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  韓韓的短漫衍生,然後鬼道小輝並不是CP意味。

 

 

明明,叔叔是這麼溫柔的笑著。還記得前些日子……

叔叔來到了家中拜訪,一如往常的帶著禮物給自己。

 

「小輝,你要乖乖喔。」輕撫上頭頂的髮絲。

「叔叔要去國外工作了,所以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不能來看你。」

看著一旁的小輝高興的拿起玩具嬉戲的模樣忍不住令他嘴角微微上揚,走近小輝的一旁他彎下身說著。

 

「咦──要多久叔叔才會再來看小輝呢?」小輝歪著頭用著疑惑的眼神望向一旁的叔叔用著童稚的聲音問著,他不清楚叔叔口中『很長一段時間』的定義到底在哪裡。

 

明天、後天?一個星期?一個月?或是更久……。

 

「不知道,但是一定會很久的、叔叔有空的話會打電話給小輝的。」他輕搖頭,對於孩子天真的問題感到好笑、到底……會去多久呢,他忍不住也這麼想著。

 

那一次是影山輝最後一次見到影山零治。

因為隔沒幾個月後,影山家就接到了令人遺憾的死亡訊息。

 

「叔叔……不是說好了嗎?」哽咽著。

「工作忙完就會回來陪小輝玩的……」

葬禮上還小的小輝根本無法真正理解到『死亡』的意思,只是見到大家看著裝著叔叔的黑色大箱子不斷忍住想哭的衝動,一直到了輪流放下手中的花給叔叔的時候……年幼的輝才發現到了,叔叔已經不會在睜開雙眼陪自己玩的事實了。

 

他想跑到叔叔的耳邊告訴叔叔:

『快點醒來,太陽公公已經升起了……叔叔……』

但前腳才剛踏出去卻被母親給抓住肩膀輕搖頭阻止。

 

「嗚哇──嗚──」小輝將手中的花小心翼翼的放入棺材內的時候,看著叔叔安祥熟睡的臉龐終於忍不住的嚎啕大哭了起來、儘管他不停的用著衣袖擦拭著眼淚、卻一點用也沒有。

 

叔叔已經不會動了,再也不會拍著自己的頭、叔叔是真的離開了嗎……?

 

 

就這樣叔叔死後經過了幾年,每年的忌日父母親總是會帶著自己去祭拜。

當然也有厭惡叔叔人存在著,每次提到叔叔就是那副憤恨的模樣。

 

直到現在為止小輝才能夠理解,為什麼有些親戚們總是那麼的討厭叔叔。

雖然算是一知半解的,不過叔叔似乎做了很過分的事情……。

 

但是自己記憶中叔叔溫柔的模樣絕對不是騙人的……

總是溫柔的喚著自己:『小輝──叔叔來囉。』然後帶著禮物笑著。

 

今年父親與母親因為遇上了正好在祭拜的熟人所以聊起天來。

 

有些耐不住性子的扯了扯母親的衣角說:

「媽媽,小輝知道叔叔的墓怎麼走、我可以先過去嗎?」

年幼的小輝緊握著自己所種的小花用著央求的模樣詢問著。

 

看著小輝認真的模樣,忍不住輕點頭:

「那、要小心點喔。」輕拍著頭頂淺淺笑著說,還不忘了提醒。

 

小輝踏著雀躍的步伐往自己所熟悉的墓碑走去,他記得的──

只要拐兩個彎再繼續直走,就會看見叔叔的墓。

 

只是這次小輝卻有些意外的看到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出現在墓前。

 

「大哥哥,你是誰?」小輝停下了有些急促的腳步,站在那個人的一旁歪著頭詢問著。

 

他看著佇立在叔叔墓前一身黑色西裝戴著護目鏡的大哥哥。

看到他的手中捧著花束,又站在叔叔的墓前──

 

「啊、大哥哥一定是叔叔的朋友對吧!」領悟似的敲了下小手說著。

「大哥哥手上的花,每年我都會看到喔。」伸出手指著。

小輝不管那個人是不是有在聽自己說話,不停自顧自的說著、一邊講起從親戚口中所聽到的叔叔的事情。

 

每年只要來祭拜的時候,總是會發現已經有人先來過了。

 

「謝謝哥哥能來看叔叔,因為除了我和爸爸媽媽以外很少會有人來祭拜叔叔……」想起以前親戚們說的話,小輝有些沮喪垂下肩膀說著。

 

明明叔叔,應該……不是那樣子的人啊。

 

「我想要趕快長大,趕快獨當一面。」緊握著雙拳說著。

「這樣子,就可以常常來看叔叔了……叔叔一個人在這裡一定會很寂寞的。」

小輝曾經想過在非忌日的時候來探望叔叔,但卻被母親給拒絕了,因為平時他們都很忙碌,自己也還太小了不能夠獨自前來。

 

一個人一直在這裡,一定會很寂寞的……因為是一個人。

 

「不……」他輕搖頭。

「因為你總是這樣笑著來見他,我想……他一定很開心的、一定。」

鬼道嘴角微微上揚著回答自己連名字都不知道的小孩的話,雖然太過於天真了……但是他想那個人也一定會很開心的吧?畢竟死了之後還有人會記得自己的事情。

 

那比永恆的生命還要更為重要,自己存在過的證明。

 

「咦、真的嗎?」小輝有些驚訝的回問著那個未曾謀面人的話,原來叔叔會很開心自己來探望他嗎?

 

「一定的,因為我比任何人都還要了解那個男人。」

「所以我向你保證。」

鬼道彎下身子輕拍著那個孩子蓬鬆的頭髮,這個孩子總有一天也會像那個男人一樣,愛上足球吧?因為他可以從他的身上看見那個男人的影子。

 

接著兩人並沒有交談太久,鬼道說了聲自己得先離開了便轉身離去。

小輝看著那背影在自己視線內消失,才發覺到了一件事情──

 

「啊、我忘了問那個大哥哥的名字了……」小輝忍不住將音量提高了些,有些懊惱的看著早已看不見的身影喃喃說著。

 

「不過沒關係,總有一天一定還會見到的、那個大哥哥。」輝朝向鬼道離去的背影再看了最後一眼後說著,接著緩緩轉過身將自己帶來的花放在墓碑前雙手合十。

 

『叔叔,小輝也想要和叔叔一樣踢足球。』在心裡說著。

「因為……叔叔是那麼的熱愛著足球的。」

包括自己的家中輝從好多地方拿到了影山以前比賽的錄影帶,叔叔踢足球時候的表情……笑的非常的開心。

 

「所以……我也想要和叔叔看見一樣的景色。」輝緩緩起身後站定看著墓碑喃喃的說著。

 

 

或許現在還沒辦法……

但是總有一天,一定可以看見的、叔叔所曾經見過的世界。

 

 

【 Fin 】

 

 

作者的話:

 

這是從親友的噗上(韓韓)※ 此圖有附加在文章的開頭前段部份。

所看到的鬼道與小輝(非CP)的短漫所妄想出來的衍生( ※ 圖是韓韓畫的 )

 

打到最後真糟糕有點小鼻酸(抹臉)

很多層意義上比起永恆的生命,自己死亡後會有人記得自己的事……

讓我覺得才是真正自己有活在這世界上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Sour柚子
  • 可惡我看到一半差點飆淚QAQ
    其實我一開始看到標題的時候很疑惑(?)

    真的、影山叔不是個壞人QAQ
    賈爾席多是真正的大壞蛋(正色)
    前面那邊給我一個感覺--這個影山叔好溫柔w我很喜歡w

    小輝年紀還很小呢(望)
    『快點醒來,太陽公公已經升起了……叔叔……』←看到這句之後我有種想哭的感覺--小孩子的天真會讓人看了更傷心難過。

    ※←這符號之前的最後一句也害我好想哭(掩面)
    不會動了……他那雙手再也無法溫柔的拍著自己的頭了呢。
    我有用這樣的想法想過然後我整個好傷心##

    小輝最後遇到了鬼道君啊w
    鬼道君--也不討厭影山叔對不對?相信以後他們會再相遇的w
    可惡看到最後我快(掩面哭泣)
    花花妳這樣激發了我的悲文魂(什麼東西)
    -題外話
    我兩天沒來就有好多新文章蹦出來!!
    然後背景音樂怎麼那麼快又換了一個(噴)

    可惡火影有個很悲傷的配樂我好想拿那個來搭著文一起看(滾)
    花花騎車要小心唷owo!


  • 哈哈哈我自己也有點鼻酸了(抹臉)
    竟然看到標題很困惑嗎XDDD
    因為我朋友當初也是把鬼道和小輝打在一起

    影山只是被利用了 悲劇(倒地)



    對啊那個小輝應該是國小沒錯吧 鬼道猜測是高中
    我也沒問過畫的人XDDD(欸)

    對啊那種童言童語(倒地)

    柚子別哭(拍肩膀) 



    竟然又激發了悲文魂到底XDDDDD

    對啊這幾天打不少整個XDDD 其實只是昨天配文章而換的歌
    今天又換回來了(欸你) 火影我很少注意聽(滾動)

    我會注意的(抹臉)

    小花✿ 於 2011/11/10 14:48 回覆

  • 啼啼
  • 嗚嗚影山啊ㄜㄜ(不要廚
    好心酸,完全同意後記最後那段話(哎
    我也相信影山很溫柔的(哭)
    小輝一開始不想承認自己姓影山其實有讓我打擊到ˊˋ
    說真的提到影山這個姓氏的時候大家想到的慢慢不再是影山零治而是小輝了吧(時間推移的絕望)
    呃嗯廢話很多,還請繼續加油!

  • 影山啊啊www真的很心酸QQQ
    或許是因為小時候因為影山的姓氏被欺負的關係所以不好意思說吧(?)
    現在幾乎都叫小輝叫小葡萄WWW!!!

    小花✿ 於 2012/02/26 22:1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