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他非常討厭下雨的日子,因為──那個人離去時,也是下著滂沱大雨。

聽聞訊息後呆愣在社辦裡,大家和自己的表情一致,只有錯愕而已。

 

「南澤他……」倉間不相信南澤就這樣離去了,什麼也沒有說──

 

然而神童卻向大家說了一句話後,逕自衝出了社辦裡,其實他很羨慕神童──

至少他有勇氣追上去,但或許也是潛意識裡阻止自己追上。

 

「因為,南澤那傢伙在等的人,不是我……」倉間走到了置物櫃前換上了球衣,煩躁似的抓著頭髮嘆了口氣,用著像是氣音的音量喃喃自語。

 

他都知道的,靦腆笑著的神童,總是溫柔的看著神童的南澤,並非自己可以介入的。

 

『但是,他無法──輕易的捨棄掉,這份愛戀。』

 

「抱歉,我今天也不太舒服,想要早退。」沒等到監督來前,倉間還是受不了的先向一旁的濱野扔了一句要早退的話後,便迅速的換回制服離開社辦。

 

外頭正下著大雨,他沒有這般討厭過這種天氣,沒帶傘。

 

倉間也不管斗大的雨水不停滴落在自己的髮梢上,好冰,但是他不在乎,他需要讓自己的腦袋清醒點。

 

「……在哪?」隨著倉間衝出了社辦劍城也二話不說的奔出社辦,在走廊上到處尋找著那抹身影。

 

一旁的眾人對於他的舉動沒有人敢有任何意見,反正只要在點名的時候說他有事早退就好了,

 

「找到了。」停在走廊的一側劍城開始調整自己的呼吸,吐了一口長氣看著佇立在滂沱大雨中的倉間。

 

打開了傘,劍城朝向了倉間的方向走去。

倉間也注意到了走到了自己一旁的劍城,但他依然一動也不動的。

 

「會感冒的。」劍城將傘靠近了些倉間的位置提醒著,要是持續在這種大雨中淋雨的話一定會感冒的。

 

「我無所謂。」

「我有所謂。」

 

幾乎是在倉間說完話的瞬間劍城搶著說,讓站在雨中的倉間緩慢的抬起頭來正視著劍城,劍城看著一臉錯愕的倉間只是頓了頓幾秒,然後一把將他攬進懷中,即使身上的制服因為這個舉動而濕了一大片。

 

「為什麼,他、什麼都沒有說……」倉間伸出顫抖的手緊捉著劍城的衣服忍住大哭的衝動問著,他知道劍城根本不可能會知道為什麼,也知道自己不過是在自欺欺人罷了。

 

他覺得身體好沉重,劍城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闔上眼前他只看見了他蹙眉的模樣,眼前一片黑暗。

 

「……」當倉間再次醒來後已經是不知道多久以後的事情了,他睜開眼有些疲憊的吐了口氣,自己在哪裡?這是倉間醒來後的第一個問題。

 

環顧了下四周,冷色調的天花板,柔軟的床鋪,他不願意去多想──

 

「嗯……」翻了個身倉間嗅了下被窩裡的淡淡香味,令他感到安心不已,接著注意到了身上的衣服似乎不是原先的那件。

 

頭髮的方向傳遞來了一種令人懷念的味道,是──洗髮精?

 

「是劍城的──嗎?」倉間伸出手甩了甩過長的袖口蹙眉,記得自己昏倒前的確是看見了劍城沒有錯,似乎還交談了一會。

 

於是他跳下柔軟的床鋪,準備踏出房門查看,這時突然房門被來自於外來的方向給打開來。

 

「醒了?」劍城看了眼倉間後問,索性關上了房門,手中還端著一碗東西,接著將它放置在床旁的木製桌子上。

 

「這裡是……」倉間看著劍城走進房間後,有些遲疑的開口問著。

 

「我房間。」劍城拋出簡短的話,回答倉間的問題。

 

「我知道,我是想問……」倉間有些尷尬的低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記得他淋了場雨,所以、意思是──

 

「你發燒了,因為我家比較近,所以才把你帶回來。」劍城走到了床的一旁坐在嚇後,拍了拍一旁的床舖示意要倉間坐下,倉間先是愣了愣後,還是坐在了劍城的一旁。

 

真是尷尬,自己的那副模樣,被看見了──

 

「吃吧。」劍城順手拿起剛才放在一旁桌上的粥,挖了一大口後吹了吹、遞到了倉間面前,他想倉間應該肚子餓了。

 

「我沒胃口。」倉間看了眼劍城手中的湯匙又無力的垂下眼回應,現在的他只想好好的休息,什麼都不想去想。

 

「快吃。」第二次劍城用著像是不容拒絕般的命令著。

 

「……」

 

「還是你──要我用嘴餵你?」劍城嘆了口氣,看了眼一旁還是沒有吃粥舉動的倉間,放下了湯匙有些輕佻的說著。

 

「!」倉間用著像是看見鬼似的驚恐表情看著劍城,猛搖頭後搶過劍城手中的湯匙,大口的吃下粥代替回答。

 

最後被迫在劍城的監督下,倉間把整碗粥都吃完了。

 

接著一陣沉默,兩人坐在床上誰也沒有開口,各自懷著心事發著長愣。

 

「喂、劍城,你……為什麼?」最後倉間終於忍不住緊咬著下唇,忍著呼之欲出的眼淚問著劍城,不能,他不能哭,不想要如此的狼狽。

 

「對你好還需要理由嗎?」劍城聽完了倉間的問題蹙眉,想要對自己喜歡的人好,是那麼奇怪的事情嗎──

 

啊、對了,因為學長總是看著那個人,怎麼可能會注意到。

自己的心情──

 

「學長,選擇我吧?我和那個人不一樣,我不會讓你露出這種表情的。」

 

因為我總是……注意著你的一舉一動。

 

「對不起……我……」倉間有些訝異的看著劍城,「沒辦法輕易的接受你的感情。」他不能在這種時候自私的接受劍城的心意,因為他,還忘不了那個人。

 

「我只要能夠陪在你的身邊就好了。」倉間看著一旁劍城回應著自己的話,他輕搖頭,再次的拒絕。

 

「我會不自覺得想把你當成他──」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對於劍城實在太不公平,他不能。

 

「那樣也沒關係,就讓我,來代替那個人……陪在你身邊吧。」劍城伸出手將一旁的倉間攬進懷中,因為剛才替倉間洗澡換上了衣服的關係,他渾身散發著自己慣用的洗髮精及沐浴乳的味道。

 

如果,這是唯一可以讓我待在你身邊的方法,那麼我──

 

「典人──」當倉間想要伸出手推拒著劍城的擁抱時,他聽到了劍城在自己耳邊輕聲喚著自己名字的瞬間,理智──完全斷線了。

 

如果他喜歡上的人,是劍城……那該有多好?這溫柔的懷抱,會只屬於自己。

 

「現在,只要感受著我就好。」劍城撥開了蓋在倉間額際的瀏海輕吻著,像是在對待自己最珍視的寶物般的小心翼翼。

 

然後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加深了吻,感受著彼此的體溫。

看著一旁熟睡的倉間,劍城伸出手輕撫上那凌亂的髮絲,眷戀的看著。

 

「南、澤……。」伴隨著倉間的夢話,劍城的手僵在了半空中,頓了頓幾秒他縮回手。

 

這次,他會──裝作什麼都沒聽見的。

那個時候的自己,的確想著,只要待在你身邊,總有一天你會忘記那個人。

 

之後的日子他們在一起的時間變多了,倉間待在劍城家的時間變長了,甚至有時後乾脆在他家過夜。

 

「唉。」倉間的位置坐在靠窗的位置,他用手撐著下巴失神似的看著窗外,其實他很迷惘,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否真的是對的,和劍城。

 

在自己發著長愣的期間,劍城經過了自己的視線範圍,眼尖的他也注意到了自己正坐在窗邊,於是嘴角上揚伸出手揮動著和自己打招呼。

 

「。」他想要的真的是這樣嗎──

 

一如往常,放學後一起到了劍城家,寫完作業後,倉間有些疲憊的瑟縮在沙發上熟睡著。

 

「倉間學長?」洗澡完後,劍城吹乾頭髮換下了制服走回了房內試探性的喊著,打開了電燈後看到了睡在沙發上縮成一團的倉間,他笑。

 

像是某種──小動物一樣,只是沒想到睡著的時候還會縮成一團。

 

「呵──」劍城露出笑容走到了倉間的一旁蹲下看著熟睡的人,伸出手撥弄著那頭蓬鬆的髮絲。

 

「南澤──」反射性的倉間握住了劍城的手,本以為他會喊著自己的名字的,但是他沒有,南澤、南澤篤志,依舊還是那個人。

 

『典人,明明一直待在你身邊的人是我啊──為什麼?』

 

其實他,真的一直都知道,就算聽見了那個人的名字,他假裝不在乎。

 

「──!」驚醒的倉間看著一臉五味雜陳的劍城怔了幾秒,雖然剛才是在作夢所以喊出了夢話,但是說出了什麼話,他卻記的在清楚不過。

 

「劍城……對不起,我……」對上了劍城的視線,倉間一臉痛苦的垂下臉,他想說些什麼解釋,但腦袋裡卻無法正常運作下去。

 

「學長,夠了──!!我一直都知道。」劍城將音量提高了些吼著,一直都知道他忘不了那個人,一直都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代替他,但是他還是選擇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這是倉間頭一次看到,劍城露出痛苦的表情哽咽似的說著,對於這樣的情況,他想不到任何話可以應對。

 

「學長,我們就到今天為止吧。」劍城闔上眼朝向倉間說著,因為自己也知道,繼續下去也只是會更痛苦而已,得在學長提出再見之前,他才不會感到更加的痛苦。

 

學長他……最近總是露出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模樣,看著自己。

 

已經夠了,得停止並且斷絕掉……那些不應該存在的眷戀。

 

「但請答應我一個認真的請求。」

「只有現在,只想著我。」

 

倉間見狀呆愣了許久後輕點頭,任由劍城緊緊的擁住自己,彷彿可以從那顫抖的身軀裡,感受到那椎心刺骨的痛。

 

「好了,你走吧。」過了須臾後劍城鬆開了手虛弱的開口,他並沒有做出擁抱以上的舉動,這樣就夠了。

 

「……」倉間離去前看了眼劍城顯的落寞的背影,他本來想伸出手輕拍甚至說出安慰的話語,但是他的手止在半空中不動,但不知道自己應該基於什麼樣的理由而開口安慰他。

 

然後他離開了劍城的家中,他想──或許自己應該不會再來這裡了。

也沒有理由可以讓他再來了。

 

結果還是變成了這樣,狠狠的傷害了劍城。

 

「即便如此,為什麼……我還是忘不了他?」倉間看著陰暗的天空忍不住咒罵著,他用盡了所有辦法,甚至把以前的簡訊全部刪除掉,不去聽任何有關他的事情,但是──最終他還是狠不下心刪除他的電話號碼。

 

天空這副模樣,似乎快要下起大雨了,和那個時候一樣啊。

他想起了幾天前在街道上偶遇南澤還有神童的事情,忍不住伸出雙手覆蓋住雙眼,為了不讓眼淚從眼眶中落下。

 

啊啊──沒關係的,只是回到了一個人的時候而已。

 

「。」

 

真的,無所謂。

 

 

【 Fin 】

 

 

作者的話:

 

京介我讓你悲劇了,請原諒我Orz

 

相信月月一定喜歡這個痛死人的劇情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冰羽~
  • 京介你好可憐~
    诶?!沙發竟然?!

  • 京介悲劇QQQ

    小花✿ 於 2012/01/14 08:58 回覆

  • 希望犬
  • 感動>< ~
    原來倉間原先是喜歡南澤的呀!!
    如果是這樣的組合應該能創造出不同的故事吧 ((思考中~~

  • 嘛這樣的設定比較悲劇www?

    小花✿ 於 2012/01/14 08:58 回覆

  • 殺~疾風之王~殺
  • 好悲劇...
    好感人....
    花花姐真的神強的耶!!
    前幾天才因某件事心碎現在碎得更厲害了...(哭出來

    疾風我考完試了喔~
    考超爛的...(也還好阿
    國語94
    數學85
    自然82(最爛
    社會98
    我怎麼考這種分數阿~
    是說明天要開始放寒假了喔
    881~有空會再來的~



  • 這篇就是走悲劇(?)
    謝謝喜歡ww唔,別哭了(拍拍)

    恭喜寒假ww

    小花✿ 於 2012/01/18 14:09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