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人他有著略低帶有磁性好聽的聲音。在自己耳邊輕聲喚著「典人……」的記憶,依然清晰。

 

國中放學的時候倉間因為想起有東西遺忘在音樂教室而在離去前又掉頭往回走。本以為校園裡已經剩沒多少人了,倉間當然也沒有敲門就直接打開了教室的拉門。

 

「……」這大概是令倉間後悔的一個舉動吧。他凝視著在教室一角的人的身影,劍城京介,還有依偎在他身上衣衫不整的少女。

 

有些尷尬的互相凝視了一會,她才站起身來從容不迫的整理起自己的儀容,然後繞過倉間的身邊快步離去。

 

「呃……」幾乎呆愣在原地的倉間有些尷尬的發出一個音節,想說些什麼又將話給吞進了喉中。真是慘……現在這種情況走進去拿忘記的東西反而更尷尬吧。乾脆就隨便說句什麼就走人吧?嗯,就這麼決定了。

 

「你要試試看嗎?」劍城站起身不疾不徐的走到了倉間的面前,敞開的胸襟令倉間忍不住快速的轉移視線。對於倉間的反應劍城只是一笑,有些輕佻的朝向他伸出手像是開玩笑似的問著。

 

「我……」怔了許久後倉間滿臉通紅的垂下臉將手搭上。那是幾乎接進惡魔的話語,不斷的誘惑著著他。

 

「這才是誠實的好孩子。」劍城滿意的看著倉間的反應在他耳邊低喃著。然後輕抬起他的下顎,吻上。

 

這就是一切錯誤的開端。這樣的關係一直維持到了高中還是不曾間斷的。

 

甚至將自己家中的鑰匙拷貝一份給了他,因為雙親時常出差的關係家裡除了自己已外是很少有其他人進出的。為了他,他將自己房間內的單人床換成了雙人床。

 

但是自己一直都知道,那個人是不可能只屬於自己一個人的。他也沒有那個能力可以將他綁在自己的身邊。

 

每當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試圖舉起手阻擋,但自己從來都並沒有一次真正的捉住那手臂阻止他的離去。

 

起初他選擇漠視,直到現在或許是麻痺了也不一定。他只是不知道自己是習慣了他的存在或是離不開他。

 

不停的、被他擁抱,一次又一次的親吻著,觸碰著他。

 

直到某一天,因為一點事情要處理耽誤到了回家的時間,倉間有些疲憊的從口袋中取出鑰匙進入家中。

 

「沒看過的鞋子……?」走到玄關脫下鞋子後,倉間注意到了自己不曾看過的鞋子整齊的擺放在一旁。心想或許是長期不在家的母親的鞋子吧?只是當他看見了一旁的另外一雙鞋子才覺得奇怪。那雙鞋子,是劍城京介的,他絕對不可能認錯的鞋子。

 

踏著有些忐忑不安的步伐他走到了客廳,沒有人。接著順勢往房間內走去,輕輕的轉開門把。

 

在他看見房間的景象時,他所能夠忍耐的極限大概已經到了。理智線斷掉的聲音在腦海裡不斷逐漸擴大。

 

凌亂的床鋪,散落一地的女性貼身衣物,他不是笨蛋當然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接著從房內的浴室間裡聽到了灑水的聲音,伴隨著一陣輕快的旋律傳出。

 

啊啊,他懂了。

 

「……」倉間握緊了雙拳不發一語的顫抖著。他不知道自己顫抖的真正理由,生氣?還是失望?不,他從一開始就清楚的知道那個人了。

 

看了眼床舖上的人,他最終還是失去理智的朝向他大吼:「給我滾出去──!不要讓我的床沾滿你們的臭味。」用力的將棉被扯下。

 

他的愛不只給他一個人,他沒關係。他擁抱著自己,也擁抱著其他女人,他可以忍耐。儘管在他和自己親密碰觸時,他依然可以嗅到香水的臭味,他也裝做不知道。

 

因為深愛著那個男人,他寧願當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傻子。

 

但是他不是聖人,現在的這副景象,他無法一笑置之或著是裝做沒有看到。

 

床上的人不疾不徐的坐起身來凝視著朝向他大吼的倉間,「你以為你就很乾淨了嗎?」傷人的話語從劍城的口中吐出,不帶任何一絲感情、冷漠的。

 

「帶著這些東西,還有那個女人。給我滾!!」倉間發瘋似的拾起地上的男女衣物朝向劍城砸了過去大吼著。他將自己多年來的不滿全部宣洩了出來,儘管床上的人說著諷刺著自己話語,他還是可悲的愛著那個男人。

 

「知道了。」劍城盯了眼倉間許久後咋舌道。此時女人正好從浴室走出僅裹著一條浴巾,她當然也知曉現下的情況,於是迅速的繞過了倉間拿起衣物走回浴室間換上。

 

劍城在和女人離去前還轉過身看了眼佇立在房間內那抹身影,接著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倉間家。

 

「可惡,可惡……混帳!」直到倉間聽到了大門關上腳步聲再也聽不見後他開始放聲大哭。結束了,也該結束了……這段關係或許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存在。

 

等到倉間累了才停止了啜泣的舉動。他機械的將雙人床上的床單還有棉被以及枕頭套全部拆了下來扔到了洗衣機內清洗。

 

因為想起自己沒有向劍城索討回家中的備份鑰匙,打了通電話請鎖匠替家中的大門換了副新的鎖頭。

 

這樣就行了吧

 

幾個月後他沒有再和劍城京介有所接觸,雖然偶爾會在學校的走廊上不期而遇,但他選擇忽略了他的視線。

 

某次擦肩而過的時候自己在他耳邊低語「你只是想要有個人陪罷了。」他只是不想要一個人而選擇自己陪伴他罷了,一直以來都是。

 

「但是,很可惜那個人並不是我。」再度邁開了新的步伐向前踏步,沒有理會劍城那雙訝異的眼神。

 

『而我也無法為了你原地踏步。』

 

 

回到家中索性將書包扔到了房內的一腳,倒臥在床上將臉埋入枕頭中長嘆了口氣。

 

「雖然是這樣,可是好寂寞啊。」倉間習慣性伸長手雙人床的另一頭摸去,結果當然是揮空了。因為床的一旁並沒有人,苦笑著。

 

當初為了他買了雙人床,花了將近半年的時間才適應。

 

那麼、要恢復獨自一人在床上睡覺的日子,要花多長的時間?

 

「唔──」將臉用力的埋在枕頭裡倉間低喃著。

 

將這種寂寞的心情轉換為動力,努力的適應它。總有一天一定可以坦然的面對它。

 

Fin.

 

不忍說劍城到底在我的文裡面當了幾次的渣渣ORZ(死)

因為月月最喜歡這種渣渣的劇情,OH我對不起你京介(煩)

下一篇大概會是好的了www

 

, , , , ,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