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其實現在回頭去想,實在感到好笑,為什麼,那個時候──他們會在一起?

 

嗯,忘了

 

或著應該說不願去回想

 

然後回歸原點

 

第一年,他來到了池袋展開了新的生活,然後遇到了那個名叫折原臨也的男人。

 

第一眼的他確令自己印象深刻,總是露出令人討厭的假笑,於是他把他歸類在討厭的傢伙類別。

 

他也總是能輕易的挑起自己的怒意,就算被自己拿著販賣機、或是隨處可見的交通號誌牌砸向他,他也毫不畏懼。

 

某次有人問起對於折原臨也的想法。

 

「就很多種方面來說,是個很難搞的人吧。」他吸了口手中的煙,輕吐出一輪霧色。

 

第二年,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光是在街道上巧遇,只要一個眼神,便會很有默契的到特定地點等待。

 

有時候甚至是在拌嘴的時候,會無意識的拿起販賣機朝向他砸去。

 

「啊,原來沒死嘛。」

「我是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死掉的唷,你得再努力一點。」

 

待靜雄回過神後才停住了僵在半空中的手,淡淡的看了眼站在販賣機墜落處一旁的折原說著,一旁的折原卻笑的一派輕鬆的回應著,也不管方才只差幾公分的距離,便會墜落到自己頭頂上的販賣機就在自己的一旁。

 

對於他總是親暱的喚著自己『小靜』。

嗯……算了,隨便他怎麼稱呼吧?畢竟對於名字自己不是那麼執著,但那噁心的聲線卻讓自己蹙眉。

 

第三年,回過神來他才發現,他與自己的關係已經不能定義在曖昧兩個字上。

 

就連現在他在自己身下喘息的模樣,都如此令人感到憐愛「小靜──」他用著幾乎接近沙啞的聲音低喃著。

 

啊、一定是這樣的……他中了名叫喜歡的毒,它早已根深蒂固。

 

因為、自己竟然對那討厭的傢伙,感到可愛。

 

第四年,對於他彷彿像是在宣示主權般,將自己的物品放在自己的床上、衣櫃,甚至是成套的牙刷杯他都視為理所當然。

 

久而久之家裡充滿了折原臨也的物品,他的東西佔據了自己的屋內。但自己並不討厭,他這般可愛的行徑。

 

然後折原臨也踏入自己屋內的次數增加了,一個星期住上個幾晚也變成了家常便飯,自然而然的變成了同居的生活。

 

 

第五年,所謂的愛情或許都有著一種保存期限吧?只要時間一到就會開始腐爛壞去。

 

起初的拌嘴演變成爭吵,每次的爭吵都換來了一陣沉默,一開始換來的是他的早出晚歸,一個人的床似乎有點空曠。

 

「反正那傢伙玩夠了就會回來了。」隨手拿起床旁的矮桌上的香菸,抽出一根,點燃,吐了一口氣後他緩緩闔上眼。

 

尼古丁可以讓它麻痺自己的腦袋。

 

最後他徹夜未歸的景象越來越頻繁,似乎是故意錯開了時間吧,他努力的適應最終變回一個人安靜無聲的房間內。

 

因為愧於自己無法好好控制脾氣而感到自責,所以對於對方的所作所為他選擇悶不坑聲。

 

「……」一直到那天因為工作的關係經過了平常自己根本不會走過的街道,他清楚的看見了,他的身影。

 

什麼自責、愧疚──根本是狗屁。

 

第六年,自從在街道上撞見了那個景象後已經經過了好一段時間了,他與他依舊沒有任何交集,他甚至忘了上次通電話或是見面到底是多久之前的事情。

 

只記得回到家之後,他將家中所能夠摔的東西全部都扔到了地上,直到他手所能夠觸及的東西都被自己扔出了窗外。

 

折原臨也抱著自己從來沒看過的女人當眾擁吻的畫面,還是現場──自己是否應該憤怒的衝過去打上他一拳呢?結果是他並沒有。

 

他像是膽小鬼一樣的逃跑了,或許是他找不到理由衝過去些歇斯底里的破口大罵上一番。

 

「所以,是被騙了嗎?」將手中的煙捻熄後靜雄喃喃自語著,接著又從煙盒裡抽出了新的一根煙,點燃。

 

仔細想想他也不像是那種會認真的人,或許更正確的來說他們只是各取所需罷了。

 

平和島靜雄的身邊開始多了女人的身影,就連屋內的地上也隨處可見女性的衣物,他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試圖把女人變作那個人的代替品。

 

第七年,除了外出買東西以及找女人以外,幾乎大部分的時間都將自己鎖在房內。

          

「小靜,你在裡面對吧?我知道的,你在裡面。」折原用力的敲打著房門提高音量喊著,一次又一次的。

 

儘管他在怎麼用力的敲自己的房門,他依舊沒有任何回應,只有現在──他不想看見他的臉,不想聽見他的聲音,不想要那個親過無數女人的嘴中聽見自己的名字。

 

好噁心

 

「外面,有趣嗎?」停頓了幾秒靜雄用著虛弱無力的聲音喃喃開口說著。

 

「上次是長髮的美女,前天是捲髮的辣妹,昨天是短髮的粉領族,今天是換了新口味變成清純的高中生,這樣可是犯罪的喔?」咄咄逼人的口氣,啊──自己什麼時候變成會說這種話的人?

 

「小靜,你誤會了!」外頭的人頓了好一會後才提高些音量像是想辯解些什麼,「我喜歡的……一直都只有小靜你啊!!」

 

「哈哈……這真是個天大的笑話。」聽到了外頭人的話後忍不住捧腹大笑著,看見那樣的畫面後,他還能抱著什麼期待?「你騙人。」早該知道的,但自己或許只是因為太寂寞想要有人陪。

 

結束了。」

 

從今天開始,也只是回歸原點罷了,不管是他或著是自己。

 

Fin.

 

 

作者的話:

 

發現自己根本沒打過DRRR的文,所以很怕被我崩掉ORZ

其實我廚過小靜(沒人知道。)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優
  • 其實俺也完全沒看DRRR XDDDD
    不過小靜靜很帥倒是真的 ~~ DRRR裡面好多帥哥 = ////// =
    怎麼俺看到的文都是這樣難過難過的啦...ˊ~ˋ

  • 我看到臨也被捅就停了www
    小靜超帥的555我曾經癡迷的愛過他(吵)
    最近喔--也有甜的啊妳沒挖XDDD

    小花✿ 於 2012/02/01 16:28 回覆

  • LaBi菈 比 ♥
  • 嗚嗚嗚嗚你懂我 你知道的 我嗚嗚嗚

    我什麼都不用說你就知道的ww(吃屎

  • 我懂妳,快拿早花感謝我。

    小花✿ 於 2012/02/01 16: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