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有時候他總是會想著,想到遠方去旅行……。

到一個沒有人認識自己的地方,展開新的生活。

 

不是吉良廣也不是基山廣,是憑著自己的意志活下去。

 

啊啊、那時的記憶有些模糊了呢……

記憶中的圓堂君露出溫柔的笑容對著自己說的話:

「總有一天,在足球場上見吧!廣。」

 

『嗯……一定會再見面的。』總有一天。

 

為了要履行這個約定,自己明明很努力的練習啊!

那麼……到底是為了什麼呢?我不知道。

 

 

然後他靜靜坐在外頭放置著許多椅凳其中一個位置上。

他作了一個夢……既溫柔又令人感到懷念不已的夢。

 

「基山廣先生,請進。」直到護士小姐打開了診療室的門四處張望著,喊著自己的名字才從那個夢裡驚醒,於是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起身走進診療室內。

 

醫生只是凝視著檢驗報告不語,最後他嘆了口氣說著:

「基山廣先生,你如果在繼續這樣下去踢足球……」

「別說是身體了,連命都會丟了啊!」

 

「……啊,我知道。」有些尷尬的輕點頭回應,正因為是自己的身體,所以才會知道有極限的這種事情。

 

醫生再度凝視著一旁的基山一眼,在鍵盤上敲了幾行英文字上去。

 

上回已經多了幾種新藥了,這次又要增加成幾種呢?忍不住這麼想著。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能夠治好你……」停下了打字的手。

「這是現在的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事情了,去找他吧。」

醫生拿了一張名片以及領藥的單子遞往自己的面前晃著,他推了推掛在鼻樑上頭的細框眼鏡一邊說著。

 

上頭的地址是離目前自己住的地方有好一段距離的小鎮。

 

「不、你為我做的已經夠多了,真的……謝謝你。」然後連同名片以及藥單一起握入手心中,離去前還不忘朝向醫生的方向微微領首。

 

拿完藥後離開了熟悉的醫院內,回到了公寓裡──

自己搬離陽光育幼院也有段時間了,有時候總會忘記這件事情。

 

甚至有時候還會打開門喊著「我回來了。」之類的話語。

 

咀嚼著今天醫生對自己所說過的話,對於『會死』這個字眼沒有太大的起伏。

但是如果不治好身體的話,就沒辦法繼續踢足球了。

沒辦法繼續踢足球的話,就無法履行那個約定了。

 

「這樣的話我會很困擾的啊……」嘆了口氣。

「還是得去那個小鎮才行了。」於是下定決心。

下定決心後便從櫃子裡翻出了行李箱做著收拾的動作,如果可以儘早抵達那個小鎮就好了。

 

然後趕快把身體調養好,這樣才可以繼續踢足球……。

 

「咳……咳咳……」整理途中突然感覺到有些不適的乾咳了幾聲,但是咳嗽的次數卻不斷增加,於是跑到廚房替自己拿了個杯子裝滿水,有些急忙的將醫院裡所拿的藥丸一併塞入嘴中。

 

啊啊……已經到了不吃藥就沒辦法抑制的情況了,果然嗎。

 

「我想……應該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會回來了吧。」拖著了自己所整理過後的行李箱環顧了下屋內最後一眼,想好好將房內的景象給烙印在腦海裡。

 

然後他筆直的前進著,鎖上了房門。

那晚,他發了幾封簡訊給熟識的人,告訴他們他出遠門了。

並沒有告訴他們其實自己的病情加重的這種話,足球……也得請個長假才行。

 

 

搬到新的小鎮後若說有哪裡不一樣的話,大概是承租的套房裡的人吧。

那裡的人像是個大家庭一樣令人感到溫暖,自己是住在一○二號房。

 

起初到了名片上醫生所在的地方後,他先是和自己交待了一些事情,

並拿出地圖告訴他可以到這個地方住,他已經安排好了之類的。

 

雖然一開始自己的確是抱著一絲懷疑的心態,但到了這個地方後……

他知道只不過是自己多心了,那個人、是個十分細心的醫生。

 

沿著地圖走便看見一個十分寬敞的公園,小孩嬉戲的聲音引來他的側目。

正在踢著足球……前鋒和後衛對峙著,守門員也做好了守門的動作。

 

讓他有些懷念起以前的時光,在世界盃的時候,大家也是這樣努力的練習著。

 

「那邊那個大哥哥,可以幫我們撿一下球嗎?」遠處傳來了小孩子的呼喊聲,這時才從恍神中回過神來。

 

他看了眼滾到自己腳邊的足球後,拾起它凝視了許久。

「嘿──還你們,加油喔。」雖然已經有好陣子沒有踢足球了,但是身體還清楚的記得傳球的所有動作,於是輕拋起足球後抬起腳精準的傳到了小孩們的位置。

 

「哇──」 「大哥哥好強!」 「謝謝大哥哥!」

接著那群小孩子便用著崇拜的眼光看著自己,這讓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回應了一聲「不會」便轉身離去。

 

第一個晚上他花了不少時間在整頓房間,其實也沒有什麼太多雜物,

畢竟自己也才帶兩個行李箱的行李罷了。

整理好也差不多到了將近十二點左右,他再次環顧了房間一眼。

 

這裡是沒有人認識他的地方,所以……他想在這裡展開一段新的生活。

畢竟在『那裡』也沒有任何人在等待著他回去。

 

所以現在……就讓自己小小的任性一下,享受一段悠閒的時光吧。

 

搬到了新的小鎮自己的適應力還算不錯,隔幾天他終於遇到了第一個房客。

 

他踏著優閒的步伐在街道漫步著,徒步走到街上大約需要三分鐘、醫院則是十分鐘。

那個醫生果然不像外表一樣,看似慵懶的但其實是個『心思細膩的人』。

 

提著幾袋日用品回到住所後,便瞧見擺滿許多花與盆栽的隔壁房站著一個人。

 

「啊、」 「啊……」凝視互相好一會,兩個驚呼聲重疊在一起。

 

「你好……」有些尷尬的微微領首後自己先開口說話,畢竟自己是新來的房客啊。

 

「啊、是一○二號房的嗎?前幾天新來那個。」他先是轉過身看了自己好一會後,又將視線落在一旁的盆栽堆裡。

 

「啊、是的!我是前鎮子才剛搬過來的,我是基山廣。」基山還在發著長愣看著隔壁房的人整理著盆栽的身影,回過神後有些慌張的介紹著自己。

 

「嗯、我知道基山。」輕點頭回應。

「我是一○三號房的,叫我有川就行了。」

他還停下了手中整理花盆的動作,特意轉過頭來向自己微微領首的笑著。

 

基山覺得有川是個十分沉熟穩重的人,雖然臉看起來是挺年輕的。

但是閒聊中他們聊到了對方的年紀,有些訝異的和自己是同年。

 

不可否認的他對於年齡相仿又喜愛花朵的有川,衍生了一個很友好的共識。

某些部份,或許是很難用言語解釋的。

 

陸續的他在日常裡漸漸遇到了其他房的房客──。

 

 

幾個月後……

他過著早上去醫院復健,中午過後就和房客們閒聊的生活。

日子流逝著的時間,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快。

 

「……」看著那熟悉的背影。

「有川君早安,今天沒課嗎?又再整理了啊,需要我幫忙嗎?」

反正沒事也是沒事,於是有些好奇的走到他的身後停下笑著出聲詢問。

 

雖然本人有說過不必要加上『君』,但是每次總是自然的說出口。

有川現在還在就學中,而盆栽則是興趣,是不是有額外兼差什麼工作便不得而知。

 

「啊、是廣啊……抱歉、抱歉我沒注意到。」露出歉意的笑容。

「如果你方便的話……那就請你幫忙拿一下在你右手邊的那盆給我。」

有川伸手擦拭著額際的汗水笑著回應著,然後伸出手比了比在自己一旁的盆栽。

 

「是這個嗎?給。」基山輕鬆的拿起一盆開滿紫色小花的盆栽遞往有川的方向回問著。

 

「不過……這花還長的真可愛的感覺呢。」有川隨手接過那盆盆栽回應了一聲「謝謝。」後,自己有些好奇的望著那盆盆栽問著。

 

「啊、這盆嗎?這盆是紫丁香喔,我也很喜歡這種花呢。」有川抬起臉來看著手中的盆栽笑著回答著自己的問題。

 

接著有川稍微解釋著『紫丁香』花,同時也說了花語是『初戀』的意思。

在一旁聽著有川講解著各種花照顧方法細微不同上的差異。

 

「有川君,也有喜歡的人嗎……?」看著他認真講解時模樣讓自己忍不住問著,總覺得可以從他的某些行為舉止上感覺的出來。

 

「咦、咦……」手中的鏟子突然鬆開掉至地上。

「喜歡的人啊……當、當然是有了,是女朋友。」

有川努力裝作鎮定的模樣乾咳了幾聲後,拾起掉落至腳邊的小鏟子回應著自己。

 

本以為他會默不作聲的不回應自己,他對於不想回答的問題總會選擇沉默。

但這次卻顯得有些慌亂的回應著,讓自己有一絲訝異的感覺。

 

雖然有喜歡的人或著女朋友和自己沒有太大的關係……

但人難免都會有著一絲好奇。

 

「她……是個怎麼樣的人?」或許是太久沒有從別人的口中聽見對於喜歡人的描述了,讓自己有些好奇的在腦中想像著有川君女友的模樣。

 

「她啊……」露出努力思考的表情。

「一時之間很難說上來啊……下一次,再介紹給你認識。」

有川露出了眉頭糾結的表情思考許久後吐出結果,露出有些幸福模樣的笑容和自己做出『下一次』的約定。

 

接著因為開啟了話匣子而開始聊起兩人互相喜歡對方的事情。

最後基山抱著有川分給了自己的一小盆紫丁香回到了屋內。

 

他將它擺放在窗檯邊可以照到陽光的最佳位置,替它澆了點水

 

「喜歡的人嗎……」坐在沙發上仰躺著。

「不知道圓堂君現在在做什麼呢。」

逐漸闔上眼皮試圖讓自己放鬆身心,想好好的睡上一覺……可能是太久沒有和人聊的這麼盡興了,有點累。

 

 

然後他又做了一個夢──

提著行李箱到處旅行的自己,遇上了圓堂君的夢。

 

依舊是那抹燦爛的笑顏喊著「廣……。」

後面到底還說了些什麼,自己記憶實在模糊的記不太起來。

 

 

【 TBC 】

 

 

作者的話:

 

不忍說打到最後竟然爆字了,很久沒有破三千字了(喂)

好久沒打過廣廣的文了,而且還選了圓基圓寫。

不可否認的我對十年後設定果然非常有愛。

 

想到遠處旅行這種想法自己也有過,但心有餘力不足。

然後雖然是圓基圓,圓堂卻還沒出現Orz

 

上集的重點大概在與房客們的互動吧,雖然有川君的互動較多。

但那是為了讓某個重點出來www

 

然後最近有點慵懶的說……我一定是進入倦怠期了。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our柚子
  • 咦、基山君要是再踢下去會死掉嗎QAQ
    花花妳下篇絕對不可以把基山君弄死掉喔喔喔喔QAQQQQQ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你夠了)

    圓堂君本人在這篇裡完全沒戲份(望)
    到底是什麼約定呢kekeke好期待wwww
    基山君的病感覺好嚴重嗚嗚嗚怎麼辦我QAQQQQQ(夠了)

    怎麼感覺這篇好像變成有川×基山×有川(?)
    咦咦咦我腦袋出問題了!!!!!!!!!!!!!(欸)
    有川君給人一種大哥哥感覺呢@__@

    基山君依然掛念著圓堂君啊w(笑)
    其實圓堂君的笑容真的會給人一種暖暖的感覺呢 ^q^/
    努力看文回複打文中#

  • 對啊因為身體負荷不了之類的ww本來想寫醫院後來作罷
    哈哈哈下篇麻(喂)(被毆死)不要哭(拍拍)

    圓堂軍是秘密不能說--(欸)
    約定就是以後在一起踢足球而已啦XDDD(被輾死)

    哈哈哈這篇不是基有啦啊啊啊wwww
    那是因為有川是故事裡頭的一個小重點所以交流比較多
    其他房客的話要等下篇才會陸續出來wwww
    有川君是個溫柔體貼又成熟又可愛的大葛葛(扭動)

    對啊,一直沒有忘過ˊwˋ圓堂的笑容超棒(?)
    加油ww

    小花✿ 於 2011/11/19 10:36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