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拓人今天從一大早開始的,就一臉笑盈盈的發著長愣。

讓位置在神童座位面前的霧野感到有些詭異……

 

剛才神童發呆前似乎對著窗戶外一臉傻笑的,然後拿起筆記本在紀錄些什麼。

餘光裡霧野瞥見了『第二次』的字眼,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於是下意識的伸出手捏了把神童的臉頰──

 

「痛──霧野你做什麼啦!」神童被坐在前方的霧野給伸出手捏了臉頰後從呆愣中回過神來,忍不住伸出手揉捏著剛才被捏的臉頰鼓起臉來抱怨著。

 

「誰叫你要一臉呆呆的樣子一直傻笑啊……」霧野半瞇著眼一臉無奈的嘆了口氣回應著神童的話,要是剛才有拿手機拍起來那模樣現在就可以好好取笑他一番了。

 

「……」忍不住滿臉通紅。

「霧野──其實是、……」

神童四處看了看確定附近沒有人後招了招手,用著兩人才聽的見的音量呼喚著距離自己不遠的人。

 

這時霧野雖然是有些疑惑,但還是將身體傾去了些。

神童則是用著小聲的音量解釋著自己的行為。

 

「噗、哈哈……神童,你竟然……」霧野聽完了神童的話之後忍不住一陣爆笑,雖然他嘗試的忍耐了一下,但眼淚還是忍不住一直落下。

 

那是因為剛才神童用著非常認真的表情說著:

「霧野,今天早上學長笑著對我說了聲早安!」

「剛才學長在窗外,還用唇語對我說『最喜歡拓人』了……」

 

所以剛才那本紀錄本,貌似就是用來統計南澤學長對神童笑了幾次的紀錄本吧?

霧野真的覺得,人只要戀愛了就會做一些傻事──

眼前的神童還真的是最良好的示範了。

 

 

頂樓的午餐時間後神童回到了教室打開了筆事本:

『第四次。』嘴角微微上揚著哼著輕快的歌曲。

 

學長的笑容,果然是最棒的,神童忍不住這麼想著。

 

一直到了練習時間前在社辦時,神童向南則打了聲招呼。

 

「拓人,你來的可真快啊──」南澤看了眼時鐘上的時間,有些訝異的笑著回應。

 

於是聊了好一會之後換上了球衣展開了練習。

休息時間裡神童悄悄的走回社辦──「今天的第五次」

一旁還加註著『學長的笑容真好看。』

 

南澤打開了社辦的門之後靜悄悄的走到了神童的身後。

 

「在做什麼?」南澤先是挑了挑眉盯著筆記本上頭的字,因為有些距離而且神童手一直搖晃只是看見了自己的名字後便被闔上了。

 

「啊、我在紀錄著學長今天對我笑了幾次啊──」

「咦、咦咦?學長!!」

神童下意識的說出自己的行徑後才發覺不對勁,有些錯愕以及尷尬的轉過身來看見南澤後差點沒叫出聲音來。

 

南澤先是呆愣的看著神童好長一段時間,接著捧腹大笑著。

 

「竟然為了這點小事就紀錄什麼的,拓人果然很可愛呢、呵──」

南澤伸出手輕撫著神童的髮稍有意無意的玩弄著,一旁的人果然一臉羞赧的別過頭。

 

「拓人──翹掉練習吧。」並不是個疑問句而是一個確定的句子,是的、不容拒絕的。

 

「咦、可是監督他會擔心我們的,而且這裡是、是社辦……。」

 

「但是……」有些惡趣味的笑著。

「現在這裡『只有你和我』所以沒問題喔。」

 

「拓人實在太可愛了,我忍不住啊──所以。」

 

後來兩人當然也沒有回去練習的──

那天雷門足球社的人則是有些疑惑的互相問著,神童或是南澤去哪了,當然並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跑去哪了。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