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清楚的記得初次遇見他時的情景,那名看起來與自己年紀相仿的少年。

 

「修,我的名字。」沒有用太多文字的敘述自己,彷彿不想和任何人有牽扯似的。他的言行舉止都透露出這一切。

 

「白龍,以後請多指教。」白龍友善的伸出手示意友好。表面上雖然這麼說,但他也清楚的知道兩人更正確的來說應該是處於敵對的關係才是。

 

自從那次後幾個禮拜過去了──

即便碰到面也只是稍微聊了幾句就各自忙於其他的事了,他們一直維持這樣的關係。

在這裡幾個月才能碰上面聊上幾句是很正常的,因為大家都想盡辦法讓自己變的更強。

 

然後在相處的時間增長他裁覺得他還真的不是普通的孤僻而已……

總是在大家練習結束後還繼續留下來練習。

該怎麼說才好……已經無法用拼命兩個字去形容他了吧?

 

「練習已經結束了,還不走嗎?」見眾人紛紛離去,白龍睨了眼無動於衷的修後問道。

 

「你不也是。」修並沒有抬起頭來看著身旁的人,反而是像是在思考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專注著。

 

「是沒錯。」白龍頓了頓幾秒才回應修的話。「嘿、不如──我們來比賽吧?」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從修的腳中奪下了球咧著嘴笑著。

 

「有意思。」修挑了挑眉注視著被白龍踩在腳底下的球回應。迅速的向前跑去試著想從他的腳下搶奪那顆球,但白龍在他將球踢開前就稍微往後退了一些,所以並沒有搶到足球。

 

接著一場搶球戰就此展開,白龍在球場上奔馳著,但一旁的修也隨後追上兩人互相搶奪著球。就這樣持續了許久,最後兩人體力不支的相繼倒在球場。

 

「呼、呼……」大口的喘著氣,身體異常的疲憊。說的也是……在操的要命的訓練結束後又這樣奔跑,不累倒也難。

 

「你啊……真的是都老愛一個人。」見除了自己以外沒有其他人,白龍調整好呼吸後才喃喃道。

 

「一個人沒有什麼不好。」瞥了眼白龍,修再次別過頭回應。

 

「是嗎。」見狀白龍也不好在多說些什麼,只是淡淡地回應。

 

白龍除了在練習的時候會看見修與別人交談以外,在其他時間以外看見他和別人搭話的次數根本屈指可數。

 

像現在這樣和他因為過度使用身體而倒在足球場上也並不是第一回了。

 

與其說兩人是敵人,白龍更希望別人說他們是最棒的對手

 

「不過話說回來,這島還真偏僻。」晀望著夜晚的星空白龍說道。自從來到這島嶼後也過了好一段的時間了,但他還是無法完全的適應。畢竟比起都市這裡是在是偏僻的不得了。

 

「是啊。所以我總有一天要離開這座島。」修循著白龍的視線也望向看似一片黑洞的星空回應。彷彿伸出手自己就會被吸進去似的,他想著。

 

雖然他知道自己……但是作夢的權利,每個人都有的。

 

「到那個時候,我們一起走吧?」也不知怎麼的白龍突然脫口而出。彷彿希望他能夠答應,好讓自己能夠感到安心。

 

其實他從來都沒有想過,修如果和自己離開了這座島嶼之後的事情。

 

「好啊。」結果修意外爽快的答應了。這讓一旁的白龍嘴角的笑意加深了不少。

 

「我會帶你去很多的地方逛逛的!還有一起去吃好吃的東西吧?在這個島上絕對吃不到的。」白龍開始描繪著兩人在街道上開心的遊玩的模樣。修他,一定會非常的高興吧?

 

「……」聞言修突然呆愣沒有做出回應。

 

「怎麼了嗎?」見一旁的人突然沒有反應,白龍側望著一旁的修問道。

 

「沒什麼,謝謝你。」

「我們是朋友不是嗎?謝什麼。」

 

真的,非常的感謝你。那是無法用言語所敘述的感謝

『謝謝你給予了我這麼多的希望,白龍。』

 

「朋友……嗎。」修咀嚼著白龍的話後回應。

 

「真令人期待那一天的到來。」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一同仰望著那片美麗的星空。

 

至少現在,我們在一起的時光是如此的珍貴。

然後我們要一起度過,那些所剩無幾的時間──

 

Fin.

 

 

結局還是把它停在痛和不痛的中間值了

這樣的結局或許才是最好的吧QQ

 

雖然這篇和以往的白修比起來沒有這麼的痛ORZ

但是其實對我而言痛的點還是很大的──!!!!!!

一起離開島嶼什麼的,修根本辦不到(抹臉)

 

想了想,如果是架空的白修要打甜的應該才有可能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花✿  的頭像
小花✿

ここにいる、そこにいる

小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