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七年系列,半架空(第一年開始白龍約二十出頭,職業選手設定)。

 

他記得自己曾經問過他,「修有什麼願望嗎?」只是因為好奇而脫口而出的話。

 

但是他卻一臉苦笑的看著自己一臉認真的回答「願望的話,沒有喔、因為不需要。」

 

『一個早已死去之人,早已沒有祈求願望實現的資格了。』是不,白龍。

 

但修依然沒有向白龍說出口,那太痛苦了,所以他選擇繼續隱瞞他,因為他早已不屬於這個世界。

 

「下次,一定要打敗你,約好了喔。」在離開島前,白龍提著行李轉過身朝向身後的修約定著。

 

「……」修沒有回應白龍的話,只是笑著,朝向他道別似的伸出手揮動著,看著那艘載著白龍的船行駛的越來越遠。

 

「我不會忘記你的。」修這麼說著,他知道他聽不到,只是想要……這麼說而已。

 

然後修的身影從那個島嶼上逐漸消失

 

好幾年因為聯絡不上修,白龍忍不住再次回到了那個島嶼上,尋找那個他所思念不已的少年。

 

第一年,他不死心的在他們所待過的地方到處尋找著。

 

抵達卻看到了有如廢墟一般的村落後,僅剩的最後一絲希望,似乎就這麼硬生生的被抹殺掉了。

 

「不可能……」他把能找的地方全部都找過了,足球場,住的地方,甚至是……

 

終於在路途上他遇到了一名像是住在這島嶼上很久的年邁的老人,他不死心的向他打聽這附近有沒有一個村落。

 

「你在說些什麼傻話啊?那個村落的人早在好久之前就已經滅亡了。」騙人的吧?騙人的,騙人的對吧

 

『修,你的手好冰!』他記得自己第一次觸碰到他的手的時候,那幾乎不像是人類會有的體溫般的冰冷。

 

他記得他迅速的將手從自己的手中抽回,笑著說「我的體質就是這樣,天生偏冷。」。

 

然後他不死心的做了各種的調查,每一個情報都讓他更加的確定了修早已死亡的事實。

 

他來到了與修時常練習結束後休憩的樹下,靜靜的倚靠著樹幹發著長愣。

 

「原來是這樣嗎?所以那個時候你才什麼都不說……」闔上眼他想起好幾年前自己離開時修看著自己的模樣,他到底是用著什麼樣的心情目送自己離開的?

 

可惡,可惡……他不斷大吼著,吼到他聲嘶力竭他才肯停下來。

 

他必須要接受他早已不在的事實,但他辦不到,他辦不到啊

 

第二年,他埋首於訓練上,不停的加重自己練習的項目,唯有這樣他才能遺忘掉那些痛苦的事情。

 

除了增加練習的項目外,他也四處在國內以及國外跑,飛來飛去的,沒有一刻能夠好好讓他闔上眼好好休息。

 

但是無所謂,他現在需要的正是這樣,累到無法思考。

 

「白龍,別太勉強自己了,太拼的話身體會受不了的。」教練這麼對他說,但是他輕搖頭,他不在乎。

 

持續幾個月下來最後身體還是負荷不了,他倒了下來,大夥嚇的趕緊打電話叫救護車。

 

在自己意識還清楚的時候,嘈雜的聲音以及人群的交談聲在他耳邊迴盪,身體使不上力。

 

被醫生狠狠的罵了一頓「你是想死嗎?這樣過度使用自己的身體!」之類的。

 

然後他足足在醫院躺上好幾個星期才回的了家,醫院刺鼻的藥水味,難吃的餐點,一切都讓他感到厭惡不已。

 

他只是不想讓自己鬆懈下來罷了,因為只要有一絲空閒,他就會忍不住想起他。

 

第三年,教練給自己放了長假要自己好好散心,並且養好身體才能夠歸隊。

 

儘管不願意但是他還是接受了,畢竟都發生了那種事情,如果說不的話教練一定又會訓上自己好一頓。

 

提著一小袋的行李他準備回到許久不曾回去的住所,他想或許屋內都積上一層灰了也不一定。

 

轉過街角的瞬間,他看見了一個人倒臥在地上的模樣,如果是平常他或許會若無其事的走過,心情好也許還會拿起電話報案。

 

但是那名倒臥在地上的人……長的是如此神似他,於是二話不說他抱起了昏倒在地上的他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髒死了。」瞧他臉上都沾滿污漬,白龍忍不住將他帶到了浴室內替他清洗一番。

 

換上了衣服後,吹乾頭髮,洗澡過後他盯著他熟睡的模樣,他果然很像他

 

他知道他並不是修,因為年紀不對,他和當年的修實在長的太過於相像。

 

醒來後那個男孩說,他不知道他是誰,住在哪,甚至叫什麼名字,啊……腦中有某種念頭驅使著自己。

 

「如果你沒有地方住就住我家吧?」他伸出手輕撫上他的髮絲撥弄著,「從今天起,你的名字就叫做,而我是白龍,懂嗎?」

 

「修……白龍……」他有些遲疑的重複了一次他的新名字以及自己的名字,見狀白龍滿意的輕點頭。

 

但這才是一切的開端罷了,他開始為了他買了黑色的衣服,甚至去訂做了和修一模一樣的髮飾替他綁上。

 

「嗯,這樣真可愛。」對,就像是他的修一樣

 

平常他出門後他總是只能孤零零的一個人待在家裡等他回來,直到某天修因為好奇的驅使下,他走到了大門前。

 

「修,你想去哪裡!!」白龍喝斥著,用力的搭上修的肩膀搖晃著,或許沒注意到自己的臉色難看到一個極點。

 

「我、只是……好奇而已……」因為白龍憤怒的聲音修顫抖了一下止住了伸出手開門的舉動,像是錯做事的小孩一樣垂下臉解釋著。

 

「抱歉,我太激動了……」這時候他才注意到自己似乎嚇到他了,鬆開雙手,他露出歉意的表情說。

 

他露出困惑的表情盯著自己許久──

 

「對不起,如果白龍不喜歡的話,我就不會再靠近那裡了……」修伸出手扯著白龍的衣角開口說,他並不知道為什麼白龍害怕自己靠近那扇門前,但只要是白龍希望的,他就一定會做到。

 

他將他帶回客廳內,他坐在沙發上將他擁在懷中,他說從這裡也可以看到外面。

 

所以他告訴他不要離開他的視線範圍以外的地方,他依然露出不解的表情,頓了好一會他露出和他極為相似的笑容,他說「我會乖乖聽白龍的話的。」

 

即便相信他,但他還是在門上多裝了幾道新的鎖。

 

他知道自己很自私,可是……已經來不及了,回不了頭了。

 

第四年,除了擁抱,他和他之間多了親吻,甚至是更加親暱的一些舉動。

 

「唔,好癢……」白龍親吻著依偎在自己懷中的修,「這是什麼意思?」雖然修並不了解白龍舉動的意思,但總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

 

「是喜歡的意思喔。」白龍簡略的解釋著,然後一次又一次的輕吻著那片唇畔。

 

然後懷中的人停頓了須臾,他主動攀上了他,在自己的唇上蜻蜓點水似的輕吻了一下「嗯,那、我也好喜歡白龍。」他笑。

 

回到了正常的職業選手生活後,他早出晚歸,但只要回到家中看見他後,自己的疲勞就全部煙消雲散。

 

「歡迎回來──!」聽到了開門聲修興奮的從屋內跑到了玄關處,緊緊的擁住白龍他抬起臉朝向他的臉龐輕輕落下一吻。

 

歡迎回來的吻,這是白龍告訴他的,所以只要白龍回來,他就會這麼做。

 

「是這樣才對喔。」白龍惡質的抬起修的下顎深吻著,「嘴巴閉這麼緊不行的喔,張開點,修。」看著他那雙迷濛的雙眼,他怎麼可能什麼都不做。

 

他記得第一次擁抱那孩子的時候,他用著那雙清澈的雙眼直視著自己,儘管罪惡感湧上,但他依然沒有停下褪去他衣服的動作。

 

「唔,我好痛……白龍。」他的眼眶裡淚水打轉著,但他依然沒有停下。

 

「忍耐一下就好了,修不是喜歡我……對吧?」

 

他明明知道他什麼都不知道,卻利用著他,思念那個早已不存在的人。

 

每一夜,他擁抱著這個孩子,不停的、不停的──重複著。

 

「啊、哈……白龍……嗯……好喜歡。」看著他在自己身下喘息著,然後自己一次一次的落下那些屬於自己的印記。

 

「我愛你,我的修。」他不知道,他所稱呼的修,到底是哪一個。

 

第五年,父母和他說,「你都已經這個年紀了,也到了該成家的時候了……」停頓了幾秒,「人選的話爸爸和媽媽我們已經決定好了。」

 

煩死了,擅自決定自己未來什麼的,談到最後當然與父母吵上了一架,最後拗不過他們,他說「要結婚嗎?好啊。」

 

於是父母高興的將那個名義上稱之為自己『未來老婆』的人選帶來自己的面前,然後換上西裝,他們選擇公證結婚。

 

回到了父母替自己以及那個女人買的住所後──

 

「別指望我會愛上妳,我們的婚姻是建築在沒有愛的基礎上,懂嗎?」

「如果妳想要的只是一個名分,那麼妳成功了,所以這種東西我不需要。」

 

他厭惡的將結婚戒指抽出並且扔到了地上,然後他再也沒有再回到過那個家,儘管自己父母打上百通電話,他全部拒接,更索性的換了隻新的電話。

 

然後他回到了自己所買下的大樓內,回到了他的身邊,果然只有在他身邊,才感受到自己的確活著。

 

「我回來了,修。」打開門後他果然如自己預期般的撲到了自己的身上,畢竟自己有兩天沒有回來了,難怪他會如此寂寞。

 

沒關係,只要修還在的話,什麼都無所謂。

 

第六年,那個女人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找到了自己的住所,她甚至請了鎖匠打開了大門,她當然有權利,因為她是他法律上的妻子。

 

「就是你嗎?搶走我的他,你為什麼要搶走他──為什麼?噁心,你明明是男的!」那個女人看著僅穿著白龍襯衫在屋內行走的修,憤怒伸出手甩了他一巴掌。

 

搶走他?她是在說什麼?突如其來闖入修世界的女人,修並不知到他是誰。

 

「我喜歡白龍,很奇怪嗎?」為什麼自己不能喜歡白龍?他喜歡白龍的吻,喜歡白龍的擁抱……難道不行嗎?

 

當那個女人準備伸出手再打修第二次的時候,門外一道身影出現,他伸出手捉緊她的手腕。

 

「我不是告訴妳不準出現在我的視線範圍內嗎?」

「我是你法律上的妻子,想要見老公還需經過你的允許嗎?哈!」

 

修並不知到白龍和女人到底在吵什麼,他只知道,那個女人的眼中充滿著對自己的厭惡。

 

『他,搶走了那個人的白龍嗎?』所以修做錯了嗎?他不應該和白龍在一起的嗎?

 

當自己把她趕走時,他請鎖匠修好了門,加上了更多道的鎖。

 

「修,不要怕,我在這裡。」白龍緊擁著那一動也不動的修說著。

 

「白龍,她說她是你的老婆,那我到底是誰?」

 

他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他的問題,其實答案很簡單,但是他說不出口……

 

這樣的日子持續惡化著,他只能眼睜睜看著他日益憔悴的他,什麼都做不到。

 

第七年,他早就知道重要的東西根本不可能兩本都守的住的,但是他無法放手。

 

看著他每日盯著窗外的景色鬱鬱寡歡的樣子,他真的感到無力也氣憤。

 

「到底……要怎麼做你才會恢復以前那個快樂的修?」白龍跪倒在地緊握著那雙日益消瘦纖細的雙手哽咽的問著,只要是他想要的,不管是什麼他都有自信能夠給,他是這麼認為的。

 

放我走……」他如此回答著自己。

 

「好,你走吧。」已經沒辦法再繼續束縛他了,這個孩子的未來並非有他一個。

 

現在他所能給他的,只剩下放手,還給他自由。

 

「我只是太過思念他了……」他將自己為了他買的衣服全部整理在一個行李箱裡讓他帶走,然後他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跪倒在地痛哭。

 

Fin.

 

 

作者的話:

 

對,我爆字了,痛死自己也痛死其他人。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小優
  • 茶茶!!!! 何必阿!!!! Q 口 Q!!
    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啦!!! T __ T

  • QAQQ 就是要痛麻(喂

    小花✿ 於 2012/01/21 22:32 回覆

  • ~冰羽~
  • 好悲~
    不過小花姐的悲文真的好棒~

  • 悲劇讚www

    小花✿ 於 2012/01/21 16:31 回覆

  • 琴璇
  • 啊啊啊啊啊~~~~
    看到最後哭了啦!!!
    超悲的...QAQ((衛生紙不夠用了......

    對了!抓到錯字~
    第二年的第二段:「除了增加練習的項目外,他也四處在國內以及『過』外跑,飛來飛去的,沒有一刻能夠好好讓他闔上眼好好休息。」
    --- 國

    另外~祝小花新年快樂喔!!!^^

  • 啊竟然哭了QQQQ(拍拍)
    感謝抓到錯字XDDD沒注意到www
    妳也是新年快樂喔ww

    小花✿ 於 2012/01/21 16:30 回覆

  • 伺夜
  • 嗚~~這、這也太感人了QAQ
    我看到最後差點哭出來~~

  • 謝謝QQQ 最後實在太痛了www

    小花✿ 於 2012/01/21 16:27 回覆

  • ★{呆松
  • 我痛死了QAQQ
    誰快來給我麻醉@@

  • 全身麻醉嗎WWWW

    小花✿ 於 2012/01/23 15:16 回覆

  • 戮沁言
  • 唔....好悲....

    痛到我心砍了阿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