帥氣、溫柔、體貼……這是Flaky心中,Flippy的形象。

 

現在正在Flaky眼前拿著刀子揮舞,瘋狂大叫的人也的確是Flippy沒錯。

 

「Flippy──」Flaky幾乎不敢靠近揮舞著銳利刀刃的Flippy,她只能夠在一旁顫抖,並且發出非常細小的聲音呼喚著。

 

剛才Flippy還笑著說要幫自己摘開在岩石邊盛開的花朵,但走到一半時,突然看見了一攤紅色的水漥後,便有些痛苦的抱住頭蹲在地上喃喃自語著。

 

「……嗚。」Flaky嚇的直在一旁發抖,她看著一旁的樹被Flippy拿著軍刀劃上了好幾道深深的痕跡。

 

眼前這個發狂似的Flippy,和她所認識並且熟悉的Flippy是同一個人、對吧?這麼問著自己。

 

『Flaky……』那個明明不擅長露出笑容的Flippy,對著自己露出笑,只因為自己害怕他總是蹙著眉頭的表情。

 

「F、Flippy──!!」Flaky奮不顧身的跑往Flippy的方向,也不管他現在正發瘋似的揮舞著銳利的軍刀,不斷重複砍著一旁的樹的動作。

 

似乎是注意到了Flaky的聲音,Flippy抬起頭循著聲音的源頭看了過去,將銳利的刀子指向朝著自己奔跑過來的Flaky。

 

「嗚、好痛……」被銳利的軍刀劃傷了手的Flaky吃痛的喊著,但她還是不願意放開手,緊緊的從後方抱住Flippy,她不能夠放開手。

 

Flippy低下頭看見了Flaky被自己劃傷了手,手臂上的傷口流下幾道血跡,他不自覺的停住了揮動軍刀的手。

 

「和那個時候不一樣了,Flippy,我在這裡。」Flaky忍住了傷口疼痛,將音量提高了些在Flippy的耳邊喊著,深怕他沒聽見似的。

 

Flippy停在空中止住不動的手,他鬆開了緊握的軍刀,鏘的一聲,軍刀落在地上的聲音響起。

 

「可是我,還是傷害了妳……」回過神後的Flippy用著痛苦的口吻回應著,他剛才看到了Flaky後,明明不斷的告訴自己必須扔掉手中的刀子,但他沒有。

 

那是他最不想做出的事,但他卻無法控制發狂似的自己,真沒用──這樣的話是要怎麼保護好她?

 

「我知道Flippy是不會隨便傷害大家的人,Flippy很溫柔……」

「如果Flippy在失控的話,不管幾次、我都會阻止的!」

 

Flaky絲毫沒有放開Flippy的意思,她猛搖晃著頭哽咽似的大聲說著,她會好好守護好Flippy的,絕對──不會讓任何人讓Flippy難過的。

 

即使會弄得渾身是傷,也會一次又一次的緊緊抱住Flippy。她不會感到害怕,因為那是她最喜歡的Flippy。

 

「對不起,這雙手都……」Flippy有些心疼的握緊Flaky的雙手,緊咬著下唇說著。看著上頭大大小小的傷口,他忍不住咒罵著自己。

 

那雙給過自己無數次溫暖並且救贖自己的雙手,卻變成這副模樣──

 

「手上的傷,很快就會好了,但是Flippy只有一個。」Flaky看著一臉自責的Flippy用力的搖晃著頭回應著,對她而言手上的傷只要經過一段時間後就會痊癒了,但是Flippy內心的創傷

 

是不會這麼容易就治好的。

 

「Flaky也只有一個而已,這雙手也是。」緊緊握住那雙不斷傳來溫暖的雙手,Flippy垂下眼回應著。

 

『所以,為了Flaky,下次一定要抑制住自己--』

 

但是現在,只要看著那笑容,便已足夠,他覺得自己似乎能夠辦的到,抑制住發狂的自己。

 

 Fin.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