爆笑,笑了好一會後才伸出手擦拭著眼角的淚水,接著輕撫上雅野有些凌亂的髮絲寵溺的說著。

 

「耶──!」雅野聽到了佐久間的話之後不顧形象的從床上奮力跳起開心的喊著。

 

佐久間看著雅野可愛的行徑後,笑了笑露出無奈的表情看著──

他喜歡現在的生活,即便是在辛苦的革命下也能像現在一樣偶爾偷閒。

 

【 Fin 】

 

 

 

作者的話:

 

這篇本來是要寫雅野窩在家裡不想去上課偷閒的,

結果在擬定大綱的時候一舉被我全部竄改掉之後的產物,感冒真是個好東西(扭動)

其實本來想寫個N合一的小短篇集,可是實在太吐血了就作罷(妳)

後面的教練餵的就像火鍋──等等那段我自己整個笑到噴掉(噴)

雅野在拍馬屁意味嗎XDDD超可愛的我都不忍說自己了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腐★夜☆
  • 是不是錯覺=ˇ=
    有甜甜的感覺=ˇ=

  • 超級──甜!!(煩

    小花✿ 於 2011/10/05 21:51 回覆

  • Sour柚子
  • 這篇萌到炸掉了啊啊啊!!!!!(又暴動)

    發燒這梗一直都好好用owo
    每次有發燒就知道這是甜文(不一定好嗎)

    可惡原本我還很期待灑哭馬教練會用嘴巴餵(爆)
    小高興了一下(乾)
    雅野君你居然想吃那麼多東西 xDD太可愛了(滾動)
    每天都吃粥是不會餓掛的唷w只要有加蔬菜就行owo

    然後雅野君你是笨蛋(遭某人怒視)灑哭馬教練哪有說錯QAQ
    飯後甜點(口水)柚子表示也好想吃ovo--
    最近的雅野君手好像都會猛搖晃自己的手臂(噴)神萌啊這舉動o//o

    -題外話
    寫大綱什麼的好麻煩(艸)
    我是只要聽到很棒的歌或是看到很好用來打文的歌詞就會有靈感(居然)
    所以我沒聽歌就不會有靈感(爆)

    算了我放棄尋找它的吉他譜qwq(也太快)
    我覺得這首歌也萌萌→http://www.youtube.com/watch?v=PSae9jlVV0A

    原來花花已經睡了(噴)
    然後打文壓嘍賊owo(學圓堂張開雙臂)

  • 就是要讓你萌到炸掉啊啊!!!

    發燒的梗很好用說不管是正常還是甜還是悲劇都(?)(欸

    可惡用嘴巴餵這個我應該用這個梗才對啊!!(暴動)
    別看雅野這樣他是大胃王(不才沒這回事)
    加蔬菜也是會餓啊會膩(根本就是你!!)

    你竟然說雅野是笨蛋XDDD(打)你也想吃嗎不給你(乾)
    對啊搖晃什麼的神可愛的說啊哈哈--



    可是我怕會忘記幾乎都是有抄下來XDD幾乎啦(滾)
    柚子的靈感居然XDDD(指)等等去聽看看XDD!!!!!!

    對啊睡了--打文押樓賊WW

    小花✿ 於 2011/10/05 21:56 回覆

  • 玥蓮
  • 打得太讚啦!!!~~~
    超想按100個推!!!!!!!!!!!!!!!!!!!!!!!!!!!!!!!!!!!!!!!!!!!!!!!!!!!!

  • 謝謝你QAQ~~~~~
    推推會壞掉XDDD

    小花✿ 於 2011/10/17 15: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