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你已完全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份了。

到現在還還記得初次見到你時候心裡想著『這個裝模作樣的傢伙真討厭』。

 

 

※ 大學生捏造設定有請注意,此為狩蘭大學系列文其一。

 

 

霧野今天特意起了個大早,十二月的冬季的早晨總讓他冷的抖擻。

戴上圍巾穿上了厚外套後,他鎖上了自家的大門走往街道上──

 

「呼、冷死人了──」走在街道上一直被寒冷的風吹的抖擻的霧野忍不住抱怨似的唸著,心裡想著『早知道隨便弄點什麼來吃就好了』。

 

好不容易在人擠人的早餐店買了兩人份的早餐後他踏上了回家的路途上──

雖然他對於寒冷的冬季很沒輒,但是他喜歡看見雪。

 

霧野走上熟悉的公寓大樓一邊小聲的哼著前幾天聽到後便喜歡上的歌的旋律。

自己還記得上次哼著的時候他這麼說著『學長,這首歌很好聽呢──』

 

待霧野走上了自己所居住的那層樓時,他並未停在自己的屋外。

反而逕自向前走了些停在隔壁戶的門外,門牌上寫著『狩屋正樹』。

 

『叮咚──』霧野有些不捨的從好不容易終於暖和些的口袋中伸出了右手按了下門鈴,等待期間還不停搓弄著雙手。

 

門鈴響了一分鐘多還毫無反應,於是霧野又伸出手再按了第二次門鈴。

 

「這傢伙還真的睡到不知道要起來了啊……」霧野蹙眉雖然嘴巴一邊唸著卻還是從口袋中翻找鑰匙的蹤影,接著拿出一串鑰匙後迅速的從裡頭找到了大門的鑰匙,熟練的打開門迅速的走進屋內。

 

「繼續待在外頭真的會凍僵──」霧野走進屋內後溫度明顯比外頭的低溫還要高上許多,脫下鞋子擺放整齊後霧野踩著小心翼翼的步伐走著。

 

霧野拎著早餐經過了玄關、廚房、客廳,經過客廳時隨手將早餐放置在桌上。

接著來到了狩屋的房前停下,深呼吸了一口氣做好準備後打開了房門。

因為房間內沒有什麼東西,所以霧野很快就找到了狩屋的身影。

 

「狩屋正樹──不要以為今天早上沒有課就這麼懶散!快點起來!」霧野看到躺在床上捲成一團的狩屋忍不住扶額,接著走到他的床畔邊一邊輕搖著一邊在他耳旁用著比平常還要大些的音量吼著。

 

但床上的人依舊不為所動,這讓站在一旁的霧野顯得有些不耐煩。

於是他俯下身將捲在狩屋身上的被單給拉出了一小角──

 

「快──起──來──!」待霧野抓穩床單用力的將纏繞在狩屋身上的床單給抽走時還不忘記一邊喊著,然後奮力一扯──

 

霧野露出滿意的表情看著手上抓的被單,接著將視線下移──

 

「咦?」沒有聽見應該從一旁傳來的聲音,霧野發出疑惑的聲音往下一看。

 

狩屋正緊抱著自己的腰際繼續打著盹,這讓站在一旁的霧野忍不住嘴角抽蓄著。

 

「狩屋正樹──你給我清醒點!」霧野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的試圖用手推開狩屋的雙手以及貼在自己肚子上的頭,發現喊了沒反應於是忍不住從狩屋的頭頂用力的敲了下去。

 

「唔──好痛!」終於狩屋鬆開了緊抓著霧野的雙手吃痛的喊著。

 

「學長──你叫人起床都不能溫柔一點嗎?每天這麼激烈我怎麼受的了?」不待一旁霧野回答狩屋接著說,不停揉弄著方才被霧野給敲的頭頂還一邊噘著嘴抱怨似的說著。

 

「誰叫你、你要突然抱上來!」霧野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解釋著,接著露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將手中的被單摺好放在床舖的一旁。

 

「啊、那是因為睡昏頭了嘛──而且學長以前也常抱著我睡啊──」狩屋看著霧野的反應眨了眨眼後忍不住湧起了戲弄他的壞心眼想法,走到霧野的身旁側附在耳畔邊用著略帶沙啞的聲音低語著。

 

語畢後還不忘了吹了一小口氣──

 

「你、你……之前那是意外我才不是──」霧野聽到後忍不住羞赧不已慌張的揮動著雙手解釋著,這反而讓一旁的狩屋感到有趣的大笑著。

 

「是──是──我知道啦。」狩屋逕自走到了櫥櫃前翻找著衣服有些敷衍的回答著。

 

霧野見狀忍不住輕搖頭,繞到床頭的位置整理起凌亂的床鋪四周。

餘光正好瞥見在床頭櫃上木製相框裡的合照,那是在雷門畢業前夕所拍的照片。

 

「噗……」霧野看著照片中的自己一臉厭惡的看著狩屋而他則是不以為意的黏在自己一旁笑著,忍不住感到懷念而拿起有些年代的照片起來審視著。

 

「學長很懷念嗎?在雷門的日子。」換完衣服的狩屋注意到了霧野佇立在床頭前凝視著以前在雷門的合照看的出神,於是悄悄的走到霧野頭頭從背後抱住將頭靠在霧野的肩膀上問著。

 

「有的時候會很懷念──以前的我們。」霧野看著照片上的眾人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回答,接著將照片輕放回原位。

 

「吶、學長──會一直待在我身邊的對吧?」狩屋下意識的加重了些抱緊著霧野的力道問著,他是知道的……學長會一直待在他的身邊,但他總是會忍不住的多想。

 

「呵──不知道是哪個傢伙說過,一輩子都不會讓我離開的。」霧野聽了狩屋的話呆愣了幾秒後忍不住失笑回應著,記得那時候他總是嚷著『不會再讓你跑掉了,學長』之類的,那時候還真的想把他給敲暈然後自己逃走的想法……

 

「因為,我的網子是為了抓住學長而存在的啊──」狩屋聽完了霧野的回答後嘴角微微上揚的接著說,這時才鬆開了緊抓著霧野的雙手。

 

「好啦──快點去吃早餐,在客廳。」見狀霧野白皙的臉龐立刻泛起一陣紅潮,接著乾咳了兩聲後推著狩屋的背後催促著。

 

 

但在離開房間前,霧野突然瞥見了床頭櫃上似乎──還放著什麼東西?

 

「喂──!你給我解釋清楚,這張照片是什麼時候拍的?」霧野抓著木製相框裡盯著照片中的『主角』也就是自己本人,忍住想殺人的衝動嘴角抽蓄的問著一旁的狩屋。

 

「啊──哈哈、拍的還不錯吧?學長。」狩屋看見霧野拿起照片後躡手躡腳的準備一溜煙的逃離房間時卻被霧野從背後揪住,他只好乾笑了幾聲抓了抓頭髮指著照片笑著說。

 

 

他怎麼可能說的出口這是上次和霧野學長──的時候,

趁著他熟睡的時候所拍下來的照片呢?照這樣情況看起來會被殺掉的啊──

 

 

【 Fin 】

 

 

作者的話:

 

不忍說自己本來是想很成熟的蘭丸還有狩屋的情況,寫著寫著就變成大學了

高中生設定根本被我推翻了啊啊啊──

然後沒意外的話大學大概會寫個系列文吧哈哈,基本上還是單篇就完結的短篇。

只是同系列不同篇的短篇系列而已,不知道這樣解釋有沒有人懂Orz

 

不忍說「因為,我的網子是為了抓住學長而存在的啊──」

這句話讓我在想大綱的時候一直傻笑(抹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腐★夜☆
  • 嗚哈哈=ˇ=ˊ頭香咩=ˇ=ˊ<遭踹
    有點甜=ˇ=ˊ
    狩屋是偷拍狂阿XD<並不是
    那我也要偷拍<偷拍花<你別

  • 恭喜頭香XDD
    這個甜甜WWWW狩屋不是偷拍啦(欸你)
    別偷拍我xddddd

    小花✿ 於 2011/10/14 19:08 回覆

  • Sour柚子
  • 大學生設定神讚(?)

    可惡蘭丸君到早餐店買了兩人份早餐的時候,我還在想蘭丸君的食量居然那麼大可以一次吃兩份 xDDD
    原來是要給狩屋君吃的(噴)

    柚子表示對於蘭丸君有狩屋君家的鑰匙感到驚訝(?)
    可惡兩人乾脆同居算了(乾)
    然後狩屋君也太難叫了吧 xDD 居然還抱著蘭丸君繼續睡(噴笑)
    嗚嗚我要抱綠川君--(你夠)

    狩屋君表示堅決反對暴力(?)蘭丸君用手敲頭這可是很痛的哪--
    趁機爆蘭丸君的料(笑)以前原來蘭丸君都抱著他睡啊(笑)

    黏在學長旁邊也太可愛 xDDDDD
    那照片居然是上次跟蘭丸君在嗶完之後趁他熟睡拍的!!!!
    照片影印一張給我吧(滾)
    -題外話
    摁,熱量什麼的把它拋到九逍雲外吧!!!!(不)
    綠基w下次我要考慮來個拓南(表示自己也被雷到 xDD)

    偏偏女生唱的部份比男生多一段(悲劇臉)
    那我就把糖果當正餐(不可能)

    可惡我被未來都市NO.6裡的老鼠萌到了!!!!!


  • 大學生設定讚--!!(煩)

    你竟然天真的以為他吃的下兩份嗎哈哈哈──(煩欸)

    我表示鑰匙什麼的這根本是小ㄎㄟˋ死(煩)本來還要讓他們同居(妳)
    狩屋感覺是故意的那種(?)(別鬧)綠川不在這裡喔(轉身(妳

    可是叫不醒來只好手刀了(?)(哪來的)
    應該說是以前的逼--的時光裡面才有的睡覺報住狩屋的戲碼(到底)

    等等你真的知道我是逼--的之後趁機拍的嗎!!!(慢著這是?
    狩屋表示他護貝珍藏起來了誰都不能拿(乾)



    你不是要減肥嗎孩子這樣不行的啊--!!(噴)
    竟然要拓南,其實拓南p網圖很多……(?
    但是基本上我還是覺得學長是上面的。(到底?

    咦柚子是唱女生部分(?)(噴) 糖果當正餐會餓死(一秒淡定)

    no6我只看過漫畫而以動畫還沒追(噴)

    小花✿ 於 2011/10/15 14:43 回覆

  • ☆腐★夜☆
  • <拿出相機ˋ鏡頭對小花
    來笑~一個XD<欸你

  • (一秒閃躲)


    小花✿ 於 2011/10/15 11: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