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不動還記得,那是自己還很小的時候的事情……

那個時候的母親,總是會溫柔的陪伴在自己身邊唱著『搖籃曲』直到自己入睡。

雖然那時自己還小,根本不知道母親唱的是什麼歌,卻總是安心的沉沉睡去。

 

她總是一邊哼著溫柔的曲調,在自己的耳邊不斷重複著:

『你是我的驕傲哦,明王。』

 

那麼,為什麼妳會變成這個樣子呢?母親。

 

 

「……」從睡夢中驚醒的不動細微的呼吸聲在只有兩個人的房間內顯得清晰,他下意識的抓了抓凌亂的頭髮,身體還不斷微微顫抖著。

 

直到他伸出手撫上臉龐觸碰到那行淚的時候,他才明白──

原來自己哭了?這幾年來,就算沒有那個女人,他一直認為自己夠堅強的。

但原來他還是忘不了那個女人,那個自己曾經最愛的『母親』。

 

「煩死了,夢到這種東西……」不動伸出手不停的用著袖口擦拭著不斷湧出的眼淚,那幾乎接近嗚咽的咒罵聲顯得有些無力。

 

不動突然有些過於激動的別過頭,似乎想確認些什麼的緊張的望去──

看見身旁冬花熟悉的睡臉、無名指上銀色的婚戒,他頓時鬆了口氣。

 

「我到底在擔心什麼啊……」不動有些嘆了口長氣後撥弄著因為汗水沾濕而感到有些不適的髮際,他又別過臉凝視著一旁早已熟睡的人。

 

『不動明王,別再瞎操心了,冬花和那個女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不動有些焦躁的不停搖晃著頭,他不想再讓自己在多想些什麼了。

 

「……。」不動撥弄著一旁熟睡冬花額頭的髮絲,接著輕輕落下一吻在她的額頭上。

 

他,非常喜歡現在的生活……喜歡有冬花陪伴在自己身邊的日子。

 

 

被噩夢所驚醒的不動悄悄掀開了棉被走下床穿上拖鞋,每個動作都顯得小心翼翼。

推開房門後不動往廚房的方向走去,他覺得他現在需要喝杯水好好的冷靜一下。

 

「……很久沒有去見她了。」將杯中的水一飲而盡後不動忍不住緩緩開口說著,還記得自己上次見到那個人的時候,她老上了不少……和自己記憶中美麗、溫柔的母親落差極大,不過也算了……畢竟發生了那種事情。

 

想要力量?對,他走錯了路。

直到他遇見了『久遠冬花』之後,他的世界彷彿改變了──

突然冒出一股異樣的想法,他一定是為了見到她、才會誕生到這個世界上的。

那個他最可愛、最深愛的女人。

 

他們相遇、相戀、然後結婚──但就連結婚典禮上也沒有出現那個女人的影子。

但原因其實自己很了解,因為他特意沒將結婚的帖子寄送到那個人的家裡。

 

「睡覺吧。」不動垂下眼有些疲憊的揉弄著眉心的位置,起身後瞥了眼掛在牆壁上頭的時鐘,指針正指向三的位置。

 

回到房間後雖然帶著八分睡意,不動卻還是輾轉難眠的翻了好一會。

有些無奈的又翻了個身,接著挪好舒適的位置後睜大的雙眼發著長愣。

 

「咦……?」突然間他感受到後面的人伸出雙手緊緊抱住自己的舉動,有些錯愕的發出訝異的聲音並且別過頭看去。

 

「不動、怎麼了嗎?這麼晚還沒睡。」冬花半瞇著雙眼擁住一旁的人,她知道不動早就在好早以前就醒過來了,雖然他很小心翼翼的走下床,卻還是被一旁的冬花給感覺到了一旁的人走下床的舉動。

 

「沒什麼,只是想起一些事情有點睡不著罷了……」不動停頓了好一會後才回答冬花的問題,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說出自己的事情。

 

接著沉默了好一會──

 

「對了,冬花……妳可以唱首歌給我聽嗎?一首就好。」過了好一會後不動才有些尷尬的繼續接著說,雖然他也覺得自己這麼突然的要求冬花唱歌她也應該不會唱吧?

 

兩人又陷入了一陣沉默──

直到冬花有些緊張的開口說『就一首,現在三更半夜的呢。』

 

他喜歡聽她唱歌,偶爾她在廚房裡頭煮飯的時候常常會聽見她哼著輕快的曲調。

那是不同於那個人的聲音,但是也是現在最能夠讓他感到安心的『搖籃曲』。

 

忍不住下意識的捉緊手中的棉被小聲的說了句「謝謝妳……」不動哽咽著。

 

「下次哪天有空,我想帶妳去見一個人、好嗎?」待冬花唱完歌後不動拭去眼角的淚水轉過身,緊緊擁住冬花像小孩子在撒嬌般的開口詢問著。

 

「好。」冬花見狀忍不住笑著,她伸出手輕撫上不動顯得有些凌亂的髮絲回答著。

 

 

他也想讓那個人看看,也想讓那個人知道──自己現在過的很好。

 

 

【 Fin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our柚子
  • 可惡這篇是有點悲悲有點甜甜 (乾)

    不動君哭了(望)
    做惡夢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然後冬發跟不動君結婚了啊啊啊!!!!!!!!(錯字自重)

    冬花是不會離開不動君你的放心吧qwq(哭泣)
    可惡唱搖籃曲這點子超棒##
    拜託冬發你也唱給我聽好不好(你滾)

    然後柚子表示拋棄自己的小孩的人是不是良心被狗啃(不)
    -題外話
    南拓結婚以後去跟他們要喜餅(乾)
    其實綠川君黑化我真的會很心疼ˊAˋ因為這樣就不可愛了##
    我一定要讓它甜到爆炸(乾)

    柚子是不可能參加歌唱比賽的(噴)重點是一個人怎麼可能 xDD
    唱完之後評審都要吐寫了我看 xDDD
    可惡我最近狂嗑零食owo瘦不下去啊啊啊!!!(暴動)


  • 對啊悲悲的因為我本來超想打悲文(抹臉)

    私心的給它設定結婚了爽爽,還睡同張床(重點誤)

    不動想太多了冬花根本!!(暴動)
    對啊唱搖籃曲就突然想到(?)你要聽要先和不動打架(咦?

    其實也不是拋棄是不動自己走掉的我記得動畫是這樣說(?)



    我只要看到南拓結婚我就爽了喜餅就算了(倒)
    竟然這樣就不可愛嗎XDD 柚子加油(?)

    我以為是一個人麻 害我(?)(欸)
    你要壓抑自己不吃零食啊XDDD

    小花✿ 於 2011/10/11 08:13 回覆

  • ☆腐★夜☆
  • 頭香被搶=ˇ=ˊ
    是我的錯覺嗎?我覺得甜甜XD<別一直甜來甜去

  • 頭香被搶了ww
    就悲→甜吧(?)

    小花✿ 於 2011/10/12 07:18 回覆

  • 冰族-昕掌
  • 不冬總是甜甜得呢!

  • 不冬是也可以寫悲劇啦--
    只是就每次都很清水又甜ww

    小花✿ 於 2011/10/13 16:02 回覆

  • 星羽x凌
  • 不冬無法擋!!!!!
    小花GJ~~~

  • 不冬神讚ww

    小花✿ 於 2011/10/16 08:13 回覆

  • 傅豬
  • (爆哭(洪水?
    不動表哭(咬手帕 可惡阿!!!! 看了好心疼呢!!!!(拭淚(冷靜
    可是等等 不動你和冬花結婚 喜帖怎麼沒送到我家(拍桌 你這樣還是朋友嗎!?(拍桌
    不動表示:我跟你很熟嗎!?

  • QAQ別哭啊(遞衛生紙)
    不動表示他都慢慢來所以--(被轟飛)

    小花✿ 於 2011/10/24 15: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