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野風介,二十五歲。

並沒有選擇繼續踢足球,目前在當個有些無趣的公務員。

過著偶爾會很忙,但卻享受於忙碌中的日子。

 

 

 

以前的自己總是會想著,想要有間屬於自己的一間房子。

房子不用太大,只要可以住的下兩個人就好……。

 

然後想在庭院種一整片的鬱金香,種『紅色的鬱金香』。

鬱金香盛開時的模樣,一定會十分的美麗的……。

 

這樣自己只要抬頭望向窗外的時候──

『晴矢』就在那裡,像是一直待在自己身邊一樣。

 

二十五歲的自己,和十五歲時的自己究竟有多少不同?

 

「你還是老樣子啊。」那個人總喜歡這麼在自己耳邊嚷著,有時候自己會咀嚼著『老樣子』的定義在哪裡?

 

他憶起自己在屋外種植鬱金香的第一個春季時的景象。

放眼望去視線內充滿了紅色的鬱金香小花海,他飛奔似的回房間拿出照相機。

 

「晴矢,鬱金香盛開著呢……」按下快門。

「我可是有好好的種,打賭輸了等著帶著禮物回來給我吧。」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

「真想讓你也看見,這片美麗的鬱金香……。」

然後……很想你,但這種話卻無法隔著電話直接傳達給你,或許是因為感到害臊而不好意思開口吧。

 

那時候的打賭──

 

「什麼?風介要種鬱金香?」電話一頭傳來了訝異口吻說著。

「我看你是會把冰棒插在土裡面的人吧、哈哈……」

「不要到時候我一回來就看見冰棒花海啊、家裡會被螞蟻給搬走的。」

雖然他說的話有一半自己是想過的,但從他的口中講出來就是特別讓人不悅、被笨蛋嘲笑。

 

『那好,等到今年我回到家裡的時候……』停頓了許久後再次開口。

『如果看見了鬱金香盛開的話,你就可以要求我一件事情。』彷彿可以看見晴矢就站在自己眼前笑著。

 

「無論什麼都可以嗎?」沉默了許久後才從嘴中努力擠出一段話回應著。

 

『對、無論什麼都可以。』

 

其實他的要求很簡單,只要永遠待在自己身邊就好了……。

 

 

愉悅的將相片送去照相館,還特別用框將它給裱框起來掛在牆上頭。

 

「真希望日子過快點……」早晨醒來後替自己做了一份早餐沖了杯咖啡後,忍不住又盯著牆上的日曆上的數字喃喃開口說著。

 

記得自己根本沒有養成吃早餐的習慣,有時候只是隨便吃根冰棒就打發掉了。

 

只是某個囉唆的傢伙總是喜歡碎嘴唸著:

「如果我不在你一定要正常的給我吃早餐啊!」在出國前夕時不厭其煩的在自己耳旁不斷洗腦著自己。

 

「從今天開始,這個就是我!它會替我監視著你!」某天鬱金香笨蛋的手中拿著一株剛結成花苞的鬱金香在自己面前晃著,嚷著這個就是他的分身之類的話,那模樣真是蠢死了。

 

可是,不可否認的……其實自己感到很開心。

 

「只要風介看見這個,就會想起我、我就和它一樣會一直在你身邊。」說完後將鬱金香放在飯廳的桌上,一直到了現在還依然在原處。

 

它和我一樣,一直都在等著晴矢回來……。

 

離去前還不忘了一直提醒:

「喂──這個鬱金香是我,不要忘記了!」認真的指著那株鬱金香說著。

「所以,要好好用愛灌溉讓它長大,別讓它死了,聽見了嗎!」

 

「它只需要陽光和水。」盯著那含苞待放的鬱金香一眼,又將視線移回晴矢的身上忍不住吐槽的說著。

 

 

此時屋外踏著緩慢的步伐前進的人佇立在庭院內,盯著那片盛開的鬱金香。

 

「真是漂亮啊……看來打賭是我輸了呢。」望著鬱金香花海忍不住笑著,他想屋內的人等等一定會一臉驕傲的看著自己。

 

閉上眼聞著微風吹拂所飄盪著的鬱金香的味道。

 

「啊啊、這裡還是沒變呢……」和他離開前一樣,沒有太大的變化。

 

「我回來了喔──風介──」將雙手放在嘴邊提高音量朝向屋內的人喊著。

 

屋內的人訝異的站起身來往透明玻璃的窗邊一看,隨即轉過身往屋外跑去。

 

「晴矢──歡迎回來。」打開大門後也不管著他手上提著東西之類的,筆直的朝向他的位置撲了上去。

 

「啊、我回來了。」南雲回擁住那比自己的體溫還要低了些的身軀,在他的耳邊低語著。他很想他、非常非常的想……。

 

 

二十五歲的涼野風介,唯一沒有改變的是……他還是依然深愛著他。

他想、以後自己還會一直的改變下去吧──?

但是、晴矢在自己身邊的這件事情,是永遠不會變的。

 

【 Fin 】

 

 

作者的話:

 

其實這只是突然想出來要給派派爽的片段而已……

沒想到會比另一篇架空還要早打完(抹臉)

很久沒打南涼了,算是找回手感吧、然後南涼、我回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