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他總是注視著他的背影,那比自己寬大些許的肩膀總是散發出寂寞的氣息。

 

他臉上的表情總是一慣的蹙著眉頭,板著一張臉。但只有在提到自家哥哥時才會柔和了不少。

 

現在他們在一起,他也依然注視著那抹背影。只是他注意到了自己的視線,然後緊緊的將自己擁在懷中。

 

謝謝你喜歡著這樣的我。』那個時候他這麼說過。能夠被這樣的劍城也所喜歡著的自己,一定會很幸福的。

 

社團練習結束後,兩個人並肩行走在幾乎沒有什麼人會經過的街道上。很冷清的感覺。

 

神童視線不時偷偷的落在自己身旁劍城的身上,起初只是逗留著幾分鐘的凝視,到了後半段幾乎是呆滯的盯著劍城發起呆來一邊行走著。

 

「我的臉上有什麼嗎?不然一直盯著我猛瞧?」劍城終於忍不住的停下了腳步開口問,而一旁的神童也像是注意到了劍城的舉動跟著停下腳步。

 

「啊、咦……」神童這時才注意到了一旁劍城投射而來的困惑目光,於是有些尷尬的怔上好一會。

 

盯著劍城看的原因嗎……認真思考著。

 

大概是其他女生意識到了劍城的存在甚至有粉絲團的存在了吧,只是被圍繞著的劍城總是擺著臭臉。有時候還會把小學妹給弄哭了,有點困擾啊。對於練習又或著是自己。

 

「沒什麼,只是想……如果劍城你多笑一點的話,大家或許就不會這麼怕你了。」神童從回憶的片段中被拉回了現實,露出努力認真思考的模樣回應。雖然自己覺得板著臉的劍城也很溫柔就是了,因為他就是懂。

 

「無所謂,我並沒有要他們一定要喜歡我。」劍城聳聳肩不以為意的回應,反正從一開始他就不想和太多人有所牽扯。

 

「可是……」對於劍城的回應神童本來想再多說些什麼卻被打斷。

 

「我只對我想要露出笑容的人笑,就只是這樣罷了。」劍城看了眼一旁的神童回應。這已經是他想的最不會傷害到人的回答了,要是他再繼續說下去他一定會忍不住說出難聽的話吧。

 

一直以來想要溫柔的對待的人就只有一個

 

『況且要是對其他人露出笑容的話,你一定又會露出那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吧。』這句話劍城沒有說出口。他怎麼可能會沒有注意到,很久之前一直有個人注視著自己的一舉一動。

 

或許應該說那偷窺的手法實在太過於拙劣,但他依然裝作毫不知情的模樣。

 

「說的也是……」神童頓了頓一會說著。所以,他在自己的面前才總是露出這麼溫柔的表情嗎?糟糕,高興的快要哭出來了。

 

抬頭看了眼劍城臉上的表情從板著臉一直轉變到柔和了不少,或許是不想讓自己感覺他在生氣吧。他就是這樣,這麼一個不會將心裡想的表現在臉上的人。

 

「我,很高興喔。」神童擦拭了眼角的淚水輕笑回應。能夠成為劍城想要露出笑容的人,真的是……非常的令人感到高興。

 

「那你以後一定會高興的不得了。」劍城因為神童的話而怔上了好一會,看著他滿足的笑著後接著扯開一個笑容回應。

 

Fin.

 

 

作者的話:

 

欠小護士的京拓(ry

憑藉著意志力我打完了(死)本來還想說不知道要怎麼打他們的說(噴)

 

這對大概是算蠻喜歡可是卻懶的動手打文的人 ← (簡單的說就是不想自己動手打X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