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自己年幼時的記憶,除了被父母給嘲諷,並且被捨棄──扔到了陽光育幼院。

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對,除了那個總是對自己燦爛笑著的男孩。

 

「風介、風介……喂,風介!!」涼野記得那個像太陽般的男孩圍繞在自己身旁時的記憶,總是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自己的心防。

 

然後吵鬧的鬧鈴聲將涼野從夢中拉回現實,他蹙眉伸長手按下鬧鐘的停止鍵。

 

「怎麼……突然夢到以前的事。」涼野起身恍神了幾秒後喃喃開口,他記得自己已經很久不曾夢到以前的事情了,不管是那個自己被稱為女人或是小時候令人感到煩躁的過去。

 

不過算了,至少後半段的夢令他想起好笑的事情。

 

他和小時候已經不一樣了,不是一個只能在原地低頭啜泣的小男孩了,他已經──能夠獨自一人面對一切,至少自己是這麼認為。

 

大學生的生活其實不算忙碌,除了課業他也必須同時兼顧足球,假日的時間對他來說都珍貴無比。

 

因為那是唯一能夠和南雲晴矢賴在家一整天的特別日子。

 

「又出去了?」看著床鋪上的另一頭並沒有睡著人,涼野記得今天南雲應該是沒有課堂才對。

 

雖然他們選修的課程有些不同,但基本上還是幾乎一致相同。

 

令他有些在意,最近南雲那傢伙不管有沒有課,都一大早就出門了。

 

可疑,真是可疑,只是他沒有說出口。

 

或許只是因為南雲的行動不在自己的掌控內,感到不悅吧……?涼野自行這麼解釋著。

 

佔有慾嗎──」換完衣服後陷入沉思中,直到走到客廳的飯桌上看到那株鬱金香盆栽。

 

他走近鬱金香的盆栽前一瞧,土壤乾巴巴的,南雲那傢伙八成沒有幫它澆水就出門了。

 

「難怪上回一直在那碎碎唸還不開花,都沒按時澆水哪來的花。」忍不住搖頭看著那株毫無生氣的鬱金香,涼野拿起一旁的紙杯轉過身,走到流理台前轉開水龍頭。

 

將紙杯裡頭的水倒入鬱金香的盆栽內,然後將它拿到了照的到太陽的窗邊。

 

「我只是因為不想看到某人到時候在那吵花又要枯萎才這麼做的。」他尷尬的解釋著。嘴巴上雖然這麼唸,但還是將花給照顧的好好的。

 

但其實有一半以上的原因是因為──

 

「這什麼?鬱金香?」

「對阿。」

「顏色?」

 

「等到鬱金香花開的那天,風介就會知道了。」

 

「你確定花開的了嗎?」

 

涼野記得剛搬來公寓的那天,南雲就去花店買了鬱金香的種子還有盆栽回來,一臉興奮的向自己說著。相較於他的期待,自己卻還是忍不住的潑了他冷水。

 

『等到鬱金香花開的那天,風介就會知道了』

 

紅色的,紅色的鬱金香

 

 

等到他注意到的時候,他的世界不知不覺裡被滿滿的紅色給淹沒了,就連慣用的東西也夾雜著醒目的紅色。

 

嗯──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喜歡上紅色,並且總是在人群中尋找那抹身影。

 

「走吧!一起去踢足球吧?」

「可是我……」

 

「你不是很想要一起玩嗎?那就來吧!」

「……」

 

自從被母親遺棄後,他開始用冷漠來武裝自己,但、他總讓自己露出早該遺忘如何牽動嘴角的笑容……

 

「紅色的、鬱金香。」涼野用手撐起下巴,傻笑似的咕噥著。

 

突然間玄關處的大門被用力的打開,涼野聽到了關門聲及急促的腳步聲,一直到他的視線範圍內出現一大束紅色的鬱金香,嘈雜聲才停止。

 

「欸,風介,你看──這些是我在育幼院種的,不錯吧?」南雲一臉驕傲的揚起臉對著站在窗邊的涼野說著,幾乎快要掩蓋他臉龐的鬱金香也這麼隨著他的動作搖晃著。

 

「好不容易,終於開花了。」南雲補上一段話後,「送給你。」將整束的鬱金香遞往涼野的方向說著。

 

和早上的疑問全部串聯在一起,涼野懂了,最近南雲早出晚歸到底是去哪。

 

南雲晴矢總是送給自己紅色的鬱金香,自己對花不是特別的有研究,但是自從自己有記憶以來,總是從他的手上收到了許多的鬱金香。

 

對,全部都是,紅色的鬱金香。

 

幼稚園在自己生日的時候,南雲晴矢縫了一個鬱金香的布偶送給自己,上頭還沾著他的血跡。

 

國小的畢業典禮,南雲晴矢摘了一朵還沾著泥土的紅色鬱金香送給自己,他收下。

 

國中的畢業典禮,南雲晴矢特地去花店買了一小束的鬱金香,送給自己慶祝畢業,依然是紅色的。

 

高中的畢業典禮,南雲晴矢將掛著紅色鬱金香的鑰匙圈遞給了自己,他在爆笑後,收下。

 

現在,大學同居的他們,南雲晴矢依然送給了自己一大束的紅色鬱金香。

 

「涼野君,你知道嗎?紅色鬱金香的花語,是愛的告白喔。」涼野永遠記得國中的畢業典禮時,基山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看了一眼手中的花束,笑的詭異的這麼說,然後離去。

 

他一直都知道,只是說不出口罷了──他害怕最後自己又會淪落為一個人。

 

「也就是說……我希望,風介──」停頓了許久的南雲臉紅的不可思議的開口說著。

 

「我喜歡你,喜歡你,好喜歡你……晴矢。」搶在南雲開口說完話之前,涼野將鬱金香花樹給擱在一旁,緊緊的擁住南雲重複上好幾次。

 

他一直都知道,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了。

 

他也知道他有他的世界,朋友,以及一切,和他不一樣。

 

但是涼野風介,只剩下南雲晴矢了,所以、所以……偶爾的任性一下也不為過吧。

 

「你──」

「我喜歡你,晴矢。」

 

 

「我──」

「我只允許你回答我『喜歡』。」

 

「你這傢伙……」

「如果你沒有回答,我就代表你默認。」

 

「你明明就知道……還要我……!」

「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才想要聽你說,懂嗎。」

 

「涼野風介,你這笨蛋。」南雲羞赧的搥打著涼野抱怨似的罵著。

 

然後南雲晴矢踮起些腳尖,輕輕的吻了一下涼野的臉龐。

 

「我也喜歡你。只有一次而已,我只說一次……可別想有下一次。」

 

見狀涼野風介愣了幾秒,然後捧腹大笑。真的是很像南雲晴矢會說的話。

 

 

「一定就快開花了。」他看了眼一旁的紅色鬱金香,還尚未開出花來。

 

不過無所謂,因為他的紅色鬱金香,會永遠為了他盛開著。

 

那是全世界僅有並且唯一一朵,名叫『南雲晴矢』的花。

 

 

Fin.

 

C30打給派派的認親文章,很極限的挑戰沒打過的涼南Orz

不過自己是覺得是涼南涼(X)

 

,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琉夜‧庫倫
  • 那朵花是我的= A =+
    那朵名叫『小發』的花 = A  =+

  • 什麼啦XDDDDDD(爆笑

    小花✿ 於 2012/01/31 10:57 回覆

  • 小風:))
  • 我怎麼都覺得你們大家打的文不是很甜就是很苦,你們都好厲害喔!!

  • www大家?謝謝稱讚

    小花✿ 於 2012/01/31 10:57 回覆

  • 闇夜甜心
  • 嗚~~我也想種一朵鬱金香了耶


    但...我的房間沒有陽光...

  • 竟然嗎ww可以種別的地方。

    小花✿ 於 2012/01/31 10:58 回覆

  • 藍。
  • 佔有慾阿。。
    那我的鬱金香在哪裡(望

  • 不知道(爆)

    小花✿ 於 2012/01/31 10:58 回覆

  • 琉夜‧庫倫
  • 我有一朵花名叫做小發xd

  • 大家心裡都有我(X

    小花✿ 於 2012/02/01 16:31 回覆

  • 夜月
  • 這篇好甜♥wwww

    我心裡也有一朵花叫『小花』(羞ww

  • 竟然也有我嗎XDDD(爆笑)


    小花✿ 於 2012/02/01 16:31 回覆

  • 橘子
  • 名叫南雲晴矢的花~噗噗~
    那小花是什麼花??((毆飛
    是說台灣不適合種鬱金香...
    (望著那盆鬱金香盆栽)

  • 我只是普通的花wwwwwww


    小花✿ 於 2012/02/01 16:30 回覆

  • 闇夜甜心
  • 我最近在幫老師種名為聖誕紅的植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