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原來學長喜歡這個啊?』

『學長,關於隊長的事情……我很遺憾。』

『學長,我……』

『喜歡、好喜歡學長──』

 

就算我比那個人多待在你的身邊整整一年的時間,也無法改變什麼。

 

『學長,如果住院的人是我的話──你是不是可以多關心我一點。』

 

 

※ 那個虐虐的PV後續捏造有。

 

 

「學長,今天也要去探望神童隊長嗎?」足球部練習結束後狩屋以及霧野留下來整理場地時,一旁的狩屋用著不經意口吻問著。

 

「對。」霧野起初聽到時有些尷尬的沉默了許久後才輕點頭回應,其實對於狩屋的問題他感到有些尷尬,尤其是那句『也』似乎特別的加重了些音量。

 

「那麼我方便和你一起去探望隊長嗎?今天。」狩屋拾起了地上的足球後別過頭看著霧野問著,其實自己已經不是第一次和學長同行去探望隊長了,這一年間來他至少去了數十次。

 

 

待足球場地收拾完畢後,兩人踏著緩慢的步伐步行在往醫院途中。

 

「學長,我們順路買個花帶去探病吧?」在經過某間花店時狩屋停下了腳步,出聲喚住行走中的霧野伸出手比著店家問著。

 

接著兩人走進了花店內,霧野露出認真的表情挑選著探病的花──

一旁的狩屋下意識的別開了頭,如果繼續看下去的話一定會很痛苦的。

 

接著狩屋在坪數不算大的花店走動著,停在某個裝滿著白色小花的筒子前停下。

 

「學長,我覺得這個花很適合隊長、我們就買這個吧?」狩屋用著比一般講話的音量還要大上些的聲音喚著站在外頭選花的霧野,外頭的霧野聽到了狩屋的叫喚聲走到了一旁。

 

「那就買這個吧……。」霧野凝視著狩屋所選的花好一會後輕點頭回答,便轉身叫住了店員小姐將花包成一小束。

 

途中兩個人很少有交談,狩屋沒有開口說話、霧野也是──

或許是彼此都感到有些尷尬而不知道開口說什麼吧。

 

來到醫院後狩屋看著人來人往穿著護士服的小姐到處走動著。

過沒多久後兩人來到了掛著『神童拓人』門牌的病房前。

 

「神童,我又來探望你了哦──」霧野佇立在病房前沉默了好一會後深呼吸,推開了門後努力牽動嘴角露出笑容朝向病房內的神童說著。

 

「霧野……其實用不著每天來探望我的……咦?」神童放下了手中的書緩緩抬起頭說著,當他朝向門的方向看去的時候說到一半的話也停住了。

 

「狩屋、學弟?」有些遲疑的才喊出記憶中那名學弟的名字,距離他上次和霧野一起來探望的日子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

 

「神童學長,好久不見了……」狩屋將門給帶上後朝向病床的神童露出淺笑說著。

 

接著霧野向神童以及狩屋說了聲去換花瓶水便拿著花瓶走出了病房內。

 

「總是麻煩你們來探望我了……」神童將手中的書放在床頭櫃前朝向一旁的狩屋說著,霧野也升上了三年級了……想必課業一定很沉重的。

 

「怎麼會呢……能夠來探望學長我很開心呢。」狩屋輕搖頭朝向床上看起來臉色有些蒼白的神童說著,對於神童隊長這個人……其實他覺得自己應該是要討厭他的,只是看著現在他的模樣、他無法選擇去討厭眼前這個人。

 

那太過於殘酷了──不管是對自己或是對他。

 

「霧野最近臉上的表情,總是蹙著眉呢……」聊到一半時神童有些擔憂的對著狩屋詢問著,他想或許狩屋會比較清楚霧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從以前就是這樣、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總是不會開口向其他人說。

 

「還不只這樣呢──他啊、還常常大聲的嚷著你們這群傢伙給我認真一點──!之類的,他臉上的表情臭的跟什麼一樣,隊長沒有看到真可惜。」狩屋聽見了神童的話後抿了抿嘴,停頓了好一會後才乾笑的回答,想起霧野學長的行徑、就讓他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著。

 

「噗──這麼說來霧野小時候啊、還做過──種事情呢。」神童看著一旁的狩屋用著誇張的行徑模仿著霧野忍不住失笑,接著認真的模仿著向狩屋說起以前小時後兩人發生過的事情。

 

病房內不停的傳出狩屋以及神童兩個人歡樂的交談聲與笑聲──

 

「看你們聊的很起勁,是在聊些什麼?」霧野回到病房後瞥了一眼旁邊的兩人後,將花瓶放置在窗台旁的櫃子上不經意的問著。

 

神童以及狩屋兩人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

接著神童伸出手比了個『噓的姿勢』,兩個人一陣爆笑。

 

「沒什麼……」 「什麼都沒有……」 接著兩人異口同聲回答。

 

「真是可疑……」霧野從窗台旁的位置走到了自己的書包前翻找著東西,一邊斜著眼看向狩屋說著。

 

「才一點都不──可疑啊──」狩屋拉著長音有些故意的回應著霧野的話,接著又和神童聊了一些學校的事情好一會。

 

「這是上個禮拜的上課筆記總整,給你。」過了好一會後霧野從書包中拿起一疊筆記本走到神童面前遞上接著說。

 

「謝謝你,一直以來總是麻煩你了……」神童下意識的抓緊了些手中的筆記本,想起自己已經有好些時候沒有到學校上學了就些感到沮喪。

 

「才沒有,一點都不麻煩!我們是……好朋友的不是嗎?」一旁的霧野聽了神童的話後,猛搖頭有些激動的說著。

 

「我們,一直都在等神童歸隊呢……」 「希望隊長能夠快點康復。」

沉默了好一會後霧野開口說著,聽到霧野的話一旁的狩屋也接著說。

 

「謝謝你們……」神童抬起頭看著霧野以及狩屋,伸出手擦拭著眼角旁流出的些許淚水有些哽咽的回答著。

 

突然間病房的門又再度被打開了來,走入病房內的是南澤篤志。

 

「咦、有人在啊?」南澤抬起頭才將視線與病房內的人對上,於是有些慢半拍的關上門後說著。

 

「我們剛好也要走了。」霧野走到自己的書包前後,迅速的整理有些凌亂的書包朝向南澤的方向說著。

 

「咦?」 「這麼快?」 狩屋以及神童的聲音又再次的重疊。

 

「嗯,有點事情……那我們先走了。」霧野離開前不忘了朝向神童以及南澤的方向揮了揮手,接著半拖著狩屋離開了病房內。

 

關上門的瞬間霧野嘆了一大口長氣,如果繼續待在剛才那個地方的話──

離開醫院的途中兩人安靜的令人感到尷尬。

 

「學長,真是個爛好人。」終於在離開了醫院時身後的狩屋忍不住開口說著,無法理解的抓了抓頭感到有些煩躁。

 

「學長,你明明就知道……唔……」當狩屋還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本來還繼續邁開步伐行走的霧野轉過身伸出雙手捂住了還想繼續開口說話的狩屋。

 

「不是你想的那樣的……」霧野有些哽咽的壓著狩屋的嘴唇顫抖的開口,接著有些無力的放開了雙手。

 

狩屋見狀沉默了許久──

 

「學長,你總是一直望著遠處的人,卻沒有注意到離你最近的我……」

「我一直以為,只要陪在你的身旁的話──」

「總有一天,你一定忘記他、然後注意到我的……」

「可是顯然我錯了。」狩屋有些無力的朝向霧野的方向望去,霧野的眼神明白的在告訴他『錯愕』。

 

「狩屋、我──」霧野有些錯愕的抿了抿嘴,待他想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卻被一旁的狩屋給打斷了。

 

「學長,可以請你只看著我嗎?」

「我可是一直比任何人都還要注意著學長你哦──就算明明知道你眼中的人不是我。」

「學長,我們都一樣傻、對吧?」待狩屋一口氣說完了自己想說的話忍不住一陣鼻酸,他想自己一定快要哭出來了,但是在學長的面前哭出來的話一定很丟臉的。

 

「學長,明天見了。」狩屋垂下眼有些無奈的朝向霧野的方向開口,接著轉過身揮了揮手準備離去。

 

霧野永遠記得那時候去探望神童時,他對自己說過的話──

『如果不緊抓住重要的東西的話,總有一天他一定會溜走的。』

 

「狩屋──我──」待狩屋邁開了新的步伐準備離去時,霧野慌張的伸出手緊抓住好阻止他離去。

 

「學長……?」狩屋並沒有轉過身來看著霧野,只是有些錯愕的喚著。

 

「我、不是沒有看見你的,其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樣面對你的心意、但是我……不希望讓你感到痛苦。」

「但是我很迷惘的,我一直以為自己……應該是……的……」

「對於神童,其實只是青梅竹馬間的關心的。所以,我想、我……」

霧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一股作氣的對著狩屋開口說著,他知道的……有很多事情要是不現在緊緊抓住的話,自己一定會後悔的。

 

當霧野打算繼續接下去開口說的時,狩屋轉過身伸出手抵住了霧野的嘴唇。

 

「學長,我們現在這樣……是互相喜歡對吧?不是只有我一個人一廂情願喜歡著學長,對吧?」狩屋緩緩放下了抵住霧野嘴唇的食指,將雙手放在霧野的肩膀上用著不確定的口問再次詢問著,他害怕這一切都只是自己的……。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霧野不停的點著頭代替著自己的回答,其實、他早該明白的……從那個時候開始,自己的視線早已移不開了。

 

『所以下次,一起去探望神童,然後告訴他這個好消息吧?』一旁的霧野有些羞怯的拉了拉狩屋的衣角,在他耳邊小聲的說著。

 

 

接著兩人互相看了對方好一會後笑著──這次,我的確到達了,學長的方向。

 

 

【 Fin 】

 

 

作者的話:

 

不忍說這個狩蘭和上篇的南拓時間軸算是同個點的,為了虐他們只好這樣(抹臉)

如果真的要悲劇他們的話我怕我會受不了啊啊啊──所以最後死還是拉回狩蘭了。

私心什麼的是沒辦法的事情,虐虐的PV實在讓我到現在還持續低潮著。

 

,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our柚子
  • 可惡這篇有點悲悲有點甜##
    PV的後續啊(望)哭哭你要快點好啊啊啊qwq!!

    狩屋去探望哭哭是因為……什麼?
    哭哭是個很棒的人啊qwq狩屋君不可以討厭他qwq
    他們兩個聊天的時候聊的很開心呢owo好可愛(滾動)

    話說這樣學長好像有點變壞人##
    蘭丸君不要難過囉狩屋君會陪著你的w
    最後面狩屋說的那些話我看了之後有種心酸的感覺q__q

    幸好哭哭有講那句話qwq!!!!!
    最後兩個人在一起了真是可喜可賀w
    摁什麼時候會有喜帖呢(一秒被打爆)
    -題外話
    正常的(?)柚子本來就沒有分公母(淡定(?)
    咦原來哭哭是心臟命嗎(告非)一哉啊啊啊--

    對啊沒人要給我洗腦柚子好無奈(滾動)可惡我一定會成功的(?)
    突發奇想嗎w

    唷呼呼我好希望可以快點穿新衣服##


  • 這篇我已經在最後給她硬凹回去了(欸)
    我也希望哭哭沒事!!(煩

    就跟著霧野一起去探望而已(?)
    狩屋沒有討厭他就是了--(嘆氣)
    我也絕得狩屋超心酸的(抹臉)

    喜帖啊等到︿%︿&就有了(到底)?

    反正柚子都是要被 吃(?)
    哈哈哈柚子沒洗腦到嗎(望)
    新衣服啊--哪種的新衣服(?)

    小花✿ 於 2011/10/20 07:55 回覆

  • ☆腐★夜☆
  • 嘖....頭香爆消...
    所以來個次香巴~<遭踹
    在一起最好!!!!<激動?!
    還有阿XD
    蘭丸和拓人的對話=ˇ=ˊ
    有錯字=ˇ=ˊ
    蘭丸是男生啦OAOˊ
    怎麼是這個"妳"勒?!XD
    花花這次竟然有錯字XD

  • 有啦我看到了XDDDDDDD
    那是檢查的時候沒看到(抹臉)

    小花✿ 於 2011/10/20 07:52 回覆

  • 犽君
  • (臉紅)(?)

    狩蘭美好阿阿阿阿阿(你這句話不知道講幾N遍了好嗎)

  • 狩蘭真本超美好(拇指

    小花✿ 於 2011/10/20 07: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