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記得他總是一臉驕傲的向其他人介紹著自己,「這是我弟喔。」

也記得他第一次為了自己被欺負而憤怒找人打架,渾身是傷的模樣。

這個人,奧村燐。是他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最愛的哥哥。

 

為了哥哥,他會屏除所有一切想要利用、扼殺掉哥哥存在的人。

我會變強,變的比任何人都更強這一切都是為了能夠保護你

 

第一年,他知道父親的死帶給他莫大的衝擊,但是自己低落的心情也不亞於他。

 

他撐起一抹苦笑,對他說「哥,別擔心。你只要像以前一樣無憂無慮的笑著就夠了。」伸出手輕拍著情緒低落的他說道。

 

「雪男……」這時燐才抬起臉來直視著雪男喃喃道。

 

「交給我處理都好了。」語畢雪男轉身離開了房間內,離去之前不免忘了回頭再次張望著。

 

第二年,他們一同離開了居住多年的修道院。畢竟那裡太已經沒有了父親的存在,對於現在的哥來說也實在太過於危險了。

 

那裡有太多的回憶了

 

來到了新的環境後,哥哥漸漸習慣了新的生活。不知不覺間他的身邊多出了許許多多的朋友,笑容也增加了不少。

 

身為弟弟的他應該替他感到高興的,畢竟身為教師的他平時能夠待在他身邊的時間實在有限。

 

第三年,他對他的話題逐漸從一些生活瑣事變成了學校同儕間的生活。

 

「雪──男──」燐本來還很開心的講起自己的事情,突然止住了說到一半的話,將臉湊近自家弟弟的一旁揮手喚道。

 

「啊、抱歉……哥你剛才說到哪了?」雪男回過神後,顯的有些尷尬回應。

 

「沒什麼。」燐見狀輕搖頭說道。他想雪男大概是太累了,平常又要出任務又要替學生們上課的。很……辛苦呢。

 

「總有一天,一定會追上你的腳步的。」燐頓了頓幾秒後,伸長了筷子替自己夾了菜一邊扒著飯說道。

 

「那哥可要再多加把勁才行。」雪男聞言輕笑回應。其實他並不討厭這樣忙碌的生活,自己只是想要看見他像正常的人一樣生活著罷了。

 

「我啊,一定會強到足以保護你的。因為你是我最自豪的弟弟啊!」見狀燐露出小小的虎牙笑著說道。

 

即使不用特地變強也沒關係,卻哽在喉中說不出口。

 

第四年,他告訴了自己有了暗戀的女孩的事情。從他閃爍的眼神中,他不願意破壞他的想像。

 

某天他一臉失魂落魄的模樣回到了房內,雖然稍微可以猜想幾種可能性。

 

「我告白了。」將整個身體埋在床上,嘆了口氣說道。

「哈哈……結果被拒絕了。真慘。」

燐不是從來沒有想過成功的可能性有多麼的低,但是他卻還是忍不住的想將自己的心意告訴那名可愛的女孩。

 

「別擔心,總有一天一定會出現理解哥也喜歡你的人的。」雪男放下了手中的鋼筆走到了床邊,伸出手輕拍著自家哥哥的頭頂說道。

 

雖然是這麼安慰著他,但是其實自己卻鬆了口氣。有這種想法的自己,實在是太過於卑劣了。

 

第五年,順利的畢業後他開始一邊接受委託的任務。本來一開始只是一些輕鬆的工作,但到了後來難度以及風險卻越來越高。

 

「哥……」雪男出聲喚住提著行李看似正在準備出任務的自家哥哥。最近總是時間和他錯開,一直沒有機會好好和他聊聊。

 

「怎麼了嗎?」倏地燐停下了腳步,一臉疑惑側望著身後的人問道。

 

「不、沒什麼,路上小心。」本來想說的話卻像是堵塞在喉中一樣擠不出任何一個音節。於是雪男輕搖頭朝向自家哥哥說道,一邊朝向他揮著手。

 

時常可以看到他身上的傷口不斷增加,非常的擔心、卻無法開口阻止他。

 

或許是因為他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殺掉那個男人。那或許可以稱為支持哥哥活下去的理由之一,所以──他開不了口。

 

第六年,他開始察覺到他的異樣,最近總是頻繁的失去部分的記憶。

 

他選擇裝做沒有看見,一定只是自己想太多罷了。只要到了明天,哥哥他一定又會露出笑容和自己道早安。

 

但是不可能否認的這種種的情況都讓他感到焦急了。

 

「雪男,剛才你有說話嗎?」突然間和雪男聊到了一半,燐突然露出錯愕的表情問著自家的弟弟。奇怪……剛才他有說話嗎?又是什麼時候跑來這裡的?想不起來。

 

「……」聞言雪男露出有些恐慌的表情,但是他只讓那模樣停留在自己的臉上一秒,不可以讓哥擔心。

 

然後他顫抖的伸長了手將自家的哥哥擁在懷中,他感到害怕──像是這所有的一切幸福都只是假象而已。可是哥哥的確存在著,他的身體確實傳來了屬於人類的溫度。

 

「雪男?」見狀燐露出了有些害臊的模樣羞紅著人問道。突然間抱住自己,不管任誰都會嚇到吧……

 

「只是想要抱住哥而已。」

「噗──又不是小孩子了,我不會跑掉啦。」

 

第七年,眼前這個全身被藍色火焰包圍住的人,真的是他所熟悉的哥哥嗎?

 

啊啊……很明顯的,答案是確定的。

 

「不要猶豫……雪男,殺了我!」努力的保有最後一絲自己的理智,燐露出痛苦的表情沙啞道。親手殺掉自己的弟弟什麼的……絕對做不到啊。

 

他清楚的知道,如果開槍、就等於是否定了自己一直以來所堅信的事物。

 

必須由你親手。』

『如果我想動手殺了你,那麼就把我給殺了。』

以前哥哥所說過的話在自己腦海中浮現。

 

「再見了,哥。」無法控制的流下眼淚,哽咽的說道。他顫抖的扣下板機。

 

他想對於最後這樣的結果,不管是父親或是自己,每個人都是無能為力的吧。

 

然後他顫抖的將槍口對準了自己,扣下了第二槍。

 

在闔上眼前自己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爬到了他的身邊,從口中不斷咳出鮮紅色的血液。

 

「從以前開始,不管是做什麼……咳咳……我們總是在一起。」顫抖的伸出手緊握著那雙沒有溫度的右手。

 

「記憶裡頭,滿滿的都是哥呢。」

 

 

所以最後……

 

 

Fin.

 

青驅最痛的果然還是兄弟了呃呃(抹臉)

雖然很喜歡他們卻好像幾乎沒再打文,一開始還是因為動畫化的消息才去追的。不管是哥哥還是雪男都是自己很喜歡的角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