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此地 ( ゚∀゚) ノ❤

 

 

這裡就是放文工商用的地方。  

配對的話希望可以互相尊重,因為我老愛冷門。

           

 

黑籃/小黑子、冰室、黃瀨、高尾 ❤  ▼ K/主猿美 

▼ HQ/影菅黑研及川  ▼ DMMD/MAGI/閃十一/青驅 

▼ 釣球/夏雪         ▼ 屍鬼/徹夏,海賊/D兄弟  

 

 

 

 

 

※ 半架空設定有。

 

喜歡劍城京介。

 

他想更正確的來說,應該是沒有一個人無法不喜歡上他吧。

 

品學兼優,運動則是在足球方面特別突出,長相──應該也是女孩子會喜歡的那型,他就是這麼完美的一個人。

 

連自己都因為他而停下了腳步,只為了觀望他的身影。

 

「這種人,大概絕對不可能向人低頭告白吧。」倉間停下了正在前進的步伐,看著與自己相隔一面鐵絲網遠處的人影說道。

 

但是隔幾週後劍城卻打破了倉間這番說詞。某天下課時段,照理來說一年級的劍城京介是不可能出現在二年級的教室門口。

 

沉默,在空氣中瀰漫。

 

「把我叫來這裡又不說話,不會是要跟我告白之類的吧?哈。」倉間將身體倚靠在欄杆上,瞥了眼佇立在一旁不動的人說道。

 

「就是這樣。」沒有做出任何反駁的舉動,反而是撐起下巴一臉有趣的打量著倉間的反應。

 

「喂,你應該有聽過吧?我的傳聞。」對上了劍城的視線後,倉間不疾不徐的玩弄著髮稍篤定的說著。他想了想別人是把自己說的多慘,私生活淫亂?在校內和學長、姊們的關係匪淺,晚上則是去援助交際之類的。很愛玩的人,這是外界對自己的定義。

 

「你是指私生活方面?還是行為不檢點?」劍城咀嚼著倉間的問題,頓了頓幾秒後,挑了挑眉反問。

 

「我想,都有吧。」倉間扯了扯嘴角笑著。既然都知道的話,那他會來找自己的理由又反而讓他猜不透了。

 

接著劍城走到了倉間面前停下了腳步,俯下身輕抬起他的下顎吻著,吻到幾乎快要有窒息的錯覺才放開了身下的人。

 

「我以為你是個很正經的人。」倉間微微喘息著,調整好呼吸後他有些輕佻的說道。至少在他眼裡的確是不像會做這種事情的人,不過誰也不知道真正的他到底又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就是了。

 

「多半的時候,是的。」劍城淡淡地回答倉間的問題。外界總是喜歡把他塑造成一個優良學生的形象,不過他也並不討厭就是了。

 

「所以算是交往囉?」劍城看了眼一旁的人問道。雖然他並沒有說出『我喜歡你』之類的話。

 

「就當作是吧。還挺有趣的不是嗎?交往。」倉間笑了笑後繞過了劍城,在離去前他不忘了踮起腳間在他的臉上輕吻一下。

 

雖然兩個人在一起了,但是他依舊沒有停下在校園或著校外和人親暱的行徑。為什麼呢?因為他不想

 

但是不可否認的,作為一個體貼的男友,他的確是及格。儘管在兩人親暱的舉動下看見那些不該出現的印記,他也不為所動。

 

「為什麼?想和我在一起。」不止一次的,倉間時常像他問起這件事。但是每次他也只是看著自己笑了笑,什麼都沒說。

 

這樣的關係很意外的長,兩人交往已經滿了兩個月。但他並沒有因為交往而停下了那些行徑,與其說他是需要金錢……不如說他只是希望隨時隨地都能被緊緊的擁著吧。

 

在別人的懷抱中尋求慰藉,倉間典人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劍城京介會注意到倉間典人不是沒有理由的,他總是靜靜的站在遠處,往球場的方向凝視著。那抹落寞的背影,在記憶中揮之不去。

 

「想什麼?這麼出神。」倉間走到了劍城面前停下腳步,向前傾去微微蹙眉道。緩緩舉起手在劍城臉上來回輕撫著。

 

「嗯……想你吧。」劍城才回過神來便看到倉間與自己的距離幾乎剩不到幾公分後淡淡地回應。         

 

「我可是好好的站在你的眼前,這樣子我可是會吃醋的哦。」聽到劍城不確信的答案倉間輕笑著。

 

「如果是這樣能讓你吃醋也不錯。」儘管心裡想著『才怪』,但劍城還是沒有將內心的話說出口。他很明白說出這段話後,迎面而來的一定是尷尬的氣氛。

 

「吶,我說……下午的課就翹掉吧。」倉間往劍城的身上貼上了過去,側附在他的耳邊低喃道。語畢後一邊解開了制服的扣子。

 

「你明明知道我不會說。」劍城蹙眉看著幾乎將扣子解到最後一顆的倉間說道。

 

「我喜歡看你苦惱的模樣。」聞言倉間則是聳了聳肩,一臉有趣的打量著對方。

 

他就像是劇毒一樣,但他甘願為他沉淪

 

某天中午休息時間兩個人依照往常一樣在頂樓發起呆來,劍城認真的凝視著手中的書籍,倉間則是倚靠在他的肩膀上闔上眼休憩著。

 

「找、到、你、了,典人。」突然間一道細小的步伐聲從耳旁響起,過分甜膩的嗓音傳入倉間耳中。

 

倉間先是蹙眉然後還是妥協似的睜開眼,嗯──是三年級的學姊,總是喜歡在學校毫無顧忌的黏著自己的女人。

 

「欸我覺得你也蠻帥的,要不要和我來一次啊?姊姊我可是很厲害的哦。」學姊像是注意到倉間一旁的劍城有趣的打量了幾秒,伸出手輕撫著劍城的嘴邊笑了笑。

 

「這可要問問看他的意思。」劍城頓了頓幾秒瞥了眼一旁的倉間,投射了眼求救意味的眼神。

 

「可以嗎?可以的對吧?」學姊見狀更是幾乎把整個身體貼上了劍城的身上,朝向一旁的倉間問著。

 

「妳想要就給妳吧。」似乎對於學姊的舉動有些不悅,倉間扔下話後便起身準備離去。

 

一旁的學姊見狀則是機不可失則是一直向一旁的劍城不停的搭話,雖然劍城愛理不理的完全不搭理她。

 

最後倉間吃完了午餐便直接離開了頂樓,一直到放學時間來到兩人才再次碰了面。

 

「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像是有點沉不住氣的在半途抓住了倉間的肩膀,將聲音給提高了不少問道。

 

「喜歡啊。」倉間幾乎沒有思考便立即回道。

 

「那麼那些人呢?」倉間聽見了劍城的話當然知道他口中的『他們』是指誰。

 

「你覺得呢。」倉間笑出聲來回應道。

 

「你到底在想什麼?」劍城不悅的緊咬著下唇,用力的搖晃著倉間的身軀問道。

 

「你希望我回答你什麼?」倉間冷冷地甩開了劍城的手說道。只剩下劍城一個人呆愣在原地,他並沒有追上倉間。

 

隔沒兩天學校就開始傳出關於劍城與學姊的緋聞,大家都傳著其實兩個人在一起。緋聞的男女主角也沒有出面否認,於是大家則是毫無顧忌的猜測著兩人的關係。

 

回家途中倉間看見了眼前兩個人親密的黏在一起走著,似乎有些……刺眼?或著令倉間感到不悅。

 

「果然還是在一起了嗎?」倉間快步繞過劍城與她的身邊停下腳步,有些諷刺的挑了挑眉說道。

 

「學姊的表現……還令你滿意嗎?」倉間字字帶刺的冷笑說道。

 

「你也相信這種消息嗎?」劍城甩開了學姊挽著自己手臂的手,走到了倉間面前有些憤怒的問道。

 

「那種事情怎麼樣都跟我沒關係。」像是故意的倉間繞過了劍城的一旁冷淡的回應。

 

「還是分手比較好吧?」向前走了幾步倉間轉過身對上劍城的視線說道。完全不帶有任何一絲情感,彷彿不像是在說自己事情的口吻。

 

「這樣就結束了?」劍城緊握著雙拳試圖做了些最後的掙扎。雖然他知道,這一切都沒有意義。

 

一切到此為止了我們的關係也是。」倉間留下這段話後,頭也不回的離去。

 

Fin.

 

 

作者的話:

 

因為和朋友聊到了之前都是劍城雜碎的關係,於是我挑戰了倉間雜碎ww

不忍說不要打我555 ←

 

, , , , , ,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楓
  • 哭哭
    悲文啊~
    京倉萬歲
    我看到一半時以為是倉京

  • 是京倉wwww
    因為京介也很攻(ry

    小花✿ 於 2012/03/13 11: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