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 那個七年系列

 

他告訴她「我很危險,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會發作,所以……不要再來找我了。」痛苦的鬆開手。

 

趁他還保有一絲理智之前,他警告著她,因為他害怕、哪天自己將會永遠的失去她,就像那時候一樣。

 

他親手,將自己……。

 

第一年,他用盡任何辦法,嘲諷的言語試圖想讓她遠離他,但她並沒有,依然跟自己的身後走動著。

 

「我不怕! Flippy絕對不會隨便傷害人的,我相信你。」Flaky伸出那雙顫抖的小手握住Flippy傷痕累累的手心開口說著,她都知道……為了壓抑自己的暴行,他總是不斷的傷害著自己。

 

然後她說「我會一直陪著你不要怕。」緊握自己那雙手的溫度,他永遠記得。

 

第二年,她像是學不乖似的、只要有時間就會在自己的身旁亂竄,總是提高著警覺性注意著四周。

 

害怕有任何會讓自己起反應的東西出現,看著這樣的她他止不住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

 

「妳這樣偷偷摸摸的像是小偷一樣……」看著走在自己眼前的Flaky,Flippy忍不住大笑,看著這樣的她很有趣。

 

「我才不是小偷呢,我這是在保護 Flippy──!!」Flaky停下腳步噘起嘴來抱怨著,她可是不斷仔細的注意著四周,就怕會出現令他發狂的東西,而他竟然還取笑起自己。

 

然後他們平安的度過了第二年,幸福又快樂的

 

第三年,他早該知道快樂的日子是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的。

 

儘管她在怎麼努力刻意的阻止讓某些東西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但任何事情總有一、二次的意外。

 

她在準備午飯的時候,一個不小心銳利的刀鋒劃過了她的手指,紅色的血液從她的傷口中流下。

 

世界彷彿靜止了,紅色的頭髮,紅色的雙眸,紅色的血液,視野內的全部──被紅色給淹沒。

 

等到自己回過神後,他注意到了,倒臥在血泊一旁的她,他看著自己沾滿血腥的雙手。

 

那溫熱的液體,令他發狂──

 

第四年,他將渾身是傷的她送到醫院後,還好有即時送到,再晚一點的話──他不感想像。

 

看著渾身是傷的她纏繞著繃帶靜靜躺臥在床上,像是一幅美麗的畫一樣,她像是天使一般的靜靜沉睡著。

 

「Flippy……不要露出那種臉嘛,是我自己不小心的。」睜開眼後的Flaky對上了Flippy充滿歉意的視線,她扯開了虛弱的笑容。

 

緩緩伸長那雙還吊著點滴的右手,他立即跨步向前緊握住那雙白的嚇人的小手。

 

這不是你的錯。」她再次強調了第二次,用著在堅定不過的眼神看著他。

 

然後敲門聲響起,Giggles打開們提著一籃探病用的水果走進病房內。

 

「Giggles來看妳了,妳們聊吧……」他看了眼房內的Flaky還有Giggles一眼,將手插在口袋內默默走出病房。

 

他明明不斷告訴自己,放下刀子,遠離她的,可是他的身體、他的手……卻沒有停下來。

 

第五年,同樣的事件一再重複,但她依舊沒有離開自己的身邊,用著那雙滿目瘡痍的手緊握住自己。

 

首先是不小心用碎掉的玻璃片劃傷了她的臉,再來是不小心發狂時而用力的推開她撞到櫃子而流下一行鮮血。

 

看著她進出醫院次數越來越頻繁,總是在舊的傷口快要痊癒的時候又留下新的傷痕,一再重複著。

 

第六年,他已經受夠了,看著她好幾次救贖過自己的笑容,他真的哽咽的無法開口說出任何話語。

 

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做?明明已經搞的自己滿身是傷了,為何如此的執著?對於這樣的自己。

 

明明可以裝做沒看到的,但是那時候……

 

『吶,軍人先生、你沒事吧?啊……你的手受傷了,得快點包紮才行!!』Flaky趕緊從自己的口袋中拿著淺粉紅色的小碎花手帕,舉起手擦拭著Flippy沾上血跡的嘴角。

 

繼續下去,他只會用自己的這雙手,將她給──

 

「拜託妳,不要再來找我了,我已經受夠了。」搭上她肩膀上的手顯的無力的垂下,他無法繼續選擇漠視那些自己加諸在她身上的傷痕,他並不想要看見她這般勉強自己的笑容。

 

「不要……再出現在我的世界裡了。」痛苦的將她推離自己的屋內,那是他所做的決定,如此一來……一定不會再看見了,她受傷的模樣。

 

他想看見的是像那個時候一樣的笑容,有如太陽般燦爛的笑靨,但是待在他身邊的她一定只會更加的痛苦的……

 

之後她再來自己的家門前敲門,他選擇裝做沒有聽見,他忽略那伴隨著敲打大門嗚咽的叫喊著自己名字的聲音。

 

只能夠選擇用這種方式保護她而已

 

第七年,整整一年沒有見到那抹嫣紅色的身影,令他發狂,想念起那些美好……紅色的、紅色的一切。

 

想要擁抱到那小小的身軀,有多久不曾好好正視過她了,距離上次她來用力的敲打著大門的日子,到底經過幾天了?

 

「F、……Flippy,不好了、呼。」Giggles用力的撞開了木製大門,滿臉通紅上氣不接下氣的開口說著。

 

她說,Flaky出事了,「Giggles今天不是愚人節,這種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啊……」他只是顫抖的扯開一個笑容回應。

 

她泛著淚的眼眶間接的回答了自己的疑問,他用力的搭上她的肩膀「她、她在哪裡?」猛搖著。

 

看著那倒靜靜臥在一片白色的花海中露出安祥模樣的她,他渾身顫抖的令他無法走穩步伐。

 

「……笨蛋,我沒有叫妳真的從我的世界裡消失啊。」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她呼喚著自己名字的聲音,他不曾忘記過,依稀中彷彿還可以聽見──

 

「Flippy,別擔心,你還有我──!」Flaky握緊雙拳拍著胸脯信誓旦旦的保證著,那雙美麗的眼眸。

 

從口袋中拿出隨身攜帶的軍用刀,他面無表情的用力在自己的手腕上重重劃下一刀又一刀。

 

「妳不會寂寞的死去的,妳也有我……」握起那雙早已沒有餘溫冰冷的手心,Flippy靜靜看著手腕傷口處血流如柱般的流下。

 

啊啊──血、怎麼不流快一點呢?這樣……就可以早點到達她所在的地方啊。

 

從那早已冰冷的身軀上,依舊飄著一股她特有的淡淡香味,不如以往的充斥著死亡的味道。

 

「Flaky,終於可以在一起了。」就是因為太愛了,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吧,他們。

 

然後、砰的一聲,闔上眼前他緊擁住她的身軀,緊緊的。

 

Fin.

 

 

猶豫了超久結局跟走向,自己本人看好像不怎麼樣Orz(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eaf/似葉非葉
  • 再看一次.又痛一次.眼淚打轉著

  • 七年都痛文麻葉醬(拍肩膀)
    最後他們還是在一起了。 (兇手X

    小花✿ 於 2012/03/30 09: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