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 十年設定有,心痛慎入。

 

為了將未來的道路銜接至你的方向,我不斷奔跑著,對、在沒有你的未來。

 

一高一低的身影倚靠在欄杆上──

 

「吶,綱海哥哥──有喜歡的人嗎?」趴在欄杆上的天馬眨了眨眼,有些天真的仰起臉看著比自己高上許多的綱海問著。

 

「嗯,有喔。」綱海見狀淺笑著伸出手撫上天馬的頭頂揉弄著,對於這個小傢伙會問這種問題也覺得不奇怪,已經到了這種年紀了啊。

 

「哇──那、那個人在哪裡?是個怎麼樣的人?」天馬聽到了綱海有喜歡的人後有些興奮的握緊雙拳,將音量提高些好奇的問著。不知道綱海哥哥喜歡的人是個怎麼樣的人?因為從來沒有聽他特別提起過。

 

一旁的綱海聽到了天馬的問題垂下眼,他就算在睡夢中,也絕對不可能忘的那件事情。

 

 

為了紀念兩人交往邁入第十個年頭,立向居特地選了一個星期的時間遠道而行到沖繩遊玩。

 

因為立向居對沖繩熱鬧的街上非常的感興趣,於是兩人將行李放回家中後就在街上亂晃著,立向居看著手工藝品的攤販忍不住買了好一堆,說是要送給家人還有給朋友的紀念品。

 

「這個,送給學長。」綱海看著那小小的背影在攤販區亂竄的身影忍不住笑著,一直到他回過神來才發現立向居已經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有些羞怯的將手中的東西遞往自己的方向,仔細一看是個手機吊飾。

 

「手機吊飾?」綱海將立向居手中的手機吊飾高高拿起看著,接著又將視線落在一旁的人身上,這種東西自己似乎用不太到。

 

「和、和我的是一對的,想和學長用一樣的東西。」立向居將臉壓低,但是綱海從餘光裡看到了他滿臉通紅的模樣,他早已將手機吊飾綁在手機上頭,有些羞怯的拿出手機說著。

 

見狀綱海才明白了剛才立向居很認真的在挑選的,原來是要一起用的一對的手機吊飾。

 

「我會好好珍惜的。」綱海迅速的將口袋中的手機拿了出來,盯著手機到處看著,想尋找可以將手機吊飾給綁上的位置,看了將近好幾分鐘後還是毫無進展,綱海不死心的猛瞧著。

 

「那個……綱海學長,讓我來幫你綁吧?」一旁的立向居忍不住偷笑,接著走到了綱海的一旁朝向他伸出手說著。

 

「不好意思,那就麻煩你了。」綱海看了立向居一眼後,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將手中的手機及吊飾交給了立向居回應著。

 

不到幾分鐘立向居就將手機吊飾給繫上,接著兩人又繼續開始逛著。

 

「真想去沖繩的海邊看看……」途中經過了交叉路口的紅綠燈時,立向居看著還有一大段距離一望無際的大海喃喃說著。

 

想看一看綱海學長最喜歡的海──

 

「好、沒問題,就去看海吧!!」綱海聽到了立向居的話之後將緊握著立向居的那隻手高高舉起,顯得一臉興奮的大聲喊著。

 

在等交通號誌變成能夠行走的綠燈時,立向居注意到了在路旁一邊踢著足球的小孩。

 

「……怎麼了嗎?」看著一旁大海的景色發起呆的綱海突然發現了立向居的手突然間鬆開了,當他別過頭的瞬間他看到了一旁的小孩,為了撿他滾到了馬路中的足球,跑到了大馬路上,接著他看到了自己最熟悉的身影急速跑到了車陣中,一把將小男孩給推回了人行道上。

 

「立、……」當綱海想要伸出手捉住立向居的手時,他聽到了吵雜的喇叭聲及猛烈的煞車聲,接著碰──的一聲。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看著馬路上的時候,他看見了立向居,倒在血泊中的畫面。

 

尖叫聲、一旁的人群對話的聲音,有人立即拿出手機馬上撥打了救護車的電話。

 

「勇氣……」他幾乎連滾帶爬跑到了立向居的一旁,他伸出手輕撫上那沾染上血跡的臉龐,那還溫熱的血液讓自己幾乎哽咽的說不出話來。

 

在那瞬間,幾乎覺得世界彷彿靜止不動了,只是眨眼的時間罷了,方才還依偎在自己懷中羞怯笑著的人正倒在血泊裡。

 

「綱海學長……不要、露出……這種表情,我沒事的。」立向居有些吃力的抬起那雙沾滿血跡的右手,回握住綱海的手說著,幾乎每說一個字都要耗盡自己的力氣似的。

 

啊啊──視線越來越模糊了,他快要看不見綱海學長的臉了,學長是不是哭了?

 

「不要說話了,你一定會沒事的……。」

 

到救護車來之前,綱海都跪在立向居的一旁發楞著,救護人員看了綱海好一會才出聲詢問「不好意思,請問你是這位的家屬還是朋友嗎?」將綱海從長愣中給拉回現實。

 

到了醫院後護士們各各面色凝重的將立向居給推入了手術室,然後手術中的燈亮著。

 

「這一定是給自己過的太幸福的逞罰,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坐在手術室外的綱海忍不住胡思亂想著,他用雙手覆蓋在眼皮上隱忍住大哭的舉動,現在他不能哭,他必須要堅強些才行。

 

拿出了手機他撥了通電話給立向居的母親,然後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來自於立向居母親痛哭失聲的聲音。

 

手術室的燈熄滅了,醫生與護士們走出來了,綱海緊張的跑到了醫生的面前當他準備開口詢問時。

 

「我很抱歉,他只剩下沒多久的時間了……」醫生取下了口罩垂下眼無力的說著,綱海幾乎以為醫生只是在向自己開玩笑,他以為會沒事,他以為……。

 

但是視線對上了醫生,眼裡充滿無力感,這個人的確沒有理由欺騙自己。

 

「謝謝……」緊咬著下唇綱海跑進了手術室內,看著臉色蒼白的不得了的立向居,心跳儀器上的心跳數跳的非常的偏低。

 

「抱歉……綱海學長,我搞砸了。」

「不要和我說抱歉,你沒有錯……」

「我……是不是就快要死掉了,學長?」

「不會,你不會死的……你只是有點累而已,好好睡一覺就會沒事了,勇氣。」

綱海看著生命一點一滴流逝著的立向居忍不住咒罵著自己的無力,對於這樣的他,他什麼也做不到。

 

「我啊、覺得有點累了……綱海學長,等我醒過來之後,學長還會在我旁邊對吧?」立向居感覺到了,空氣中的氧氣越來越稀薄,似乎連呼吸都開始覺得困難。

 

「我會一直在你旁邊的,安心的睡吧……」最後綱海還是忍不住哽咽著的捂住嘴,眼角流出了一行淚水,他知道自己根本不適合說謊,但是對於現在這種狀況,他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立向居緩緩闔上眼,直到到測量心跳的儀器發出了冗長的嗶的聲音後,綱海才允許自己放聲大哭。

 

「我雖然會一直在你旁邊,可是你已經不會再醒過來了……」

 

葬禮的那天他幾乎都在恍神中度過,眼角邊的黑眼圈洩露出了自己最近這幾天根本沒睡好的事實。

 

「啊、你們別這樣啦!我只是沒睡好而已,沒事的。」大夥在葬禮結束後紛紛前往來關心自己,綱海有些疲憊的推拒著眾人的好意直說沒事,除了這樣勉強笑著他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

 

之後的日子,別說是足球,連自己最熱衷的衝浪都完全無心了,只要去了海邊就會想起那天的事情。

 

完全把自己封閉在家中不肯出門──

 

「啊、這個牌子的餅乾終於出最新的了,要趕快打給勇氣告訴他才行……呢。」某天綱海獨自一人吃著早餐拿著遙控器無意的轉台,突然看見了之前立向居非常喜歡吃的一個餅乾的牌子,綱海幾乎下意識的拿起手機按下電話簿要按下通話,在那瞬間他突然意識到了,就算撥出電話也沒有人會接聽的事實。

 

這樣消極的日子持續了好幾個禮拜,一直到那小小的訪客來拜訪為止。

 

被立向居所拯救的小孩與他的母親來到自己家中拜訪,雖然自己覺得根本沒做了些什麼,但孩子的母親還是向自己鞠了躬,說出很感謝立向居救了自己的孩子,因為有事而參加不到立向居的喪禮感到抱歉。

 

啊啊──拜託,不要露出這種表情,說出這種話,因為這樣好痛苦。

 

「啊──!哥哥也有在踢足球嗎?」小男孩的眼睛四處移動著,看見了被自己遺忘在門口旁已經有好陣子的足球,他激動的走到了足球的一旁指著它問著,

 

「啊、我會踢足球沒有錯。」綱海有些無力的回應著,那個小孩一定也是像以前的他們一樣,非常的喜愛著足球吧。

 

「那、可以請哥哥……也教我踢足球嗎?」小男孩突然拿起了地上的足球,走到了綱海的身旁抬起臉來有些扭捏的問著。

 

「教你踢足球啊……」

「如果哥哥不願意就算了,我只是問問而已!」

綱海盯著那鼓起勇氣說話的小小的身軀看著,還只是那麼小的孩子而已……讓他忍不住想起了追逐足球的那段時光。

 

「如果是假日的話就沒問題。」綱海彎下身伸出手輕拍著小男孩的頭笑著,他想自己也消極夠久了,也該是繼續前進了,即使停滯不前也得不到任何東西。

 

為了曾經擁有過足球的我們,也為了愛著足球的你,得向前繼續走下去。

 

 

「他啊,在那裡喔。」綱海聽到了天馬的問題後頓了好一會,接著垂下眼有些勉強的牽動著嘴邊的笑容,舉起右手筆直的比向天空的方向。

 

「咦、在……天空上?」天馬朝著綱海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手指的方向的確是指著那片天空沒錯,但是喜歡的人怎麼會在那裡?一時間無法理解綱海的意思。

 

「那個人,已經不在了。他現在……一定是快樂的在天堂裡生活著,無憂無慮的笑著。」綱海再次將手壓在天馬的頭頂上解釋著,他知道自己解釋的有些含糊,不過要他說出口那個人已經死掉的話,實在太痛苦了。

 

勇氣、勇氣,我啊……還是很想你、好想你。

 

「綱海哥哥──!!」當年的小男孩也長大了,現在正在就讀國小,他興奮的抱著一顆足球一溜煙的跑到綱海的身旁。

 

「發生什麼好事了嗎?瞧你笑的這麼開心。」綱海歪著頭莞爾笑著,瞧一旁的小傢伙笑的眉開眼笑的,於是好奇問著他。

 

接著天馬也加入了話題,兩個年紀僅差沒幾歲的小孩馬上就聊開了。

 

「現在還不能,可是總有一天一定會到達你身邊的。」綱海看著一旁的二人組聊的很開心,於是走到了一旁的椅凳上坐下,抬起頭仰望的看著那片依舊蔚藍的天空。

 

連結到你身邊的道路,就在這片遼闊的天空。

 

「你聽見了嗎?勇氣。」

『綱海學長……』

 

然後,他嘴角微微上揚。

 

 

【 Fin 】

 

 

作者的話:

 

這篇悲劇貌似很久之前就決定要打了,只是一直沒有時間去想。

想寫死人的悲劇QQQ(被轟死)QQ立立的笑容。

 

結果最後還是爆字了,還好沒有爆的很誇張就是。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ㄚ飄飄
  • 結尾好感動,
    看到差點哭出來,
    但還是希望兩人是在一起的(掩面

  • 別哭(拍拍),立立已經去天堂了www只有在天堂相會了(ry(夠了

    小花✿ 於 2011/12/29 19:30 回覆

  • 噴噴★
  • (一直點推
    我淚流了QAQQQQ
    我淚腺又崩壞了QAQ
    好感人的一篇綱立(淚噴
    是說天馬是出來串場的嗎XDD

  • 推會壞掉啊www別哭(拍拍)
    謝謝喜歡QWQ←很少產綱立的傢伙
    因為天馬認識綱海我才只好寫他出來客串了←(喂

    小花✿ 於 2011/12/30 13:47 回覆

  • 街貓
  • 好久沒來了((望
    難得的一篇綱立悲文啊((心~

  • 歡迎ww
    因為想悲劇所以ww?

    小花✿ 於 2011/12/31 07:21 回覆

  • 橘子
  • 我覺得我最近的眼淚還蠻豐沛的......
    ((擦淚
    天馬弟弟阿~不要戳到綱海葛格的痛處呀......
    天馬真可愛~雖然不知道那小孩是誰....
    但是也好可愛!!!!!!!((瞎毀啦....

  • 別哭啊啊啊--
    天馬是無心的ˊwˋ←因為天然ww?

    小花✿ 於 2011/12/31 07:22 回覆

  • 希望犬
  • 嗚~感人><
    綱立的悲文好讚!!
    那小孩是誰((害立綱分開><

  • 悲劇讚www
    小孩嗎?沒設定所以是路人

    小花✿ 於 2011/12/31 07:24 回覆

  • Sour柚子
  • 天馬君再問下去綱海君是不是會ˊAˋ
    對不起我是剛看完薄櫻鬼崩潰完後回來的柚子醬(?)

    一回來就看到這篇讓人心痛痛的(掩面哭泣)

    前面那邊給人感覺甜甜的YOww
    可愛的立向居買了手機吊飾送給綱海君這邊我整個暴動!!!!!
    綱海學長不會綁就要說嘛立向居都在一旁偷笑wwww

    嗚嗚嗚前面明明那麼甜結果一瞬間就變悲劇了QAQ!!!!!
    花花嗚嗚嗚還我們可愛的立向居來嗚嗚(靠近(你走開)
    綱海學長一秒心碎q__q

    嗚嗚嗚嗚立向居真的是個很善良的孩子啊啊啊--
    然後他說綱海學長露出這種表情那邊我想哭的情緒整個湧上來(拭淚)
    「我……是不是就快要死掉了,學長?」←這句害我要爆淚了啊啊啊啊QAQQQQQ

    嗚嗚嗚綱海君請讓我跟你一起大哭吧(什麼)
    花花能不能給我三盒衛生紙q______q(吸鼻子)

    我相信立向居在天空上也過得很好的QAQQQQQQQ(爆淚)
    最後那邊那句綱海學長又害我快要再度q____q

    討厭我好久沒看悲文了這次害我心好痛又好開心ˊqˋ


  • 感覺綱海快要..ry(欸)
    啊啊啊薄櫻鬼超好看!!!!!!!!(暴動)我有看1-2季QQQ

    我自己也打的超心痛WWW 前面甜了一下後面就ry(欸)
    我們可愛的立向居已經5555--(吵)

    立向居超善良的啦555QQQQ 是個又可愛又善良的孩子!!!!!!!
    後面那段對話超鼻酸的(捶地板) 衛生紙給妳WWWW(遞)

    立向居在天上一定很幸福的ˊWˋ(欸)

    哈哈因為我發現我自己也很愛打悲劇可是WWWW就都打甜的(死


    小花✿ 於 2012/01/08 13:35 回覆

  • 月城夜琉
  • 是說看完後我爆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綱立大好哪!!!(噴淚

  • ww謝謝,這篇文已經經過一段時間了,是我所有裡面自己也很喜歡的一篇。

    小花✿ 於 2012/11/22 1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