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沒有了以前的記憶。他唯一知道的就只是自己在這裡生活許久罷了,在他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是這樣了。

 

「修?」邁開了步伐一躍,白龍站在遊艇上有些疑惑的盯著後頭發著長愣的人問道。總覺得他最近常常發起愣來,有些在意。

 

『又來了,這種感覺。』修停下了步伐感到有些不適。

 

「抱歉,我這就來。」修聽見了白龍的聲音後,有些急促的踏出步伐踩上了遊艇回應。突然間他愣在原地不動,許許多多的影像從腦海中閃過逐漸拼湊起來某些東西,妹妹的笑容,以及她最後喚著自己『哥哥』的聲音。

 

有些錯顎的壓低臉,「啊啊,原來我……早就已經死了嗎?」倏地恍然大悟,修終於想起了以前的記憶,被放逐之後和妹妹兩個人孤獨的生活著。所以那些奇怪的不適感,是代表著『警告』。

 

渴望離開的這座島嶼。結果到頭來,他依然還是被這座島嶼還有自己的過往給囚禁著嗎?

 

「修!你怎麼了?」察覺到了修的怪異白龍顯的有些緊張問道。他完全搞不清楚修到底怎麼了,他唯一看見的是修的身體……逐漸變的透明。

 

「對不起,白龍,我不能和妳一起走了。」修往後退了一步,將踏在遊艇上的其中一隻腳伸回,垂下眼有些無奈的回應。看著自己逐漸變的透明的身體,他知道……自己是無法離開這座島的。

 

「什……」

「更正確的來說,是我無法離開這座島。」

 

在白龍開口前修又補充了一段話,並不是他不想離開,而是沒辦法

 

「那種事情……我聽不懂啊,修!」白龍看著修的身影越來越透明也更加卻信了修的話,他……即將消失。見狀他急忙的想從船上走到了修的一旁。

 

「不行喔,白龍該待的地方,並不是這裡。」修伸長手將欲及從遊艇上走下的白龍推回。看著白龍一臉無法理解的表情,他淺淺笑著。這樣就行了……這是他唯一能夠做到的事情。

 

就這樣修在白龍的眼前完全騰空消失了,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修……」白龍幾乎是顫抖的喊著他的名字,「……還會回來的對吧?」他看著遠方帶著無法置信的口吻說道,雙手不斷顫抖著,修方才碰觸自己的溫度彷彿還殘留在手心上頭。

 

Fin.

 

 

作者的話:

 

唔喔這種痛感實在ORZ和朋友很熱衷的討稐起白修,結果就想到這劇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