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記得,他總是溫柔的笑著。他的聲音,從他身上傳來的淡淡的香味他也依然清晰記得

 

「夏野是個很溫柔的人呢。」武藤徹總是笑的燦爛一再重複著。

 

其實他一點都不溫柔,會對自己說出『溫柔』兩個字的人,一直以來就只有他而已。

 

至少在他認知裡的溫柔兩個字,是完全無法與自己畫上等號的。

 

與其說自己是冷漠,其實他只是不想和人有所交集罷了。一直以來他總是想快點離開這個小鎮,這裡的一切都如此令他感到煩躁。

 

「溫柔的人,一直以來都只有你啊。小徹……」伸出手覆蓋住雙眼哽咽的開口說著。

 

如果那個時候武藤徹沒有叫住自己,沒有擋在自己面前的話,他一定──還會繼續封閉自己的內心的。

 

他再次來到了掛著『武藤』門牌的家門前,打開門後他躺在那個柔軟的床鋪上。在這裡唯一能令他感到安心的地方,就只有這裡了。

 

夏野……」『夏野。』「夏野──!」小徹的聲音在自己腦海中一再響起。

 

「饒了我吧……在夢裡也不放過我嗎。」自嘲的苦笑著,不管他多麼想忘記他,但他就是會不由自主的來到這裡。

 

即便他已經知道武藤徹這個人已經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了,但他無法戒掉在這張床上睡覺的日子。

 

他多麼希望醒來之後會發現這只是一場可笑的惡夢罷了。

 

然後聽見那個熟悉的聲音傳入耳邊「夏野,你又睡過頭了,已經晚上了哦。就留下來吃飯吧?」

 

但是醒過來後等待他的,只有永無止境的一片黑暗。

 

「小徹──」悲慟的喊著那個以前他總是因為不好意思而很少從口中喊出的名字。如果時間可以重來一次的話,要他喊上幾百次、幾千次都可以。

 

小徹,對不起……真的,無法保護你。

 

Fin

 

 

屍鬼到現在進度依然是卡再動畫四集ORZ

一直沒有機會去補,啊,可惡。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