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就像食物一樣,每樣東西總會有個保存期限,過期了就會腐爛壞掉。

自己曾經想過,如果幸福是種東西的話,那麼就能夠收藏起來永久保存了。

 

但是,其實自己總是沉浸在幸福中呢,被深深的愛著,這不會改變的。

 

※  十年後設定有。

 

國中畢業後神童選擇了去美國留學,但在決定這件事情前,他約了南澤出來兩人談了很久。

 

「學長,我打算去美國留學。」

「嗯。」

「可能會很久也不一定,或許一去就是好幾年。」

「嗯……」

坐在河堤的椅凳上,神童有些緊張的捉緊褲子,這件事情是在和南澤學長在一起之前就決定好的事情,臨時更動也是不可能的事。

 

況且出國去留學進修,是自己期待已久的事情──

 

「學……」

「拓人,什麼都不用說了,你就……安心的去吧。」

「我會在這裡一直等你,等你回來的那時候,我會成為能夠獨當一面的男人。」

神童緊咬著下唇,對於南澤的反應他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那並不是敷衍,但是當他準備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南澤淺笑,輕輕身出食指抵在神童的唇上,南澤想比起言語來說、緊緊抱著神童或許更能表達自己的心情。

 

「我會寄很多的信給學長,只要有空一定會打給學長的……」神童緊緊的捉著南澤的背開始有些哽咽的說著,他想他大概會很寂寞、很寂寞的吧?但是他相信這次的分別過後,再次相聚的時候,一定是他人生中最幸福的時候。

 

「到了美國之後,要好好照顧身體,地址在傳給我、我會回信給你的。」南澤見狀忍不住笑了笑,伸手不斷輕撫著神童蓬鬆的髮絲叮嚀著,看著懷中的神童自己便想著這樣的他到美國去之後……不,他得相信他才行。

 

即便會感到不安,最終他們還是決定分離──

但這不是離別,而是為了總有一天能夠再次相遇,兩個人的心也已經緊緊相連著了。

 

 

十年的時光,說長也不長,但說短也不算短,終於到了即將回到日本的前夕。

 

「大約……四……號、左、右……。」神童一邊低頭寫著信一邊嘴巴忍不住唸著自己寫的內容,想到終於可以回國後嘴角實在止不住的傻笑著,方才自己的室友才走進房間調侃自己好一番。

 

再過一個星期我就會回到日本了,很期待見到學長的那天快點到來。

 

「不知道學長變成什麼樣子了……」雖然偶爾可以從南澤的回信裡收到幾張他的近照,但那也只是照片上的模樣罷了,神童闔上眼忍不住在腦海內描繪著南澤的身影。

 

「──真是的我到底在想些什麼。」當神童意識到了自己令人害臊的想像時拼命的晃動著腦袋,但是光是想到學長的模樣就令自己忍不住的莞爾笑著。

 

最後將信紙整齊的對摺,將幾張自己的照片放了進去,封上信封。

 

「真是令人期待,不過暫時會感到寂寞吧?在美國的生活。」神童用手撐著下巴看著窗外的景色,美國的街道上總是擠滿了熱鬧的人潮,自己當初適應了美國適應了很久,他想回到日本後大概也要適應著不像美國這般熱鬧的景象好一陣子吧。

 

 

一個禮拜後神童搭著回到日本的班機抵達機場,他拖著行李箱在廣大的機場內行走著,和自己十年前記憶中的機場比較起來多少有些改變,於是一邊照著指引方向行走著一邊四處張望著四周。

 

「拓人、拓人──」

「?」

突然聽到了有人呼喚著自己名字的聲音,於是循著聲音的源頭四處張望著,似乎沒有看到人。

 

「在、這、裡。」突然神童感覺到了身後似乎站了誰在那,於是他反射性的轉過身看著身後的人,接著訝異的張大著嘴巴怔著。

 

「學、學長──!?」神童有些不確定的看著站在自己眼前的人喚著,再次眨了眨眼仔細的看了眼眼前的人。

 

南澤微微牽動著嘴角,笑著。

 

「我可是都有寄照片給你看,竟然忘了我,拓人──」南澤看著有些慌亂的神童笑著,露出一副失望的模樣朝向他說著。

 

「我、我才沒有呢──只是太久沒有看到學長了,一時之間認不出來!」神童見狀有些慌張的解釋著,他可不想被學長認為自己是那種會隨隨便便的將他給忘記的那種人。

 

「等你很久了,歡迎回來。」

「讓你久等了,我回來了。」

接著兩人相視而笑,南澤一把將神童手上的行李箱提在手上,牽起神童的手往機場門口的方向走去。

 

「學長,買車了?」神童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看著南澤拿出車鑰匙,打開了車門將行李箱給放到後座,不過想了想學長今年也二十五歲了,就算買一輛車也沒什麼奇怪的。

 

「對,還有駕照,你在懷疑我的駕駛技術嗎?」南澤坐上了駕駛座探出頭來有些輕佻的開著玩笑,後著的神童當然是猛搖頭回答著「當然不是」便上了副駕駛座。

 

沿路上神童看著窗外的景象,日本真的是和美國落差很多,不過令他感到懷念。

 

「拓人,先把眼睛閉起來。」

「咦、閉起來?」

「嗯……很難解釋,反正先閉起來就是了。」

「唔……好吧。」

突然間一旁的南澤喚了一聲神童並要求他把眼睛閉起來,神童一開始感到疑惑,但最後還是乖乖的照做了。

 

從車窗外頭吹來的風,很舒服──偶爾還可以聽到小孩嬉戲的聲音。

 

「到了,把眼睛張開吧。」神童感覺到了南澤將車給停了下來,他關上了車門朝向一旁的自己說著。

 

神童張開眼睛後,看到了一個房子,是棟日式的建築,接著神童看到了門口的位置,掛著『南澤』的牌子,恍然大悟。

 

「歡迎你回來了,拓人。」南澤走到了神童的一旁伸出手輕拍著神童蓬鬆的髮笑著說。

 

「學長──我、我回來了。」神童不斷用著袖口擦拭著眼角的淚水破涕為笑回應。

 

「我曾經說過對吧?當你回來的時候,我會變成能夠獨當一面的男人了。」南澤抬頭看著自己居住了將近邁入第五個年頭的房子,當初看到這棟房子的時候他就已經決定了,就是這裡。

 

「這裡就是我們的家,這是無論你身在何處都不會改變的。」

「我會一直居住在這裡,和你一起。」

 

「我也想學長,一直生活在這裡。」神童轉過身緊抱住一旁的南澤有些哽咽的開頭,記得剛開始到美國後他適應了很久,適應著見不到學長的每一天、每一天……那些思念與日俱增的日子。

 

「說好了,說謊的會變小豬。」南澤見狀忍不住用著開玩笑的語氣輕捏著神童的鼻子笑著說。

 

所謂的幸福,大概是無法用言語來敘述的吧?但此刻的自己,真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 Fin 】

 

 

作者的話:

 

因為欠缺了一點動力就沒有特別去多加說明國外那十年了

(妳根本是單純想偷懶Orz),然後這又是系列文。

 

ㄜㄜ我WHY一直挖坑給自己跳,預計還會有狩蘭,其他的CP的話看心情了。

因為我也不知道還可以寫什麼CP,在腦袋裡有構想的也只有南拓+狩蘭www

 

,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希望犬
  • 好感人!!
    快哭出來>< ~~~~~~~~

  • 謝謝wwww 我一直想打溫馨的感覺WW

    小花✿ 於 2011/12/28 13: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